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抢个红包修仙去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六章 她的男人

第两百四十六章 她的男人

        彭湾镇上河村,位于彭河湾上游,靠近山林,有着十多户人家。E小说Ww』W.%1XIAOSHUO.COM这里距离彭湾镇有着几十里山路的距离,在整个彭湾镇都是排的上号的贫困村。

        上河村的村东头,有着几间木质的土坯房,房子不大,看起来有些老旧,配上那茅屋般的厢房,倒真是有些几十年前老农户的感觉。

        鸡鸣狗叫声中,院中堂屋门口的院中,木质的餐桌旁一个衣着破烂、消瘦、薄唇、眉眼间带着一股尖酸刻薄味道的五六十岁老妇人以及两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中年夫妻和足足五个几岁到十几岁的半打孩子正围坐吃饭。

        看似贫贱的一家,这一桌子饭菜倒还挺丰盛,鸡鸭鱼肉的,孩子们吃得满嘴流油。

        咳..低沉的咳嗽声从屋内传来,显得有气无力般,一阵一阵的。

        “老不死的,别咳了,吃着东西还堵不住你的嘴啊?”瞥了眼屋内的老妇人皱眉没好气道:“要不是你一直惯着,我早把那赔钱货的死丫头撵出去了。你现在的样子,还能活个几年啊?难道你还想等死了都不把闺女嫁出去,让人戳你脊梁骨啊?”

        面对老妇人的喝骂,屋内没有什么回应,只是咳嗽声更加厉害了些。

        “娘,要我说爹就是想不开,阿艳她早晚不都是要嫁出去的吗?”一旁的三四十岁中年男子嘴一歪笑道:“如今也挺好,嫁给了彭山虎,得了一大笔彩礼,爹治病的钱以后也就宽松多了。”

        其话音刚落,便是被身旁的三四十岁中年女子用手肘碰了下,蹙眉看了他一眼。

        注意到这一幕的老妇人则是不咸不淡道:“你们爹得了那么个病,也是活不了几年了。与其浪费钱,倒不如把这笔钱留给老二和小五以后娶媳妇。”

        “哎呦,娘,您这话说得。这如今有了钱,爹的病怎么能不治呢?我们要是不给爹治病,不是让人家戳我们脊梁骨骂吗?老二和小五就算以后娶不上媳妇,也是他们自己没本事。实在没办法,我们三个女儿呢,就算是拿女儿换也..”中年女子赔笑连道。

        老妇人听得只是轻哼一声没有多说,倒是那五个孩子中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女忍不住蹙眉道:“妈,你说什么呢?难道你还要让我和三妹四妹去给二弟五弟换婚不成?这都什么年代了,你..”

        “你什么你?长大了,翅膀硬了,长本事了是吧?这饭桌上哪有你插嘴的份?臭丫头,就你这倔脾气,真要换婚,人家还不一定看得上眼呢!”中年女子斥道。

        少女一听,一脸的不忿之色,嘴角蠕动着嘀咕了句:“如果你们像对姑姑那样对我,我宁愿死也绝对不从。”

        “死丫头,你说什么?”老妇人一听顿时手中碗往桌上一放沉着脸看向少女。

        “奶奶,姑姑的脾气你最清楚的。你这样让她嫁给自己不想嫁的人,等于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往绝路上逼啊!”少女抿了抿嘴忍不住开口道。

        老妇人一听顿时脸色更加难看的微颤着手指着少女气得说不出话来,吓得反应过来的少女俏脸微白。

        啪..响亮的把掌声中,中年男子直接甩了少女一巴掌起身怒喝道:“臭丫头,竟敢这么和你奶奶说话,眼里还有没有尊卑了?”

