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110章 禅院红劫(四)

第110章 禅院红劫(四)

        千山和尚看了看我和叔父,又看看天然禅师,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既不然编瞎话,又不好实话实说,只是嚅嗫道:“徒弟,徒弟……”

        说了两句便再也说不下去了。ΩE  』』小说WwㄟW.』1XIAOSHUO.COM

        “你到底犯了什么事?”天然禅师道:“陈相尊最是嫉恶如仇的人,你必定事做了错事!他才会跟你生难!”

        “徒弟……”千山和尚突然上前抱住了天然禅师的腿,哭泣道:“师父,是徒弟错了!徒弟做了错事,叫相尊拿住了,就算要打要杀都是应该的,呜呜……徒弟对不起师父啊,对不住师父的多年栽培……呜呜……徒弟本想一死了之,可是师父跟前已经没了弟子,以后谁来伺候您啊,呜呜……”

        我不由得心生感慨,这个千山和尚,恁的奸猾,知道这时候多说无益,便一个劲儿的认错,装可怜,表孝心,天然禅师心肠软,又是他师父,自然不会辣手对他。

        我和叔父则碍着天然禅师的面子,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你下山去吧。”天然禅师道:“为师已经自身难保,也不要你伺候。你身犯杀劫,一入红尘再难回头,前途茫茫,是善是恶,但凭一心。去吧。”

        “师父!徒弟要守在您跟前!”千山和尚满脸流泪。

        “去吧!”

        天然禅师袍袖一挥,把那千山和尚打了个筋斗,千山和尚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在地上朝着天然禅师“咚咚咚”的磕了几个头,然后又瞧了我和叔父,大步而去。

        我忍不住看向叔父,不忿道:“大,就这么放他走了?”

        叔父瞅也不瞅千山,只是对天然禅师冷冷说道:“老和尚,你的心肠还是这么软!你知道中山狼和东郭先生吧?你这徒弟可是个白眼狼,你放了他,说不定他还会掉头会吃了你!”

        天然禅师道:“一切皆有定数,随他吧。”

        “迂腐不化,不可理喻!”叔父“哼”了一声,沉闷了片刻,道:“老和尚,要不你也走吧。”

        天然禅师茫然道:“去哪里?”

        叔父道:“天地之大,何处不能容身!?非要憋在这个是非之地,受尽窝囊气?你跟我回中原,大相国寺的主持是我相识,你去他那里容身,他绝不会慢待你!”

        “天下虽大,可无处不在劫难逃。”天然禅师道:“大相国寺也未必是净土一片。”

        “那你就去我家里住。”叔父道:“陈家侥幸躲过一劫,我也没媳妇,正好你跟我作伴。”

        天然禅师一笑,道:“人生来就是受苦的,岂有修禅之僧为了避苦而弃祖庙?贫僧是死也不离开大宝禅寺的,多谢相尊的好意了。”

        “就知道你这秃驴顽固不化!”叔父道:“算了,算了!你爱守在这里就守在这里吧,我也懒得理你。不过,我今天来,倒也有件好事要告知你。你这庙里是不是丢了许多东西?”

        “人生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一切有为法,都作如是观。”天然禅师念诵道:“对出家人来说,什么都是身外之物,都可以丢了……”

        叔父打断天然禅师的话道:“我找到了三百六十尊罗汉木雕,还有青铜菩萨、佛经……”

        叔父的话还没有说完,天然禅师便猛的抓住了叔父的胳膊,惊喜交加道:“你在哪里看到的?!”

        “哈哈!急了?”叔父嬉笑道:“我本来想告诉你的,可是你说什么都是身外之物,都可以丢了,那就算了,就当我是自己没事找事,无缘无故往你这里多跑了一趟。现在你的面也见过了,闲话也说了,那我就走了,后会有期!”

        叔父作势要走,天然禅师一把拽住叔父的胳膊,道:“你先别走!”

        叔父明知故问,道:“不走干什么?”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你快点告诉我!”天然禅师一点也不淡定了。

        我瞧的心中暗暗好笑,天然禅师兀自拽着叔父胳膊不丢,连声说道:“我原本以为那些佛宝全都被毁了,竟然还在?!你快快告诉我,在哪里!?”

        “这倒是可以告诉你的。”叔父道:“不过,有句丑话要说到前头,你把你的贼秃徒弟放走了,我怕那批佛宝要保不住了。”

        天然禅师大惊失色道:“为什么保不住?!”

        叔父道:“因为佛宝全都在你那宝贝徒孙家中的地窖里。”

        天然禅师愕然道:“千山他自己还收了徒弟?”

        “对啊,而且就是那位朱主任的兄弟!”叔父“嘿嘿”冷笑道:“很是显贵啊,所以你说你那批宝贝还保不保得住?”

