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367章 武极圣人(四)

第367章 武极圣人(四)

        我对李云霞说道:“废了你的道行,你就平平凡凡做人吧。』E小┡说Ww┡W.』1XIAOSHUO.COM”

        “陈弘道休要猖狂,我们兄弟来了!”忽然有三人冲了上来,说话很冲,但是却面带笑容,其余众贼则纷纷后退,我正诧异间,听见有人嚷道:“笑医门崔国手三兄弟上了,大家伙快后退啊,不要误中了毒!”

        我这才想起来,其实先前也听见这几人说话,知道是笑医门的人,却不知道这三人也姓崔,又是三兄弟,更不知道跟崔胜培是什么关系。

        眼见三人围上来,我喝了一声:“崔胜培人不是我杀的,道行确实是我废的,但是我废掉他道行也是因为他多行不义,想要害我,他是咎由自取!”

        “我们看你是仗势欺人!”崔氏三兄弟齐喝一声,跳将上来,分列三处,互为犄角之势,将我围在垓心,道:“崔心岩、崔心木、崔心源前来讨教讨教,什么叫做咎由自取?!”

        我看见他们每个人身上穿的衣服都是衣襟衣袋众多,腰间也系的有皮囊,知道那里面藏得都是药物,而且多半都可能是毒药,便说道:“毒药无情,功法无眼,三位要是识时务,明是非,就该退下,要是稍后打起来,我误伤三位,可就不好看了!”

        “嘿嘿嘿……这小子当真是狂妄啊!”笑医门的人,果然不愧一个“笑”字,即便是在盛怒之中,仍然忍不住笑。

        话音落时,站在我面前的崔心木把袖子抬起来,“嗤”的一声响,早有一股绿雾腾散出来,我不待其近身,反手一掌挥出去,太虚掌力横扫六尺有余,那些绿雾倒卷回去,崔心木吃了一惊,急往后退!

        我赶上一步,又是一掌打出去,站在我左侧的崔心岩见状,双手乱挥,掌中“嗖”、“嗖”、“嗖”的尽是鹅卵石大小的药丹飞出,集中朝我掷来!

        我听得风声,也不管不顾,仍旧去追击崔心木。

        崔心木退的急,正需呼吸提气用力,那绿雾被我两掌催,径直卷入崔心木的口鼻之中,崔心木大咳一声,脸色顿变,倒坐于地,伸手自封了穴道,又慌忙取药喂食。

        直到此时,崔心岩的那些毒丹才开始临头,我抬手往上,使出六相全功心相中的“空摄功”来,一股绵绵真气从掌中、指上十一处穴道蒸腾出来,全凭心念摄控,将那些毒丹凭空托举,只在掌上一尺高的地方,滴溜溜的悬空转动,并不落下。

        那崔心岩吃了一惊,我扭头冲他说道:“你的药还还给你!”

        掌心变换,穴中真气激荡,那些毒丹全都朝着崔心岩飞了回去!

        这些毒丹都是笑医门特制的,外表如同石头,但假以时间,临敌之际便会爆裂,其中藏着的毒药便会散落。

        我先前中了一枚毒丹,若不是“锁鼻功”施展的快,就要倒了大霉!

        那枚毒丹定然还是这崔心岩暗中偷袭我弄出来的,因此我心中恼恨他,便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暗中用了巧劲,用真气包裹着着那些毒丹,让它们到我身边的时候不至于爆裂,送回到崔心岩身边的时候,立即爆裂开来!

        崔心岩急忙要躲,但正是自作孽不可活,他自己弄得毒丹太多,爆射开来以后,半空中,那些毒药粉尘铺天盖地,“簌簌”的落,众贼大呼小叫的跑,饶是如此,也有几人中毒倒地,那崔心岩当其中,被落了个满身,跑了两步,立时摔倒,哆嗦着手,忙塞了些药丸到自己口中,再也不动了。

        就在此事,我耳听得身后风声有异,似是有道利箭窜至颈下,我把身子一闪,却是道黑水柱****过去,不用想,我便知道是那崔心源弄的手段。

        那毒水没射到我身上半点,去势不衰,继续往前走,却也是天意如此,避无可避——那崔心木正盘膝坐地运功驱毒,似乎是正好完事,刚要起身,崔心源的毒水便射了过去,不偏不倚,糊了崔心木满脸!

        崔心木惨叫一声,双手捧着脸,满地打滚嘶吼,只听得“嗤嗤”乱响,乌烟瘴气从崔心木双手指缝中散出来,阵阵焦臭味扑鼻而来!

        “二哥!”

        那崔心源慌忙扑了上去,去拽崔心木的双手,叫道:“不要用手摸脸!你快放开手,我给你上药!”

