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406章 河隐医魂(八)

第406章 河隐医魂(八)

        牛怀德冲牛升涂大叫喊道:“是你害死了别人,你去死是应该的,不该拉上我!”

        刘胜也道:“是!是啊!跟我有什么相干啊!我更是无辜的!”

        “是谁害死了人啊?”一人推门而入,走了进来,环顾众人,道:“敢在牛医生这里害人,可真是作死。ΔΔ『E小『Ω  ┡说Ww  W.1XIAOSHUO.COM我的手下可都在外面等着抓人呢。”

        “佘所长!”刘胜拉着那人的胳膊,道:“是牛医生给我们下毒了!他要害死我们啊!你快让他给我们开药解毒啊!”

        佘所长一愣,看向牛升涂,道:“牛医生下毒害人?开什么玩笑!”

        “不是玩笑。”牛升涂道:“那是在几十年前,我改了方子,把治病的良药变成了害人的毒药,治死了那个病人,那个病人的家人来我师父的医馆里闹,我师父自然不信自己的药会治死人,可查了方子,确实不对,我师父问我是不是我改了方子,我矢口否认,那笔迹模仿的像极了,连我师父都怀疑是自己开错了方子,最终逼得他跳黄河自杀谢罪,方才了事,那医馆也黄了。后来,我混得风生水起,出人头地,终究是踩着我那师父的尸体,取而代之,成了远近闻名的一代名医。”

        “真毒啊!”老二指着牛升涂,骂道:“你这样欺师灭祖,惨无人伦,害老欺幼,欺世盗名啊你!该死!真是该死!”

        “咳咳……”佘所长瞥了我和老二一眼,对那牛升涂说道:“牛医生,你是不是喝酒喝多了?怎么大白天说起胡话来?”

        “我没有喝酒。”牛升涂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佘所长,你也该收手了。”

        佘所长笑道:“我看你真是喝多了——怀德,你快扶你父亲回去睡一觉吧。”

        牛怀德急道:“他给我们下毒了!睡什么睡?!”

        “做恶事的时候,就该想到有吃恶果的这一天。”牛升涂自顾自的说道:“我名利双收时,去见神断陈汉生,陈汉生说我‘以命换名,以血谋利,终究会以命换命,血债血偿’,我当时愤恨,以为他咒我,所以丢了毒药给陈弘德,没想到陈弘德命大,逃过一劫,更没想到,这二十来年后,夜过黄河,竟然人鬼同仇,一起来寻我报复了。这是我该得的报应。”

        牛怀德道:“父亲,你以前不是不信这些的吗?怎么临到老变得神神道道!我偏偏不信这个邪!”

        牛升涂道:“冥冥之中的定数,由不得你我信还是不信。你以为我们父子为什么无缘无故会出疹子?”

        牛怀德道:“为什么?”

        “是陈弘德啊。”牛升涂指着老二,道:“昨天夜里,他来看病,你给他拿的药,你给他倒的水,他喝了却没有咽下去,而是吐了出来,吐到了我的脸上,你又给我擦,沾到了你的身上,所以是他吐出来的东西让你我害了病,又传上了刘胜。”

        牛怀德道:“那是我拿的药,我倒的水,怎么可能有问题?”

        牛升涂道:“他吐出来的水是在黄河被淹的时候喝下去没吐干净的水。是我师父冤魂不散,否则,怎么陈弘德无缘无故的烧,无缘无故的退烧,你我无缘无故的生病,无缘无故的吃药?”

        牛怀德愕然沉默,半天道:“那你师父为什么早不找你,晚不找你,偏偏现在找你?还要连带上我?!”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牛升涂叹息一声,道:“老话都在理,就是听的人少。之前没得报应,可能是我做的孽还不够,没到恶贯满盈的地步,现在,终于到了,你们,也赶上趟了,这就叫做,一锅烩。”

        “哈哈!牛医生真是幽默。”佘所长干笑了几声,环顾众人,道:“看来啊,你们这边没什么事情,我那里还忙,就不耽误你们闲聊,就先回去了啊。”

        “我们这里没什么事情了。”牛升涂道:“佘所长,你好自为之吧。”

        那佘所长转身要走,刘胜大叫一声:“你不能走啊!快让牛升涂开药,我不想死!他下药要毒死我,你还管不管?!”

        佘所长皱了皱眉头,道:“药是谁买的?”

        刘胜道:“我买的啊。”

        佘所长道:“那药是谁熬的?”

        刘胜道:“我熬的啊。”

        佘所长又问:“那你喝药是谁逼你喝的?”

        刘胜道:“没有人逼我!”

        佘所长道:“那是谁灌你喝的?”

        “也没有人灌我。”刘胜一怔,道:“是我自己喝的啊,那是因为牛升涂说这药能治我的病,我就信了!”

