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399章 河隐医魂(一)

第399章 河隐医魂(一)

        老二拖着孙子都的尸体,丢进木屋里,然后点了一把火。E    ┡  小说Ww  W.Δ1XIAOSHUO.COM那屋子内外都是易燃物,火势瞬间大起,烈烈的响。

        一股焦臭的味儿冲天而起,都是黄鼠狼干尸和皮毛被烧的味道。

        白额黄鼠狼和黑爪黄鼠狼此刻都安静下来,痴呆似的望着那漫天大火。

        火光中,一股怪风“呼呼”盘旋而起,风里都是呜呜咽咽的声音,像是野兽在低声吼叫,又像是有许多人在啜泣。

        老二耸了耸身子,道:“哥,咱们走吧?”

        我道:“再等会儿吧,等到火全熄了,把火苗都灭了,咱们再走。”

        老二道:“好吧。”

        眼看着直到火海烧成一片白地,我和老二四处检查了,没有火头留下,这才放心。

        我对那两只黄鼠狼说道:“你们的仇也报了,我放了你们去,以后安安生生的吧,不许害人,也别叫人害了。知道你们听不懂我的话,但是希望能明白我的意思。”

        两只黄鼠狼落在地上,一起匍匐着朝我拜了拜,然后叫了一声,转身跑开几步,又回头看我,再叫几声,我醒悟道:“它们是要带咱们原路回去。”

        老二道:“还算它们是有点良心。”

        两只黄鼠狼在前面引路,我和老二跟着它们走出了那片林子,又回到了当初笼火的地方,那两只黄鼠狼这才转身离开,很快便隐没在林中。

        此时天色大亮,一夜又过去了。

        老二说累了,我们便找了个干净地方坐下,先吃了些东西,老二又歪着睡了半晌,然后才继续赶路。

        这一路上也没有什么事情,风平浪静,走走玩玩,直到黄河岸边,花园口附近,那是郑州地界了。

        眼看天色又黑,老二贪慕黄河边上凉快,看着水又眼馋,说道:“哥,上一次,咱们在山东的时候,和嫂子一起,抓了鱼烤着吃,美的不得了!这次到黄河边上了,那可是有正宗的黄河大鲤鱼啊,不如咱们再逮上来几条,还烤了吃吧?”

        我道:“那你准备睡哪儿?”

        老二道:“就这河边上就管睡,夜里风一吹,凉快死了!”

        我道:“你说行就行。”

        老二道:“就是上次吃鱼,碰见了刀族那伙赖种,这次,可别再遇上啥倒霉事了。”

        我道:“要是遇上,也是你这乌鸦嘴给咒的。我已经现了,只要是你一开乌鸦嘴,必定有倒霉事临头。”

        “呸呸呸!”老二道:“别提了,这名声加枉到我头上,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找柴禾笼火,你去抓鱼吧。”

        我脱了衣服,跳进河里,仗着水性精熟,又有夜眼,觅着鲤鱼,用掌击水,都给震死,倒是真捉了几尾大的丢上岸来。

        老二在岸边已经笼起火来。

        我用刀给鲤鱼开剥了,去了内脏尿泡,挖了苦腮,又刮了几根干净木棍,在河水里涮了涮,把鱼串起来,架在火上开烤。

        老二一边翻,一边说:“还是嫂子在了好,她能弄来佐料。”

        我望了望,见有灯光的人家距离我和老二的所在,差不多都有四五里地开外,便道:“四五里外有人家,要不你在这里等我,我也去讨要点。”

        老二连忙道:“不用,不用。其实啊,这种纯天然的烤法,不能加佐料,得是原汁原味。”

        我知道老二是不敢一个人留在这里,便笑道:“好吧。”

        老二道:“其实,不用找,咱们自己也能弄佐料。”

        我道:“怎么弄。”

        老二道:“撒泡尿上去,就有咸味儿了。”

        我顿感一阵恶心,骂道:“滚蛋!”

        老二“嘿嘿”笑道:“你别嫌弃嘛,听说喝尿还能长寿哩。”

        我道:“那我以后都给你存着,供应你喝到两百岁。”

        老二撇了撇嘴,道:“你恶心起来,比我还恶心。”

        不一时,鱼烤熟了,香味四溢,取下来,吹得稍微凉些,就可以吃了。

        虽然说没有佐料,但是鲜味和香味还是十分浓郁,黄河大鲤鱼,名不虚传。

        黄河边上沙滩多,吃饱以后,找了片干净的沙地,我和老二仰面躺下,听着河水响,又有风吹着,四周静谧,偶有虫鸣,月色如洗,繁星点点,心中不觉也顿生感慨。

        老二道:“哥啊,你说人这一辈子,吃了睡,睡了吃,早晚图一死,活着究竟是为了啥?”

