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抢个红包修仙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车上交锋

第一百二十一章 车上交锋

        下意识夹紧双腿的萧小白,眼看着那光头男子直翻白眼最后无力瘫软在座位上,不禁嘴角微抽的暗暗为他默哀了。E    ┡  小说Ww  W.Δ1XIAOSHUO.COM这哥们,这下就算不死,下面那玩意儿还能不能用可不好说了。

        接着,萧小白便是惊讶的现那旗袍女子竟然起身一脸妩媚笑意的摇曳着性感成熟的诱人身姿向着自己走来,那堪称磨盘般的浑圆坐在了萧小白旁边的座位上。

        “小帅哥,不介意我坐你身边吧?”旗袍女子笑看着萧小白吐气如兰道。

        反应过来的萧小白,瞥了眼其胸前的波澜壮阔,淡然一笑:“阿姨,您随意!”

        阿姨?闻言一滞,脸色微变了下的旗袍女子,旋即便是嘴角笑意更浓的轻声问道:“姐姐看起来有这么老吗?”

        “保养得还不错,大姐!”萧小白上下打量了旗袍女子一番,不置可否笑道。

        听着萧小白这话,旗袍女子险些没闷出内出血来。她可是很久没有在男人面前这么吃瘪过了,尤其是身旁还是一个少年而已。萧小白的淡定随意,无疑是激起了她浓厚的征服欲。

        “想不到,偶然坐一次大巴车,竟然还能碰到这么有趣的小帅哥,这一路上倒不至于太过无聊了,”美眸微闪的旗袍女子,嘴角笑意好似能够让任何男人酥了。

        面对这个如熟透了的水蜜桃般诱人的狐狸精,萧小白心中也难以做到完全心如止水。不过,他倒也想看看这女人究竟有多少道行,究竟想怎么样。如果她以为自己如那昏了头的光头男子一般好对付,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这一路上,几个小时的车程萧小白同样是觉得略有些无趣呢!这么一个养眼的大美女送上门,那就陪她玩玩好了。

        “小帅哥,怎么称呼啊?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姐姐姓沐,沐浴的沐,”旗袍女子笑着靠近萧小白在其耳边吹气般问道:“小弟弟,你也是元城的?看起来应该还在上高中吧?一中的?还是二中?四中?六中?九中?”

        萧小白则是淡笑反问道:“那沐大姐你呢?贵妇人?金丝雀?还是..鸡?”

        “小弟弟,你问得还真是直接啊!那你猜呢?”目中羞恼之色一闪而过的旗袍女子,便是脸上笑容依旧的说着伸手向萧小白腿上缓缓摸去。

        感受到萧小白腿上轻微的颤抖,侧头看了眼脸色略微变了下的萧小白,旗袍女子不由嘴角勾起了一丝淡淡得意的弧度,手顺着萧小白的大腿向着根部摸索而去。

        然而下一刻,萧小白已是闪电般出手,一手抓住了旗袍女子向着自己下身摸去的玉手手腕,另一只手则是点在了旗袍女子胸口的穴位上,使得她浑身一僵瞬间感到自己的身子麻木不能动了般。

        “不好!”目中闪过一丝惊骇和不敢置信之色的旗袍女子,却是明白遇到真正高人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这大巴车上,一个看似普通的少年竟如此深藏不露。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萧小白这会儿心中的惊疑丝毫不下于旗袍女子的惊骇。

        下一刻,让旗袍女子羞愤不已的是萧小白竟然伸手从旗袍的开叉处探入了她的下身,还撩拨般触摸挑弄了几下,隐约的触电般触感,让旗袍女子僵硬的身体本能般轻颤了下,俏脸都是微微涨红起来。

        收回手,忙压下心中略有些躁动的法力,萧小白顿时心中确定的有些不敢置信眯眼看向一旁的旗袍女子:“玄姹魔体?接连让我碰到了两个,难道说地球上拥有特殊体质的人很多不成?这也太特么巧了吧?这女人,体内的玄姹魔气竟然都觉醒了一些,难怪看起来这么风骚动人。玄姹魔体的美丽果然可怕,哪怕是刚觉醒,就已经有这般诱人风采。”

