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曲朗探案在线阅读 - 第769章 意外之喜

第769章 意外之喜

        夏一航破获这起重大案件,完全出于一种偶然。

        这十多年里,无数次的惊喜让他以为已接近罪犯,却最后都化为泡影,这个叫范春亮的男人是头号人物范春明的弟弟。

        范春明是一号人物,打打杀杀冲锋在前,他们以打杀开启模式,后来做起了毒品买卖。

        范春亮则是一个心思慎密的男人,比哥哥小五岁,是哥哥的智囊。

        那天,夏一航到所辖派出所调取一份卷宗,刚一进门口,就看见有人往外轰一个男子。

        夏一航觉得奇怪,有人看到夏局长来了,赶紧跑上前说明情况。

        原来男人说自己叫林越兵,报案说自己的爸爸被人绑架了,派出所一听不敢怠慢,第一时间跟着他去找他说的小房子。

        可走到半路,他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连续找了四个小时,又说可能走错路了。

        民警看他语无伦次就放弃了,但第二天他还来。

        第二天的时候,他说是在宾馆,民警们还是配合着出了警,可哪里有被绑架的痕迹。

        但他锲而不舍,这已经是第五天了。

        所在没在,副所长说明了情况,还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他这里可能有问题。”

        夏一航看此人虽说有些愣头愣脑,但神情却是装不出来的紧张,他都快哭了,语无伦次地说:“真的被绑架了,身上有绳子还出血。”

        夏一航问在什么地方,他又开始转不过弯一样,说了好几个地方,什么花园呀,什么宾馆呀,什么小房子呀,反正没一个准确的地方。

        夏一航把他带到一个单独的房间里,问:“你叫什么名字?”

        “林越兵。”

        “今年多大了?”

        “二十八。”

        “你父亲叫什么?”

        “林南生。”

        “父亲多大了。”

        “五十多……还是六十,我不记得了,反正刚过完生日不久。”

        “你们是怎么被绑架的,你亲眼所见?那你怎么跑了出来?”

        见夏一航如此问,林越兵竟然哭了起来,说:“救救他吧,他马上就要死了,救救他,他是我爸,也是国家的人。”

        夏一航觉得有意思,就问:“什么叫国家的人。”

        林越兵忽然变得严肃起来,说:“他的身份是保密的,不能透露的,我现在不得不报警,他真的要死了。”

        “是他让你报的警?”

        “不是,我是跑出来的,他没跑出来,让人给绑上了。”

        林越兵说完还用手要身子上比划。

        “我是公安局长,你说的话太笼统,我们找不到地方,你这样,每天想起什么就过来,我让他们把你的口述都记下来,看能不能有用。

        听你的口音你不是这里的人,老家在什么地方?家里还有什么人,你爸爸被绑了,你妈知道吗?”

        “他要死了,再不去他就死了,求求你们,救救他。”

        男人又困在自己的世界里语无伦次起来。

        “这样,把你妈叫来,我们听听她怎么说,你说的话,可能只有她能听得懂。”

        林越兵突然就跪下了,说:“他不是我亲爹,但比我亲爸还好,他是国家什么保密局的人,他不让我把他的身份暴露出去。”

        夏一航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一本正经的样子,问:“国家保密局?我没听说有这么一个部门,是国家安保局的人?”

        “对、对、对对对。”林越兵好像想起来一样,高兴地说:“是这个名,就是这个名。”

        “国家安保局。”夏一航怎么都不会相信,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的讲述,让夏一航来了兴趣。

        “我们做的都是保密的工作,现在我不想讲我们都做了什么,救人要紧,再不救就来不及了,他被人绑上了。”

        夏一航想了又想说:“他既然是为国家做事的人,我们就不会不管。”

        林越兵被夏一航拉了起来,他擦了擦鼻涕说:“这就好了,你是大官,说管就一定会管的。”

        夏一航说:“这样吧,他既然是为国家工作的,就不一定这么快就能死了,你还没被抓住不是?他们还会来抓你的,你要是也被抓了,你们俩有可能一起死。

        你们做的事是一起做的,死也要一起死。”

        林越兵突然一拍大腿说:“对了,那个人是这么说的,说让我俩一起死。”

        夏一航一笑,说:“对了吧,这样,他既然是国家的人,是不是有很多的名字,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一个是真的,找到了,我们往上面汇报。

        他要真的是国家的人,就一定能找到他,你知道他有几个名字?都说出来,我帮你分析分析。”

        林越兵掰着手指说:“他真的有好几个名字,到了一个地方就换一个,不过,我就只有一个。”

        林越兵笑得很天真,他也挺佩服夏一航的,觉得他们都是国家的人。

        “二胖、黑哥、陈汉、王一举还有亮哥。”

        “还有吗?”

        林越兵摇了摇头说:“还有我也不记得了,有时他是各种总,比如李总,王总,反正名字多得数不过来。”

        “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我们是一个屯子的,范家屯。”

        夏一航的脑子轰的一声,这个地方他太熟悉了,为了抓范春亮,他去范家屯不下十次,可这小子,自从出了事之后,一次都没回过屯子。

        夏一航在屯子里埋下了天罗地网,但他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凡是跟他亲近的人,都没有他的消息,如果他曾回过屯子,不可能一点风声也传不回来。

        十多年过去了,很多人和事都变迁得没了原来的模样,但夏一航对每一任的村长都叮嘱过有过范明亮的事。

        “他应该有大名叫范什么吧?”夏一航启发他说。

        “这个是真名,他说对谁也不能说。”

        夏一航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拍着脑袋说:“我有一个朋友就是范家屯的人,是不是云南的范家屯?”

        “对呀,你不是说我的口音是南方的吗?”

        “他叫范明亮对不对?”

        林越兵大喜过望地看着夏一航说:“你怎么知道?不愧都是国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