        我道:“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就像这夏天的蝉,入秋即死,它们不知道冬天是什么,跟咱们不知道生的尽头是什么一样,所以总要活着,去找找答案。没活到头就死了,稀里糊涂,不明不白,大是遗憾。”

        老二“嗯”了一声,道:“有点道理。不过,就像咱爷,活了那么一大把年纪了,眼瞅着奔九十了吧,也不一定就弄明白了,人活着究竟是为了啥。”

        我笑道:“所以,咱爷还且得活呢。”

        正说话间,河水里突然一声轻响,我和老二都抬起头去看,只见水上漂着一口酒瓮似的东西,浮浮沉沉。

        老二喜道:“哥,传说黄河底下埋着大宝藏,这是不是装金银的罐子浮上来了?”

        我瞥了两眼,道:“不大像。这罐子看着也不沉重。”

        老二道:“我去瞅瞅。”

        说着,老二便爬起来,往水边跑去。

        我心中不安,道:“你别乱碰东西,河里漂上来的,不知道干不干净!”

        “哪儿有恁多事儿!”老二趟着水去够那罐子,我也连忙跳起来,道:“你回来,让我来拿。”

        “不用,我够着了!”老二走到水没膝盖处的时候,便伸手抓住了那罐子,捧起来,伸头一看,失望道:“是空的。”

        我走到岸边,道:“那你扔了吧。不定是谁家腌菜用过的,丢了。”

        老二说:“我再摸摸吧。”便伸手往罐子里掏摸去,右手刚伸下去,他的脸色就变了。

        我也陡觉一阵不安,连忙喝道:“别乱摸,快扔了!”

        老二哆嗦了一下,道:“这罐子里面可真他娘的凉啊!”说着,就要扔,但是却不见扔,只见他的胳膊使劲一抻,可手仍然在罐子里,那罐子也没有被扔出去。

        我喝道:“你搞什么鬼呢?!”

        “不是我捣鬼……”老二的脸色煞白,说着话,急往岸上走来,道:“这罐子里有股吸劲儿,我的手拔不出来了!哎哟——”

        刚走了两步,也不知道是脚下打滑,还是怎么的,老二的身子忽然一歪,“噗通”一声,就栽到了水里,那罐子也猛然沉落,且拖着老二,潜向水下而去。

        我大吃一惊,纵身跳了过去,落水处,一把抓住老二,便往水面上拉。

        但觉另有一股大力正拖着老二往水下去。我情知不妙,必定是那罐子有古怪,便也沉下水,看见了那罐子,掌中蓄力,朝它打去,水下“嘭”的一掌,浪花四起,那罐子竟然没有烂掉!

        我惊骇之余,也无暇多想,又奋起一掌打上去,那罐子才裂开口,慢慢的碎了。

        那股拖着老二向下的大力也消失了。

        我把老二从水里弄到岸上,他连着吐了好几口水,才悠悠醒来。

        我没好气道:“说了别碰,让你手快!这喝了点黄河水,痛快了吧?”

        老二有气无力,道:“哥,我现你才是乌鸦嘴……”

        我道:“怎么样,有事儿没有?”

        老二摇摇头,道:“没有事儿,就是呛了几口水。现在约摸着头有点沉,脑子有点晕。”

        我道:“走吧,去火堆旁边,把你衣服都脱了,烤烤吧。”

        老二被我拖着,到了火边,脱了个精光,烘干衣服。

        我寻思着那个罐子,越想越觉得古怪。到底是什么来路?

        老二也说道:“刚才那罐子究竟是啥他娘的鬼东西,里面空空的,一根毛都没有,可偏偏还凉的像块冰!最怪的是,里头还有股吸劲儿,拽着我往下沉,想他娘的淹死我哩!”

        我道:“我都说了怕是不干净的东西,让你别碰,你偏偏去碰!”

        老二道:“所以才说你是乌鸦嘴。”

        我正想骂他,突然间,嗅到老二身上有股怪味,不禁起疑,又嗅了几口,顿时辨认出来,那是药草的味儿,便问道:“老二,你身上怎么有股草药味儿?”

        “啊?”老二一愣,道:“胡说吧,我身上咋会有草药味?”他自己左右嗅了嗅,道:“没有啊。”

        我又嗅了几口,确定是有的,仔细辨了辨,道:“你把你的右手伸出来。”

        老二把右手伸出来,我没有凑近,便嗅到药味儿浓郁,道:“你自己闻闻吧。”

        老二把手凑到鼻子下面一嗅,吃了一惊,道:“真有!这是为啥?”

        我想了想,道:“难道刚才那个罐子是熬药的罐子?”

        老二又嗅了嗅自己的手,然后在火上烤烤,再闻闻,仍旧是有,不禁忧心忡忡道:“哥,这味儿好像去不掉,会不会有事啊?”

        我摇了摇头,道:“那罐子古怪的厉害,我也说不准,咱们睡一觉,赶紧还是回家去吧。”

        “好。”老二道:“真他娘的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