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79章 相脉大师(七)

第79章 相脉大师(七)

        我心中又惊有喜,明瑶可真是聪明,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在这么危机的情况下,她不但想到了李玉兰不见是遭了袁重渡的毒手,还一语就挑拨的袁重渡和宁楠琴起了嫌隙。Ω』  Ω『E小说WwんW.』1XIAOSHUO.COM

        这样下去的话,事情或许还有转机。

        “阿罗,阿罗……”

        我正自欣喜之际,却突然听见老二小声的叫喊起阿罗起。

        我扭头看时,却见阿罗呆呆的站在潘清源身旁,神情木讷,眼神茫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潘清源的伤势不轻,此时此刻他半躺在地上,泄了威风,闭了眼睛,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胸口略有起伏,那就是个死人。

        但眼下不是顾及阿罗为什么呆和潘清源伤势轻重的时候,我们得先击败袁重渡,活下来才有别的希望。

        所以我急忙朝老二使了个眼色,叫他噤声,万万不可影响了明瑶的计策,更不能引起袁重渡一家三口的同仇敌忾。

        老二领会了我的意思,便不再呼唤。

        只见袁重渡气急败坏的冲着宁楠琴低声吼道:“你怎么如此不通情理?!那就是个怪物,我能跟她干什么!?你听别人有意挑拨个三言两语,就要跟我动手吗?”

        “怪物?”宁楠琴冷笑道:“我能不知道你?!你是什么好东西?不管是脏的臭的,无论是怪物还是鬼物,只要有几分颜色,你都能弄到床上去!就连披了人皮的獭怪,你都下的去手!”

        “满嘴胡言乱语,简直是不可理喻!”袁重渡恼羞成怒,喝道:“姓宁的,我没空跟你在这里胡搅蛮缠,你快松手!”

        “我不松!”

        “这么胡闹,也不怕这几个杂碎笑话你我!?”

        “怕什么?!他们迟早都是要死的!”

        “那你先松手,叫我杀了他们再跟你理论!”

        “你先说你干什么要对不起我!”

        “我……”袁重渡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却又不敢强行挣脱袁明素的手,怕伤到了自己的女儿——毕竟那是他唯一的亲生女儿。

        他只能努力忍住怒火不,转而好言好气,劝慰宁楠琴道:“阿琴,我对你不好吗?我哪里对不住你了?我把你当自己的心头肉,爱到骨子里,你却这样不信我,我心里实在是难受得紧。”

        我顿时怔住——袁重渡如此大的年岁,居然能当着我们这许多外人的面,说出这等肉麻的话来,真实令人几欲作呕!

        果真是非常之人都有非常之处!

        尽管我恶心到不行,宁楠琴却很吃这一套,大怒变了嗔怒,道:“现在叫我阿琴,怎么不学刚才叫我姓宁的?”

        袁重渡继续温声细语,道:“刚才是我不好,是我一时失口了,我不该冲你大喊大叫……可你也要体谅我,我实是怕那乞丐突然回来,对你我不利,所以我才会着急的。”

        宁楠琴继续吃哄,嗔怒变埋怨,道:“不是我非要跟你闹,你平时胡闹也就罢了,我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可今天是什么情况?我和女儿出生入死的跟对头拼斗,你却在外面逍遥快活,你这样对得起我们母女吗?”

        “对啊,袁大师,男人敢作敢当,你就承认了吧!”

        袁重渡想要继续施展花言巧语**,却被明瑶看出了不对,明瑶当即出言拱火,道:“我瞧宁大姐也不是不可理喻的人,毕竟她现在已经是这副样子了,你身为一族之长,地位尊崇,本事高强,另寻别的配得上你的女人也情有可原,宁大姐会理解你的,对吧?”

        明瑶这话实在是歹毒,什么“宁大姐也不是不可理喻的人”,什么“毕竟她现在已经是这副样子了“,什么“另寻别的配得上你的女人也情有可原”……

        连我都听得出来这些话句句反讽,字字诛心,是个人都受不了,更何况宁楠琴这种心胸狭窄的歹毒女人?!

        宁楠琴先是愕然,继而一阵阴霾上面,怒气浓郁的几乎滴下脸来。

        却听明瑶继续说道:“更何况,李玉兰生的那样绝色,简直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古代的四大美人也不一定及得上她。我是女人,看到都觉得心动呢。”

        “好妮子,我……”袁重渡眼睛中凶光迸,猛然挣扎身子,要冲过来,我连忙挡在明瑶身前,提防袁重渡下毒手,却听见袁明素“哎唷”了一声,道:“疼啊!”

        袁重渡赶紧又止住了身形。

        原来是宁楠琴控制袁明素的臂膀,抓紧袁重渡的手腕,死不放开,袁重渡强行动作,牵扯的袁明素胳膊扭曲,几乎拗断!袁明素忍不住呻吟出声来,袁重渡只好又把挣扎作罢,仰天叹息,恼怒莫可名状!

