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224章 开封赌城(二十二)

第224章 开封赌城(二十二)

        说着话,我把“和合偶”从衣内口袋里掏了出来,捧在掌中,道:“你瞧,这两个小人儿是谁?”

        明瑶盯着那木偶,呆了呆,道:“这,这雕的是咱们两个么?”

        “对啊。E小说Ww  W.ㄟ1XIAOSHUO.COM”我道:“就是咱们两个!你看,这两个人偶是用月老的红线拴着的,那就代表着两个人是一辈子都分不开的。”

        明瑶没有吭声,而是把木偶拿在手中,反复摩挲,许久,才抬起头道:“弘道哥,这木偶真好看,你让我拿着玩几天,好不好?”

        “那当然好啊。”我点头说道:“你随便拿多久都中。”

        明瑶喜道:“真好!就是,就是这个女木偶,跟我的样子有些不像……”

        “因为雕刻这木偶的人,没有见过你啊。”说到此处,我忽然想起一事,不禁问道:“明瑶,上次我看见你撩开面纱,为什么伤疤又严重了?”

        明瑶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变得更丑了?”

        我正色道:“明瑶,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不在乎你的面容好坏,如果在乎,也不会跟你在一起。我是担心你脸上的毒素没有清除干净,所以才会愈的严重。”

        “弘道哥,我跟你说着玩的。”明瑶笑道:“嗯,我脸上的毒已经全没了,你不用担心。”

        我道:“说起这事儿了,我倒奇怪,在家里那几天,你为什么不肯见我?”

        “唔……”明瑶道:“那是因为,我在闭关修行啊。”

        “闭关啊!”我恍悟道:“怪不得我觉得你的本事比以前高出了许多,刚才追了那许久,都没追上你!”

        明瑶道:“可是你的进步更快啊!”

        我道:“那天晚上,我去找你的时候,阿罗和潘清源非要阻止我,是不是怕我打搅了你的修行?”

        “是啊。”明瑶道:“那时候,我正在紧要关头,是不能被打搅的,阿罗他们也是为了保护我,你可不要恼恨他们。”

        “那我就明白了,不会恼恨他们的。”我道:“那天晚上,蒋伯父和明义哥是不是也因为你修为进步而高兴,所以才喝酒喝醉的?”

        “是啊。”明瑶点了点头,道:“我本来想着闭关结束了就去找你,没想到你会那么急就离家来开封,后来你和阿罗他们误会了,赌气回家,我刚好也闭关结束,阿罗跟我一说,我便赶紧去追你,结果追到你家门口,就看见了那个何卫红……”

        提到何卫红,我不禁又是一阵头疼,也不知道她现在离开陈家村了没有。

        明瑶忽又笑道:“弘道哥,其实我闭关也不单单是为了增加修行。”

        我奇道:“那还能为了什么?”

        明瑶略一沉默,而后调皮道:“现在我先不告诉你!”

        闭关不单单是为了增加修行,还能为了什么?

        我摇头道:“明瑶,你就别瞒着我了,是不是又要淘力?”

        “时候还不到。”明瑶背着手,故意迈着方步,笑嘻嘻的说:“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啊!”

        我好笑道:“你就卖关子吧!”

        眼见天上的星星越来越多,越来越亮,照的湖面上也璀璨闪耀,水天连成一片,叫人分不清哪里是人间,哪里是天上。

        明瑶拉着我的手,快步跑到岸边的一棵柳树下,坐在石凳上,道:“估计还要等上许久,咱们坐着吧,这样不累。”

        我道:“要不要先回去跟叔父说一声,免得他着急?或者叫他来,和咱们一起等?”

        明瑶沉默了片刻,问我:“弘道哥,你说叔父他会不会打我?”

        我奇道:“他打你干嘛?”

        明瑶道:“我让花鼠咬烂了他的鞋啊。”

        “不会的。”我摇头道:“叔父是长辈,也一直都稀罕你,不会记你的仇。再说,你找到赌城了,叔父高兴还来不及。”

        “对啊!”明瑶道:“我找到了赌城,叔父奖励我还来不及!不过,咱们现在不要叫他,他来了煞风景,咱们俩再待一会儿——你看天上的星星多亮……”

        我仰面看向夜空,嘴里说道:“明瑶,我还想问你呢,为什么要让老鼠咬烂叔父的鞋?”

