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抢个红包修仙去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送符

第三十四章 送符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将沉浸在修炼中的萧小白惊醒了。Ω      』Δ  E小说Ww*W.』1XIAOSHUO.COM

        “谁啊?”结束修炼蹙眉睁开双眸的萧小白,都有些后悔修炼之时没有关机充电了。丫的,这幸好不是修炼内功,否则这么惊扰真有可能会走火入魔的。

        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萧小白不由脸色微变的忙滑动屏幕上的绿色接听键,拔掉充电线将手机凑到耳边赔笑道:“孙..孙老师!”

        “萧小白!”一道高分贝的熟悉女声如炸雷般在萧小白耳边响起,吓得萧小白浑身一个激灵慌忙将手机向一旁挪开了些,不过班主任孙媛媛那含怒的声音如连珠炮般还在响着:“三天了,三天不来上课,也不请假,打电话你不接,最后还关机了。萧小白,你想干什么?不想上了是不是?不想上就直说!萧小白,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什么理由,这一次必须见家长,叫你妈妈到学校来一趟。”

        听着孙媛媛最后那句话,皱眉苦笑的萧小白不禁目光一黯的低声道:“孙老师,我妈恐怕是不能来了。”

        “不能来?好,把你家里的电话告诉我,我亲自打电话跟她说,”孙媛媛怒道。

        “不必了..”萧小白刚开口,孙媛媛正要怒声开口,听着萧小白下面说的话却是忍不住沉默了:“我妈几个月前已经去世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的孙媛媛才接着道:“明天能过来上学吧?”

        “能!”轻声回了一个字的萧小白,先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的萧小白,低头闭目片刻才仰身躺在床上,再次睁开双眸时,已是眼眸泛红的眼角湿润了。也许和养母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很短,可是萧小白对于养母的感情甚至于比对老道师父的感情还深。那个朴实善良的山村妇女,萧小白忘不掉她临死前那那期盼不舍的目光。她从未怪过萧小白,也从不后悔收养了这个儿子,可这却让萧小白心中更痛更难受。

        “妈!我知道,你想儿子有出息、可以出人头地、希望我可以考上一所好的大学。虽然考上一所好的大学不等于出人头地,但既然是您期盼的,我一定努力,不会让您失望,”萧小白看着屋子的天花板目光缥缈的低喃自语道。

        好半晌后,听着隔壁房间隐约的声音,目光一闪坐起身来的萧小白,不由摸过手机打开微信,点入了百宝囊看了眼其中那一小节带着细小根须的缩小版三百六十二年份野山参,便是转而看向了旁边小方格内的两枚玉符。

        “子母连心符?”低喃自语伸手轻点的萧小白,眼看着屏幕上浮现而出的两枚玉符,输入一丝法力进入其中大一些的玉符内,仔细感应一番,顿时明白了其妙用。

        这子母连心符,主要是佩戴母符之人靠着母符感受佩戴子符之人的安危。就好像父母挂心着孩子,彼此连心般,故而才有这个名字。

        “子母连心?可惜,妈她用不到了。除了妈,也许只有艳姐是最关心我了吧!”心中默念的萧小白,略微沉吟便是收起了母符,然后拿着那一枚子符起身下床,出了自己的屋子。

        一旁,彭雪艳的屋子房门开着,当萧小白来到门口时,正好看到彭雪艳坐在屋内小梳妆台前打扮自己呢!

        “干嘛?要债啊?”侧头看了眼门口的萧小白,彭雪艳不禁撇嘴笑问道。

        说着,彭雪艳便是忙从梳妆台上放着的手包内取出了十块钱,将之递给了萧小白:“来,给你,过来啊!还要我送到你手上吗?”

        “艳姐,不用了!”萧小白刚摆手一笑,彭雪艳便是白了他一眼:“行了,别跟姐玩这些虚头巴脑的。叫你拿着就拿着,啰嗦什么。艳姐还能白吃你买的午餐,占你的便宜不成?”

