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259章 五行异端(十六)

第259章 五行异端(十六)

        从门外涌进来四五个大汉,全都是身着红衣,眉眼之间透着股邪态,不似好人。E小说Ww』W.%1XIAOSHUO.COM他们的手里全都端着一件喷壶也似的器具,但材质却是金属和陶瓷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什么用的。

        这些人入得门来,左顾右盼了一番,便喊道:“没人!去下一间!”

        我心中暗道:“这些人检查的也太粗心了吧。”不过也暗自喜欢。

        眼看来人拉着门,正要出去,忽有人在外说道:“怎么有股香味?饭菜的香味。”

        说话间,一个头小面瘦,体型上窄下阔的红衣人推门而入。身后跟着几名红衣人,恭恭敬敬。

        此人与先前进来的红衣人有所不同,先前进来的红衣人并无冠带,而此人则带着一顶红色帽子,双手的腕子上也都束着一条红色绑带,袖口宽大,却不怎么长,只到腕子处而已。

        他脚上蹬着一双红靴,看上去又阔又长,鞋帮也高,几乎到腿弯儿处,鞋底厚重,蹬在脚下,就像是蹬着两只小船。

        此人不俗,我心中暗暗称奇!

        明瑶忽对我唇语说道:“异五行火堂的人到了!”

        我一怔,随即醒悟:先前齐恒带着土堂的人出现,是黄衣黄袍打扮,而今这些人身着红衣,又有红冠红靴打扮,依照五行属色,土为黄,火为赤,那么这些人极有可能就是火堂的人!

        而下面那个头戴红冠,脚蹬红靴的人,恐怕就是火堂的堂主了!

        只是,赌城是土堂所经营的,土堂的堂主和徒众在这里出现,理所应当,不足为怪,可这些火堂的人怎么也在赌城?

        哦,是了!

        我忽然间醒悟过来,跟土堂的人纠缠了许久,早就又过去了一天,距离异五行冬例会的日子只剩下一两天的时间而已,异五行各堂的人6续应该都到这里来接头了,结果又碰到五大队的人来剿,双方混战起来,各有损伤,这薛笙白不知怎么回事,和女儿落了单,被一帮人追到了这里……

        “有人生火做饭了。”

        我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那红靴人盯着灶火,鼻子耸动,嗅味有声,片刻后,对一干红衣人说道:“闻这火灰的味道,最后一次生火的时间,距离现在不会过两个钟头!”

        我吃了一惊:此人好生厉害!

        一干红衣人面面相觑。

        那红靴人掀开饭锅,看了一眼,道:“两个小时之内,有人在这里做饭,此刻锅都还没有洗刷干净!嘿嘿,那可不是咱们教中兄弟的作风!”

        众红衣人尽皆拜服,齐声赞道:“堂主英明!”

        我心头一震:这人果然是堂主!

        那堂主冷哼一声,道:“身为火堂中的人,火行的本事学的如此差劲儿,这样明显的痕迹都现不了,要你们何用?!”

        “属下愚钝!”

        “快,仔细搜查!”

        “是!”

        众人开始翻箱倒柜,把房中的桌椅板凳全都掀翻,柴堆扒开,碗柜抽出,里外搜罗了一遍,只水缸和米面缸没看。

        那堂主在屋子里凝立不动,只鼻子一耸一耸的,嗅味有声,持续不断,像狗一样。

        我心中暗道:“这个火堂的堂主的嗅觉非常人可比,在外面能嗅到饭香味,进来又能通过火灰的味道判断生火的时间,也算是奇人!就是不知道,与火无关的味道,他能不能嗅到。如果能的话,那我和明瑶倒是极有可能被现,须趁早防备了!”

        忽然间,那堂主“嘿嘿”笑了一声,朝着薛笙白藏身的水缸走了过去。

        我心里头突的一跳:薛笙白被现了!

        那堂主站在水缸外,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杀我三名副堂主的高手,居然会委屈自己藏在一口水缸里么?”

        众红衣人都是一愣,随即都朝那水缸围拢过去。

        只水缸里毫无动静。

        “你被我的圣火所烧,身上带着圣火独有的味道,就算是藏在水里,我也能嗅的道。”那堂主“嘿嘿”笑道:“薛笙白薛领,还不出来么?”

        “出来!”

        众红衣人齐声呼喝,有几人还端着那喷壶一样的奇怪器具,对准了那水缸。

        那堂主却摆摆手,道:“把火器收了。薛领是大人物,不可太过无礼,总要留活口嘛。”

        “砰!”

        突然间,水缸的木盖被击飞了出去,众红衣人惊呼着纷纷躲避。

        “呼喇喇!”

        薛笙白从水缸中跃起,带动的水花四溅。

        “噗!”

        那薛笙白张开嘴来,口中喷出一道水柱,环向众红衣人射去!

        那堂主一闪身,躲了过去,离得近的四名红衣人却被溅了个正着,喷的满脸都是水。

        “嗤!”

        被喷到水的红衣人脸上,竟全都腾起白雾来!

        “啊!”

        三名红衣人捂着脸狂声嘶吼惨叫,眨眼间,便都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脸上的肉腐烂露骨,惨不忍睹!

