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170章 千头万绪(三)

第170章 千头万绪(三)

        紧接着,我肩膀上骤然一紧,不知道又被什么怪物给夹住了……但是,却有一股力,从肩膀处而生,愤然而上,像是要把我提出水面去。ΩE  』』小说WwㄟW.』1XIAOSHUO.COM

        四面八方,猛然现出了无数小而迅猛的暗流,都朝着我所在的地方簇拥而来!

        一些滑腻腻的东西,像是蛇,又软又长又细,灵动无比的从我身边滑过去,甚至钻进我的衣服里,贴着我的肉流窜。

        我本来还能坚持着让自己清醒,可是到了这时候,我心中的恐惧无以复加,如果真的是水蛇,我还是不要清醒了!

        但是,就在我要放弃自己的时候,脚下突然一松,那困我脚踝许久的怪物似乎在这一刻松开了。

        与此同时,肩膀上那股力道提着我渐渐往上,胸前的压力越来越下,眼前的光芒越来越亮,但我喝进去的水也越来越多,本来空无一物的胃,此时此刻饱胀欲裂!

        “呼!”

        猛然一阵松散,脑袋终于破水而出!

        “哇!”

        我张开嘴先喷出去了一大口水,稍稍感觉轻松了些。

        肩膀上那股力道仍旧没有消除,而且还拖着我在水面上游动。

        我急忙扭头去看,一颗黑乎乎的脑袋跟我打了个照面,吓我一大跳!

        是条狗!

        一只大黑狗正噙着我的肩膀,拽着我,往岸上游动。

        一条狗下水救了我的命?今晚的事情也太古怪了!

        恍惚间,我想了起来——这不是蒋赫地养的那小黑吗?!

        “陈弘道,你死了没有?!”岸上突然传来一声喊,那是蒋赫地的声音。

        我不禁往岸上张望过去,见月光下矗立着三道人影,隐隐约约是蒋赫地、蒋明义,还有……明瑶!

        我大喜过望,连忙应声道:“伯,我——”

        话还没说完,因为提气太大,挤压了胃腹,把喝进去的河水又吐出来了许多。

        只听蒋赫地骂道:“那小混蛋还没死呢!大了个蛋,没死也不知道放句屁!”

        我不禁怔住:这蒋赫地干嘛这么骂我?

        转念一想,难道是因为娘的话,蒋赫地迁怒于我?这倒也正常了。

        不管怎样,瞧见了明瑶在岸上,而且没有什么危险,我比什么都高兴!

        本来头痛欲裂,精神萎靡,这时候也像是好了大半!

        我也不用大黑狗噙着我游泳了,自己使劲儿往岸边游去。

        到了岸上时,才瞧见原本离开的猫王也在,正低声的吼吼。

        大黑狗一上岸,就连窜带跳,躲到了蒋赫地的身后,但是还稍稍露着脑袋去偷偷窥伺那猫王,神色颇为忌惮。

        猫王冷冷的瞥了大黑狗一眼,表情傲慢的缓缓踱步到我身旁。

        离了水之后,双脚刚蹬着实地,脚踝处却猛然疼痛,不由得一个趔趄,几乎摔倒!

        明瑶急忙往前,像是想要上来搀我,却被蒋赫地按住了肩膀,喝道:“站好!”

        我忍着痛,也不及去看脚踝处到底是什么伤,往蒋家三人跟前走去。

        “多谢大伯救命!”我朝蒋赫地深深一揖。

        蒋赫地没有搭理我,却回头去骂大黑狗道:“瞅瞅你那成色!出息!恁大的个子怕球个猫!****的怂货!”

        蒋明义不满道:“爹,小黑不****!”

        “滚蛋!”蒋赫地瞪着蒋明义道:“要你跟我说!?”

        我尴尬的去看明瑶。

        明瑶几乎和之前没有什么变化,脸上疤痕仍在,只一双眼睛明亮清澈如水,又莹润若月华,我心中顿时倍感安宁、笃定和温馨。

        我几乎是眼睛直的看着她,她也看着我,纵然我心中有万般阴郁愁闷,她一个眼神过来就能消解得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她也没说什么话,其实又何必言语,我知道她的心,她也明白我的心,这便足够了。

        “弘道啊。”蒋明义说:“刚才可不是我妹子不下水救你,是我爹拽着我妹子不叫我妹子下去……”

        “大了个蛋!”蒋赫地一脚踹在蒋明义屁股上,骂道:“屁话咋恁多?!”

        “伯,我娘——呕!”我有心要解释几句,没成想一张嘴,又吐出来几口河水。蒋赫地大怒,道:“小赖种,你这意思是看见我闺女就想哕对不对?!你也故意恶心人是吧?!”

        我连忙摇头:“不是!”

        “不是懒柿!”蒋赫地道:“滚滚滚!谁叫你来老蒋家的地盘的?瞅见你就来气!”

