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262章 五行异端(十九)

第262章 五行异端(十九)

        情急之下出手,没想到被薛笙白认了出来,我瞥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没有吭声。ΩΩE  小说WwW.1XIAOSHUO.COM

        薛清凌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道:“你真好!”

        我愕然,薛清凌道:“你把那个坏人打倒了!”

        我赶紧把手抽出来。

        明瑶走过来,对薛清凌笑嘻嘻的说道:“你没看出来么,是我把那个坏人给打倒的。”

        薛清凌摇头道:“我看见你在背后打人了,你不是好人啊,好人不在背后打人。”

        明瑶撇了撇嘴。

        薛清凌道:“还有啊,你长得好丑啊。”

        我不禁怔住——这个薛清凌,不识好歹也就算了,自己长成这般模样,居然说明瑶长得好丑?!

        明瑶也愣住了,半天才说:“你说我的样子好丑?”

        “对呀。”薛清凌伸手指着明瑶道:“你快去照照镜子吧,你看你的眼睛那么大,鼻子却那么小!嘴巴那么红,脸色却那么白!头那么多,腰还那么细,腿还那么长,脚还那么小!你这样子太丑啦!”

        明瑶“咯咯”笑了起来,道:“我这样子是很丑么?”

        “对啊。”薛清凌认认真真的说道:“我爹说过了,女人长成这个样子就是丑,要长成我这个样子,才算漂亮。”说罢,薛清凌得意洋洋的看向薛笙白,道:“对不对呀,爹?”

        薛笙白一张老脸憋得通红,也不说话,只含混其词的“哼”了一声。

        薛清凌更加趾高气昂,冲明瑶说道:“你看吧!你就是丑。”

        明瑶强行忍住不笑,假装肃容的点点头,道:“好吧,我是丑的,你是美的。”

        薛清凌忽然伸手朝明瑶胸口上抓去,明瑶吃了一惊,侧身一闪,脸色红,稍有些愠怒,道:“你干什么!?”

        薛清凌指着明瑶的胸口,道:“你那里怎么那么鼓鼓的?好奇怪啊,你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是馒头吧?!”

        明瑶脸色更红,我在一旁也深觉尴尬,道:“明瑶,咱们走吧?”

        明瑶“嗯”了一声,道:“走吧。”

        薛清凌兀自在后面品头评足,道:“真丑……”

        “陈弘道!”薛笙白忽然叫道:“你既然在这里,你们麻衣陈家恐怕也来了不少人吧!?”

        我没有理他,拉着明瑶就往外走。

        薛笙白又叫道:“跟五大队报信的人,是你们麻衣陈家的人吧?!”

        我仍旧是没有理他,脚已经迈出了屋门。

        “好哇!”薛笙白道:“我明白了!你们麻衣陈家故意给五大队通风报信,引诱我们前来剿灭异五行,你们则作壁上观,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你们真是好歹毒的心肠!好龌龊的行径!”

        我勃然大怒,止住脚步,回过头来,指着薛笙白道:“你胡扯!”

        “我胡扯?”薛笙白冷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麻衣陈家打的是什么好主意?!哼哼,咱们走着瞧!”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明瑶道:“姓薛的,刚才要不是我们出手相助,你现在还有命么?!你女儿现在能平平安安的站在这里么?!你非但知恩不图报,居然还反咬一口,倒打一耙,诬赖好人!我看你有这样的下场,也真是活该!我们倒是多余救你了。”

        “我呸!你少来教训我!”薛笙白啐了一口,道:“你们藏在梁上许久了吧?你们要是一片好心,怎么早点不出手相救?怎么偏偏等到我受伤了,我女儿要受辱了,你们才出手?!这是什么行径?!这是看我笑话的行径!我偏偏不领你们的情!”

        薛清凌插嘴道:“爹,什么叫受辱?”

        我被薛笙白的话气得不轻,明瑶更是大怒,道:“好你个中山狼!不领情是吧?那我现在就把朱汉给弄醒,让他来跟你们父女叙叙旧!”

        说罢,明瑶就往屋里进去,要把朱汉给弄醒。

        我伸手拽住明瑶,道:“算了,不必跟这种小人计较。”

        明瑶道:“你不计较,我计较。你是君子,我是女人,女人正好对付小人!”

        “走吧。”我道:“薛笙白固然可恶,他女儿倒是可怜,那个朱汉卑鄙下流,无耻之尤,别让他再起来干坏事了。”

        “这说的倒也是。”明瑶悻悻不已,恨恨的瞪了薛笙白一眼,道:“薛笙白,看在你那傻女儿的情面上,就便宜你了!”

        薛笙白已经惊慌多时了,听明瑶说饶了他,才脸色缓和,松了一口气。

        不料,薛清凌却气冲冲的指着明瑶喊道:“你说谁傻!?”

