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抢个红包修仙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女人如刀

第一百二十章 女人如刀

        气氛沉凝,会议室内针落可闻,目光一一扫过会议桌两侧站着的那些安氏集团董事和管理层的安雅才轻敲了下会议桌淡然道:“都坐下吧!”

        见安雅说完当先不紧不慢在主位之上坐下之后,众人这才整齐划一般的坐了下来。┡E』  小说WwㄟW.『1XIAOSHUO.COM

        对面的儒雅青年在看到安雅之后脸色便不太自然起来,看到这一幕更是忍不住神情略显阴郁,同时心中也是更加惊讶于安雅在安氏集团的影响力之强。她就好像是安氏集团的定海神针,哪怕是整个安氏集团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只要有她在就不会倒。如今安氏集团的危机,更是随着安雅的出现一扫而空。就算还剩下一点儿小波澜,也翻不起什么大浪花。

        平复下心情的安欣,也是连和白冰一起来到安雅身旁,站在她身后两侧。冰冷如一块寒冰般的白冰以及如今执掌安氏集团大半年也有了安雅几分威严气度的安欣,无疑是让众人感到压力更重了一些。

        几乎所有人都坐了下来,不过还是有着四人没有坐下。两男两女,两个中年男女和两个看起来二三十岁的年轻男女,他们就坐在对面儒雅青年旁边的会议桌两侧,这会儿都是不禁侧头看向了儒雅青年。

        安雅随意看了他们一眼,便是看向儒雅青年淡然矜持般的一笑:“铭凡,上一次咱们见面,好像还是在缅甸的翡翠公盘上,想不到这一次竟然会在我安氏集团。”

        “听说你准备安排人进入安氏集团辅助安欣?没问题!毕竟,香江安氏以及燕京、天府、还有海外安氏都有着安氏集团的股份。同出一脉,拥有集团的管理权也是应该。我安氏集团虽然人才济济,但我相信你带来的人同样很出色,”安雅的声音并不响亮,淡然轻缓没有一丝的杀伐凌厉味道。

        儒雅青年安铭凡带着一丝不自然味道的笑了下:“安雅,我本来想去看看你的,只是这次来得实在是太匆忙了。派管理人员进入安氏集团辅助安欣,是我们安氏其他四家共同决定的,只是担心以安欣的能力不足以将安氏集团管理好而出什么岔子。安氏集团若是倒了,可是对不起安家祖宗一两百年的辛苦积累啊!”

        “祖宗留下的东西,安氏四大分支当初可是拿走了绝大部分,落入我爷爷手中的只是残羹冷炙。所以,别跟我拿祖宗说事,安氏集团就算败了,那也是我爷爷的,是爷爷留给我安雅的,算不上是祖宗的,”安雅语气略显冷漠,目光也是有些凌厉起来。

        嘴角微抽的安铭凡,随即不置可否一笑:“好!叔公当初凭一己之力,撑起了安氏主脉,创下了安氏集团这份并不比其他四大分支弱多少的产业,我也是钦佩万分。你安雅的能力和魄力,不亚于叔公。既然如今你没事了,那我们其他四家的担忧也就显得多余了。安氏集团有你坐镇,哪里需要我们帮忙?我相信,安氏集团在你的带领下,会展得更好,到时候以我们其他四家在安氏集团的占有的股份,每年也能分得更多的利益。”

        其实安铭凡心知肚明,如果安雅不在,他们安插在安氏集团的人手完全可以慢慢渗透掌控整个安氏集团。可如今安雅回来了,他们的人若还进入安氏集团,只是肉包子打狗,根本就不够安雅玩的。要知道,在华夏,不知多少商界的老狐狸对于这位安氏集团年轻的掌舵人都是忌惮不已啊!

        很快,安铭凡便是带着手下四人在保镖的跟随下离开了宁安大厦。只不过,来的时候自信满满、意气风,离开的时候却是脸色阴沉、满身狼狈。

        “安雅!等着吧!我不信你每次运气都能那么好,”一辆迈巴赫轿车旁,回头目光阴沉看了眼宁安大厦的安铭凡,才带着一腔不甘上了车。

        与此同时,二十八层会议室,与会的安氏集团董事和高层们都离开了,空荡荡的会议室内只剩下了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的安雅安欣姐妹以及静静站在一旁的白冰。