        “爸,我没有说错,姑姑的性子你难道不清楚吗?”少女俏脸瞬间红了半边,泪眼朦胧的依旧忍不住倔强开口道。

        中年男子面色一沉的抬手就要再打,却是猛然听到了外面一阵低沉有力的车声。

        愣了下的中年男子抬头向外一看,只见远处蜿蜒崎岖的山道上一辆黑色路虎驶来,径直来到了低矮的篱笆院外空地上停下,随即车门打开,一袭紧身红色中式传统喜服的彭雪艳和萧小白一起下了车。

        “阿艳?你..你怎么回来了?”中年男子看着彭雪艳明显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那老妇人看到彭雪艳同样愣了下,反应过来顿时忍不住跳了起来喝骂道:“死丫头,谁让你回来的,你想气死我啊?”

        “妈..大哥..”一脸悲色,神色复杂看向老妇人和中年男子的彭雪艳还是开口喊道。

        彭雪艳这一声复杂难明的喊声,让老妇人和中年男子都是略微沉默下来,就连屋内的低沉无力咳嗽声也是一下子停了下来。

        “姑姑!”同样惊讶转头看向彭雪艳的少女,却是很快面露惊喜激动之色的喊了声,忙起身飞扑过来,趴在彭雪艳怀中委屈的哭了起来。

        玉手轻抚着少女泛红的俏脸,目中闪过一丝心疼之色的彭雪艳不由看向中年男子道:“大哥,冬冬不是小孩子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为什么就只会打孩子,这样能显得出你的本事是不是?”

        “阿艳,我..你是不知道,这孩子不打她不长进,不懂事啊!”中年男子面对彭雪艳略有些怯,讪然尴尬的开口道。

        一旁的中年女子也是连道:“是啊!阿艳,你看这死丫头都把娘气成啥样了。”

        彭雪艳看向老妇人没有说话,反应过来般的老妇人则是目光凌厉看了眼彭雪艳身旁的萧小白,咬牙沉声道:“阿艳,彭山虎呢?你男人呢?这小子又是谁?”

        面对母亲的质问,彭雪艳正有些不知如何回应才好,萧小白却是干脆直接道:“阿姨,我不清楚你说的彭山虎是谁,也没兴趣知道。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艳姐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所以我这个小子就是你口中她的男人。”

        萧小白此话一出,顿时在场所有人,包括靠在彭雪艳怀中的少女彭冬冬都是惊愕意外的看向萧小白,一个个都是脑袋当机傻眼了似得。

        “开..开什么玩笑?你个毛还没长齐的臭小子,竟然说你是..”中年男子,彭雪艳的大哥当先反应过来,忍不住好笑的不愿意相信说着看向彭雪艳,见她红着脸却没有丝毫反驳的样子,顿时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

        老妇人惊讶之后,则是沉着脸看向彭雪艳沉声问道:“他说得是真的?”

        “是真的!娘,我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只是之前我没有跟你们说而已,”面对老妇人的质问,深吸了口气的彭雪艳,反倒是淡然平静的回应道。

        “你..”老妇人一听手指着彭雪艳气得浑身抖,身子一晃好险没有晕过去。

        一旁的中年男子则是忍不住紧张忙道:“阿艳,你..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你..你要我和娘怎么跟彭山虎交代?他要是知道你..你和这小子..他还不得要了我们全家的命啊!你要害死我们全家啊?”

        “我害死全家?”彭雪艳听得苦涩一笑:“大哥,我做了什么了?就要害死全家?你这样说我,那你呢?你们对我做了什么?你和娘是想逼我去死吗?我是你的亲妹妹吗?你还是我的大哥吗?为什么你先想到的总是自己,你为我想过吗?”

        中年男子听得表情不太自然的有些无言以对,一旁的老妇人却好似受刺激般的激动道:“彭雪艳,你个死丫头说什么呢?我不为你想?我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又帮你嫁到彭山虎那么有钱有势的人家,有那一点儿对不起你,不是为你着想的?”

        彭雪艳听得神色黯然,目露悲色的轻摇头不语。

        萧小白则是忍不住有些目瞪口呆,气急而笑的看向老妇人,他怎么也没想到彭雪艳的母亲竟然是这样一个极品人物,自己该说她是愚昧无知,还是蛮不讲理呢?明明是不顾女儿的想法,将女儿丢入火坑,反而说得好像一切都是为了女儿考虑一般,实在是让人有些无言以对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