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抢个红包修仙去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八章 治疗,离开

第两百四十八章 治疗,离开

        老妇人呆了下,转而瞪眼正要反驳,老头却是连对萧小白和彭雪艳道:“好了,什么都别说了,你们还是赶快离开这儿吧!”

        “爹,我们走了,你和娘,你们怎么办?那彭山虎找不到我们,肯定会拿你们撒气的。E小说WwW.1XIAOSHUO.COM而且,爹,你的病越来越严重了,要不你跟我去元城吧!到元城治病,我也能够方便照顾你,”彭雪艳忍不住道。

        老头儿却是苦涩一笑道:“雪艳,你的孝心爹明白。只是,爹这身子骨,只怕撑不了几年了,就不去给你添麻烦了。外面再好,总归还是不如自己家里好啊!”

        “伯父,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我来帮你看看病,你的病倒也不是没有治愈的希望,”一旁的萧小白目光微闪的看着老头沉吟开口。

        惊讶抬头看向萧小白的老头却是苦笑摇头:“我自己的病我自己清楚,医生也跟我说过,是治不好的。”

        “小白,你真的有把握治好我爹吗?”彭雪艳却是忍不住期待看向萧小白连问道。

        为老头把了把脉的萧小白,才点头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可以治好的。”

        “小子,你说什么大话呢?大医院里的医生都没办法治好死老头子的病,你竟然说你能够治好。小小年纪,本事不大,口气倒是不小,”老妇人嗤笑道。

        瞥了她一眼的萧小白不置可否道:“治不治得好,总要治过之后才能知道。”

        “伯父,你若是信得过我,我就帮你诊治一番,如何?”萧小白说完便是看向老头淡然平静的问道。

        老头倒是显得洒脱的点头一笑:“反正我这样下去也没几年活头了,与其这样活着,倒不如试一试。你就放心大胆的给我治吧!”

        这番话,倒是让萧小白对老头略微有了些好感,吩咐彭雪艳帮老头脱去上衣,然后伸手从怀中取出了针囊摊开,拉过一个破旧的椅子就这么在床边坐了下来。

        “老不死的,你就作吧!当心他治死你啊!”见状没好气说了声的老妇人,便是略有些气呼呼的转身出去了。

        毫不在意的萧小白,又为老头把了一会儿脉,清楚感受了一下其体内的情况,这才沉吟着捻起一枚银针准备开始下针。

        ..时间缓缓流逝,不觉几个小时过去,眼看着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房中萧小白总算是完成了对彭雪艳父亲全方位的治疗和身体调理。

        人老了,身体总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毛病。尤其是像彭雪艳父亲这样久卧病榻的,身上的病痛就更多了。为了帮他调理那已经很糟糕的身体,萧小白甚至不惜耗费了一枚参丸为其伐骨洗髓。光凭参丸的药力,便可使其身上的大半毛病消失了。

        “姑姑..小..小姑夫,你们一定饿了吧?我下了些面条,在厨房呢,你们去吃点儿吧!”少女彭冬冬突然进来,见萧小白已经收拾好了银针卷起针囊,不禁略微犹豫磕巴的连喊道。

        话音刚落的彭冬冬,便是似有所觉的鼻子一动,忍不住蹙眉道:“嗯?什么东西这么臭啊?”

        “喊你奶奶来,给你爷爷擦擦身子,”对彭冬冬说了声的萧小白,不容分说拉着彭雪艳便是离开了屋子,径直向着院中一侧茅草屋般的厨房走去:“行了,艳姐,什么都别说了,先去吃点儿东西,下午没什么其他事的话,咱们就该走了。”

        来到厨房门口的彭雪艳忍不住问道:“小白,我爹他真的没什么问题了吗?”

        “怎么?不相信我的医术?”挑眉一笑的萧小白自信连道:“放心吧!你父亲现在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了,只要静养一段时间,加上我给他开的药吃着,最多三两个月便生什么事都没有了。”

        不觉太阳西垂,眼看着到傍晚时分了,梳洗了一番精神头儿好了很多、已经能够拄着拐自己走路的彭雪艳父亲、彭雪艳的母亲以及大哥大嫂和几个侄儿侄女都汇聚在了篱笆小院之外,看着萧小白和彭雪艳上了黑色路虎越野车。

        萧小白实在是不想在这儿多待,而彭雪艳看到父亲病情的好转之后,也算是放下了心中一个沉重的担子,可以安心离开了。

        此次,就连旁彭冬冬那丫头都要跟着彭雪艳一块儿离开。小丫头十六七岁了,慢慢长大懂事了,对于外界的事情也更多了几分好奇和期待,硬缠着彭雪艳要跟她一起离开,不待萧小白和彭雪艳上车,便是迫不及待当先抢占了副驾驶座。

        车子启动,离开了彭雪艳的家,不到半个小时便是来到了彭湾镇街上。这儿是通往外界的必经之路,所以才会形成了一个集镇。

        黑色路虎刚刚从彭湾镇那唯一的街道上穿行而过,迎面驶来两辆警车便是将路给堵住了。

        嗤..略显急促的刹车声中,黑色休闲装俊朗青年司机不得不将车子停了下来。

        几乎紧接着,后面也是有着足足三个面包车并排一拥而上,将黑色路虎挤在了中间,进不得,退不得。

        前方两辆警车的车门快打开,走下了几个挺着腩肚的肥胖警察,一个个穿着肥大紧绷的警服,颇有些沐猴而冠的违和感。

        “下车,全部抱头下车!”呼喝声中,其中两个警察竟然直接取出手枪对准了黑色路虎,看得萧小白双眸虚眯的目中寒光一闪。

        “萧先生..”黑色休闲装俊朗青年司机也是忍不住蹙眉请示般对萧小白道。

        “小白!”一旁的彭雪艳更是忐忑紧张不已的抓着萧小白的手臂,坐在副驾驶座的彭冬冬更是小脸白吓得动都不敢动了。

        瞥了眼车窗外从后面面包车上下来晃悠悠来到一个满脸横肉光头警察面前赔笑说着话的彭山虎,目中寒意更浓的萧小白,却见那头上的警帽都戴歪了的家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也不知从电话里听到了什么,脸色大变的慌忙便是挥手和斥一声,身旁的警察直接上前将有些惊愕懵的彭山虎抓住了。

        “萧..萧先生,多有得罪!多有得罪!”紧接着那光头警察便是忙正了正警帽凑过来在车窗外点头哈腰的陪着笑脸。

        降下车窗的萧小白,也懒得和光头警察啰嗦,干脆直接道:“我不管你接到了谁的电话,也不想知道你究竟是干什么的。但有一点儿,我不希望彭雪艳的父母和家人以后有任何的麻烦。相信你也应该多少有所了解,彭雪艳的堂哥彭工是军队出身,如今在国家特殊部门工作。”

        光头警察一听,顿时冒了一脑门子的冷汗,忙不迭点头赔笑:“是..是,我明白!萧先生您放心,彭山虎平常为祸乡里、作恶多端,他会得到应有的惩处。以后再彭湾镇,绝不会再有人找彭小姐一家的麻烦。”

        “行了,我们还要赶时间呢!没工夫在这儿跟你瞎耗,”淡然说着的萧小白又关上了车窗。

        赔笑点头,挥手呼和着吩咐那两辆堵路的警察挪开,哈着腰目送黑色路虎启动驶离的光头警察,这才脸上笑容淡去的抹了把冷汗,随即咬牙狠狠瞪了眼犹自愣神没有反应过来的彭山虎喝道:“走,把他给我带回局子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