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249章 五行异端(六)

第249章 五行异端(六)

        明瑶未及回答,忽有一道黄影暴掠而来,居高临下,朝明瑶扑落!

        “嗬!”

        暴喝声中,明瑶所在的地方轰然陷落,遽成土坑!

        “啊!”

        明瑶失声惊呼,身子骤然往下坠去!

        我大吃一惊,飞身而起,一把抓住明瑶的手,使劲把明瑶往上拽,眼看就要拉她上来,忽有一股土腥味刺鼻而来,那陷坑中的土竟然如波浪一般翻滚涌起,裹着明瑶的身子继续往下!

        出乎意料的大力猛然袭来,我悴不及防,也被拉向陷坑中去!

        完了!

        眼看我就要和明瑶一起坠入坑中被活活掩埋,猛地膀子上一紧,又有一股大力拉着我往陷坑外去!

        霎时间惊喜交加,我连忙扭头去看,却是叔父。E小说WwんW.』1XIAOSHUO.COM

        叔父凝立身形,驻足如柱,渊渟岳峙一般,只凭单手,把我和明瑶缓缓拉出陷坑。

        陷坑周围,劲风呼啸,一黑一黄两道身影掠动极快,蓦然间,双影交错,“咔嚓”、“咔嚓”两声脆响,黄影跌落尘埃,正是齐恒。那黑影也缓缓落地,却是老爹。

        原来,就在我和明瑶说话的时候,齐恒突施辣手,以山术土法“大悲手”偷袭,弄出陷坑,亏得我和叔父伸手搭救,不然,明瑶就得活埋在地下!也亏得老爹出手,以雷霆之力,重创了齐恒!

        而今,那齐恒歪在地上,双手手掌以古怪的角度扭曲着,似乎是不能转动,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而下,面色惨淡如白纸,嘴里兀自说道:“神断先生,名不虚传!”言罢,把头一仰,竟昏死过去。

        老爹吩咐三叔、六爷等人,道:“把这些徒众全都制住!”

        我和明瑶惊魂甫定,擦着冷汗,喘息不已,忽听身边有人说道:“弘道哥,你没事吧!?”

        我还以为是明瑶说话,但一怔之间,感觉有些不大对劲儿,抬头一看,竟然是那假明瑶满脸关切的看着我。

        我登时愣住,刹那间不知道是该恶语相向,还是……

        “你干什么!?”明瑶站起身来,恶狠狠的盯着假明瑶。

        假明瑶瞥了明瑶一眼,神情极为复杂,又看了我一眼,恨恨的“哼”了一声,扭头就走,回到那小锦的身旁。

        我心中暗觉奇怪,却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奇怪。

        明瑶扯住我的手,柔声道:“弘道哥,刚才真是,真是多谢你了。你那样救我,不顾自己……”

        我道:“你我之间,还客气些什么。”

        “哼!”

        我听到重重的一声冷哼,回头看时,却是假明瑶冷冷的盯着我和明瑶,见我回头,她又把脑袋低了下去。

        那一刻,我心中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奇怪滋味——我和明瑶在这里,旁边却有一个假明瑶时时刻刻的盯着,那感觉……又是别扭,又是尴尬!

        明瑶捏着我的手,道:“弘道哥,不要理她。你刚才没事吧?”

        我摇头道:“没事。”

        明瑶吁了一口气,道:“真是吓到我了,我,我还是要谢谢你。”

        “咱们之间就别说这个了。”我道:“你该谢谢我大才是。”

        明瑶一笑,冲叔父说道:“谢谢二叔。”

        叔父干咳一声,道:“你到底是用了啥法子,叫这些个鳖孙们摆不成阵法,尽出洋相的?”

        明瑶“咯咯”笑道:“我的花鼠最喜欢钻进人的衣服里面,乱咬乱抓!现在啊,花鼠们在他们衣服里正玩的高兴呢。”

        “是花鼠?”我惊诧道:“花鼠怎么这么多了?”

        明瑶道:“一组不够使,当然要多叫一些来,这不派上用场了么。”

        叔父道:“原来如此。你这一招倒是毒,老鼠钻衣,咬不死人,吓死人!”

        三叔、六爷、陈汉名和陈汉礼已趁着这档口,各自上前,把一干黄袍人全都打翻,封住了穴道。

        土堂自上而下,算是全军覆没!

        明瑶招呼了一声,不计其数的花鼠们便从黄袍人的衣服里钻了出来,密密麻麻的排列成队。

        为的几只花鼠,眼睛滴溜溜的乱转,神态耀武扬威,都仰面盯着明瑶,等候指令。

        “喵呜!”

        一声嗷叫,一道白影突然扑进花鼠群中,众花鼠登时四散溃逃,“吱吱”乱叫,明瑶也大惊失色,叫道:“不好!”

        我连忙喝住:“猫王!”

