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六相全功在线阅读 - 第421章 遗世魔宫(十四)

第421章 遗世魔宫(十四)

        我知道这是他们在施激将法,但仍然是听得满腔怒火,耳热面烫,几乎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恨不得回去拼个你死我活!

        陈汉礼、陈汉雄等人也不无气愤。E小说Ww┡W.*1XIAOSHUO.COM

        老爹却淡然说道:“只当是放屁,充耳不闻。”

        我倒是想把那些话都当成是屁,却始终无法做到充耳不闻,只是暗暗佩服老爹气量宏大,不愧是族长。

        叔父虽然一言不,但是我瞧着他的背影,已经是在微微颤抖,显然他是比我更加愤怒。只是在极力强忍着不说话而已。

        陈汉雄喘道:“族长,咱们这是要撤到哪里?!”

        老爹道:“原路返回。”

        陈汉雄道:“还要撤多远,撤多久?”

        老爹道:“他们如果追,咱们就一直撤。不计距离,至于时间,天都快亮了,他们也追不到天明。”

        陈汉雄道:“这也太丢人了!”

        老爹道:“只许咱们追别人,不许别人追咱们么?什么叫丢人?”

        陈汉雄默然不吭。

        班局又在后面叫道:“陈汉琪,你不是要把我的屎打出来么?来呀!本人在此等候多时了!你敢不敢来啊?我看,相脉阎罗也就是只会耍耍嘴皮子吧?”

        老爹道:“汉琪,对方故意激你,不必理会,随便他们叫阵。”

        叔父费力的点了点头。

        那班局又叫道:“陈汉琪,你是聋了还是哑巴了?我喊你,你敢吱一声么?”

        叔父强忍着不吭声。

        对方也沉默了片刻。

        就在我们都以为那班局叫的乏味,自觉无趣了,不再叫骂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一片声音,竟是业火局的人齐声呐喊:“神断神断,跑的腿断!圣人圣人,吓的没魂!阎罗阎罗,数你最挫,你要不跑,必被活捉!”

        这几声喊,响彻山谷,还带有回声,我听得又好笑,又生气,内息都不稳了。

        叔父更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猛的止住步子,回过身来,神情狰狞着,骂骂咧咧的就要回去打。

        老爹推了他一把,喝道:“走!”

        我也往前赶了一步,拽着叔父走,老爹说道:“不要搭理他们!想想三国时候的诸葛亮和司马懿,谁输谁赢?”

        诸葛亮和司马懿在五丈原对峙,司马懿自知不是诸葛亮的对手,所以坚守不出,诸葛亮派人百般辱骂,又让人给司马懿送去女人的饰和衣服,讥讽司马懿是个妇女,司马懿的属下都气得不能忍受,但司马懿却安之若素,泰然受之,并且继续约束诸将,不允许擅自出战。最终结果是,司马懿把诸葛亮耗死在了五丈原,蜀军不战而退。

        老爹说:“他们这样辱骂咱们,说明他们已经黔驴技穷,再没有别的好办法,只能想方设法逼着咱们回头跟他们打,咱们既然明知是计,何必要中?挨到天明,自然就能像司马懿一样,耗死他们!”

        老爹这么一说,我的心情果然平复了许多。

        陈汉隆道:“族长说的是啊,千万不能小不忍而乱大谋。”

        陈汉杰道:“要不咱们也骂回去算了,不然光挨骂,太他娘的憋屈!”

        陈汉雄道:“你嘴皮子损,你编排一下。”

        “中!”陈汉杰倒是当仁不让,道:“来跟我喊——业火业火,只能烧锅!”

        众人憋屈的久了,便跟着一起大喊:“业火业火,只能烧锅!”只老爹没吭声。

        我们虽然六人大喊,但都是中气充沛,声音丝毫不弱于对方,也喊得山谷中乱响。

        对方听见,便安静了下来。

        陈汉杰又带头喊:“魔宫魔宫,只配出恭!”

        我们听得大乐,也纷纷附和。

        后面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我们却高兴起来,知道遗世魔宫的人也生气了,陈汉杰更是兴高采烈,继续编排语言,骂道:“班局,是公狗!万部,是母狗!公狗搭母狗,天长又地久!”

        叔父大喜,道:“汉杰啊,你这辈子就数这话说的有水平,咱们要连喊三遍!”

        我们斗志昂扬,把这话连喊了四遍,还不过瘾。

        后面安静了片刻,忽然又一起叫道:“汉琪汉琪,吹牛放气,遇到高手,溜之大吉!”

        叔父道:“汉杰,快快,他们又出新花样了,咱们也得翻新!”

        陈汉杰便又道:“业火局,是笨驴!御灵部,是笨猪!笨驴配笨猪,一窝蠢牲畜!”

        魔宫的人又骂:“汉琪汉琪,跑的着急!赛过兔子,快过野鸡!”

