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388章 送子娘娘(十五)

第388章 送子娘娘(十五)

        陈根楼已经无法说出话来,哪里能回答?

        那小女孩儿问简兰芬,道:“师娘,师父他是怎么了?”

        简兰芬忍不住回头道:“陈根楼,你能不能硬气一些,不要吭声!”

        老二在旁说道:“你这女人也太狠心了,你就没瞅见你男人疼的脖子上的青筋都快变成虫钻出来了吗?你再瞅瞅他的眼珠子,都快冒出来了!你还叫他忍着,你试试你能不能忍?!”

        简兰芬道:“陈弘道,你放了他吧,折磨人,不是侠义行径。E小说WwㄟW.%1XIAOSHUO.COM”

        我心中暗忖道:“放不放人,是你说了算。”嘴上却道:“不问出话来,我是不会放人的,我又不愿意折磨女的,只好折磨他了。”

        “师娘!”王麒叫道:“您就说了吧!”

        “是啊,师娘!”高全也道:“又不是什么说不出口的事!”

        金科道:“师娘,师父他可是在替您受罪啊!”

        刘双道:“师娘,师父怕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没事……”陈根楼这回是真的气若游丝,勉强挤出来一句话,道:“我不说,我,我能,撑住……”

        “好了!好了!”简兰芬泪流满脸,叫道:“陈弘道,你放了他!我说!你问什么我都说了!”

        我心中大喜,正要放手,那陈根楼却又说道:“兰芬,你要是不原谅我,他就是放了我,也还是难受,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简兰芬一怔。

        我心领神会,道:“好!那我就破个杀人的例,成全了你!”

        我把手掌抬起来,猛然朝着陈根楼的天灵盖拍下,都碰到陈根楼的头了,简兰芬急道:“不要!”

        我忙收住势,差点真的把陈根楼拍死,要是真打死他了,那我们俩得多冤枉。

        我目视简兰芬,道:“你又要怎么样?”

        简兰芬道:“你不能杀他!”

        我道:“他自己想死,又不是我非要杀他。”

        简兰芬道:“他现在不想死了!”

        我道:“他想不想死,你怎么知道?”

        简兰芬道:“我让他死,他就得死,我让他不死,他就不能死!这世上,除了我,谁也不能杀他!”

        我愕然道:“你,你这也太霸道了吧?”

        简兰芬道:“陈根楼,你敢说不是吗?”

        “是,是。”陈根楼弱声弱气道:“兰芬,你,你原谅了我吗?”

        简兰芬“哼”了一声,道:“今天不是看在你快被人打死的份上,我原谅不了你!”

        陈根楼大喜,慌忙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拖着两根脱臼的胳膊,就跑到了简兰芬身边,道:“兰芬,我终于等到这天了!”说的老泪纵横。

        “你起开!”简兰芬道:“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好哭的?!看看你的样子,拖着两条胳膊,跟斗败的公鸡似的,简家的威风,都被你给丢尽了!”

        陈根楼赔笑道:“在武极圣人跟前,我也不用耍什么威风了。陈少族长,您点穴的手法太过高明,在下解不开,能不能高抬贵手?”

        我心中暗忖道:“陈根楼不似坏人,他们夫妻师徒也不是我的对手,就算是解了简兰芬的穴道,也没什么。”

        于是我道:“好。”

        走上前去,我伸手解了简兰芬的穴道,又把金科、王麒、高全、刘双、卢巧、苗珍也都放了。

        陈根楼道:“多谢少族长!”

        我道:“我瞧得出来,你们也都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只是做的这些事情实在叫人无法理解,今夜一战,碍于公理,迫不得已,多有得罪了。”

        “不敢当。”陈根楼扶着简兰芬起来,道:“我们夫妻师徒装神弄鬼,难入少族长的法眼,见笑了。还要感谢少族长手下留情,没有伤着我们。”

        简兰芬怒道:“陈根楼,他方才那般折磨你,也算手下留情?!这情,我可不领!就算是打不过他,死就一起死了,还要阿谀奉承,我做不到!”

        陈根楼忙道:“你别生气,刚才是少族长故意那般折磨我的。”

        简兰芬愕然道:“故意的?”

        “是啊。”陈根楼道:“少族长是为了试试咱们夫妻是否还是一心。”

        “我大哥可是从来都心善,刚才明显是装出来的嘛。”老二道:“如果你对陈根楼不管不问,我大哥仍然会拿你们当赖人,你以为他会就这么快饶了你们?刚才那一番折磨下来,嗯,也算是夫妻有情,师徒有义,所以我大哥才觉得你们不是那啥大奸大恶之人,所以才解了你们的穴道。但是,千万别会错了我大哥的意思,虽然我大哥现在解了你们的穴道,可不是说你们偷盗孩子的事情就一了百了,现在还得说明白,到底为啥偷那些孩子!”

