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抢个红包修仙去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艳姐醒来

第四十四章 艳姐醒来

        欲要凝练出血煞符印,一则需要体内蕴含一定的血煞罪孽能量,二则需?21??对内气的控制很熟练才行。Δ    』  』』E小说Ww『W.ㄟ1XIAOSHUO.COM不说吸收血煞罪孽能量入体多么危险,单单对内气控制力的要求就比凝气成针还要困难一些。

        可以说,欲要再丹田内以内气凝练出血煞符印,比在外界绘制灵符还要难,往往都是需要真正修仙入门的修士才有希望成功的。

        而这血煞符印,也是修炼业火红莲这门神通最基础的入门之法。如果血煞符印吸收了足够多的血煞罪孽,就有机会化作一枚业火红莲之种,有了这一枚种子,才有可能孕育出真正的业火红莲。当然,这两个步骤,都是比较困难而且会有危险的。

        “试试看!”略微沉吟的萧小白,便是准备尝试一下,看看凝练血煞符印到底有多难。尝试凝练血煞符印,一方面是为了解决体内血煞罪孽能量的隐患,另一方面萧小白心里多少还是有修炼业火红莲这门逆天绝世神通的一丝期望的。纵然知道这门神通太高不可攀,但不去尝试一下又怎么能甘心呢?

        闭目静坐在椅子上的萧小白,意沉丹田,意识和丹田内的内气融为一体般,努力欲要控制内气凝练出一股,压缩成细线,然后控制着这内气细线在丹田空间中小心缓慢的勾勒了起来。

        内气丝线勾勒,丹田内却没有一丝特殊反应般。看似不怎么复杂的血煞符印,萧小白尚未勾勒出十分之一呢,这般持续努力欲要做到精准勾勒血煞符印,便是让他感觉心神疲惫无比的有些后继无力了。那一条内气丝线,也是快溃散化作了普通的内气逸散开来。

        “太难了!根本就勾勒不出那血煞符印的一丝意蕴,而且意念控制内气太吃力了。我的灵魂虽然因为修仙和肉身的蜕变比常人强了不少,可终究还是太弱。对内气的控制,也不够纯属,差得远了,”虽然早就预料到这血煞符印没有那么容易凝练成功,可真正尝试一番后萧小白还是不禁心中暗叹。真正的仙家法门,哪怕只是一门逆天强悍神通的最基础入门之法,也不是那么容易修炼的啊!

        接下来,又好生琢磨研究了那血煞符印一番,尝试了足足十多次的萧小白,这才无奈的暂时放弃了。连入门都做不到,虽然心有不甘,但萧小白自然不会这么容易放弃的。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都要试一试才行。机缘都送到了面前了,不去把握岂不是太傻了吗?就算暂时不行,等实力再强一些,灵魂意念更强,对内气的控制力更好,希望终究会越来越大的。

        “看来,我需要练习一下画符才行,”萧小白摩挲着下巴沉吟了起来。修仙一道,炼丹炼器什么的,暂时是别想了,可画符乃至阵法之类,还是可以开始尝试学习的。毕竟,凡俗中就有符箓、阵法之类,入门的台阶还是比较低的。

        不过,画符不是说画就画,就算一般的符箓也需要特殊的符纸、朱砂、毛笔等用具才行。在凡俗之中,这些东西只要花钱还是能买到的。

        既然暂时血煞符印不用想了,萧小白也便转身离开了屋子关上门,然后重新回到彭雪艳的屋内,又为彭雪艳把了下脉,确定她没什么问题了,这才在其房中靠墙的沙上盘膝坐下,闭目继续修炼起来。

        不觉窗外慢慢亮了起来,驱散了屋内的黑暗,一夜悄然过去了。

        眉头微颤轻睁开双眸的彭雪艳,躺在床上身子微动刚要起身,便是瞬间蹙眉神色略有些痛苦的低呼一声:“啊..”

        “艳姐!”豁然睁开双眸的萧小白,不由忙起身穿上鞋来到了床边侧身坐下,有些惊喜的伸手握住了彭雪艳的玉手忙问道:“艳姐,你终于醒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上还疼吗?”