        “爹!”蒋明瑶瞪了蒋赫地一眼:“你回去!”

        蒋赫地怒道:“你还敢指使你老子?!”

        明瑶道:“你回去不回去?!”

        蒋赫地大声道:“不回去!”

        “不回去是吧?”明瑶点点头,道:“中,以后不做你的饭,饿死你!”

        “造孽啊!”蒋赫地捶胸大叫:“生了个不照路的闺女,胳膊肘往外拐,不向着她亲爹啊!”

        “赶紧回去,别搁这儿丢人啦!”明瑶嗔怪的推着蒋赫地,蒋赫地亦步亦趋走了几下,然后回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你可别碰我闺女一下,不然我弄死你!”又看明瑶:“你这死妮子!给老子早点回去!”然后大跨步走了。

        明瑶又冲蒋明义说道:“哥你也走吧。”

        “中。”蒋明义道:“这水里有古怪,你们可小心点。”

        “知道了。”

        交待完,蒋明义要走,明瑶忽然说:“哥,把你的外套脱下来给我。”

        蒋明义一愣,看了看我,道:“他的外套不是在岸上扔着哩?”

        明瑶道:“咱爹不是踩了几脚,脏了么?”

        我又好气又好笑,这蒋赫地真是跟个孩子似的,还踩我衣服!

        蒋明义依言脱了外套给明瑶,然后转身去了。

        那大黑狗连忙跟上,跑了几步,回头又瞅猫王,猫王作势欲扑,大黑狗吓得一蹿老远,拱到了蒋赫地的屁股,被蒋赫地揪着头皮,又是一顿臭骂。

        我看得好笑,等蒋家父子远去之后,看了看明瑶,不觉有些尴尬——就剩下我们俩人了,是不是说点什么?

        “你的脸色有些不正。”明瑶先开了口,道:“好端端的,怎么会夜里跑我们这里?”

        我道:“老爹不知道去哪儿了,我出来找他,走着走着就到了这里。”

        明瑶微微一笑,道:“那怎么会落了水?”

        我道:“我瞅见你跳水里了,以为你想不开,所以就下水救你。”

        “瞅见我跳水?”蒋明瑶稍稍诧异,然后伸过手来摸我的额头,皱眉道:“你怎么弄的,高烧了!”

        “没事,练一晚的功就能好!”明瑶的手又软又滑,还带着一股皂角的香味,抚在我额头上,让我感觉有说不出的舒服。

        “嗯。”明瑶点了点头,手缓缓的缩了回去,把蒋明义的外套递给我,道:“把你的湿衣裳脱了,先披上我哥的。”

        我着实感觉有些冷,见明瑶背过去了身,便把上衣给脱了,披上了蒋明义的外套。

        穿衣服的时候,我似乎听见明瑶在笑。等我换好衣服,她转过身来的时候,我果然看见她脸上带着笑意,不禁愕然。

        “你以为我会想不开?”明瑶道:“还想着我会自杀?”

        “嗯。”我点了点头。

        明瑶撅嘴,道:“你把我看的也太瓤了吧?就这样的事情也值得我自杀?!”

        我呐呐道:“你都知道了吧?”

        “知道。”明瑶说:“就是你娘不同意呗。这有什么?也值得去死?”

        “唉……”我叹息一声,愁上心来:“为了这事儿,我爹打了我娘,我大又跟我娘大吵了一架,我娘赌气离家出走回河北了。”

        明瑶道:“一家子吵吵闹闹是常有的事情,不会有隔夜的仇。至于你娘,她回去几天就又回来了。怕什么?又不会丢。”

        我阴郁道:“那她回来还不同意,怎么办?”

        明瑶道:“想办法让她同意不就行了?”

        我道:“想什么办法?”

        明瑶道:“你娘嫌我现在丑,我先把脸治好了,她肯定就愿意了一半。”

        我又惊又喜,道:“妹子,你,你愿意治脸了?”

        先前在太湖的时候,潘家说能给明瑶治脸,我非常高兴,结果却惹恼了明瑶,现在想起来仍心有余悸,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想过要给明瑶治脸,却不料她自己提了出来。

        明瑶道:“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了,我心里头已经知道你不嫌弃我的丑。我这个样子,你都对我好,那我为什么不把自己的脸变回从前的样子?那样你岂不是会对我更好?”

        我正色道:“明瑶,不管你的脸是什么样子,我都会一直对你最好最好的。”

        “什么最好最好的,说些奇怪的话。”明瑶笑着,微微低下了脑袋,道:“你不怕你娘不同意了?”

        我说:“我会一直劝她,让她回心转意。”

        明瑶道:“她要是一直都不回心转意呢?”

        我怔住了。

        对啊,如果娘一直不回心转意,一直不同意我和明瑶在一起,那该怎么办?

        “好啦!”明瑶道:“咱们好不容易见面,就先别去想那些烦人的事情——你这猫好厉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