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241章 城摞城下(十六)

第241章 城摞城下(十六)

        马人圭面上闪过一丝惧色。Ω  E小    Δ说WwW.1XIAOSHUO.COM

        我却知道老爹只不过是吓唬吓唬马人圭,叫他听话,不要轻举妄动而已。但是以马人圭而今的心态,自己杀人不眨眼,便把世上所有人都当做杀人不眨眼的人,对老爹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

        马人圭中气不足,道:“我是好心提醒你们,咱们毕竟是朋友。”

        “呸!”叔父啐了马人圭一口,道:“你憋住!没叫你吭气,就不许吭气!”

        马人圭当即闭嘴,不敢再说话。

        老爹道:“我先出去一趟,你们在这里等着我。”

        叔父道:“你去做什么?”

        老爹道:“去拿几件衣服来,咱们打扮打扮。”

        说罢,老爹开门出去。

        叔父看了我一眼,诧异道:“还打扮打扮?打扮啥?”

        我也不知道老爹的话是什么意思,只好摇头。

        约摸一顿饭的功夫,有敲门声忽然响起,我和叔父都警觉起来,叔父推了推马人圭,低声道:“问问是谁?要是赌城的人,不许叫进来!”

        马人圭点了点头,便道:“外面是谁?!”

        “是我。”

        那是老爹的声音。

        我赶忙去开门,打开门时,却吃了一惊,因为门口站着个引官打扮的人,满脸虬髯胡须,眉毛也浓,还提着个大口袋。我左右看看,又没见着别的人,更不知道老爹在何处,正惊异间,那“引官”忽然笑了,道:“你没看出来是我?”

        这声音分明是老爹的,我吃了一惊,再仔细一看,那“引官”的眉宇间依稀竟有老爹的几分神韵!

        “您,您怎么扮成了这模样?”我又是吃惊又是好笑。

        叔父和马人圭也呆呆的看着老爹。

        老爹把屋门关上,然后把口袋放下,从里面掏出来几套衣服,还有假胡子、眼罩、帽子、头套、假、鞋子、胶水、墨盒……

        叔父惊道:“大哥,你这跟何卫红学会了?要搞易化术?那可是邪术,你可别误入歧途啊……”

        “少说没菜的话。”老爹道:“这有引官、签官的衣服,你们都换上,赌城中每天都有命案生,签官、引官多有死伤,经常变动。咱们装扮成他们的样子,在赌房中随意走动,即便是遇见熟人,也不会被觉。赌城的人对咱们也不会加以提防,这样行事可方便许多。”

        我心中暗赞这可真是好主意,老爹真有办法,又忍不住问道:“爹,你是从哪儿找来的这些衣服和东西?”

        叔父一边挑拣衣服,一边说道:“那还用问么?打晕几个杂碎,直接扒下来。”

        老爹道:“现在动手打赌城的人,不是明智之举。你们忘了昨天被我指点过的那个签官了?我叫他帮忙找来的。”

        叔父竖起大拇指,道:“还是大哥高明,不战而屈人之兵。不过,那货也真是软骨头,这要是在打鬼子的时候,一准叛变!”

        老爹道:“快换衣服吧,稍微打扮打扮。”

        我换了套签官的衣服,本来不想黏胡子,可叔父和老爹都说我面皮太嫩,肤色太白,江湖气息太弱,跟赌城的赌客有些不类,进去容易招人,就用灰抹了抹脸,嘴唇上下都黏了胡须,还戴了个独眼龙眼罩……

        打扮好之后,叔父看着我“哈哈”大笑,我自己拿来镜子一照,先是吓了一跳,接着也笑——镜中的我哪里还有我的模样?那活脱脱就是个土匪!

        这估计是谁也认不出我来了。

        马人圭换的衣服倒是普通的,只不过是改了模样,叫人看不出来而已。

        一切停当之后,我们又吃了些东西,才出了门,直奔秋房。

        在城摞城下生活,不辨日夜,但赌房中人人兴奋,倒也不去理会时日,反正快活。

        赌房中,此时已经聚集了众多赌客,人声鼎沸。

        叔父装作是引官,时刻跟在马人圭身旁,防备马人圭出卖我们。

        我和老爹都是签官,便拿了签子,来回在赌场中走动,有人要下注了,就喊我们,我们也随手记上。

        如老爹所说,赌房中的签官、引官最多,各自匆忙,谁也不理会谁。即便是相互遇到了,也几乎不说话。

        我走动了许久,只一个签官遇着我时,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兄弟,以后小心点。”

        我吃了一惊,“做贼心虚”,还以为那签官现了我的假冒身份,正不知道要说什么,那签官又压低了声音,道:“这里的赌客太他娘的凶残,你听说了没有?”

        我呆呆道:“听说什么?”