        看到萧小白美眸一亮的彭雪艳,见他紧张握着自己手的样子,不由俏脸微红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但紧接着,似乎想到什么般的彭雪艳,顿时脸上笑意淡去的忙略微用力将自己的玉手从萧小白的手中抽出。

        “艳姐,怎么了?我握疼你了吗?”萧小白见状一愣,不禁忙问道。

        蹙眉勉强坐起身来的彭雪艳,不由抬头看向起身上前将一个枕头垫在自己背后的萧小白,贝齿轻咬了下红唇道:“小白,昨晚,是你带我回来的吗?”

        “还有彭哥,若不是他去了,我想要把你带回来也没有那么容易,”萧小白连道。

        “彭工?”秀眉轻挑的彭雪艳,抿嘴沉默了下才不禁道:“小白,我昨天的样子,是不是很不堪,很难看?”

        脸上喜色微凝的萧小白,不由伸手轻扶住彭雪艳的香肩道:“艳姐,你说什么呢?”

        “难道不是吗?”自嘲一笑的彭雪艳则道:“在你心里,我是不是很脏?”

        “怎么会?昨晚洗得很干净啊!还很香呢!”低头轻吻了下彭雪艳脸颊的萧小白,看着微微呆愣般美眸微瞪看着自己的萧小白,不由一笑道。

        慢慢反应过来的彭雪艳,看着萧小白不禁美眸泛红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艳姐!你别哭啊!我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搞得我好像欺负了你似得,”萧小白见状顿时略有些着慌的忙伸手帮彭雪艳擦去眼角的泪水。

        没好气伸手拍开萧小白手的彭雪艳,则是脸上似哭似笑的瞪了眼萧小白:“脱了人家的衣服,在人家身上摸了一遍,还说没欺负人家?”

        “不是,我什么时候脱..”略微愕然的萧小白,旋即便是忍不住哑然失笑道:“艳姐,你该不会以为是我帮你洗的澡换的衣服吧?你觉得我会乘人之危吗?昨晚,是我喊秦姐过来帮你洗澡换衣服的。”

        美眸一闪的彭雪艳,看着萧小白不太确定般的问道:“真的?”

        “真的,比黄金还真!”略显无奈的萧小白不禁连道:“我要是真的对艳姐有什么企图,以前你说晚上给我留门,我肯定就答应了啊!”

        彭雪艳听得哑然苦笑:“也是,送上门都没人要,看来我以前的确是挺讨人嫌的。”

        “谁说的?弟弟怎么会嫌弃姐姐呢?”萧小白却是轻摇头的上前伸手搂住了彭雪艳:“只是,弟弟以前只是觉得姐姐在逗他玩罢了。”

        娇躯微僵了下的彭雪艳,紧接着便是美眸更红了些的嘴角露出了动人的笑意玉手轻捶了下萧小白的后背道:“傻小子!幸好你没有自作聪明,要不然,晚上真敢来敲姐姐的门,姐姐早就一巴掌把你扇出去了。”

        就在此时,轻轻的敲门声中,只是掩上并未从里面锁住的房门被轻轻推开了。

        有所察觉忙松开了彭雪艳的萧小白,忙起身转头一看,见门口秦韵灵美眸微瞪张嘴无言的惊愕意外表情,不由慌忙摆手道:“秦..秦姐,你别误会啊!我..我刚才只是..只是安慰艳姐罢了。”

        “臭小子,谁要你安慰啊?”彭雪艳听得没好气瞪了眼萧小白。

        反应过来的秦韵灵,也是玉手轻捋额前的丝故作平静一笑道:“哦,那个,我做了早餐,你们都去一块儿吃点儿吧!”

        “好啊!很久没有再尝尝秦姐的手艺了,我可是挺想念的,”彭雪艳笑着道。

        “那你们快一点儿啊!”笑说了声的秦韵灵,便是转身出去了。

        待得秦韵灵离去后,彭雪艳才不禁戏谑看向萧小白笑道:“臭小子,看你刚才那慌张的样子,搞得我们好像有什么似的。你在秦姐面前那么紧张干什么?难不成,你小子真的对秦姐有什么想法?”

        “艳姐,你可别乱说啊!”慌忙否认的萧小白,说着便是忙转身离开了:“那个,艳姐,我回去洗漱一下,你也快点儿起来吧!”

        看萧小白匆忙离去的样子,彭雪艳不由笑骂了声:“臭小子!欲盖弥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