        “哦。”佘所长道:“那你是得了什么病?”

        刘胜道:“我脸上出了疹子,身上也痒得厉害,都是他们爷儿俩传染的。”

        佘所长道:“疹子呢?我看你脸上光溜溜的很啊,哪儿有疹子。”

        刘胜道:“原来有的,吃了药就没了啊。”

        “那不就是对症下药,药到病除了嘛?”佘所长道:“这说明牛医生还是医术精湛,妙手回春!人家治好了你的病,你怎么能反咬一口,说人家要毒死你呢?”

        “我,他……”刘胜张口结舌,半天才憋出话来:“他,是他自己说的,那是毒药!”

        “我看啊,牛医生现在是老了,有点糊涂了而已。”佘所长道:“你当什么真啊?”

        “不是!”刘胜急的几乎要哭了:“那真是毒药,活不过一个时辰,俩小时!不信你问他们?”

        老二连连摆手,道:“别问我们,我们可不知道,我们又没有喝。不过,牛医生喜欢给人下毒,那倒是真的。”

        刘胜道:“小牛医生知道!”

        牛怀德道:“我现在不知道我父亲到底是怎么了。这药,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毒药了,父亲,您——”

        牛升涂端坐不动,闭目不语。

        刘胜道:“你瞧他,默认了!”

        “就算是毒药,那也是你的不对。”佘所长看着刘胜,道:“药是你买的,又是你自己熬的,还是你自己喝的,这能怪得了谁?你怎么能说是牛医生下毒害你呢?”

        “这……”刘胜愕然不知所措。

        老二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了出来,道:“这是小赖遇见大赖了,彻底没招。”

        佘所长又要走,刘胜一把拽住佘所长的衣服,道:“你不能走!”

        佘所长脸色一沉,道:“我警告你,别闹啊!”

        刘胜哭丧着脸道:“佘所长,只有你能救救我们了,真是毒药!”

        佘所长道:“你不还没死吗,怎么就证明是毒药了?”

        话音刚落,外面一群人大呼小叫着蜂拥而来,乱嚷嚷的喊道:“不好了!不好了!死人啦!”

        牛怀德脸色一变,冲外面喊道:“哪个死了?!”

        “你媳妇!”有人叫道:“喝了一碗药,正给我扎针吊水呢,‘扑腾’一声,就栽那儿不会动了,我一瞅,七窍流血死啦!”

        “啊?”牛怀德身子一颤,险些摔倒,脸在瞬间面如死灰。

        牛升涂却闭着眼睛神经质似的喃喃说道:“死得好,死得好,都死了才干净……”

        刘胜揪着佘所长急道:“你听见了没有?已经死人了!你还不管!?”

        佘所长道:“你先放手,我去看看。”

        刘胜道:“我一松手你就跑了,你不能走!”

        “你******是不是有病!”佘所长大怒,劈手打了刘胜一巴掌,喝道:“松手!”

        那群来人见势不妙,都一窝蜂散了。

        刘胜一愣,刹那间,目露凶光,叫道:“老子活不了,你也别想活了!”吼声中,张嘴就扑向佘所长的脑袋,乱啃乱咬,佘所长嘶声惨叫,挣扎不开,伸手乱扒,摸着了桌子上的一尊铜壶,胡乱中也看不清楚,朝着刘胜奋力乱砸,其中有一下,正中刘胜的后脑勺,只听“砰”的一声怪响,瞬间,那些红的、白的全都流了出来,血腥味刺鼻而来,刘胜嘴里还含着半截佘所长的鼻子,仰面倒下,死了。

        我和老二都吃了一惊,老二盯着佘所长,道:“乖乖,佘所长你砸死人了。”

        佘所长捂着鲜血淋漓的脸,嘴里呜咽不清道:“你们都瞧见了,是他要咬死我的!我是防卫!”

        老二道:“我和我哥可没看见,只看见你砸死人了。”

        佘所长道:“牛医生他们父子俩看见了!”

        说着,扭头再看牛升涂、牛怀德父子,只见牛升涂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眼珠子都不转了,耳朵里、鼻子里、嘴角都流着黑血,牛怀德张开嘴,只说了一个字:“我……”一口黑血喷出来,仰面就倒。

        顷刻之间,四死一伤,我几乎没缓过神来。

        人都恨世上无报应,却不知道报应不是不到,而是经常迟到,因为要遭报应的人毕竟太多,第次顺序轮着来罢了,谁知道明天到谁家?

        所以,别恨报应来得迟,来的时候,便知它有多快。

        老二道:“佘所长,给你作证的人可没有了,到时候,你自己给自己辩吧。”

        我道:“咱们走吧。”

        我们俩往外走去,佘所长叫道:“你们别走啊!别走……”

        我们俩哪里还听,只求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