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351章 千杀之地(三十五)

第351章 千杀之地(三十五)

        我有心留张元清一命,心中忽有了计较,连忙对许丹阳说道:“我们还要找倪家祁呢,倪家祁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但是只有张元清知道倪家祁的下落,所以现在还不能杀了他。E小说Ww『W.┡1XIAOSHUO.COM”

        许丹阳道:“倪家祁不是已经死了么?”

        我道:“十有**是没死的,谁也没有真正瞧见她死了。”

        “那又怎么样?”许丹阳冷冷道:“难道你以为张元清会说出他妹妹的下落么?”

        我愣了一下,崔胜培在地上笑道:“许总领还是很了解张元清的,他确实不会说,你打死他,他都不会说,我刚才已经验证过了。”

        “你闭嘴吧!”老二踢了他一脚,道:“都他娘的废了,还憋不住!”

        许丹阳道:“不留张元清的命,我们也找得到倪家祁,这天地虽然大,但是五大队想要找一个人,也不算什么难事。屠夫,你怎么想?”

        屠夫抬头看了许丹阳一眼,道:“我和许总领是同样的想法。”

        我不禁愣住,明瑶悄悄拉了拉我的衣角,让我不要再说话了。

        我突然明白了屠夫的处境,张元清捅下了这么大的篓子,屠夫脱不了干系,在擒拿张元清的过程中,屠夫、袁重山和陈弘生都出了大力,但屠夫是将功赎罪,袁重山则是局外人,陈弘生更是受害者,这两人立下大功,都要算到许丹阳的头上,一个是将功赎罪,却没有什么大功,一个是御下有方,大功在身,屠夫已经不敢再跟许丹阳有不同意见了。

        只听许丹阳笑道:“屠老大,不如就由你亲自动手,杀了这个罪魁祸吧。”

        屠夫浑身一颤,我也愕然的看向许丹阳,见许丹阳正意味深长的盯着屠夫。

        “嘿嘿……”张元清忽然开口了,他笑了两声,喘了一大口气,然后声若游丝,道:“许丹阳,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自从你中了冥约以后,不但变得胆小,也变得残暴了。你明明知道屠老大跟我是好友,你偏偏让他动手杀我,你这样刻薄寡毒,是活不长的,咳咳……”

        许丹阳脸颊一抽,尖声骂道:“你才活不长!你现在就该死了!屠夫,你动不动手?!”

        许丹阳恼怒之下,连“屠老大”都不叫了。

        屠夫紧紧的咬住嘴唇,片刻之后,道:“许总领,我的胳膊断了一条,成了个废人,现在也没力气杀人啊。”

        “你不是还有一只手!”许丹阳道:“怎么,你还想包庇他?!”

        “唉……”

        忽然有一声叹息远远传来,众人都吃了一惊,循声看时,只见一团大红的影子正以极快的度飘进林子里来,眨眼间便到我们跟前。

        这是一个浑身穿着大红棉袄的老婆子!

        身形佝偻,面若橘皮,花白的头十分稀疏,她那皮包骨头状若鸡爪的手里,拄着一根歪三拐四的木杖,看上去弱不禁风,随时都像是要摔倒一样,但一双眯成线的眼睛里,却迸射出极为惊人的亮光来!

        我们都不认得这个老婆子是谁,但是只瞧她刚才进林子的身法,便知道这是一个绝顶高手!

        张元清瞧见她,精神稍稍一震,道:“是您老人家来了,好,咳咳……”

        那老太婆道:“你还没死吧?”

        张元清勉强一笑,道:“实在是惭愧,虽然没死,不过也快了。”

        那老太婆道:“我早就说过,你的本事虽然不错,但是这世上比你厉害的人多了去了,你偏偏不听,瞧瞧,伤成啥样子了?”

        张元清道:“我母亲就拜托您了,唔——”

        张元清正说话间,那老婆子忽然屈指一弹,一道灰光闪过,射入了张元清的口中,张元清喉咙一动,也不问是什么东西,便吞咽了下去,然后道:“多谢婆婆了。”

        那老太婆道:“你都快死的人了,就存一口气,闭上那只没瞎的眼睛,少说话吧。”

        张元清当即闭上了眼睛,不再吭声。

        许丹阳警惕的看着那老婆子,道:“请问老前辈怎么称呼?”

        那老婆子连看都不看许丹阳。

        明瑶在旁边低声对我说道:“这老太太肯定是当年把倪裳练成活尸又让张樵夫娶了倪裳的那个人。”

        “小丫头还真聪明。”那老婆子听见了,回头看了明瑶一眼,裂开嘴笑了笑,嘴里已经见不到牙了。她问明瑶道:“你是蒋家的人吧?”

        明瑶愣了一下,道:“前辈是怎么知道的?”