        猫王正按住两只花鼠,做“饿虎扑食”状,听见我的喝声,扭过脑袋来看我,我瞪着眼道:“回来!”

        猫王又勾着眼睛,瞅了瞅那两只在它爪下,瑟瑟抖,快吓瘫了的花鼠,伸着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不满的“呜呜”低吼着,纵身一跃,跳到了我的肩头。

        明瑶拍着胸口“呼”的一声,长出了口气,道:“吓死我了。”

        我抚着猫王的脑袋,责道:“淘气!那是自己人!”说罢,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儿,又纠正道:“那是自己鼠。”

        猫王幽怨的瞪我一眼,别过脑袋去。

        娘走了上来,盯着明瑶,脸色不善的哼了一声。

        我心中紧张,连忙说道:“娘,你看,明瑶脸上的疤痕没了。”

        “那又怎么样?”娘冷冷道:“也没好看多少。”

        明瑶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

        我也被噎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时间,尴尬的要死。

        幸好老爹走过来,道:“要不是明瑶在,破了土堂的阵法,咱们怕是有些危险。”

        “瞎猫碰上死耗子。”娘道:“没她在,未必有危险。刚才,弘道不还救了她一命?”

        明瑶死咬着嘴唇不吭声,但眼睛瞪得大大的,很显然,是生气了。

        娘看在眼中,更加揪着不放,道:“哟,嫌我说话不中听了?”

        明瑶不吭声。

        娘道:“你不说,我还是要说——你一个大姑娘家,一直抓住男人的手不放,也不嫌害臊么?!”

        之前,明瑶还不好意思跟我亲近,可是自打我把她从陷坑中救出来以后,她便一直抓住我的手没丢,而且神态亲昵,更胜从前。

        听娘如此说,明瑶的身子微微起抖来,我连忙解释道:“娘,明瑶她是害怕,毕竟刚才太危险……”说着,我连忙要把手抽走,不料,明瑶却抓得紧紧的,死活不放。

        我低声道:“明瑶……”

        明瑶突然冲娘大声喊道:“我就抓住他的手了!我就不放!你能怎么样?!你凭什么说我!?你凭什么管我?!我忍你半天了!”

        这几声喊,众人皆惊,连我在内,全都愕然。

        许久,娘才缓过来神,怒极反笑,道:“好啊!你说得好,问得也好!你不是我养的女儿,我是说不得你,也管不了你,但我能说我的儿子,管我的儿子——弘道!我现在当着她的面,明确的告诉你,你不能跟她好!”

        “娘!”我惊道:“我——”

        “你闭嘴!”娘不让我说话,厉声道:“我要你现在当着你爹、你六爷,你诸位叔叔起誓,不能要她!”

        “这……”

        “否则,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啊?!”

        我惊呆了。

        “大嫂……”叔父和三叔一听这话,连忙要上前劝慰,娘却叱道:“你们都不许劝我!谁劝我,我跟谁翻脸!”叔父和三叔只得把话咽回去。

        “子娥……”老爹开口了,但话还没说出来,娘就大声道:“你也别说我,你们谁都别逼我!再逼我,就是把我往死里逼!”

        娘的脾气从未如此暴戾过,众人顿时噤若寒蝉。

        “弘道哥,你娘也太过分了!”明瑶气的脸色白,道:“一个做娘的,居然以死相逼自己的儿子!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娘?!你就不誓,看她能怎样!”

        我低声喝道:“明瑶,你今天怎么也不懂事起来了?!你别再说话了!”

        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娘脾气暴戾,明瑶也跟着上,难道这女人对女人,就无法相容相让?

        而今这情形,我进退维谷,两头为难,做儿子的,对娘不能苛责,只能委曲求全,假意责备明瑶给她听,力求先把她的情绪稳定下来。

        而明瑶一个劲儿的针锋相对,不但不能平息事端,还会火上浇油。

        不料,明瑶根本没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听见我说她,还以为我是责备她,愣了愣,突然也急起来,道:“弘道哥,你到底要我还是要她!”

        “那是我娘!什么要不要的?!”我道:“你,你快别说了!”

        娘道:“你别再喊我娘了!有我没她!”

        “娘!”

        “你快点誓!不然,我现在就撞死在地下!”

        “我……”

        “大嫂!”叔父忍不住道:“你能不能别在这里闹?!这里不是咱家!”

        “我就是要在这里闹!”娘尖声叫着,又盯着我,逼问道:“你到底誓不?!”

        我嚅嗫道:“娘,我,我是真的想跟明瑶好,我……”

        “好啊!”娘点点头,道:“我真是养了个好儿子啊,为了一个女人,宁可叫自己的亲娘死在跟前!哦,对了,你不信我死是吧,不信是吧……”娘忽然转身,急冲出去,拿头撞向墙壁!

        “哎!”

        众人纷纷惊呼,亏得六爷离得近,一把抱住了娘,喝道:“子娥,不许胡来!”

        只差半尺,娘的脑袋就要撞到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