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抢个红包修仙去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五章 血僵

第两百三十五章 血僵

        看着那石棺裂缝之上渗出的血迹,萧小白怀中的安欣也是忍不住俏脸微变:“萧小白,那石棺里怎么会渗出血来?难道其中还有活尸不成?”

        “不要自己吓自己,那石棺之中分明就是个活人,一个受伤正在挣扎的活人罢了,”摇头说着的萧小白,转身对黎琳连道:“帮我照顾一下安欣,我去开棺。ΩE  』』小说WwㄟW.』1XIAOSHUO.COM”

        上前扶住安欣的黎琳听着萧小白后面一句话,不由美眸一瞪的急忙道:“你不是开玩笑吧?你竟然还要去开棺?”

        “再不开棺,石棺里的人就真要死翘翘了,”萧小白说着直接跃身而起,脚下一点那丈许高的石碑,飘然落在了那渗出血迹的石棺旁,伸手正要将石棺的棺材盖推开,却是猛然察觉到了什么般凝眉眯眼略显惊疑的看了看两侧的石棺。

        邱九爷忍不住提醒喊道:“萧先生,小心,这些石棺恐怕另有猫腻。”

        默然点头的萧小白,手上猛然用力,那石棺顿时应声被推开,一股血腥气从开启的石棺之中逸散而出。

        几乎同时,黑色头般的东西从石棺内激射而出,向着萧小白席卷缠绕而去。

        嗤嗤..赤红色火焰从萧小白身上升腾而起,碰触到丹火的黑色头尽皆被焚化为飞灰,而剩下的也是害怕了般快缩回了石棺内。

        紧接着,一颗血淋淋般的脑袋从石棺之中探出,身上还隐约可见缠绕的染血黑色头。不惊不慌的萧小白燃烧着赤红色火焰般的手探入石棺之内,从那浑身血淋淋般的人身上拂过,顿时那些缠绕在其身上的黑色头尽皆收缩沿着石棺下面的缝隙消失。

        “萧小白?”低哑虚弱的喘息声响起,浑身血淋淋的那人从是石棺内爬出。

        仔细看了看他苍白消瘦的脸色,萧小白不禁神色微动:“李叔?你是和安欣小姐一起来的?”

        “你..你见到了二小姐?她没事吧?”这人赫然便是安家那位守门消瘦老者李叔,听萧小白提起安欣,不由紧张担心的忙问道。

        转头看了眼外面石门门口的安欣,萧小白不由淡笑道:“放心,她没事!”

        “二小姐?”转头顺着萧小白的目光看去,李叔不由目光一亮的面露惊喜之色。

        萧小白则是忙取出一张疗伤灵符催动按在李叔身上,使得他身上的伤快愈合恢复。

        而下一刻,不远处的另一个石棺便是轰然震颤碎裂,棺盖掀飞,一道浑身散着冰寒气息的身影跃身而起,带起了一束束长长的黑色头。

        嗤嗤..浑身冰寒气劲迸的鹰钩鼻高瘦中年落在另一个石棺上的同时,直接将缠绕在身上的黑色头尽皆震断。此人身上瞬间爆的气息之强,赫然达到了先天层次。

        “一个先天高手,竟然都被困入了石棺之中,他们之前究竟经历了什么?”眯眼看着鹰钩鼻高瘦中年的萧小白心中惊疑不定。

        解决了那些黑头,松了口气依旧面色有些难看的鹰钩鼻高瘦中年疑惑看了眼萧小白,又瞥了眼远处石门之外的邱九爷等人,不由冷笑道:“又来了些不怕死的。”

        “张寒风,你的命也真够大的啊!”李叔则是嗤笑看向鹰钩鼻高瘦中年。

        鹰钩鼻高瘦中年张寒风同样冷然看了眼李叔:“李叔泉,看来我之前饶你一命真是个错误。”

        “绕我一命?张寒风,你真以为踏入先天就了不起,想杀我就能杀我吗?”李叔有些好笑的摇头:“不要自以为是了,如果你真有把握杀了我,之前就不会犹豫了。之前错过了杀我的机会,你现在就更没有机会了。”

        “哦?是吗?你觉得以你现在的情况是我的对手?还是你以为这小子会帮你?”嗤笑说着的张寒风瞥了眼萧小白冷淡道:“小子,似乎实力不错嘛!想必你也是出身不凡吧?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寒风,关外长白派门下长老。”

        长白派?萧小白眉头轻挑的不置可否一笑:“长白派长老?那又如何?”