        那老婆子道:“看你的眉眼,有几分跟蒋赫地那小子很像啊。那小子的本事不算特别高,但是人长得周正。”

        明瑶道:“是的,前辈说的没错,蒋赫地是我爹。”

        我不禁暗暗称奇,这老婆子叫蒋赫地“小子”,足见江湖辈分很高,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来历。

        但她既然来此露面,那必定是为了倪裳和张元清,我刚才看她的身法,已知道在场所有人中,除了我之外,无人是她的对手!她当年能把倪裳练成活尸,必然也精通奇术,只要我不跟她斗,张元清的命应该可以保得住了。

        只见那老婆子又瞥向袁重山,道:“听说袁洪荒那老东西还活着,又重出江湖,回去袁家掌门了?”

        袁重山愣了愣,然后道:“是的。”

        那老婆子道:“嗯,袁重渡早就该死了,袁洪荒是个糊涂蛋,只有你,倒算是个老实人。”

        袁重山尴尬的一笑,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那老婆子缓缓扭过头来,朝我微微一笑,我便也冲她笑了笑,却不提防那老婆子忽然提起拐杖,斜向上一挑,杖头立时便到了我的下颌,我大吃一惊,把脑袋一仰,同时身急往后退,那老婆子却欺身又进,身法灵动奇诡,快的惊人,她招招抢攻,连打了十几杖,杖杖毒辣怪异,刹那间便攻了我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

        直到十几招过后,我才渐渐稳住,片刻后,又转守为攻,瞧着破绽,抢入那“呼呼”的杖风中,躲过她一击,“嗖”的伸出手来,只一抓,便扯住了杖身,怒问那老婆子道:“你干什么打我?!”

        那老婆子双手捧杖,腕子急转,那拐杖陀螺似的一旋,我只觉掌心中一震,便撒了手,那老婆子笑嘻嘻的把拐杖往地上一拄,道:“天默老儿生的好孙子啊!小小的年纪,就有这么大的能耐,嘿嘿……”

        我怔住道:“你怎么也认得我?”

        那老太婆道:“只要不瞎,就能瞧得出你的身法是六相全功,你长得又像曾天养家的那厉害闺女,是她生的吧?我向来瞧不惯那闺女的厉害劲儿,所以来试试看你的本事怎么样。”

        我这才知道,原来她并无恶意,只是在试探我的本事。怪不得明瑶在旁微笑着,不动声色。

        许丹阳的脸色却越的难看了,因为刚才一动手,那老婆子有多厉害,众人便都瞧出来了。

        老二忍不住问道:“老大娘,你到底是啥人物,咋谁你都认识?”

        那老婆子道:“好多年前,老身在嵩山论道时,也曾挫败天下间的无数高手,这世上,成名的英雄好汉,我哪个不认识?不过也真是后生可畏啊,想当年,江湖上称老身是五行六极之下第一人,今天,倒让一个毛头小子抓住了我的拐杖,唉,老了啊……”

        众人听见这话,无不震惊,这样一个枯瘦难看的老太婆,居然是五行六极之下的第一人!

        那是比袁洪荒还要厉害的绝顶高手啊。

        难怪她如此厉害!

        明瑶在旁边扯着我的手,低声笑道:“弘道哥,你现在可是五行六极之下的第一人了!”

        我心中也十分欢喜,但口中说道:“天底下卧虎藏龙,不知道还有多少高手呢。”

        “五行六极之下第一人……”许丹阳忽然失声道:“你是不是云梦山的六阴教主?!”

        “呵呵……”那老婆子嘿然一笑,道:“难为你还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

        许丹阳道:“我当然知道。”

        那老婆子道:“你们五大队原本也打算剿灭掉六阴教的吧,嘿嘿……可惜啊,六阴教在你们来剿之前,就被老身先行解散了,以后也没有六阴教主这个称谓了。不过,如此一来,老身倒也落得自在,我老太婆独身一人,也不怕谁,看谁不顺眼了,便动手打死。倪裳是我的弟子,张元清也得我教诲过,许丹阳,你想杀人,不防自己动手,怎么老逼着人家呢?”

        六阴教主这话看似是随意一说,但是在场的人都听得出来,她是在威胁许丹阳。

        她独身一人,毫无牵挂,本事又高,谁对她不好了,她便动手杀了谁,也不怕有人来找她的麻烦,更不怕报复,只要不得罪五行六极,谁又能奈何得了她?

        许丹阳脸色白,却仍不死心,道:“教主的意思是?”

        那六阴教主道:“我的意思多清楚,还需要再说一遍么?倪裳我要带走,张元清,我也得带走。许丹阳,你给不给老身这个面子?”

        许丹阳道:“你这是为难我。”

        六阴教主裂开嘴笑了,道:“我就是在为难你,你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