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在线阅读 - 第369章 李傕郭汜的家人们犯过的愚蠢错误

第369章 李傕郭汜的家人们犯过的愚蠢错误

        李素当然知道,关中世家能活到现在,还保有大量田地,经过董卓李傕之乱也只是散去些动产,没有伤及不动产,那说明他们肯定是有很强的求生政治智慧的。

        军阀的刀子在乱世有多好使,这些人不会不明白。真要是敢明着跳出来反对平抑粮价、反反土地兼并,他们肯定会被直接抓住罪证、明正典刑。(世家想趁荒年土地兼并,刘备李素想反土地兼并,所以他们要反反土地兼并,这里是双重否定表肯定,没写错)

        所以,他们只是躲在暗处,而且是躲在人堆里散布流言,先造势增加阻力,这里面的关键,就在于不让李素扩大打击面。

        换句话说,关中四大世家,算上各个分支、外加一些小豪强,可能累计十几路到几十路利益,这些人里,真到了现在这个阶段,依然胆子大头铁搞事情的,可能也就是一小撮,两三成都占不到。

        如果李素抓不到确凿证据,就直接按个别的罪名把有嫌疑的流言者弄死,那当然很轻松,但这样会导致其他还没反对刘备的世家也人人自危,不知情的大多数人会恐惧“是不是欲加之罪,刘备想要钱想要田就能直接随便按个罪名”。

        尤其是现在刘备梳理内政的区域,与其他三家军阀的控制区接壤,这就存在一个竞争关系,谁对人才更好,对人才的家族产业保护更好,人才就流动到谁麾下。世家虽然可恨,但在平民普遍没读书的年代,世家也出人才,不能为了钱粮彻底把人才来源掐了,一定要区别对待。

        刘备此前接受了段煨的反正,但段煨毕竟名义上是“只奉汉帝,不奉刘备”的,就跟历史上关羽降曹的时候姿态差不多,所以既然皇帝没死,弘农地区刘备肯定还要放段煨回去说了算,也是让段煨董承互相牵制。所以二袁和段煨都有可能形成“人才吸引政策”的竞争。

        所以,李素必须先摸清各家对刘备,对他的真实态度,才好下手。

        ……

        “……这事儿就是这点小麻烦,其他其实好解决,所以,你也别多问。过阵子,你把韦家杜家这些家族的女眷,还有杨修的夫人,请来跟她们交往吃饭,顺便看看那些人跟你关系如何,是否真心推心置腹。

        女人嘛,读书少,喜好厌恶不一定藏得住,更容易露出破绽。听说当初李傕郭汜内部有裂痕,之所以修复不易,不就是李傕、郭汜的夫人或短视、或好妒。其他事情,我自然还另有手段。”

        李素平时是不会跟自己的女人说外面的公事的,他有分寸。但今天周樱刚好在身边,而且正是氛围不错,李素挑一些老生常谈不机密的事儿说说,也无妨。

        而且这只是一步闲棋,没指望快速见效,李素当然还有别的办法三管齐下。

        周樱听他提到“女人读书少容易露出破绽”时,还噘嘴不开心了一下,但她也知道夫君不是说她。

        所以她只是就事说事、趴在李素肩膀上,指出了他钢铁直男见事不明的一面:

        “夫君太看得起我了,夫君真是什么都懂,唯独不懂女人——你以为女人是否有手腕、能察言观色,就是看她读了多少书么?根本不是,女人要假装对谁和颜悦色,根本跟读书没关系。

        一个不识字的三旬徐娘,只要家长里短见多了,套话的本事说不定比我还强,指望我打探这些,还不如想别的办法——对了,夫君刚才所言,我就有一点不明。既然说那些世家是怕被针对打击,所以躲在人堆里散播谣言,不露面。

        可拿王必显然是跑不掉的,不管谁拿他说事儿,王必少不了一个配合的嫌疑,王必本人就不怕被丢官处置么?如果怕,夫君为什么不先从王必动手呢?”

        李素呵呵一笑:“王必能说他是被人恶意利用了吧,而且他自己只是‘直言耿介’,我们有什么理由罢官问罪?那不成堵塞言路了么,不利于大王安定长安局面。而且我觉得,那王必根本不怕,他当初是征东将军兖州牧曹操派来送礼被扣的。只要我们不杀他,哪怕罢了他官也能回曹操那儿做事……”

        李素想当然地顺着思路往下说,说着说着忽然眼前一亮。

        对啊!王必当然不怕被罢官,甚至不怕他在长安这些年积攒下的那一丁点家财被抄了,反正他也没什么钱。对他而言只有被杀是需要害怕的,而他学言官上书言事,不管说得再不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死罪。

        所以王必才“无欲则刚”,敢选择“别人都躲在暗处,唯独需要他在明处”的姿态。

        (注:只要不是西凉军阀,因言杀人的事儿都是不能轻易干的,划不来。历史上曹操被陈宫张邈叛迎吕布,并不是吕布有多好,而是曹操之前因为边让骂他,一怒杀了边让,然后兖州“举州同叛”。当然,王必不算什么名士,后果没那么严重,边让是跟孔融齐名的大名士。)

        但是,既然王必不怕罢官,别人或许猜不透王必怕什么,李素却能猜透——王必不担心在长安没官做,那显然是心还在曹操那儿,想着“在长安当搅屎棍拖一把刘备的后腿,然后立刻细软跑”。

        既然如此,当然要让王必生不如死了。

        在你心里,曹操对你的信任才是值钱的,长安朝廷的信任不值钱,那就打击你在曹操心目中的受信任度!

