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97章 江浦鬼鸭(一)

第97章 江浦鬼鸭(一)

        老爹有相功为底子,相术更是通神,别说四百种气味了,就是五百种、六百种、一千种,我也相信他老人家能分辨得出其中的细微差别。┡Ω『E┡小Δ』说Ww┡W.  1XIAOSHUO.COM

        叔父又仔细看了看,道:“大哥,就算是这味道我分辨不出,可观其形,察其状,这明明就是鸭肉啊。”

        老爹淡淡说道:“你还记得六零年的时候,咱们村子里高胜利煮羊肉被打死的事情吗?”

        叔父神色猛的悚然,点点头,道:“记得,记得……”

        六零年的时候,我还小,高胜利是谁,长什么模样,我早已经忘了,但是我却牢牢的记得一件事,那便是村子里有个人因为煮羊肉被打死的事情!

        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不是因为死了人而深刻,而是因为没能吃上羊肉而深刻。

        那时候天灾**,到处闹饥荒,家里条件虽然不差,可是我却也常常吃不饱饭,有段时间,我和弘德顿顿只能喝汤,那汤寡淡的,里面的谷粒都几乎可以数的清!

        我和弘德正处于长身体的阶段,天天饿的想哭,实在是受不了,课也逃了,功也不练了,就去树林子里到处抠蚂叽鸟(蝉的幼虫),跑地里挖毛毛根,下水捉青蛙,上树掏鸟蛋,又抓长虫,又逮麻雀,真是弄到什么吃什么。

        后来,村里有个年轻人实在顶不住饿,就在某天夜里,偷偷杀了公家喂的羊崽子,抱回家去煮肉。

        结果,羊肉还没煮熟,全村的人便都知道了。

        那时候人饿的几乎走不动路、干不动活,做什么都没精打采,脑子昏沉,身体迟钝——可唯有一样却比平时还灵敏,那就是鼻子。

        那天夜里,一股奇香钻进了熟睡的村民鼻子中,所有的人就都醒了,都来精神来,都批了衣服,不约而同地奔向了香味的来源,现了正在煮羊肉的那个年轻人。

        偷盗集体财产,还剁碎了来炖,这种行为在当时属于不可饶恕的大罪,几个村干部亲自动手,把偷羊的人当场给活活打死!

        灶火却加了柴,羊肉汤继续炖着,村干部宣布羊崽子既然已经被剁碎了煮,无法复原,就只能废物利用,仍归集体所有——等熟了以后,要分给全村的人来吃喝。

        我和老二也都挤在那户人家外面,闻着肉香味,肚子里翻天覆地的叫唤,只等着等会喝汤去,结果没等上喝汤,却被老爹揪着耳朵提了回去。

        原来是祖父下了令——当时是祖父在家,他老人家虽然是族长,却不是村长,不能管也不敢管这事,只约束我们陈姓一族谁也不能喝那汤,吃那肉。

        我虽然不知道祖父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也没问,肚子里依旧空空,心头微微抱怨,但是听祖父的话准没错就是了。

        弘德却闹得厉害,满地打滚,又哭又叫嚷嚷着非要去喝汤吃肉,老爹打他也不管用,祖父没奈何,便叹了一口气,说:“弘德啊,那汤里不是羊肉,是人肉,人肉你也敢吃?”

        弘德吓了一跳,也不哭了,但愣了片刻又叫嚷道:“你坑人!不是人肉,我瞅见了,明明煮的是羊崽子!”

        祖父摇摇头,道:“你还小,等你长大了,相术练成了,就能嗅到这满村飘着的人肉味道了……”

        祖父说完这话,进了屋子,一时间人们面面相觑,周围冷的可怕。弘德也不知道是相信了祖父的话,还是吓到了,反正是再也不闹了。

        陈氏一族,无论男女老幼,任谁也没有去吃那肉,喝那汤,全留给村里的张姓、刘姓、高姓、万姓人了……

        时隔多年,那件事情早沉在我记忆深处了,经老爹一说,我才又猛然回想起来,仔细琢磨,突然觉得其中意味深长。

        叔父道:“大哥你的意思是,这鸭肉……”

        “功达其表,术及其里。”老爹说道:“鸭肉仍旧是鸭肉,只是飘出来的是人肉味。”

        叔父道:“我明白了。”

        明瑶突然颤声问道:“陈叔,你能辨认得出这里面有人肉味,那是说,说你之前曾经,曾经……”

        明瑶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大家也都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只有经验过才会有所记忆。

        老爹他,他不会……

        我略微有些惊恐的看着老爹,老爹却神色不变,目光晶亮,只嗓子突然有些喑哑,声音也变得低沉下来。

        只听他幽幽说道:“六一年的时候,我有事去蜀中,路过宜宾,那时候闹饥荒,整村整村的人吃不上粮食,就拿树叶子、草根填肚子,有的地方树叶子捋光,树皮剥尽,草籽也吃完了,就吃白泥儿。你们知道白泥儿是啥东西吗?”