        明瑶一愣,随即改口道:“我说别人的。”

        薛清凌道:“你明明就是说我的!”

        明瑶看了我一眼,苦笑两声,道:“也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假傻……”

        “你还说!”薛清凌恼将起来,跺着脚跳了两下,冲上来就要打明瑶,我伸手一拦,道:“不许打人!”

        薛清凌道:“你是好人,干嘛帮坏人说话?!”

        我道:“她也是好人,比我还好。”

        薛清凌道:“她不好,她还丑!”又指着明瑶,道:“你看你的屁股,长那么大,真难看!真丑!哇哇,丑死啦!”

        “你再胡说八道,我撕烂你的嘴!”明瑶又羞又恼:“真是个傻姑娘!”

        我连忙安慰明瑶,道:“咱们不和她一般见识,快走,快走。”

        明瑶气哼哼的转身往外走,我也快步跟上,那薛清凌忽然斜刺里绕过我,抬起一脚,朝着明瑶的腰踹了上去。

        她的度极快,我没有留意,也不及防备,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明瑶要吃大亏!”

        却不料明瑶头也不回,忽的伸手一搭,拉住了薛清凌的脚踝,扭腰一转,那薛清凌飞踢的劲儿本来就大,这时候更加收势不住,“啪”的一声,摔了个四仰八叉!

        明瑶拍拍手,冷笑道:“你以为我没防备么?!”

        那薛清凌瘦骨嶙峋,这一下摔得可是不轻,坐着地上捂着屁股“哇哇”大叫,眼泪都出来了。

        “小贱人!”薛笙白大骂起来:“你敢伤我的女儿,我以后定叫你好看!不要脸的浪货……”

        薛笙白越骂越厉害,句句不堪入耳,明瑶一个姑娘家,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已经愣住了,我也气得浑身抖,指着薛笙白,大喝一声:“闭嘴!”

        薛笙白一顿,瞪我一眼,道:“你要干什么!?”

        我道:“你再敢骂她一句,我,我要你好看!”

        “你敢动我一下试试!?动我,就是跟五大队为敌!就是跟邪教异端为伍!”薛笙白道:“我就骂她了!不要脸的小****,跟男人勾勾搭搭……”

        我气满胸膛,血往上涌,大叫一声,朝着薛笙白冲了过去,劈手一掌打在了薛笙白的脸上!

        “啪!”

        那一巴掌极为响亮,薛笙白的脸顿时肿了起来。

        “弘道哥!”明瑶急忙冲过来,拉着我的手,道:“小心他身上有毒!”

        我也不禁一惊,赶快看了看自己的手,好在没什么异样,便道:“没事,他的毒应该用不到自己脸上吧。”

        薛笙白气得双眼血红,吼道:“你敢打我!?”

        明瑶道:“不但他敢,我也敢!打你个狼心狗肺,打你个满嘴喷粪!”说着,“啪”的一巴掌,登时把薛笙白另一边的脸也给打肿了。

        “丑女人,你打我爹!”薛清凌从地上跳起,冲了过来,伸手去抓明瑶,明瑶回臂戳指,点中薛清凌腰间穴道,薛清凌闷哼一声,登时歪倒在地。

        “贱人!妖孽!”薛笙白见薛清凌摔倒,更加恼怒,当下狂骂起来:“不要脸的浪货……”

        明瑶怒极:“你再骂一句!?”

        “****!”

        “啪!”

        “贱货……”

        “啪!”

        “骚……”

        “啪”、“啪”、“啪”……

        明瑶左右开弓,已经不等薛笙白骂出口就开打了,薛笙白嘴里溢出血来,说话开始支吾不清楚……

        “老流氓!”明瑶边打边说:“我让你骂!我让你骂!”

        薛笙白的脸渐渐扭曲起来,以他一贯以来的骄横和自命清高,被明瑶这样一个小姑娘打耳光,而且是不停的打,哪里能受得了?!

        “嗝!”

        薛笙白喉中猛的一声怪响,整个人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箕张,如同鹰爪,恶狠狠地朝着明瑶的脸抓去!

        薛笙白原本穴道被封,无法动弹,这一下实在出人意料!

        再加上他那副扭曲的恶毒表情,明瑶竟然被吓得愣在当场,不知道回避!

        我大惊失色,急忙把明瑶往回拉,而薛笙白的手却已经到了明瑶脸颊处!

        “薛笙白!”我大喝一声。

        就在此时,薛笙白的喉中又是“嗝”的一声怪响,眼角、鼻孔、嘴角、耳朵里忽然都流出血来!

        他的手距离明瑶的脸颊连半公分都不到,却止住不动了!

        我把明瑶拉到我身后,盯着薛笙白,防备他的下一步举动,却见他双眼圆整,却渐渐没了神采,瞳孔也开始散了开来,七窍之中流出来的血,竟慢慢变黑……

        “死了?!”

        我惊愕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