        俯瞰下方的安雅,隐约可以看到安铭凡等人离去足有十多辆车组成的豪华车队。

        “姐,当初你在缅甸出事,难道这背后真的有安铭凡下的暗手?”安欣忍不住问道。

        美眸如狐狸般轻眯起来的安雅,则是嘴角勾起了一抹冷淡弧度:“虽然无法确定,但多少肯定都和他有些关系。都要拿着刀子来安氏集团割肉了,那我就让他看看,到底谁的刀子更利。”

        “一群白眼狼,当初吃干抹净了走人,如今竟然还想来吃回头食,他们真以为咱们姐妹好欺负不成?”安欣也是忍不住冷声道。

        转头看向安欣的安雅,不禁伸手摸了摸她柔顺的头笑了:“小欣,你真的是长大了。这些日子,辛苦你了。不过这大半年的时间,对你也是个磨砺。你能撑得住安氏集团,姐姐真的很欣慰。”

        “姐,让我继续留在集团帮你吧!”安欣忍不住连道。这大半年辛苦的支撑,才让她真正明白这么多年来姐姐安雅是多么的不容易。安氏集团这个沉重的担子,她不想再让姐姐一个人扛了,她想要和姐姐一起承担。

        安雅欣慰点头,嘴角笑意更浓起来:“好,那以后,你就来集团帮姐姐,咱们姐妹同心。”

        “其利断金!”安欣也是笑着和姐姐安雅的手握在一起,随即猛然想到什么般忍不住忙问道:“对了,姐,你怎么突然就恢复记忆了?那个萧小白不是说需要炼制还魂丹,才能让你恢复记忆吗?”

        美眸一闪的安雅,则是目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轻笑道:“白冰告诉我,今天他给我治疗时给我服下了一枚药丸,那应该就是还魂丹。如果我没有猜错,他应该早就炼制好了那枚还魂丹。”

        “早就炼制好了?那他为什么说暂时炼制不出还魂丹呢?”安欣疑惑蹙眉。

        安雅淡笑随意道:“也许是故意这么说,为了让我们安家欠他更多人情罢了。之前的事情,白伯和我详细说过了。这个萧小白,还真是有点儿意思。以他的本事,倒不一定像是会觊觎我们安家的财产。也许,他只是给你姐夫面子罢了。但不管怎么说,这样真正有本事的人,我们安家理应努力交好。”

        “姐,你还念着和李天成那点儿旧情吗?你昏迷这么久,他又来看过几回?”安欣蹙眉不满道。

        听安欣这么说,神色微黯的安雅,略微沉默才平静道:“小欣,就算他来,你又肯让他见我吗?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安琪的父亲,这是永远改变不了的。”

        ...

        高路上,一辆宁城开往元城的大巴车上,不过只有十多个乘客罢了,基本上都是坐在靠近前排的。萧小白独自一人,在中间靠近窗口的位置坐着。从他这个位置,可以清晰的看到后面斜对面倒数第二排两个座位上坐着的光头男子和旗袍女子。

        让萧小白惊讶意外的是,那个摆明了一副流氓姿态的光头男子一番纠缠之下,旗袍女子由一开始的不理不睬,慢慢的竟还偶尔回应他几句了。旗袍女子的理睬,让光头男子胆子更大了起来,不光动嘴,那安禄山之爪也是有些不安分了,开始轻颤着向旗袍女子的腿上摸去。

        “难道说我看差了?那个女人本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骚狐狸?”萧小白蹙眉心中疑惑嘀咕。那旗袍女子看起来绝对是那种天生的狐狸精,祸国殃民的那种。这样的女人,可不是一般男人能够驾驭得了的,也应该不会看得上一般的男人。可是,现在她表现出的风骚劲头,可实在是过了些,有些不符合身份啊!

        疑惑的萧小白,不免多向后面看了几眼,只见那光头男子竟然得寸进尺的欲要将手从旗袍女子高开叉的旗袍缝隙中探进去来个海底捞月。女子终于出手抓住了他那只得寸进尺的安禄山之爪,娇嗔一声,旋即主动伸手向着光头男子下身探去。

        萧小白蹙眉更觉不对劲间,耳朵敏锐听得一声隐约痛苦压抑之声,转头一看不由目瞪口呆。只见那旗袍女子竟然一只手紧紧抓住了光头男子下身要害,另一只手紧紧捂住他的嘴巴,任由他涨红了脸浑身抽搐般,随即微探头看向萧小白嘴角露出了一丝妩媚到让人浑身毛的笑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