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第一枭雄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忧虑的孙承宗!

第十三章忧虑的孙承宗!

        杨鹤,字修龄,湖广武陵人氏,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万历三十二年高中进士,先授都御史之职,因为政绩斐然,累迁至兵部右侍郎!

        今年开春以来,山东、河南两省大旱,大量流民涌入了北直隶地区,这些人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居无定所,抢劫、偷盗、伤人之事层出不穷,社会治安极为混乱。

        朝廷担心发生民变,决定派大员前往赈灾,可是国库空虚,难以调拨钱粮,赈灾的难度非常之大,因此官员们互相推诿,谁也不愿意前往,唯有杨鹤主动请缨,接下了这份苦差事!

        杨鹤亲自走访了保定、真定、河间等地,发现灾情之严重、民心之混乱,都远远超出了朝廷先前的预料,如今的流民们就像是一堆干柴,只要蹦上一个火星子,立刻就是冲天大火!

        北直隶乃是天子脚下,一旦发生大规模民变,后果不堪设想,甚至会动摇大明王朝的根基!

        杨鹤心急如焚,可凭着一己之力,又无法解决这个棘手难题,只好请出了自己的好朋友,正在家中‘丁忧’的孙承宗,一起想办法救济灾民们!

        恰逢四月初二,河间府的百姓们祭祀龙王爷,杨鹤、孙承宗担心有不轨之徒,趁机挑动百姓们闹事,于是便服前来察看,并在龙王庙周围埋伏了大量的士兵、衙役,严密监视,以防不测!

        “稚绳兄,灾情越来越严重了,奸商们却趁机囤积粮食、哄抬价格,一斗掺了沙子的糙米,如今竟涨到了四百文钱,百姓们就是倾家荡产也吃不起,每天都在饿死人,府库却是空空如野,再弄不到钱粮赈灾的话,只怕就要激起民变了,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杨鹤是个正直官员,知道地主、奸商们在发国难财,也有心严惩这些人,可是事情并不好办啊!

        这些地主、奸商个个都有背景,人脉也非常之广,处理一个,牵扯一群,甚至能扯出朝廷大员,投鼠忌器之下,自己也不敢轻易得罪的。

        官商勾结,官官相护,这本是大明官场的潜规则之一,也是最大的弊病之一!

        “办法想了很多,可惜效果有限,那些地主、奸商全都富的流油,却不肯捐出钱粮救济灾民,一个个就会哭穷,说什么粮仓是空的,家中没有余财,气的老夫恨不得拔剑砍了他们!

        修龄贤弟,如今灾情严重,百姓们如处炼狱之中,就不能恳请朝廷,设法调拨一些钱粮赈灾吗,光靠着地方上自行筹措,只怕是杯水车薪啊!”

        孙承宗,字稚绳,北直隶保定人氏,同为万历三十二年进士,并高中榜眼,授翰林院编修之职,兼任太子府讲师,为皇太子朱常洛、皇长孙朱由校讲解经史,两年前父亲病逝,故而回家乡丁忧!

        明朝有规定:父母死后,子女按礼须持丧,其间不得行婚嫁之事,不预吉庆之典,任官者必须离职,回到祖籍守制二十七个月,称为‘丁忧!’

        虽然是在野之身,可孙承宗一直关心国家大事,受到好友杨鹤的邀请,立刻参与到赈灾之事中,先是变卖了全部家产,用于救济灾民们!

        又四方奔走,联络保定、河间、真定几地的地主、豪商,希望他们捐粮捐钱,救济一下灾民们,没想却吃了一鼻子灰!

        “唉,稚绳兄有所不知,最近几年,各省、府、县灾情不断,上交朝廷的赋税大为减少,不及往年的六成,国库已呈入不敷出之势了。

        今年又在辽东用兵,征讨叛乱的女真部落,花费了大量钱粮,如今太仓就剩一个空壳子了,就连文武百官的俸禄都发不出来,那有余力救济灾民呢!”

        ……

        “真是内忧外患齐至啊,唯望大军在辽东旗开得胜,快一点荡平女真各部,扬我大明天朝国威,如此外患可灭,人心可定,若是战事不顺利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

        “稚绳兄不必担心,此番朝廷派了辽东经略-杨镐挂帅,还有杜松、马林、刘挺、李如柏四大总兵,统领一十二万大军,四路分进合击,对付区区数万女真蛮夷,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又岂有不胜之理呢?”

        “但愿如此吧!”

        两人交谈之间,很快聊到了辽东的战事,按照时间推算,双方正在进行大决战,很快就会有军报传回来了,就不知谁胜谁负?