        “真的不用了,艳姐!”萧小白说着上前,并未去接彭雪艳手里的十块钱,而是将手中的那枚灰白色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巧玉符递给了彭雪艳:“艳姐,这个给你。”

        彭雪艳略微一愣,随手接过看了看,忍不住笑道:“这什么啊?玉坠?小子,你在哪儿买的这玩意儿啊?你确定这是玉吗?路边摊几块钱一个的,都比这好看。花多少钱买的,你该不会是被人骗了吧?”

        “不要钱!这是我妈在家乡寺庙里求得护身符,寺里的老和尚说,这符很灵验的,”萧小白略有些尴尬的摇头一笑,随口撒了个慌。

        哑然一笑的彭雪艳不禁道:“老和尚说很灵你就信啊?小子,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老实交代,你到底打得什么主意?否则,艳姐可是不会要的。”

        “艳姐,我知道,为了我的事情,你操心不少。而且,自从我来这儿住,艳姐也很照顾我,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艳姐,我也没什么好东西可以送的,所以..”萧小白说着不禁讪然挠了挠头。

        彭雪艳听了却是美眸一闪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动人的笑意,掂了掂手中的玉符道:“好吧!既然是小白白的一番心意,那艳姐就收下了。”

        “对了,小白,这玉符你有几个啊?该不会也送给了秦姐一个,或者准备送呢吧?”转而彭雪艳又忍不住略带戏谑好奇般的问道。

        萧小白摇头连道:“没有,艳姐,我就只有两个而已,给你一个只剩一个了。”

        “我随便问问而已,你那么紧张干什么?”闻言嘴角笑意更浓的彭雪艳,转而连道:“这护身符是贴身戴的是吧?来,小白,帮我戴上。”

        点头应了声的萧小白,忙上前从彭雪艳手中接过玉符,扯开那晶莹剔透的水晶线,将之戴在了彭雪艳的脖子,然后将其微卷的柔顺头从水晶丝线下捋出。

        居高临下的萧小白,目光余光随意掠过了彭雪艳的胸口,在其将玉符塞入胸前沟壑之中时,清晰看到了昨晚注意到的那红色抓痕之下隐约可见的淤青痕迹,不由眉头微凝的目中惊疑之色更浓了些。

        “臭小子,乱瞅什么呢?”玉手一掩胸口的彭雪艳,不由回头瞪了眼萧小白。

        反应过来脸上微热的萧小白,不由掩饰般的轻咳一声道:“那个,艳姐,你等会儿还要去上班,我就不打扰你了啊!”

        看着说完慌忙转身离去的萧小白,彭雪艳不由脸上笑意更浓的更显娇媚动人。

        很快,打扮好的彭雪艳,锁上了自己屋子的房门,和萧小白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而彭雪艳刚走不多一会儿,萧小白便是听到了大门外传来的门铃声。

        “这个时候了,什么人啊?来找秦姐的?可秦姐也不在家啊!”心中暗暗嘀咕的萧小白,还是离开屋子向大门口走去,因为现在这儿只有他一个人在。

        上前打开了大门之上小门的萧小白,看着门外一身黑色西装的李天成,略微一愣便是忍不住忙笑道:“李叔?我说是谁呢!来,李叔,先进来到我屋里坐吧!”

        “不了,小白!”李天成也是笑着连道:“我来,可是专门请你去我家的。”

        萧小白一听,顿时忍不住忙问道:“李叔,难道是李大娘她又..”

        “啊不是,那个,我只是想要请你去家里吃顿饭,”李天成摆手笑道:“小白,你应该还没吃晚饭吧?我可是专门提前下班过来请你的,你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请我吃饭?萧小白愣了下,见李天成这么说了,倒也不好拒绝,也就笑着点了点头:“好,李叔,我回去关个门。”

        片刻后,换了身衣服的萧小白,关上大门之上的小门,便是随李天成一起离开了。

        巷道之中,和李天成并肩而行的萧小白,不禁对他感激道:“李叔,这次多谢你了,否则我恐怕还要在看守所多待几天呢!”

        “其实我也没出上什么力,你能这么快被放出来,可要感谢刘董,”李天成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