        崔心木疼的精神错乱,心智失常,哪里还知道拉他的人是崔心源,手放下来,袖子里的绿雾“腾”的就喷了出来,也喷了崔心源满脸。

        崔心源往后一坐,脸色瞬间便如死灰,他一手扼住喉咙,“嗬嗬”的乱叫,另一只手在空中乱抓,恍若失明。

        只是片刻功夫,崔心木和崔心源便都僵住了,一动不动。

        我呆了一呆,实在没料到笑医门的毒竟然如此厉害!

        忽然听众贼中有人低声说道:“听说笑医门崔家三兄弟各有所长,每人所制之毒,只有自己能解,解药也只放在自己身上,这下看来,崔心源和崔心木是死定了……那崔心岩身上落了那么多毒粉,纵然是能吃上解药,恐怕以后也是个废人……”

        我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也熄了许多斗争之意,我环顾了一圈众贼,道:“你们还要再打么?”

        众贼蠢蠢欲动,却不是要上来打斗,而是想往后退却。

        那祁门老三大喝道:“大家不要怕,陈弘道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刚才跟几大高手接连苦战,他已经后继乏力,他不敢再打了!谁这时候上,就能得到擒杀武极圣人的名头!”

        众贼听了,面面相觑,仍然无人上前。

        我冷笑道:“来来,祁门老三,你来,我让你拿下这个名头!”

        祁门老三道:“杀鸡焉用宰牛刀?要是你爷爷在这里,自然是我出手!至于你,哼哼!”

        我正要上前,去抢攻这个罪魁祸,忽然有一个圆脸汉子越众而出,指着我,喝道:“好你个陈弘道!你辣手杀了崔家三兄弟,我们绝不会与你干休!”

        我愕然道:“明明是他们自己打了自己人,你们明明白白看着,难道也要赖在我身上?”

        那圆脸汉子道:“要不是你躲开那毒水,他们怎么能自己误伤自己人?”

        我本来心想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还有些愧疚,但是听了这话,不禁大怒,冷笑道:“依你来说,他用毒水射我,我就该站着不动,他用毒丹投我,我就该被那些毒粉撒中,他用毒雾喷我,我就该吸进肺腑里去,是这意思么?”

        那圆脸汉子“哼”了一声,道:“你再狡辩也难逃公道!敢跟我斗一斗么!?”

        我道:“你听了祁门老三的煽动,就真以为我是强弩之末,来占现成的便宜?”

        “放屁!”那圆脸汉子骂道:“老子我是跟你有仇,所以要来拿你出气!”

        我道:“我不认识你,跟你能有什么仇?”

        那圆脸汉子道:“曾子仲你认识吧?”

        我稍稍一愣,怎么跟我二舅扯上关系了?

        只听那圆脸汉子继续说道:“曾子仲的房子多,我房子少,我儿子多,便跟他借了一处屋子,让我儿子住,原本说好了十年还他。过了十年,他也没说要,我便以为他不要了,没想到十一年头上,他来说让我还他房子,真是岂有此理?!我儿子都住习惯了,那屋子也是我儿子天天在打扫清理,连房子上落了的瓦片也是我儿子搭上去的,大家伙说我凭什么还他?!他的房子比我多,就不应该要!”

        我听得愣了半天,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圆脸汉子指着我道:“你喊曾子仲喊舅舅的吧?老话说的好,外甥似舅舅!曾子仲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曾子仲跟我有仇,那便是你也跟我有仇!我就是来找你寻仇的!”

        我摇了摇头,道:“我有件事情实在是很奇怪,很想问问你。”

        那圆脸汉子道:“你要问我什么?”

        我道:“像你这样不要脸的人,是怎么活这么大岁数的?还有,你生的几个儿子也都跟你一样不要脸么?”

        “你——”那圆脸汉子大怒,还要继续辩解,祁门老三叫道:“陈弘道是想拖延时间,不要上了他的当!赶紧打,累死他!”

        “还真是的!”那圆脸汉子瞪我一眼,道:“要不是祖爷提醒,老子差点上了你的当!”

        我对此人已经极为不屑,道:“就算你想跟我打,我也不想跟无名之辈动手,这附近毕竟没有洗手的地方。”

        那圆脸汉子顿时涨红了脸,喝道:“孤陋寡闻的狂妄后生,说出老子的名字来,谅你也不知道!老子便是玄门中大名鼎鼎的‘火德星君’宗奎!”

        我“啐”了一口,道:“真是不要脸,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自己说自己‘大名鼎鼎’的。”

        忽然又走上来了四个人,道:“宗星君,我们大力门的人也来助你一臂之力!”

        我心中冷笑,道:“好哇,真的都当我是强弩之末了,要占现成便宜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