        “玄姹魔气啊!那可是比任何灵气能量都要更精纯的,一般修士只怕都难以吸收,否则很容易引得自身法力紊乱狂暴难以自控。而且,这玄姹魔气可不是想吸收就能吸收炼化的。我修炼的《北冥经》乃是极为高深玄妙的修仙功法,水属性的功法,却秉承了水可利万物、能容万物的特点,连火属性能量都能转化吸收,可想要吸收玄姹魔气却是要借助双修之法才行,还要被吸收着心甘情愿,否则玄姹魔气很难被吸收,”心念电转的萧小白认真看了眼旗袍女子。这女子虽然看似风骚,可萧小白却不认为她是那么容易能够被降服的女人。

        略微沉吟的萧小白,便是猛然想到什么般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好似把玩着一块羊脂白玉般摩挲着旗袍女子的手,轻闭上双眸,感受着体内略有些紊乱狂暴起来的法力,引导这些法力在丹田之中尝试凝练血煞符印。

        就算萧小白想要降服这旗袍女子来帮他修炼,可也不能操之过急。但既然对方羊入虎口,总要先占一些便宜才行。借助玄姹魔气的影响来凝练血煞符印,无疑效果会很好。这一路上几个小时的尝试,肯定要远远过之前加在一块儿努力的效果。

        沉浸在凝练血煞符印之中的萧小白,却是并不知道他这般轻薄举动,同样是如浪潮般一**刺激着旗袍女子,使得她浑身颤栗般肌肤泛红、脸色充血的看起来妖艳无比。羞恼无比的旗袍女子,只觉自己从未有这么敏感过,那异样的感觉使得她慢慢被拉入了极乐又似极痛苦的深渊中一般。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不觉日暮西山,天色略微昏暗下来,大巴车终于是驶入了元城市汽车站。

        车子缓缓停下的瞬间,似有所觉般睁开双眸的萧小白,下意识侧头看了眼一旁的旗袍女子,不由微微吓了一跳。只见这会儿旗袍女子便好似刚那个极乐之后,浑身香汗淋漓、旗袍都汗湿了般、浑身虚脱似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怎么回事?羊癫疯了啊这是?”萧小白见她就差没口吐白沫了,不由略微惊诧瞪眼,然后忙帮她把了下脉,这才略微松了口气:“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脉搏略有些紊乱虚浮罢了。”

        说着忙伸手点在旗袍女子胸口为她解了穴的萧小白,便是连起身取下背包离开了。

        待得萧小白离开之后,才幽幽醒转般的旗袍女子,看到一旁没人了,不禁心有余悸般的咬牙羞恼低喃:“可恶的臭小子,别让我再碰到你。”

        不过她也明白,自己也只能嘴上狠罢了,并非无知妇人的她清楚明白像萧小白这类人有多么的可怕。这种人,越年轻,只怕来历越大,越不好惹。

        拖着酥软无力般的身子下了车的旗袍女子,刚提着包包走出了车站,便是似有所觉般的脚步微顿,下意识抬头看向了周围隐约围了上来的十多个男子。

        慌忙向着一旁跑去的旗袍女子,连抓带踩、撩阴掏鸟般的干倒了两个男子,然后甩掉高跟鞋赤着脚就窜入了人群之中。

        “混蛋!给我追!”顾不得去管那两个弓着身子躺在地上哀嚎的同伴,其中一个为的魁梧男子低喝一声,十多人便是一阵风般在周围许多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窜入人群去追旗袍女子去了。

        再说车站旁,萧小白刚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关上了车门,便见另一侧的车门打开,一位妩媚动人的大美人急不可耐的上了车。

        “快走!”从宝宝内拿出一叠大红钞票往前一递的旗袍女子便是忙道。

        出租车司机也是干脆,忙伸手接过那一叠钱,随即松刹车和离合一踩油门车子便是窜了出去,将正好追了上来的十多个男子甩在了后面,任由他们呼喊着停车,从后面跑着追上来,车子的度反倒是更快了。

        这才松了口气往靠背上一靠的旗袍女子,目光余光注意到一旁的萧小白,不由俏脸一变的下意识浑身一颤失声道:“是你?”

        “大姐,咱们还真是有缘啊!”侧身看着她的萧小白却是笑了。

        与此同时,一道清冷悦耳的声音也是从前面驾驶座传来:“臭小子,的确是有缘啊!上次坐我的车没付钱,不会忘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