        天然禅师急道:“怎么跟朱主任扯到一起去了?当初就是朱主任把这批佛宝给抢走的!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道:“说来话长……”

        话音未落,天然禅师便打断我道:“那就先别说了,快带我去瞧瞧那批佛宝!咱们路上再说不迟!”

        “这次你倒是不迂腐了。”叔父一笑,道:“走吧!咱们脚程快点,说不定还来得及。”

        天然禅师心系佛宝,恨不得生出一双翅膀飞到朱大年家中,星月之下赶山路,几乎是脚不挨地,等听了叔父讲述朱大年和那千山的所作所为后,更是心如火焚,一个劲儿的埋怨叔父:“你刚才怎么不跟我说那个恶徒这般可恶!?”

        叔父道:“不是你说的随他吧,现在又怨我了?”

        天然禅师无言以对,转而又埋怨我的轻身功夫太弱,跑的不够快,都怪我叔父教的不好。

        叔父被唠叨的烦躁,忍不住骂道:“老秃驴,你是唐僧?!嘟噜噜嘟噜噜,有完没完!?你教的徒弟好!一个个非奸即盗!大贼秃,小贼秃!”

        天然禅师见叔父燥,不吭声了,回头伸手拉住我的胳膊,道:“我带你走!”

        刹那间,我的身子猛然一轻,左脚踏步下去再跳起的时候,竟然迈出了一丈多远,心中顿时又惊又喜——那天然禅师好深的修为!

        他自己奔跑的快就不用提了,带着我还能如此,而且不是强拉硬扯,是把功力转在我身上,就像是我自己生出的力道一样,毫不难受,这份功力委实可怖!

        叔父也伸过手来,拉住我的另一只胳膊,道:“老秃驴,咱们俩来比一比!”

        话音落时,我右脚踏出去也是一丈多远,甚至比刚才还要远一点!

        天然禅师乐得如此,与叔父一人扯我一条胳膊,你带一步,他带一步,我们三人跑的风驰电掣!

        夜风清凉,万籁俱寂,穿山越岭,披星戴月,我只觉自己从来都没有如此畅快过!

        去大宝禅寺走了许久的路,回来却用了不到四分之一的时间!

        朱大年家中静悄悄的,我们三人小心摸了进去,并没有现有什么异动,那千山和尚没有回来。

        叔父问天然禅师道:“去你那庙里,是不是还有大路可以走?”

        天然禅师道:“有啊,咱们来的时候不是抄近路,所以走的山路——你快带我去瞧佛宝!”

        叔父道:“让道儿先带你去看,我有事出去一趟。”

        我正想问叔父干什么去,天然禅师已经急不可耐,也不管叔父,拽着我便进屋里,让我给他找地窖。

        等进了地窖,瞧着那些罗汉、菩萨、佛经,不由得泪流满面……瞧瞧这个,摸摸那个,嘴唇哆嗦着,不停的念叨,翻来覆去却只有四个字:“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我则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以防有什么变故——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心惊胆颤,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生。

        不多时,叔父回来,道:“赶紧搬东西!”

        天然禅师愕然道:“搬什么?”

        我却猛的醒悟,知道叔父刚才必定是去找什么托运东西的工具了,连忙说道:“大师,这里出了人命,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现的,如果不把佛宝搬走,就保不住了。”

        天然禅师惊道:“那怎么办?!阿弥陀佛,佛宝这么多,用什么搬?”

        叔父道:“我弄了一辆卡车回来,你刚才不是说去庙里有大路可以走吗?把东西都搬到卡车上,然后拉走!”

        天然禅师惊讶道:“你在哪儿弄的卡车?”

        叔父翻翻白眼,道:“你管呢,要么偷,要么抢,要么借,只要能弄来能使不就成了!”

        天然禅师为难道:“可是就算是搬到庙里,也不安稳啊,要是再被人查到,那该怎么办?”

        叔父道:“走一步是一步,总好过放在这里!动作快点,你到底搬不搬?”

        “搬,搬……”

        天然禅师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处事应变的能力好像还不如我,一会儿慌张,一会儿紧张,一会儿懊恼,一会儿欢喜,被叔父吆来喝去,下力倒是把好手。

        叔父弄来的卡车甚大,顷刻之间便把那地窖里的佛宝搬出去了绝大部分。我们三人又来到了地窖里,只需再搬最后一次就足够了。

        不料,我们刚下地窖没多久,便听见外面有一阵脚步声传来,来的很快,其中一个脚步虚浮,一个脚步沉稳,是两个人!

        叔父脸色一沉,道:“是千山那贼秃驴带人来了!”

        我们三人急忙往地窖口过去,却听见千山和尚的声音在外面叫道:“他们在地窖里!快封住窖口,别叫他们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