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265章 五行异端(二十二)

第265章 五行异端(二十二)

        我松了口气,把手里的火器丢到一旁。E小说Ww%W.1XIAOSHUO.COM

        “别丢啊。”明瑶俯身又把那火器捡起来,且又多拾了一把,道:“拿着,咱们有用。”

        我本来觉得这火器太过于歹毒,可转念又一想,这火器如此厉害,遇到绝顶高手的时候,定能派上用场。至于寻常的高手,不用这火器烧他也就是了。

        地上,受伤较重的火堂弟子仍在嚎叫不已,我和明瑶上前,饶了重伤的,那那些伤势轻的,都废了道行,然后把地上的火器尽数砸碎,这才往屋里走去。

        屋门被薛清凌锁的死死的,我和明瑶在外面喊了几声,薛清凌就是不开门。没办法,我只好把门撞破,这才进了屋子。

        一进屋子,我和明瑶就惊住了——屋子里杯盘狼藉,桌倒凳翻,乱的离奇!

        先前,屋子里虽然有过激烈的打斗,可是我明明记得,并未把屋子糟蹋成这番模样啊。

        更奇怪的是,薛清凌也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去了,屋子里到处都不见她的人影!

        我和明瑶把几口缸,几个木柜,还有柴堆,以及梁上都找了个遍,到底都没找到薛清凌的下落!

        “薛清凌,坏人已经走了!”明瑶叫道:“你快出来吧!”

        没有人应声。

        明瑶又说:“你再不出来,我可就生气了!等我们找到你,一定给你打针!”

        仍旧是没有人应声。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剩下包括朱汉、薛笙白在内的几具尸体。

        而薛清凌,竟然就在这屋门紧闭的密室中,凭空消失了!

        我和明瑶面面相觑,明瑶道:“这个傻丫头,倒是鬼精灵,怎么就消失不见了呢?”

        我说:“她会不会是趁咱们俩和火堂那帮人打斗的时候,偷偷溜走了?”

        “不会。”明瑶道:“我一直留意着这屋子呢。咱们在和火堂的人相斗的时候,这屋门一直都是闭着的,没有开过啊,那傻丫头绝不可能悄悄溜走的啊。”

        我诧异之极,道:“难不成她会一些咱们不知道的法术,所以能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

        “绝对不会。”明瑶道:“如果她会那样的法术,薛笙白必定也会,那他倒不必被朱汉打成那样,死在这里了。”

        我“嗯”了一声,觉得也是。再把偌大的屋子环顾一番,突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大对劲儿。

        隐隐的,像是平静中埋伏着什么极大的危机似的。

        “弘道哥。”我正觉古怪时,明瑶突然看着我说道:“你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怎么,你也约摸到了?!”

        “嗯,有点瘆得慌。”

        明瑶缩了缩身子,脸色稍变,道:“我突然间觉得像是要大祸临头了似的——要不,咱们先走吧?”

        我迟疑道:“可是,咱们答应带薛清凌走了。”

        “好吧。”明瑶道:“我也看着她可怜。”

        我道:“再找找她。”

        明瑶道:“只是这屋里,被咱们翻了个遍,难不成她钻地下去了?地下,地下……对了!”明瑶忽然一拍手,面有喜色,道:“我怎么没想到呢!”

        我惊道:“怎么回事?”

        明瑶道:“快找快找,我猜这屋子里十有**设的是有密道!”

        我心中一动,立时醒悟,不禁欢喜起来,暗赞明瑶真是聪明——既然薛清凌不是凭空消失的,那就一定是藏了起来,她藏得我们到处都找不到,那就多半是借助了机关啊!

        我赶紧四下里乱看,把地上的尸体都给弄开,敲打板砖,看有无机关消息。

        等碰到朱汉的尸体时,只见他的脸模糊成一片,五官俱无,面容难辨,心中深觉可怖,便把他的尸体给踢的远远的。

        但是踢了一脚之后,不觉又愣住了,怎么刚才踢的那一脚,怪怪的?

        哪里有些不对啊……

        我略一沉吟,忽然醒悟!

        原来,我刚才下脚的时候,所及之处,竟然还是软绵绵的!

        我顿时出了一头的冷汗!

        朱汉死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尸体绝不可能是软的,应该早已经僵才对!

        难不成他还没死?!

        不会,不会,他的脑袋都烂成那般模样了……

        “咦?!”明瑶忽然惊奇的叫了一声。

        我吓了一跳,连忙问:“怎么了?”却见明瑶目不转睛的盯着灶台看。

        我便把目光移了过去——灶台上原本的大锅被火堂的弟子给挪走了,露出了炉灶。炉灶是泥砖砌成的,底部装有钢架,透气通风,是用来烧柴的。

        明瑶正死死的盯着那钢架。

        我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明瑶说:“我做完饭的时候,这钢架上面,都是些烧柴过后的灰烬,厚厚的一堆,并没有扫除。可是现在,你看看——”

        经明瑶这么一指点,我再细细一看,然后现那钢架上面的灰烬已经几乎全没有了!