        老二把我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我不禁点头道:“是的。”

        陈根楼感激的看了我一眼,又对简兰芬说道:“兰芬,事到如今,咱们俩都已经和好了,那些前尘旧事,也没必要瞒着了,对吧?”

        简兰芬叹息一声,道:“我刚才已经说了要告诉他原委,自然不会不算数。”

        陈根楼道:“你先歇一歇,我来说吧。”

        简兰芬“嗯”了一声,道:“你来说那是最好。”

        陈根楼吩咐王麒、高全等人,道:“你们去取些蒲团出来。”

        “是。”王麒、高全等人都进大殿里去了。

        少顷,王麒等人拿出蒲团来,在殿前铺下,陈根楼道:“少族长请坐。”又让老二也过来坐下来,他和简兰芬也陪坐在旁边,简兰芬一手搂着那“善财童子”,一手搂着那“龙女”,脸上神色越的温和。

        王麒、高全、金科、刘双、卢巧、苗珍则站在陈根楼、简兰芬的身后。

        陈根楼开口说道:“想必少族长也知道了,在下的师父便是漳州偶王简松年,我这爱妻本来是我的师妹,而且是我恩师唯一的女儿。我恩师是到四十多岁的时候,才得了女儿,因此十分宠爱,是不愿意把女儿嫁出去的。”

        老二道:“所以你是倒插门的女婿?”

        “是的。”陈根楼倒也不避讳,点点头,道:“我无父无母,原本是个孤儿,蒙我恩师不弃,收做学徒,供我衣食,教我本事,本来就已经是我的再生父母了,即便不招赘我做婿,我也是愿意侍奉他老人家终老的。两位仁兄也能瞧得出来,我相貌平平,才具一般,我师妹却是天仙一样的人物,无论是相貌还是才情,无不胜我十倍,我原本不敢做任何奢望的,是我师父太看得起我,也是我师妹不嫌弃我,这才叫我占了天大的便宜,娶了这样好的妻子。”

        老二忍不住又说道:“你相貌确实不咋出众,比起我们哥俩是有一定差距的,但是,本事可不低。咱老二虽然不如老大厉害,眼力劲儿还是有的,你的本事比你媳妇儿高得多,所以就别说才情上不如她了。还有,你媳妇的样子,勉强算是中上等,跟我媳妇差不多,比我嫂子差得远,咋就天仙了?再有,你陈根楼其实有一样本事是天下无敌的,那就是脾气!你的脾气实在是天下第一好!就你这媳妇儿,也不是他爹非要把她嫁给你,我看他爹是太清楚自己的闺女是啥样的人了,就那臭脾气,除了你,谁敢娶她?”

        我觉得老二说的有道理,笑而不语,陈根楼却是吓了一跳,连忙道:“这位老兄你可是想错了,在我眼中,我妻子就是天仙一样的人物,再没有谁比她生的好看,她的脾气也不坏,是我对付不住她罢了。”

        “你可拉倒吧!”老二道:“你也就是天天跟着你师父混,只知道演傀儡戏,练傀儡术,没咋见过世面,我可告诉你,好女人多了去!”

        “我——”陈根楼还要说话,简兰芬突然开口,打断了陈根楼的话,道:“师兄你也不必替我遮掩了,他说的不错,天底下能受得了我这秉性的人,除了你,再也没有第二个了,我爹把我嫁给你,确实也是为此。从小到大,都是你由着我欺负你,从来不生气,即便是我弃你而去了,你还让王麒、高全、金科、刘双、卢巧、苗珍跟着我,表面上说是不要这些弟子了,其实是为了让他们保护我。”

        刘双忍不住说道:“师娘,恐怕您还不知道,就是师父他,也一直在撂儿洼住,守着您的。”

        简兰芬吃了一惊,道:“当真?”

        王麒道:“弟子怎敢欺骗师娘?只是之前师娘心结还一直没有打开,弟子们不敢说出来。师父他就在撂儿洼住,所以这次师娘有难,不,是师娘跟陈少族长起了误会,师父他才能及时赶到。”

        简兰芬目视陈根楼道:“你在撂儿洼,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跟人起了冲突?”

        陈根楼道:“说了你不要生气。是王麒他们,每天晚上得了你的任务,下山以后都会向我报告你的近况。今天夜里,我左等右等,没见到弟子里面有人下山,便猜测山上可能是出了事。所以,我便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