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194章 木堂圣兽(二)

第194章 木堂圣兽(二)

        “这就是北木堂的全部人手?”叔父还有些难以置信,讥讽丁藏阳道:“那你可比崔秀差得远啊!”

        丁藏阳吃了一惊,道:“你,你认识崔秀?!”

        叔父道:“他是南木堂的吧?”

        “是的。E小Ω┡说Ww』W.  1XIAOSHUO.COM”丁藏阳道:“崔秀确实是南木堂的堂主,可是他并不比我厉害啊。”

        “崔秀是比你厉害些。”我道:“不过他是因为吃了水堂的所谓圣兽‘神龙’,练成了什么邪功‘血手指’,所以才比你厉害些。”

        丁藏阳悚然道:“都说南水堂是被五大队剿了,神龙也落在五大队手上了,没想到竟然被崔秀吃了!?崔秀他好大的胆子!”

        “你不知道的多啦!我今天就给你透露点——那个狗屁南木堂已经被老子给毁了!”叔父冷笑道:“嘿!崔秀、张易那帮人全都惨死了,那狗屁圣兽神龟也被我侄子杀了,还有往生咒牌,就在我的手里!”

        “这,这……”丁藏阳瞠目结舌,满脸的难以置信。

        “怎么?”叔父怪眼一翻,道:“你不信?”

        “信,我信……”丁藏阳喃喃道:“堂内圣兽的秘密,外人是根本不会知道的,堂内都有哪些人,外界也是不会知道的,可是你居然什么都知道,我还有什么不信的……”

        叔父道:“还觉得你们这狗屁异五行邪教是天下无敌的么?”

        丁藏阳无言以对。

        “丁藏阳。”我好奇道:“你们北木堂的圣兽是什么?”

        “圣兽?”丁藏阳脸颊上的肉一抽,摇头道:“我们北木堂没有圣兽。”

        “没有?”我将信将疑道:“既然南水堂、南木堂都有圣兽,你们北木堂怎么会没有?”

        丁藏阳道:“我们南北木堂只有一个圣兽,那就是神龟啊。”

        “瞎话!”老爹冷冷道:“姓丁的,你忘了‘神断陈’是干什么的了吧?!”

        叔父“嘿嘿”狞笑着,突然伸手,一把捏住了丁藏阳的脸颊,道:“在我大哥的眼皮子底下还不老实,想喝毒墨汁儿了?咹!?”只捏得那丁藏阳的脸颊“咔叽”作响,似是要碎掉一样,那丁藏阳连连挣扎,口中呜咽道:“我说实话,我说实话!不敢再撒谎了!”

        叔父“呸”了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松开了手。

        那丁藏阳心有余悸的擦了擦满额的汗水,又揉了揉脸颊,道:“北,北木堂也有圣兽,也有圣兽的。”

        “废话!”叔父喝道:“在哪儿养着的!?”

        丁藏阳道:“就,就在刘步纲那里。”

        叔父道:“谁是刘步纲?!”

        丁藏阳伸手指着地上的一具尸体,道:“就是他。”

        那是机井房中唯一的死者,手握墨斗,双目圆整,满面狰狞,咽喉处有三道深深的血痕——那正是猫王的杰作!

        细看之下,我瞧见刘步纲的腹部左下临腰处鼓起来了一团,就指着道:“是那个?”

        丁藏阳点了点头。

        我便朝着那尸身走了过去。

        叔父道:“道儿,你当心点!”

        我“嗯”了一声。

        之前在大宝禅寺里遇到的那只所谓“神龟”,端的是厉害之极,不但凶悍,而且还暗藏往生咒牌,几乎置我于死地!至今想来仍旧是心有余悸。

        这北木堂既然与南木堂并行齐名,那他们的“圣兽”应该也不会太弱。可是,在刚才生的那样一番恶斗中,这北木堂的“圣兽”居然没有露面,更没有弄出什么可怕的动静来,倒也是怪事一桩!

        更怪的是,南木堂的“神龟”是在池塘中饲养的,极大一只,而这北木堂的“圣兽”怎么会是那么小小的一团,直接被人带在身上?

        思之而惑,我忍不住回头去问丁藏阳,道:“南木堂的神龟其实就是个大乌龟,南水堂的所谓圣兽‘神龙’应该就是一条大蛇吧?”

        丁藏阳含混不清道:“好像是的,应该是的。”

        我道:“那你们这‘圣兽’叫什么名字,又是什么动物?”

        丁藏阳道:“我们这边的‘圣兽’叫做‘神桃’。”

        “神桃?”我愣住了:“是个桃子?”

        “不是桃子。”丁藏阳尴尬的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但教上是这么称呼的,我们就也这么称呼。”

        我不禁看向老爹和三叔,他们二位见多识广,或许会听说过这个名字?