        叔父不禁气道:“这帮鳖孙子,咋他娘的翻来覆去都只骂我一个?”

        老爹道:“因为他们知道你最容易被激怒。”

        陈汉杰道:“其实是二哥你这个名字押韵的字多,最容易编顺口溜。”

        陈汉雄道:“胡说!明明是咱们不出名,他们不知道咱们四个的名字。”

        陈汉杰道:“瞎说什么大实话!”

        叔父道:“别说闲话,快编新的,骂回去啊!”

        我们这一边跑,一边骂,后面魔宫的人,也是一边追,一边骂,彼此吐沫横飞,群情激昂,花样百出,绝无重复,只嫌少生一条舌头,少长一张嘴。口干舌燥之际,也后悔刚才没有多喝些水。

        那山谷中,狼烟起雾,猴惊猿跳,都不知道我们人类究竟在闹腾什么。

        这一场骂战,也算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创亘古之未有,造旷世之奇观。

        眼瞧着,天色渐渐亮,我们顺着来路,都几乎快跑回了古庙被烧毁的地方,老爹忽然止步,道:“不必跑了!”

        我们正骂的起劲,不由得都停住,道:“怎么了?”

        老爹道:“时辰已到,而今阳盛阴衰,他们的业火放不出来了,只凭着浓烟,对付不了咱们。”

        我定睛一看,见那些追赶我们的业火局部众也全都放缓了步子。

        众人欣喜起来,叔父道:“那现在是不是可以杀回去了?”

        陈汉隆道:“不急不急,咱们先试探试探,看他们是什么反应。”

        我们便迎着业火局的大阵,齐齐朝他们走了两步,他们一下子都停住了,不再往前进。

        陈汉雄喜道:“他们不敢逼近了!”

        那些业火局的部众彼此对视,然后窃窃私语。

        陈汉杰叫道:“兔崽子们,再来撵啊!”

        业火局的部众不应。

        陈汉杰道:“你们不撵,我们就过去了!”

        业火局的部众面面相觑,隐隐有退缩的迹象。

        陈汉杰道:“我看他们确实是不行了!”

        陈汉隆道:“不急,不急,再试探试探。”

        叔父道:“还试个球啊!”一马当先往对面冲了过去,我也立即跟上。

        果不其然,对面的业火局部众,瞧见我们冲击,竟齐齐了一声喊,然后全都掉头,轰然溃逃。

        我和叔父都气笑了,内息不稳,差点都摔一跤。稳稳神,赶紧又追。

        这一回,可是翻了过来,他们追我们,追赶不上,我们追他们,却是轻轻松松。

        我和叔父当先赶入业火局部众的人群中,他们的阵法早已散乱,连业火都喷不出来了,布阵也无用。

        刚才他们是嫌自己都少长一条舌头,少生一张嘴,现在则是恨自己爹娘少给自己生两条腿。

        我和叔父早各自憋了一肚子的火,此时都泄了出来,逢人便打,还只朝着嘴上打,叔父一边打,一边骂:“叫你喷火,叫你骂人!不是能喷么?不是能骂么?喷啊!骂啊!”

        一时间哭爹喊娘,声震云天,山林草谷中的飞鸟野兽们又被吓了一次,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等老爹、陈汉雄等人赶过来时,那业火局的部众已经被我和叔父收拾了一大半了。

        老爹喝道:“战决,擒贼擒王!”

        我刚才打的浑然忘我,被老爹一提醒,这才恍然大悟,急忙在人丛中去找那个班局。

        只见一个穿着和别人不大一样的魁梧汉子正躲躲藏藏的逃窜,旁边还有三四个黑衣人护送着他,我便猜测此人就是班局,跳将起来,纵身掠过去,喝道:“往哪里去?!”

        叔父也追了过来,叫道:“留给我!”

        我知道叔父是为了履行诺言,要把对方的屎给打出来,所以也不想跟他抢,只是过去拦住了那班局的去路,并没有动手。

        护送他的那四名黑衣人见状,都朝我跪了下来,拼命的磕头,道:“饶命!饶命!再也不敢了!”

        我冷冷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叔父和老爹都已到了跟前,叔父一巴掌将班局扇翻在地上,又狠命的在他肚子上踹,全无了章法,一心只要把对方打的排泄出东西来,我都不忍心看了。

        我问老爹道:“爹,这四个人投降了,怎么处置?”

        老爹看着那四名黑衣人,突然指着其中一个厚嘴唇的,道:“他们三个都在拼命求饶,你既然跪了下来,为什么不说话?”

        我愣了愣,这才注意到这个人确实只是一直磕头,却不吭声。

        那人见老爹问他,吃了一惊,连忙伸手指指自己的嘴,然后摇了摇头。

        我道:“爹,他是个哑巴。”

        “哑巴?”老爹冷笑了一声,道:“你不说话,是怕一开口,我们就认出你是谁了吧,班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