        封从龙和李玉兰在旁边也听得入神,只脸色茫然。叔父“嗯”了一声,道:“是能捏瓷的胶泥。”

        “对。”老爹说道:“这种土又软又黏,像是黏米。饿的没啥可吃的人,就挖一些白泥儿,供在观音像跟前,跪拜祈祷,请观音开光。他们相信,经观音菩萨开过光之后,土就能吃了,这些白泥儿也就变成观音土了。”

        “观音土!”明瑶惊声道:“那不是吃了会胀死人的土吗?”

        “不错。”老爹说:“平时谁都知道土不能吃,可******的时候,人已经饿的脑子不灵了,什么能吃就吃什么。”

        顿了顿,老爹又说道:“或者明知道会死,也不想做饿死鬼,故意去饮鸩止渴吧,唉……”

        我小时候也玩过胶泥,拿胶泥和水捏小人,却从来都不知道它还有个名字叫“观音土”,更不知道会有人去吃它充饥!

        相较而言,我能去捉昆虫动物吃,真是比他们好的太多了!

        老爹说:“有人还把这观音土捏成馒头,放在锅里蒸,做的好了,看上去又软又白,跟真的馒头很像,就更以为可以吃了……”

        我突然觉得肚子里一点都不饿了,喉咙里反而塞的厉害,就像是有一团黏土堵住了一样,霎时间脸涨得通红,又是憋屈又是难受!

        老爹继续说道:“这东西吃下肚子去,不会消化,黏在肠胃,屙不出来,就把人活活憋死了。所以,因为吃观音土而死的人,不计其数!然后就有人,来吃这些死人的肉了……”

        “啊!”明瑶不由得惊呼一声,随即捂住了自己的嘴。

        阿罗也颤巍巍道:“人,人真的能,能饿成那个样子吗?”

        “怎么不能!”叔父沉声说道:“一九四二年的大灾荒比这更惨!至于我祖父经历过的丁戊奇荒,哼哼,那就更不用说了!”

        老爹却道:“他们吃人肉倒不是全都因为饿。一部分是要充饥,另一部分却是想要治病。”

        “治病?”阿罗奇道:“人肉能治什么病呀?”

        阿罗深明医理,自然对人肉治病一说十分上心,道:“我只知道有牛黄、狗宝、驴皮、蟾酥……能入药,难道人肉也能治病?”

        我顿感周身上下、由里而外都有说不出的恶心和恐慌,心中大叫道:“人肉绝不能治病,绝不能!”

        老爹说道:“******的时候,吃树叶子、树皮和草根的人很多,那种东西不是正经的五谷杂粮,人吃久了就会营养不良,接着便会生病……”

        阿罗道:“肿病!”

        “不错。”老爹说:“那病让人浑身浮肿,时日久了也必定会死。我当时在宜宾下面的一个村子里,村中得肿病的人尤其多,不知道从哪里从什么人口中突然就传出了谣言,说是吃人肉能治肿病,嘿嘿,就当真有人信了,去拖了死人来……”

        老爹说话的声音又低沉又缓慢,就像是梦话一般,我听得不寒而栗,明瑶也悄悄站到了我的身旁,抓住了我的衣袖。

        只听老爹继续说道:“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治病,还是为了填饱肚子找个借口,反正,有些人刚死,尸体上就左少一块,右少一块,胳膊、大腿上的肉都叫人偷偷给割了……还有大人把小孩子骗到家里,弄死了,煮熟了吃,吃不完的就拿到街上当兔子肉……我闻见过那味道,一辈子都不会忘!”

        “呕!”

        明瑶终于忍不住,在我身后干呕了起来。

        我也是恶心至极,强忍着咽了几下口水,才稍稍平息下来,但一嗅到那盐水鸭的味道,胃里就又是一阵剧烈的翻腾,我只好屏住呼吸,不去嗅。

        叔父道:“这就受不了了么?还有更惨的,丁戊奇荒的时候,有些人家互相换着孩子吃……”

        “别说了!”明瑶大声叫道,叔父瞥了明瑶一眼,停住了。

        阿罗却兀自好奇,问道:“陈老先生,那吃死人肉究竟能不能治肿病呀?”

        老爹摇头道:“既然是谣言了,那就是假的了。死人肉怎么能治肿病?无稽之谈!”

        阿罗“哦”了一声,道:“原无此理的嘛。”说罢,又疑的看了老爹一眼,问道:“陈老先生,别人吃死人肉的时候,您也在旁边吗?”

        “嗯?”

        “不然您是怎么嗅到那味道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