        “如何?我与李叔泉之间有些私怨,奉劝你不要随便管闲事,否则就是与我长白派为敌,”眉头一掀的张寒风目光冷厉起来。

        萧小白哑然失笑的摇头:“还真是够霸道的,就是不知道你能否代表的了那什么长白派。你们的恩怨是你们的恩怨,我想不想插手是我的事,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受人威胁,你这么说,我还真得非要帮李叔补课了。”

        “哼!小子,有种,我记住你了。与我长白派为敌,你会后悔的,”张寒风冷哼道。

        “哈哈..张寒风,你们长白派是厉害,门中先天高手不少。不过,以你的实力,在其中恐怕只是垫底的。倒是你嘴上的功夫,可很是厉害啊!”李叔笑着戏谑道。

        目光一寒的张寒风,却是并未再理会李叔,而是转而身影一闪快出手,将周围一些在震颤的石棺一个个尽皆打开,露出了其中一道道被黑色头缠绕,很多都是浑身鲜血淋漓的狼狈身影。

        然而,张寒风并未出手去救他们,而是一个个扫视一眼,好似在找人般。

        “怎么会没有?”接连寻找一番没有收获的张寒风皱眉低喃,紧接着又听到一旁一个石棺震颤了下,不由豁然转身就要伸手将棺盖推开。

        同样有所感应的萧小白,看了眼那石棺,却是忍不住脸色微变的忙喝道:“住手!”

        低沉的摩擦声中,张寒风对萧小白的话却是恍若未闻般依旧推开了石棺的棺盖。

        刹那间,浓郁的血腥气从石棺内逸散而出。上前欲要看清楚石棺内情况的张寒风,却是猛然脸色大变的一瞪眼,随即慌忙闪身欲要向后退去。

        吼..低沉嘶吼声中,一道血色幻影从石棺内一跃而出,径直向着张寒风扑去,血色利爪带起了几道血色寒芒,一股腥臭味道弥漫开来。

        蓬..低沉的闷响声中,于那血色幻影硬撼一招的张寒风踉跄后退,凝结成了一层寒冰的手上沾染了血色粘液般,随即寒冰腐蚀般,连着张寒风的手都是被腐蚀了似得,让其忍不住皱眉口中出了一声嘶哑痛呼。

        与此同时,血色身影也是撞在了一个石棺之上停了下来,化作了一个浑身沐浴在血浆中般的消瘦身影,血糊糊隐约露出白骨的可怕面孔之上獠牙外露,稀疏的头都是被染成了血色般,浑身煞气浓重,腥臭尸气更重。

        “血僵?”萧小白看清其样子,不由双眸微缩的失声低呼。血僵,顾名思义乃是僵尸的一种,乃是生前杀伐深重,死后又沐以血液孕养而成,凶悍无比,嗜好杀戮,其身上的血色粘液有着强烈的腐蚀性和尸毒,一旦被其腐蚀,尸毒侵入体内,将会非常的麻烦,血僵的尸毒是极难祛除的。

        萧小白正想带着李叔退开,他可不想去招惹这头血僵。然而事与愿违,他的一声低呼似乎是吸引了血僵的注意力,刚要拉着李叔后退,豁然转身的血僵便是跃身向他飞扑而来。

        忙推开李叔闪身引开了血僵的萧小白,转而浑身赤红色火焰升腾,待得血僵靠近过来似乎本能忌惮般的动作凝滞了下,萧小白却是转而靠近血僵,挥手间赤红色火焰好似火浪般向着那血僵席卷而去,伴随着‘嗤嗤’好似榨油般的声音,刹那间血僵便是变成了火人。

        吼..出痛苦嘶吼的血僵,好似受刺激疯了般向着萧小白飞扑而去。

        眼看着血僵靠近的萧小白,下意识欲要闪躲,体内的红莲业火瞬间波动剧烈起来,使得萧小白动作微顿,眼看着血僵就要到眼前了,下意识的便是心意一动红莲业火从丹田内逸散而出,穿过血僵身上的火焰向着其体内渗透而去。

        浑身一僵的血僵,旋即便是出了更加凄厉绝望般的嘶吼,随即吼声弱了下来,口中喷出了一口红雾般,随着身上赤红色火焰的灼烧而慢慢无力软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