        那签官道:“昨天酉字号里死了一群!啧啧……你这瞎了一只眼的算是幸运多了。”说罢,他又拍了拍我肩膀,给了个安慰的眼神,摇头叹息着走了。

        我愣了片刻才缓过神来,原来他以为我是被赌客打瞎了一只眼,顿时好笑起来。

        “签官大哥。”忽有人在身后喊了我一声,声音低沉嘶哑,十分的难听。

        我回头看时,见是个矮矮瘦瘦的黑脸汉子,浑身的衣服宽松阔绰,显得极为不合体,只一双眼睛黑漆漆的,滴溜溜乱转,闪着灵动、狡黠的光芒,竟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我压了嗓音,道:“客人要下注?”

        “先不下注。”那汉子道:“我是想问问你,这几天里,赌房中有没有斗蟋蟀连赢不输的人。”

        我心头一震:斗蟋蟀连赢不输的人,岂不是北木堂要接头的人么?!

        可北木堂的人都已经被我们废掉了,哪里还能来接头?

        这个汉子问来做什么?

        我又稍稍细细打量了那汉子一眼,见那汉子也盯着我看的紧,眼中的光芒又亮又清,突然间我心头一颤,猛地想了起来——这不是个汉子!

        这是个女人!

        这是明瑶假扮的!

        好家伙,我打扮成签官,她倒打扮成了男赌客!

        我心中又惊又喜,正想低声告诉她我是谁,可话到嘴边,心念突然一动,又赶紧给咽了回去——这个明瑶是真的明瑶还是假的?

        于是我先忍着不说,只是压着嗓音,道:“对不住了客人,我是刚从别的房中调过来的,也不知道有谁是连赢不输的,要不,你问问旁个吧。”

        “哦……那好。”她点了点头,又瞥了我一眼,然后转身要走,我心中涌出个计策来,伸手在她肩头上拍了一把,她忽然浑身一颤,“嘶”了一声,虽然是极力忍住没叫,但倒抽冷气的声音仍旧被我听到,我心中顿时笃定——这是当时受伤跳湖的那个明瑶!因为我刚才拍的地方,就是当时绿袖咬中她的地方!

        她扭过头来,声音越的难听,还透着愤怒,道:“怎么?!”

        我伸手指了指刚跟我打过招呼的那个签官,道:“他是这里的老人,你去问他,他应该知道。”

        她嗔怒的瞪了我一眼,然后道:“谢了!”转身匆匆离去。

        我心中冷笑,注视着她的背影,见她走了几步后,人群中挤出来个更矮小的汉子,到了她身边,扯住她的胳膊,两人说着话,相伴去了。

        那显然也是个女人假扮的,我心中暗想:莫非就是假明瑶的母亲,那个叫小锦的?

        嗯,一定是她了!

        只没看见罗经汇的身影。

        略一沉吟,我心头犯疑:这假明瑶打听接头的人要干什么?

        哦,一定是她知道我们要去接头,找到了接头的人,也就找到了了我们。

        明白了此节,我心中又隐隐有些担忧——这假明瑶会不会坏了我和老爹、叔父的大事?

        还有,假明瑶已经到了,真明瑶呢?

        她应该也来了吧?还有六爷、五叔、七叔他们,也该混迹进来了。

        我再去转转,说不定就能遇着。

        又兜了几圈,仍然是没见着真明瑶,赌房中的人太多,挤来挤去,连老爹、叔父、马人圭和假明瑶都不知去向。

        “喂!”

        忽有人在我肩膀拍了一下,我扭头看时,见是个披着斗篷的人,脸上蒙着纱,身段苗条,又是个女人。

        她倒没刻意假了嗓音,而是直接冲我说道:“我问你,这几天里,有没有斗蟋蟀连赢不输的人?”

        又是这个问题?!

        我怔了怔,突觉那声音熟悉的很,再看她的模样,虽然遮了一半的脸,但也还是认了出来——竟是娘!

        我心头大震,连娘也来了!

        “我问你话呢!”娘又说了一声。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我现在这打扮,竟然连亲娘都认不出来了。

        娘看见我笑,恼怒起来,道:“我问你话你不说,你笑什么笑?!”

        我看看左右,人多,便抓住娘的胳膊,把她往人少的地方拉去,娘惊怒交加,正要动手,我连忙压低声音,道:“娘,是我!”

        娘吃了一惊,怔怔的看着我,惊疑不定:“你,你是弘道?”

        “是啊。”我笑道:“您认不出我了么?”

        娘瞪大了眼睛,道:“你的眼……”

        我连忙道:“没事,是假扮的。”

        娘嘘了一口气,道:“吓我一跳!怎么扮成这模样?!”

        “是我爹让这么假扮的,这样安全点。”我道:“您怎么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