        “哈哈哈!”

        薛笙白纵声大笑:“死得好!”

        我和明瑶相顾骇然:谁能想到,那薛笙白刚才口中喷出来的水,竟然蕴含了如此猛烈的剧毒?!

        “好哇!”那堂主嘶声道:“不愧是薛领,好厉害的毒!”

        “你们这帮妖孽,一个个全都死有余辜!”薛笙白拍着自己的肚子,满脸狞笑,道:“老子刚才在水缸里喝了一肚子的水,随时都能吐出来,只要吐出来,就是毒!”

        薛笙白的肚子鼓的很大,像是身怀六甲的孕妇,倒真是喝了不少的水。

        “呼!”

        一个红衣人猛地举起手里的火器,火器的陶瓷端口喷出一道赤焰来,卷向薛笙白!

        那薛笙白冲着赤焰张嘴就喷,一道水柱滋的甚远,将那赤焰冲灭不算,顺势又溅到了那红衣人身上!

        “啊!”那红衣人丢了火器,满地打滚,惨声嘶叫,顷刻间便又成了一具尸体!

        余下的一干红衣人无不骇然退却,无一再敢上前。

        薛笙白在肚子里存水,喷出来就化作剧毒,这不但需要极其厉害的医脉本事,还需要有极其高深的内家修为,否则绝不可能张口就能喷出水柱来!

        而且水恰巧又是火的克星,薛笙白用水化毒来做武器,倒是占了不小的便宜。

        “嘿嘿,有意思。”那堂主似乎并不害怕,反而饶有兴趣的笑了笑,道:“不愧是五大队医脉的领袖人物,非常人可比。”

        “朱汉,你们异五行的气数已尽!”薛笙白道:“到如今,五行堂口,已经覆灭了大半!我们五大队的人,这次来了有半数之多,势必要将你们一网打尽!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但凡有一丁点眼力劲儿,就该知道,顽抗到底是没有好下场的!你如果弃暗投明,我说不定还能在许大领那边保你一命!否则,就和这赌城,和异五行,一起灰飞烟灭!”

        “是么?”朱汉冷笑道:“你们五大队姓五,我们五行教也姓五!你们五大队来了半数,我们五行教也有半数在此!且不论你们五大队能不能敌得过我们五行教,就眼下来说,该识时务的,应该是你薛领,而不是在下吧?!”

        “冥顽不灵!”薛笙白厉喝道:“你受死吧!”张嘴又是一道水柱,喷向朱汉的面门!

        朱汉身子一滑,度极快,在躲过薛笙白毒水的同时,左手袍袖一挥,也不知道什么东西飞了出来,在空中“啪”的一声响,蹿成一团大火球,裹向薛笙白!

        薛笙白急忙后退,那朱汉朝却朝着火球吹了一口气去。

        “呼!”

        一道火焰从那火球中分离了出来,蹿向薛笙白!

        薛笙白闪转腾挪,朱汉却不住的吹,顷刻间将那火球吹成了十多道焰火来,上下翻飞,火龙一般绕着薛笙白追。

        薛笙白见躲避不及,呼喝有声,口中不断的喷出水来,灭掉了四道火焰,双掌齐挥,风声鼓荡,瞬间又击灭了四道火焰!

        “你的毒水吐尽了吧!?”

        “不用水,我的掌风也能灭你这小孩子的把戏!”

        我在上面观察的认真,忽然间,耳听着那掌风有异,又看见其中有几道极其细微的白芒一闪而逝,便知道薛笙白暗中捣鬼!

        果不其然,那朱汉突然“啊”的一声惨叫,左眼竟溅出血来,左手猛然捂住了眼睛,豆大的汗珠开始从额头上往下滴落!

        薛笙白“哈哈”大笑,揉身向前,手里已多出了一把银刀,刀锋抹向朱汉的咽喉——薛笙白已打算将朱汉毙命于刀下!

        那朱汉左手捂着左眼,血仍止不住的渗流,但他为人倒是极为强悍,瞪大右眼,恶吼连连,眼见薛笙白持刀逼近,右臂猛然一挥,袍袖大开,袖口处喷出一股浓烟来!

        薛笙白悴不及防,瞬间被那浓烟笼罩在其中。

        “咳咳!”

        薛笙白被那浓烟呛到,急忙持刀后退,朱汉却跳在半空中,连蹬数脚!

        我正诧异那朱汉与薛笙白离得不近,脚是够不着薛笙白的时候,忽然看见朱汉的靴底竟也喷出火来,而且一蹿老长!

        他左脚一道火焰扫中了薛笙白的下巴,那肉登时黑,薛笙白厉声惨叫!而此时,朱汉右脚的火焰也到了,薛笙白的前胸衣服只沾到了丁点星火,竟被顺势燃成烈焰!

        薛笙白扑倒在地,反复滚动,勉强把那火给熄灭,朱汉的人已到了跟前,一脚踢在薛笙白的腰窝,薛笙白倒飞出去,直至撞到墙上,才跌落下来,体内呕血,连吐数口,挣扎了几下,没能起来,惨然一笑:“你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