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146章 滴血木偶(十七)

第146章 滴血木偶(十七)

        张易不同于那个“老三”,没有两面三刀、口蜜腹剑的恶劣作风,也不同于崔秀,没有狡诈残忍的心和手段,虽然也怕死,可是却也不失磊落。Δ┡E』小说Ww『W.ㄟ1XIAOSHUO.COM

        许丹阳死死的盯着张易,嘶声道:“这么说来,你也是个不识抬举的人,要学崔秀了?”

        张易显得有些激动了,言辞也语无伦次起来:“就像崔大哥说的那样,你们要是有诚意,真的要饶我们的命,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随随便便的问了……还有,如果你们从水堂的兄弟那里已经问出了什么消息来,就不会再来问我们木堂了吧?水堂的兄弟们是不是都已经被你们杀死了?嘿嘿,你给我也来点痛快的吧!”

        “队长,他不会说了。”袁重山摇摇头道:“倔死之相。”

        “好。”许丹阳点点头,道:“我还真是小瞧了你们这帮邪教分子,真该是见一个杀一个啊,你要死,我就成全你——”

        许丹阳的动作很快,话音未落,手便抬了起来,眼见张易就要在顷刻间步崔秀的后尘,却听“嗖”的一声响,一道流光闪电般自上而下掠出,直奔许丹阳的手掌心!

        许丹阳大吃一惊,急旋身斜撤!

        “砰!”

        一声响,那流光击中大殿的地面,化成一堆粉碎的尘屑,而地上铺的青石板砖也被砸出了一个小坑!

        我正错愕,却听见身旁的一竹道长叫了声:“苦也!”

        袁重山、薛笙白、计千谋、雷永济等人齐声呼喝:“梁上有人!”

        四条身影几乎同时拔地而起,朝着我们所在的方位合围扑来!

        “哈哈……”

        一阵大笑在我耳畔响起,好似接连不断炸起了雷!大殿里嗡嗡乱响,砖瓦剧震,神坛抖动——正是叔父的“龙吟”功力所致!

        我距离叔父很近,早被震的头脑胀,险些一个倒栽葱从梁上掉下去,幸亏我转念转的快。

        袁重山、薛笙白、计千谋、雷永济四人就有些惨,身已经在半空中,恰好在临近我们之时,被叔父这么一震,弄了个始料不及,气息全都岔了道!在各自的惊怒叫骂声中,又都纷纷掉了下去。

        “走!”

        叔父大喝一声,左右手分别提了我和一竹道长,砸碎窗棱,从梁上丢到了大殿外。

        我和一竹道长刚稳住身形,又瞧见一道人影从殿里飞出来,摔在地上,却是张易!

        接着,才是叔父跳将出来,瞪眼道:“还不快跑!?”

        “哦!”

        我稍一愣神,胳膊已经被叔父抓住,由他施力,不自觉的飞奔起来,另一侧,张易也被叔父抓住了手腕,正云里雾里的被带的风驰电掣。

        一竹道长一边跟着跑,一边忍不住破口大骂:“陈汉琪,你就是个钻头虫,扫把星,喝了洗脚水的失心疯!你害死我了……”

        我的脑子里也混混沌沌的,完全不知道叔父突然来这么一手,目的是干什么。

        救张易吗?可张易是个货真价实的邪教分子,以叔父嫉恶如仇的性格,怎么会甘冒大险去救一个坏人?

        “陈汉琪!”

        正跑之际,身后突然有人大喊叔父的名字。

        我心中一惊,叔父也是脚步稍有顿挫,骂道:“鳖孙的眼力劲儿还怪好,这样都能认出老子!”

        “我认出你来了!”又是一声大喝:“是麻衣弟子的,就别做缩头乌龟!”

        叔父的脚步陡然止住,连带我也止住了步子,那张易收势不及,身子仍旧是往前急冲,差点摔个跟头,幸亏是被叔父抓着胳膊,这才勉强站稳。

        “你叫唤啥叫唤!?”叔父回头骂道:“你姓袁的才是缩头乌龟!”

        五大队一行人已然全员追来,当先一人正是袁重山,刚才出言呼喝的那人也正是他。

        一竹道长又埋怨叔父:“你闯了大祸了!被人认出来了!连累贫道了!”

        张易惊魂未定,气喘吁吁的,看看叔父,又瞧瞧我和一竹道长,最后把目光落在了五大队诸人身上。

        叔父低声说道:“张易,你还想落到五大队手里吗?”

        张易愣了愣,还没有说话,叔父又道:“落入他们的手里,你只有死路一条!你想不想死?”

        张易立即摇头道:“不想。”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

        张易刚才在许丹阳面前慷慨赴死,其实是被逼无奈,明知在劫难逃,索性硬气一些,也强过死前变节,结果被叔父出手相救,死里逃了生,哪里还有再死一次的勇气?

