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第一枭雄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薛玉郎!

第三十章薛玉郎!

        经过半个多月的准备,开采金矿的日子到了。

        清晨时分,龙首峰南坡上,聚集了大约四百多名青壮年,都是从十个堡垒中抽调的,手中拿着大锤、铁钎、铁铲、扁担、箩筐……各式各样的工具!

        薛羽、鞑子爷爷、疯子爷爷、吕公公……以及十名百户官皆在人群中,有的神色兴奋,有的略带紧张!

        另有数十名青壮女子,在山脚下搭建了几座窝棚,负责给山上的男人们准备饭菜,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按照规矩,开采金矿之前,是要祭拜一下山神爷的,感谢山神爷给大家赏饭吃!

        祭台已经准备好了,上面摆着山神爷的排位,还供奉着一个大野猪头、一条肥大的河鱼,以及一个小香炉!

        “祭祀开始,请上香!”

        在场的四百多人,按照身份高低排列好了队形,站在最前面的就是百户爷爷了,穿的很是整齐,手中还举着三柱清香。

        正所谓:蛇无头不行,鸟无头不飞。

        开采金矿不是小事情,如何调配人手、分配利益,如何安排日常事务,必须有一个人当家作主才行,经过十位百户商议,公推了百户爷爷做这个盟主。

        一则,百户爷爷为人正直,深的人们的信赖。

        二则,金矿是白沙堡的人发现的,由白沙堡的百户做盟主,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没想到的是,百户爷爷持香在手,却没有上前祭拜,略加沉思之后,把手中的清香交给了一旁的薛羽,自己还后退几步,让出了为首的位置!

        换而言之,百户爷爷这是把盟主的位置,让给薛羽来做了,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能号令十个堡垒、数千名军户吗?

        “什么情况?”

        “他行吗?”

        周围的人一片哗然,大都抱以怀疑的目光?

        薛羽也没推让,接过了三根清香,高高的举起,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了,而后插进了香炉中,跪地叩首行礼!

        “山神爷保佑--大吉大利,财源滚滚!”

        “山神爷保佑!”

        ……

        白沙堡出身的人,率先跟着跪了下去,而后是永兴堡的人,至于其他堡垒的人,略加犹豫之后,在百户官的带领下、也纷纷的跪拜了下去,这就等于承认薛羽的盟主身份了。

        祭拜完了山神爷爷,接下来,就要开始采金矿了。

        在薛羽的指挥下,军户们先把周围的树木砍了,弄出一大片空地的,而后把浮土运走,露出了山体岩石。

        狗头金,在自然界中的数量非常稀少,绝大多数的金子,是藏在这些岩石当中的,要想开采出来,得先挖个矿洞才行。

        挖矿洞,最好是用黄色炸药,一下就能山崩石裂,可惜这个时代没有炸药,虽然薛羽知道配方,可惜技术条件不允许,也缺乏足够的原材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至于黑火药吗,爆炸的威力不足,各堡垒的存储量也非常少,根本就用不起的。

        无奈之下,只好用最原始的办法了:火烧水激!

        先是架上干柴,用烈火焚烧石头,待温度到达一定程度,再往上面泼冷水,利用热胀冷缩的原理,让岩石自己碎裂开来。

        军户们再用铁钎、大锤进行开凿,等到凿不动了,就再火烧水激,如此反复循环,一条矿洞就逐渐出现了,呈正方形的,边长在六尺左右!

        矿洞每深入山体一段,薛羽就会跳下去,举着一根火把,查看金脉的走势,好调整军户们开凿的方向!

        太古时期,地壳运动,随着火山喷发,喷涌的岩浆把金元素带到了地上,金子的温度高,冷却速度慢,当岩浆凝固成岩石的时候,金子仍以液体的形态在石缝中来回乱窜,而它流动过的地方,就是金脉了!

        流动的金子遇到了石英、银、铅、锌等物质,就会停留下来,形成一种复合型矿层,形状很像是鸡窝,故而称之‘鸡窝槽!’

        做个比喻:金脉就是四处蔓延的藤蔓。

        鸡窝槽,就是生长在藤蔓上的大西瓜!

        所谓的采金,就是先凭着眼力找到藤蔓,而后顺着藤蔓一点点搜索,把上面的大西瓜摘下来!

        “有了,一个大鸡窝槽!”

        “找到金子了!”

        薛羽的眼力很毒,运气也不错,矿洞掘进七八丈左右,就发现了一个鸡窝槽,按淘金人的专业术语叫做:见槽、放阔!

        第一天进山采金,就见到收获了,矿洞内外响起了一片欢呼声!

        接下来,军户们奋力挖掘,把‘鸡窝槽’里的矿石都掏了出来,大约有两千斤左右,堪称是一个大鸡窝槽了。

        不过吗,要想把金子从这些矿石里提炼出来,还需要费点力气,过程也很复杂:

        第一步,挑选出几十名膀大腰圆有力气的军户,手持巨锤猛砸矿石,全都砸成黄豆大小的颗粒。

        而后把这些小颗粒,放在一具大石磨上,碾压成粉末!