        “这……”

        “肯定有古怪。”明瑶快步走了过去,冲着灶台俯身一看,道:“这钢架上面有手印,下面有凉气。难不成是钢架底下——”说着便伸手去抓那添柴的钢架。

        我唯恐其中有危险,喊了声:“我来!”把明瑶扯到旁边,然后自己伸手去抓那钢架,略一用力,稍觉沉重,使劲之下,立时将那钢架给拉了起来,灰烬簌簌的落,下面竟露出一口黑漆漆的大洞来!

        “果然如此!”明瑶喜道:“这灶台地下是异五行埋下的暗道!”

        我赞道:“还真让你给找到了!”

        明瑶笑道:“不用说,薛清凌那个傻姑娘肯定是从这暗道里跑了。”

        我又惊又疑,道:“这么隐秘的暗道,她一个傻姑娘,居然也能找到。”

        明瑶说:“她肯定是给吓坏了,所以在屋子里乱扒,你看屋子里杯盘狼藉,桌椅乱倒的,所有的地方都被她翻了个遍。能找到这个密道,倒也不足为奇……”

        “嗯。”我应了一声,道:“这傻丫头是真傻,自己往这里面跑,就不怕遇着什么危险么。”

        明瑶笑道:“她最怕的可是打针。再说了,小孩子的心性,就是喜欢钻洞,看见下面有这么个密道,巴不得要钻进去看看……”

        “嗤……”

        我和明瑶正说话间,忽有一声轻响传来。

        我竟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循声望去——声音的源头是在朱汉尸体那边。

        但是,那边,除了朱汉的尸体之外,别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弘道哥,你怎么了?”明瑶见我猛然回头,动作古怪,神情诧异,便问我:“你看什么呢?”

        我道:“你刚才有没有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

        “奇怪的声音?”明瑶摇了摇头,道:“没有啊。”又说:“你听力远比我的要好,你如果听到什么声音了,多半是有的。”

        我又凝神去听,却什么声音都没了。

        我咽了口吐沫,道:“明瑶,刚才有一桩奇怪的事情,还没对你说呢。”

        明瑶道:“什么事情?”

        我道:“我刚才踢动尸体的时候,现那朱汉的身子还是软着的。”

        “啊?!”明瑶也吃了一惊,脸色顿变,她盯着朱汉的尸体,看了片刻,突然回头看我:“弘道哥,恐怕要大事不好了。”

        我不禁悚然,道:“怎么了?”

        明瑶道:“你想啊,土堂有嚣,木堂有梼杌,可火堂的圣兽,你见到了么?那又是什么?”

        我浑身一紧,道:“没有!”

        就在此时,“哒”的一声响,那朱汉的肚子上突然弹出了个拇指肚大小的红色小球,半空中凝住不动!

        我和明瑶愕然之际,那红色小球忽然亮了!

        就像是燃烧起来似的,竟亮起了一团火!

        “簌簌……”

        一阵轻微的振翅之音击打着空气,传进耳中,竟像是催命的诅咒一样,让我的心在瞬间绷紧!

        它在空中虽然凝立不动,但,一股致命的气息却向四面八方弥漫开来。

        那究竟是什么可怕的东西?

        我不禁看向明瑶——她远比我熟悉这世上的种种异兽、灵物。

        “那好像是萤火虫……”明瑶脸色煞白。

        我瞧着也像是萤火虫,可是哪有萤火虫是从人的肚子里钻出来的?!

        难道它就是火堂的圣兽?

        我捏着一枚铁钉,瞄准了方位,“嗖”的朝那萤火虫打去!

        正中!

        “呼!”

        铁钉在碰到萤火虫的瞬间,空中陡然腾起一阵璀璨的焰火!

        我惊愕的看见,铁钉在焰火起来的一刹那间变得异亮,而后消融!

        那萤火虫也随之不见!

        “哒!”

        又是一声轻响,朱汉的肚子里竟又弹出了一只!

        “哒、哒、哒!”

        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

        我看得呆了。

        “快跑啊!”明瑶抓住我,大声道:“进密道!”

        我这才晃过神来,翻身跳上灶台,一把将钢架揭开,道:“你先下去!”便把明瑶给推了进去。

        明瑶轻声落地,朝我喊道:“下面是实地,快下来吧!”

        见明瑶无事,我才稍稍放心,回头一看,见那些萤火虫的数量已经增加到了六只,开始低空盘旋,有几只绕着薛笙白的尸体转了转,随即飞起,在空中略一顿,然后便朝我这边过来。

        我急忙也纵身跳下,顺手又把钢架给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