        明瑶“哼哼”道:“叔父说我‘死妮子’,还不叫你想我。”

        “哦。”我心中暗想,女人有时候真是小心眼儿。

        “弘道哥。”明瑶说:“弘道哥,以前我娘曾经说过,天上的星星都照着地上的人,如果有星星掉下来了,那就说明地上有人死了。你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道:“假的。”

        民间许多地方都流传着这样的说法,麻衣陈家的相术中也有相星之说,但却从未说过天上的星星对应地上的人命。

        老爹曾经随口提过一些事情:日月星辰虽然距离人间遥远,但却又并不遥远,日月星辰都能影响人间——但凡日月星辰有异象出现,人间也必定有异事生,古时的相脉大师,正是通过反复研究天相、星相,再进行归纳、总结,而后才有了历法,有了节气。到现在,在当今时候,有人会说相术是封建糟粕,可是谁敢说历法、节气是封建糟粕?但批判相术的人又不知道历法、节气正是从相术中而来的,真是可笑……

        明瑶听我说“假的”,便问:“为什么?”

        我道:“书上都说了,天上的星星是一个一个的球,和月亮一样,表面上看着一闪一闪的,其实是坑坑洼洼的。嗯,至于那掉下来的星星,其实就是陨石坠落在空中,因为摩擦起热着火了,跟地上死不死人是没有关系的。”

        “哼!”

        我自以为说出了真相,明瑶必定还会赞我博学,却不料明瑶哼了一声,然后埋怨道:“谁让你说这个了?这些难道我还能不知道?”

        我“呃”了一声,道:“那你是问什么?”

        明瑶道:“你看看这夜里的星星多好看,你却说都跟月亮一样,实际上坑坑洼洼的,多扫兴!”

        我心中暗自咋舌:原来你不想听真的话。

        明瑶又道:“你说,天上的星星,那颗最亮?”

        我抬头仰面看天,暗自锁定了几颗,自以为很亮了,但是又不敢说出来,唯恐回答不对,摸不准明瑶的思绪……

        明瑶却催促道:“你说呀!”

        我便指着北极星,道:“我觉得,它,它是最亮的。”

        “嗯。”明瑶点点头,道:“我也觉得是它。”

        我松了一口气,还好这次没有说错。

        明瑶又道:“真想把它摘下来,然后放在屋子里。那肯定也是一闪一闪,亮的厉害。”

        我揣摩着明瑶的话,感觉这该是书上所谓“女孩子都喜欢浪漫”的心思,便道:“嗯,那肯定会很亮。要是我会飞,就把它摘下来送给你,让你挂在屋里。”

        “瞎说。”明瑶低下头来,道:“人怎么能飞?再说了,许多星星都跟太阳差不多大,就算会飞,又怎么能摘得下来?”

        我:“……”

        “咯咯……”明瑶见我愣,自己却先笑了起来。

        我顿时醒悟,跳了起来,道:“好啊!原来你这是故意调戏我!”

        “哈哈……”明瑶道:“弘道哥,你快照照湖水,看看你那傻样。”

        “你才傻呢!”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没忍住朝湖面上看了一眼,想瞧瞧自己的样子,难道真傻?却不料刚低下头,一道亮光陡然从湖面上划过,吓我了一跳!明瑶在旁边叫道:“弘道哥你快看!星星掉了!”

        我急忙抬头,只见天际只剩下一条流星的尾巴了。

        明瑶闷闷不乐道:“我刚刚说过,天上的星星一旦掉下来,人间就会死人,这就掉下来了一颗……”

        “这不过是巧合,也没什么,你不必……”我正想说几句话安慰明瑶,却听见一阵轻微细碎的脚步声远远传来,抬眼望时,只见湖边迎面走来一道人影,步极快,星月光下,显得窈窕苗俏又娇小玲珑,显见是个女人。

        夜深人静时,湖边来这么一个女人,步又非寻常,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我便对明瑶说道:“有人来了,不知敌友,咱们俩先躲起来?”

        明瑶瞥了来人一眼,突然“咦”了一声,驻足不走。我道:“怎么了?”

        “弘道哥!”

        明瑶还没有回答,迎面跑来那人突然喊了一声:“她是假的!”

        我心头猛然大震!怎的这声音与明瑶的声音一模一样?!“弘道哥”这称谓也只有明瑶才……

        惊愕中,来人已渐到跟前,星月映水,照的岸边白亮,视野分明,我看那人看得清楚,不禁又大吃一惊——因此人无论是衣着打扮,还是身量轮廓,竟然都与明瑶一模一样!

        就连她的脸上,也蒙着一层面纱,遮住了面容!

        我呐呐道:“你,你是谁?”

        “弘道哥,我是明瑶啊!”来人指着我身边的明瑶道:“她是假的,你不要信她!”

        我呆住了,看看身边的明瑶,再看看对面站着的那个明瑶,一时间,我恍若置身梦中!

        这世上,竟然有,有两个明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