        “袁重渡,那个李玉兰长得究竟有多好看?胜得过年轻时候的我吗?”宁楠琴实在是怨恨到了极点,却偏偏压低了声音,故作平静的问道。

        “宁大姐年轻时候的姿色应该是和这位袁明素小姐是相近的吧?”

        不等袁重渡回答,明瑶又言语道:“那位李玉兰小姐,可是比袁小姐要好看的多。怕是也胜得过宁大姐当年的容貌啦,否则,袁大师又怎会动心呢?”

        “原来如此!好哇,好啊!”宁楠琴“桀桀”笑道:“袁重渡,你叫那个李玉兰进来,让我瞧瞧,她究竟长得有多好看!?”

        “你怎么就听不出来她是在挑拨你我的?!”袁重渡怒不可遏。

        “我稍后自然会杀了这嘴刁的小贱人,但她是外,你是内,攘外必先安内!”

        “好好好!”袁重渡目光一闪,点点头道:“那你先放手,我去叫李玉兰进来给你瞧瞧。不然,你这样抓住我,我怎么带她来?”

        袁重渡老奸巨猾,将计就计,承认了和李玉兰有事,要哄骗宁楠琴放手了!

        宁楠琴一放手,袁重渡必定先下辣手,除掉明瑶!

        我不禁心中大急,脱口而出道:“千万不能放手!”

        老二也叫道:“不敢放啊!”

        “老匹夫,你果然是跟那姓李的做下好事了!”宁楠琴哪里理会我和老二,只咬牙切齿的恨恨道:“好,我放手,你去带她进来!”

        “哎呀,袁大师,你可千万不要叫李玉兰进来。”明瑶连忙大声说道:“我看宁大姐现在的心情不好,不如你去先叫李玉兰躲起来,等时机成熟了,再带她来让宁大姐瞧瞧,这样既能宽慰老人,又不至于伤了新人,岂不两全其美?宁大姐,你快快放袁大师出去吧!”

        宁楠琴本来想要放手了,结果被明瑶这么一说,又把袁重渡的腕子抓的更紧了!

        “咦?”我先是一愣,继而恍悟,到底是明瑶比我聪明,欲擒故纵,想要宁楠琴不放手,却偏偏劝宁楠琴放手,明里给袁重渡支招,暗中却处处提醒宁楠琴。

        妙,实在是妙!

        只听宁楠琴大声说道:“好哇,袁重渡,你叫我放手,是想出去跟那李玉兰远走高飞,把我们孤儿寡母给抛弃,对不对?我偏偏不叫你称心如意!你带我出去,咱们一起见见那李玉兰!”

        “你愚蠢!”袁重渡道:“这是姓蒋的小丫头施的计!她骗你我出去,好借机逃走!你怎么就糊涂至此!”

        “我们哪里能逃得出这岛去?”明瑶道:“袁大师,既然那李玉兰就在外面,不如你大声呼唤,喊她进来啊!”

        宁楠琴完全丧失理智,被明瑶带的稀里糊涂,也大声道:“对,你就站在这里,你喊那姓李的进来!”

        袁重渡无计可施,他看看宁楠琴,又看看明瑶,怒极反笑,“哈哈”道:“三十老娘倒绷孩儿!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今天叫你在凌霄殿闹了天宫!姓袁的佩服!实在是佩服的很!宁楠琴,事有轻重缓急,我求你快快放手,别坏了咱们之间的情分!”

        “你这是求我?”宁楠琴哼了一声,道:“情分?咱们之间还有什么情分可言?你自己说说,这多少年了,你可曾对我有半分好颜色?当初我年轻漂亮的时候,你可是这般对我的?!”

        “老太婆,我看你真是疯了!”袁重渡终于忍不住暴跳如雷,大骂道:“你,你,你就是精神不正常了!你说你现在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我怎么对你温存?!你和女儿共用一个身体,我总不能连你和女儿一起温存吧?!我也是男人,我凭什么不能找别的女人?!”

        “呸!”

        袁重渡一说出这话来,明瑶不禁扭头轻轻啐了一口,袁明素的脸也腾的红了。

        看来袁重渡是真的被激怒了,否则以他一代宗师、世家领袖的身份,即便是再歹毒凶恶,也绝不会当着外人说出这种话来。

        宁楠琴却更加愠怒:“好哇,老匹夫,你终于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了!你嫌弃我不人不鬼,我是因为什么不人不鬼的!?难道不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子的吗!?”

        “因为我,放屁!”袁重渡大声道:“是你自己亲手杀了你和潘清琢的女儿才变成这样子的,与我何干!?”

        “父亲!”袁明素急忙出言喝止,袁重渡却早已经把话给说完了。

        “什么?”宁楠琴愕然道:“是我自己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我自己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