        交待一句,这具石磨不是人推的,也不是牛拉的,而是薛羽在溪水湍急之处,弄出了一具水石磨,利用水流让它转动起来,这样就省力多了。

        第二步,在溪水旁放一个大木槽子,一丈五尺长、四尺多宽,还必须是用榆木制成的,因为榆木一遇到水,表面就会卷起很多小倒刺来。

        把矿石粉放在木槽里,不断用溪水进行冲刷,石粉的密度轻,很快就被水冲走了,而矿粉的密度重,会沉在下面,被小木刺给阻拦住。

        冲刷多次之后,两千多斤的矿石,只剩下几十斤重的精矿粉了,金子就藏在这里面,不过金子之外,还有银、铜、铅、锌等伴生矿!

        第三步:把精矿粉倒入水银中,用力进行搅拌,金子的密度大,会沉入水银底部,而其他金属的密度轻,会漂浮在水银上面,这样就进行了分离。

        有人肯定问了,一群穷的叮当响的军户,那里弄来的水银呢?

        很简单,之前薛羽在山中找到过丹砂石,学名‘硫化汞’,只要加热煅烧一下,就能生成水银了。

        不过水银有剧毒,因此在操作过程中,薛羽严令军户们,人人都要戴口罩、带手套,每天工作结束之后,还要到溪水中清洗身体,不把皮肤搓红了不准出来。

        至于口罩,用多层的棉布缝制,手套则用山中兽皮制成,这些事情交给各堡垒的妇女们就行了,针线活可是她们的强项。

        第四步:把水银、金粉的混合物倒在棉布上,前者会渗透下去,后者则留在棉布上!

        最后把金粉小心的刮下来,放在坩埚中,用烈火进行煅烧,让其融化成金水,再倒入制作好的模具中,让金子慢慢的冷却成型。

        “成了,真的成了!”

        “薛小兄弟真是厉害,这么快就把金子提炼出来了。”

        一般金锭都是小船形状的,可是薛羽不喜欢,自己制作了一个小圆饼状的模具,待金子冷却成型之后,用铁钳夹了出来,放入一盆冷水之中。

        随着一阵白烟升起,一枚漂亮的小金饼就出现了,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出黄色光泽!

        常言道:七青八黄九紫十赤!

        小金饼呈黄色,说明含金量在八成左右,以现有的技术条件,能提炼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快把秤拿过来,称一称重量。”

        “笨死了,不是称猪用的大秤,要小一点的、精准一点的戥子!”

        ……

        “是,百户大人!”

        (戥子,又名戥秤,是中国古代称金银、药材等贵重物品的专用工具,体积小巧,精准度高。)

        很快的,有人拿来了戥子,乌木为杆、青铜托盘、白铜秤砣,由百户爷爷亲自操作,很快测出了小金饼的重量……一两一钱五分!

        “金子,上好的金子,我们炼出金子啦,哈哈!”

        “发了,这次发大财了,哈哈!”

        ……

        疯了,军户们疯了,小旗、总旗、百户官们全都高兴疯了,有的仰天长啸,有的又蹦又跳,甚至有人满地打滚,高兴的就像三岁的小娃娃!

        至于那个小金饼,更是在人们手中来回传递着,有人怕是白日做梦,还用牙齿咬了咬,一个人咬完下一个人接着咬,很快就布满了齿痕、口水!

        (小金饼:你们怕是做梦,咬自己手指头啊,干嘛要咬我?)

        有人肯定想了,两千多斤矿石,才提炼出一两多金子,这么一点点的含金量,至于高兴成这个样子吗?

        说实话,真心不少了。

        要知道,金子是一种稀有重金属,只要金矿石的品质达到了0.5克/吨,就具有开采价值了。

        而中国境内的金矿山,大部分品质都在5克/吨以下,一吨矿石里面含金十几克、几十克的富矿山,可是少之又少的。

        薛羽找到的这条矿脉,能从两千多斤矿石里面,提炼出一两一钱五分的金子(按照明朝的重量换算,大约43克左右),这绝对是一等一的大富矿了,军户们高兴成这样也就不足为怪了。

        更重要的是,军户们穷啊,一个正丁,每个月才半两银子的军饷,关键是还领不到。

        而大家在山上忙了一会儿,就开采出一两一钱五分金子,约莫折合九两银子,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操作越来越熟练,出金量还会大幅度增加的。

        以此类推,一个月是多少金子,一年又是多少金子?

        除了金子,在精矿粉里面,还有不少的银、铜、铅、锌……提炼出来以后,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呢!

        不客气的说,靠着这座金矿山,就足以让十个堡垒的数千名军户,过上衣食无忧、天天有肉吃的好日子了。

        “吼!吼!”

        “玉郎、玉郎……薛玉郎!”

        军户们快高兴疯子,先是以拳捶胸、仰天狂吼,而后把薛羽抬了起来,一次次的抛向空中,又都接住了,并喊出了‘玉郎’二字!

        (薛羽:接不住,我跟你们急!)

        在中国古代,玉郎是女子对丈夫或者情人的爱称,后来也泛指美男子,或者极为宠爱的人!

        军户们称薛羽为玉郎,这是拿他当成心肝宝贝看待了。

        就这样,薛羽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外号:薛玉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