        杨鹤与大多数官员一样,认为这次战事必胜无疑的,因为大明立国二百多年以来,一直与北方的蒙古人反复较量,争夺霸主地位,却从未把尚未开化、数量又少的女真人放在眼里。

        女真人,世代生活在东北地区,靠着打猎、捕鱼、采集山货为生,民风彪悍,骁勇善战,北宋末期,女真完颜部崛起白山黑水之间,建立了大金帝国,先灭辽、又灭宋,成为雄霸北方的强国,享国一百一十九年,后灭亡于蒙古人之手!

        另有一些女真人部落,仍留居东北地区,逐渐分为建州、海西、东海三大部,每部又分成无数小部落,互相攻打,犹如散沙!

        大明帝国建立之后,一面以羁糜政策笼络女真各部首领,封官、晋爵、赏赐财物;一面分化女真各部,使其互相对立,以便分而治之,因此二百多年以来,东北地区一直平安无事!

        没想到的是,深山卧虎豹,荒野藏麒麟,在白山黑水之间,竟然又崛起一位枭雄--努尔哈赤!

        明嘉靖三十八年,二月二十一日,努尔哈赤出生在赫图阿拉,建州左卫一个小部酋长的家里,算是个女真小贵族!

        万历十一年,明军征讨叛乱的女真部落,结果在征战过程中,误杀了努尔哈赤的父亲觉昌安、祖父塔克世,事后明朝归还了努尔哈赤祖、父遗体,并给他敕书三十道,马三十匹,封龙虎将军,复给都督敕书,以做补偿!

        同年,二十五岁的努尔哈赤,在百余部众拥戴下,用祖、父所遗的十三副甲胄起兵,走上了复仇之路!

        万历十六年,努尔哈赤统一了建州女真各部!

        万历四十一年,努尔哈赤吞并了海西女真大部,并陆续招降东海女真各部,实力不断扩大!

        万历四十四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称汗,定国号:大金,年号-天命!(为区别于完颜部建立的大金,习惯称爱新觉罗氏建立的政权为后金。)

        在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过程中,大明王朝一直冷眼旁观,没有出兵干预,认为只是一群野人在小打小闹罢了,即便后金政权建立了,依旧没引起大明王朝的重视,认为努尔哈赤就像是一只小猫,只要赏赐一些财物,它就会乖乖听话的!

        很可惜,大错特错了!

        万历四十六年正月,努尔哈赤趁大明朝廷党争激烈、防务松弛的时机,发布‘七大恨’檄文,出兵袭占抚顺、清河等城池,俘获人口、牲畜三十余万,财物不计其数,全辽为之震动!

        到了这一步,大明王朝的统治者们才明白过来,盘踞东北的努尔哈赤,不是一只温顺的小猫,而是一头凶猛彪悍、尖牙利爪的猛虎!

        就连二十多年不上朝的万历皇帝,也感到事态严重了,一面颁布圣旨,全国各省的田地(贵州除外,地瘠民穷),每亩增加三厘五毫赋税,共得二百余万两白银,全部充做军饷之用!

        一面任命杨镐为辽东经略,主持辽东军政事物,并从川、甘、浙、闽等省、以及九边各镇抽调精兵八万六千多人,加上叶赫部一万人,朝鲜军一万三千人,总计十一万多人,号称四十七万,于今年的二月二十一日在辽阳誓师,分四路向女真人发起了进攻,誓要荡平敌巢、以振国威!

        “非是愚兄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要知道,女真兵马虽少,却常年纵横山野之间,与飞禽走兽为伍,忍饥受冻,亡命搏杀,又惯用长枪重刀、强弓硬弩,其战力相当强悍!

        我大明军队人马虽众,却是多处抽调而来,尚未整合成一体,就仓促发起了进攻,兵不识将,将不知兵,又不熟悉地形,战力必然大打折扣!

        杨镐做过兵部侍郎不假,实乃一介白面书生,虽好谈兵,却不知兵,又喜建功立业,让他指挥辽东战事,只怕会轻敌冒进啊!

        唉,朝廷若肯早听我言,提前防备女真人,岂会有今日之乱?”

        孙承宗虽是科举出身,却对军事有着浓厚兴趣,早在青年时期,就喜欢四处游走、指点山川,还经常和边关老兵交谈,询问一些边关防务问题,对辽东的情况也比较了解!

        早在万历三十五年,他就多次上奏朝廷:‘奴儿赤(努尔哈赤)者,建州之黠酋也,麾下骁骑已盈数万,犹如猛虎伏于侧也,朝廷倘不察之,则辽东边事危矣!

        不如趁奴儿赤朝贡之际,扣留京师,赐予爵位,以富贵消磨其志,再令其诸子分领部众,各建营帐,以分其势,以散其兵,如此辽东稳如泰山矣!’

        很可惜,孙承宗多次上奏,并未引起皇帝以及内阁重臣们的重视,这才导致了辽东之祸!

        …………

        “嗯,出什么事了?”

        “有个少年人,在祭台前手舞足蹈的,他在干什么?”

        “不要乱动,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