        李素心中,瞬间定下了一条将计就计。

        他忍不住抚慰了小妾几下:“樱儿,你真是我的福星,随口一句话,倒是提醒了我。王必的事儿,我自会料理,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最近请那些世家命妇吃吃饭就行。你说你怕人情世故练达不如那些徐娘,也不用担心,我教你一招。”

        周樱忽闪了一下眼神,好奇掩口问道:“夫君出了名的不懂女人,还能教我这方面社交的招数?怎么想到的?不会不靠谱吧。”

        李素得意一笑:“我虽然不在女人上上心,但智者贵以史为鉴,更会吸取当代的敌人的教训——刚才不是跟你提到,李傕郭汜那些粗夯之辈的妻子,有多么愚蠢,我教你的招数,就是从这些教训上来的。

        李傕郭汜其实自从去岁,就略有不睦,所以今年年初北伐的时候,才被大王逮住了各个击破的机会。而他们的不睦,其夫人们的愚蠢短视要占相当一部分。

        李傕的夫人,溺爱幼子、不顾大局,是其软肋,在傕、汜明明已经生出嫌隙之后,贾诩曾一度建议设计弥合双方,让他们各自派幼子到对方军中为官,实则是互换人质,以求互信。

        但李傕之妻怕儿子将来成为弃子被杀害,死缠烂打不许李傕答应,亏得李傕还是个自以为能干大事的,居然被其妻的寻死觅活所阻,结果导致贾诩所设想的弥合计策适得其反,郭汜因为李傕出尔反尔,愈发觉得李傕想要图害于他,关系比贾诩未提出之前更恶劣了。

        而郭汜之妻,短在嫉妒。李傕为笼络郭汜,时长逼大长秋苗祀放出宫女,供他们取乐,也趁着酒宴分一些给郭汜。郭汜之妻年老色衰,唯恐李傕时长请郭汜赴宴送年轻美女,导致自己失宠,才在郭汜赴宴回府后,偷下不致命的毒药诱骗郭汜,说‘饮食自外来,不可不备’,挑拨郭汜怀疑李傕要毒害他,好从此不再赴宴不再有机会收女人。”

        李素说到这儿,稍微停顿了一下,等周樱接受,顺便看看周樱有没有看出破绽,说辞需不需要调整堵漏。

        因为李素说的这些内容,都是历史上李傕郭汜之乱中发生过的,而现在刘备提前入局破局了,说不定有些桥段还没来得及上演完,就被扼杀了。

        只是李素觉得周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不可能知道,外界的史官说不定也是死无对证,不会穿帮。

        周樱果然没有听出破绽,只是若有所思,悲叹女人天生的软肋。

        李素便继续设计:“所以,不管那些命妇八卦套话家长里短隐藏真心的手腕,是否比你高强,你的优势,就是可以利用女人的天生弱点:对丈夫的嫉妒,对子女的爱护。李傕郭汜之妻分别因此坏事,韦杜杨卫家的女眷,只要不是铁石心肠、或大度不妒,也都躲不过。

        到时候,吃过几次饭,你就流露出看谁给你送礼多、你就举荐她们的少子到汉中王身边担任郎中侍卫,积攒仕途资历的美意,暗观其情。

        如果这些女人知道她们的夫君平时是跟汉中王不对付的,听到这种官没多大、却形同交出人质的任命,肯定会不积极,而且你们都是女眷,平时说话不直接算数,她们委婉另求别的好处,你偷偷记下即可。

        除了拿她们的儿子试探,另一招就是拿她们的夫君试探。你也可以说,我因为对宫中宦官普遍有大恩,大长秋苗祀与其他执掌宫禁的中常侍,都对我礼敬有加——最近苗祀不是在遣散分派美貌宫女么,不是也确实给我分了么。

        你就说,京兆尹这儿女人多得收不下,苗祀还有一堆不知道该怎么分要听京兆尹的,而京兆尹又听你的。到时候酒后让她们各自说说自家夫君私下里有什么忠于汉中王、孝敬京兆尹的表现,谁说得好的就给她们夫君多发美人。

        这些人只要害怕你给她们的夫君发美人,肯定会变着法儿说‘其实我们的夫君对京兆尹也没多孝敬’,但凡是真有蛛丝马迹的,这时候肯定会略加掩饰、改头换面后说出来。你一一记下,回来后咱再抽丝剥茧参详,看看哪些是她们添油加醋的,哪些是确有原型、如果没有原型她们一个妇道人家自己瞎编也想象不到的。”

        周樱听得心中发凉,忽然有些对这种“贵妇人圈子交际花”的工作不太感冒了。

        虽然夫君没有拿她当工具人,可总觉得有点兔死狐悲呢。

        “妾知道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