        可老爹和三叔也都是一脸茫然,显然不知。

        我难耐好奇,快步走到刘步纲的身边,刚要伏身去翻,猫王却“喵呜”一声,从我怀里钻了出来,一下子扑在了刘步纲腰侧的鼓起之处,爪子挠动,顷刻间已经把刘步纲的衣服给撕烂了,露出了刘步纲的肚腹,不但如此,猫王从刘步纲的腰侧扒拉下来个足球大小的皮囊——正是那凸起的东西。

        我正觉诧异,不知道猫王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却听那猫王“哇嗷”一声怒吼,奋起双爪,“嗤”的一声响,竟然把那皮囊给撕成了两半!更奇的是,那皮囊里面竟然蹦出来了个圆滚滚、粉嫩嫩的球来!猫王上前一把将其按住!

        我心中惊奇:这就是北木堂的圣兽——神桃?一个皮球?

        “猫王起来。”我唤了一声,猫王却不动,仍旧死死按住那“神桃”,表情显得十分狰狞。

        我便伸手抓住猫王的顶皮,把它提溜了起来,不料这猫王用四只爪子牢牢抱住了那“神桃”,还是不丢。

        猫生**玩球,我当这猫王或许是胡闹,便不禁好笑,伸出手去使劲把那“神桃”给拽下,触手之处只觉阴冷刺骨却又柔软轻绵,而且挨着我掌心的地方似乎还有凸起之物,并不是真正的球状。

        我便翻转过来去看那凸起之处,可刚转过来一看,不由得毛骨悚然,惊叫着就把那“神桃”给丢了!

        老爹、叔父、三叔各自愕然,都问:“怎么了?!”

        我一身冷汗,惊惧无法回答,只指着那东西让他们自己去看。

        那“神桃”在地上弹了几下,终于缓缓落定,自顾自的在转了几圈,然后不动,老爹、叔父和三叔都围了上去,刹那间,都不禁失声而呼!

        “这!”

        “哎唷!”

        “人,人脸!?”

        那“神桃”看似像个球,可表面竟暗藏一张人脸!

        我先前抚到的凸起之处,正是一只鼻子!

        不但有鼻子,那“神桃”上的眼睛、嘴巴也都俱在,只是没有耳朵罢了!

        但是这些个鼻子、嘴巴、眼睛都像是缩水了似的,又皱又小,整体看上去活脱脱像是小了好几圈的人头!

        那双“缩水”的眼睛,是睁开的,两道如豆的腥黄色目光幽幽闪烁,既邪毒又恶心!

        被我抓在手里的猫王不停的挣扎呜咽,像是非要冲下去再按住那“神桃”一样,可我内心深感恐怖,哪里会放猫王下去!

        那“神桃”动了起来,滴溜溜的在地上转着,嘴巴缓缓裂开,像是在笑,我只觉汗毛陡竖,五脏六腑翻江倒海一样,难受之极!

        “不要看那双眼睛!”老爹突然厉喝一声。

        我心中一凛,连忙收了目光,这才渐觉心内平静,脏腑也舒缓多了。

        忍不住再偷瞥了那“神桃”一眼,现它还在原地,一动不动,嘴巴也并没有张开。

        原来刚才是错觉!看来果然是邪物,眼睛不能多看,我赶紧又撇开了目光。

        “你个鳖孙子!”叔父上前揪起来了丁藏阳,道:“这是哪门子神桃?!这是不是人头?!”

        “我不知道啊。”丁藏阳惊慌道:“这是教上给下来的,给的时候就是这样子。说是叫‘神桃’,我也不知道教上是从哪里弄来的,我觉得怵得慌,就给了刘步纲饲喂……”

        老爹道:“那这怪物你们平时是怎么饲养的?”

        丁藏阳吐了一口气,道:“这个其实也不难养,每天的子时、午时,各抽出一刻钟的时间,去找一片坟地,定个合适的方位,挖个半尺深浅的坑,把‘神桃’放进去,撒点浮土,然后就行了。过不了多久,它就会自己弹出来,那就算是养饱了。”

        老爹道:“非要找到坟地才能饲养吗?”

        丁藏阳道:“要是找不到坟地,能遇见死尸也行,在死尸的肚子上挖出个窟窿,把‘神桃’放进去就成。”

        老爹沉了脸色,道:“要是没有找到坟地,也没有遇见死尸呢?”

        “这……”丁藏阳变了脸色,强笑道:“那种情况一般很少出现,坟地好找,坟地好找的很……”

        老爹打断了他的话头,冷冷道:“找不到坟地又没遇见死尸就去杀人,对不对?!”

        丁藏阳脸色大变,道:“那都,都是刘步纲干的,是他养着的!这可跟我没有关系!我也不知道他都干了什么,不过他已经死了,死有余辜……”

        “你不知道才怪!”叔父踹了丁藏阳一脚,丁藏阳不敢吭声。

        “呸!”

        我忍不住朝刘步纲的尸身上啐了一口,心中暗暗打定主意:“这样的一个邪教,不彻底把他们剿灭实在是心气难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