        “中。”叔父嘿然笑道:“你要是想死,我也救不了你,你要是不想死的话,那可就好说多了,现在就走吧!”

        “啊?”张易吃了一惊,惊愕的看着叔父,道:“你,你不是——”

        “少啰嗦!”叔父抓住张易的胳膊,提气一送,张易的身子在空中连翻三个扑腾,落地时已经在七八丈开外,张易回过头来满脸茫然的看向我们,叔父低声骂道:“蠢货!”

        张易终于意识到,原来叔父是真的要帮助他脱身,于是扭头就跑。

        “张易,你往哪里跑!?”

        袁重山刚巧闯到我和一竹道长的身畔,厉喝声中,大步流星的就要去追张易,却不料刚从我们身边跨出去半步,脚还没有落地,他的肩膀就被一只手给抓住了,然后双脚离地,整个身子轻飘飘的就被那只手倒提了回去。

        “谁!?”

        袁重山大惊失色,反应也快,回手就是一掌,却打了个空——那只抓他肩膀的手已经松开,他的脚也挨到了地。

        袁重山扭头一看,却是我叔父正瞪着他,道:“袁重山,你我总算还有点交情,可你居然敢说我是缩头乌龟?要不要打一架,看看谁是缩头乌龟?!”

        “陈汉琪,你——”袁重山见是我叔父抓他,气就先弱了一半,又听我叔父说要跟他打一架,锐气尽消,变怒为喜,强堆欢笑,道:“哈!陈师兄误会了,我——”

        袁重山正要解释,紧随在他身后的薛笙白也冲了过来,一闪身就想从叔父侧面掠过,仍旧是去追张易,此时的张易还没有逃出山门。

        叔父立即打断了袁重山的话,道:“停会儿再说!”而后冲着薛笙白喊了声:“薛神医!”

        薛笙白头也不回,理也不理叔父,仍旧是急冲冲的追袭张易。

        叔父纵身而起,一个起落便赶在了薛笙白的前头,双手大张,拦住左右,又喊了一声:“薛笙白!”

        薛笙白冲势太急,差点撞到叔父怀里,顿时恼羞成怒,伸手就去推叔父的胸膛,口中厉声喝道:“让开!”

        叔父岿然不动,薛笙白的手掌刚刚触及叔父的衣服,便“啊”的一声惨呼,触电般往回缩。

        这一下我看的明白,薛笙白推的孟浪,又不加提防,被叔父以四十余年精纯的童子功内气震了掌心,那感觉,当真不亚于被电击!

        薛笙白左手捂着右手,惊怒交加的看着叔父,道:“你,你大胆!你要干什么?!”

        “我不干啥。”叔父满脸冷笑,道:“我还想问问你,你想干啥?喊你两声都喊不应,难道神医是个聋子?!还出手击我膻中穴,要不是我还有些微末道行,命得送到你手里头去!”

        薛笙白道:“我认识你是谁啊,无情无份的,你喊我做什么?!”

        “听说你是神医,想巴结巴结你,咋么,巴结不上难不成还得挨顿打?”叔父道:“你不认识你,他认识我——袁重山,替兄弟我给这位薛神医引荐一下吧?”

        袁重山苦着脸道:“薛老大,这位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相脉阎罗陈汉琪。”

        雷永济、计千谋、许丹阳等人在此时纷纷赶至,计千谋朝雷永济使了个眼色,喊道:“雷老大,我看这个陈汉琪八成是假冒的!”

        “不错!”雷永济会意,应声道:“我瞧九成都是假的!”

        “是真是假,试试便知!”计千谋突的跳到叔父的左前方,双手骤然翻开,只听“嗖、嗖、嗖”响,一阵利器破空的呼啸之音乱作一团,点点乌光交成一道伞也似的网,笼了叔父的上、中、下三路要穴!

        与此同时,雷永济跃至叔父的右后方,喉中“哈”的一声怪响,立时喷出一道风来,“呜呜”鬼叫,直冲叔父的后脑勺!

        我心中大惊,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两人出手竟然如此狠毒,甫一照面就是取人性命的杀招!

        我正要动手,却见叔父右手在前胡乱一抓,左手翻后微微一拂,乌光立时不见,风声也瞬间消弭!

        “来而不往非礼也!”

        叔父右手突然往后,左手却倒转向前,刹那间,乌光又起,风啸再响,但听得“哎呀”、“啊”的两声惊叫,计千谋和雷永济已然是各自狼狈——计千谋的上衣不知怎的变得粉碎,露出来贴肉的内衬;雷永济则突然浑身长满了“刺”,仔细一瞧,竟然是几十根蓍草扎在衣服上!

        原来是刚才计千谋用卜术蓍草打叔父的周身要穴,雷永济用山术风刃之法削叔父的后脑,却被叔父右手抓走了蓍草,左手太虚掌力化解了风刃,然后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拿蓍草扎了雷永济,用掌风击碎了计千谋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