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三界之城市猎人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二章:虹霓虹榷

第二百七十二章:虹霓虹榷

        三界之城市猎人正文第二百七十二章:虹霓虹榷“柱凳?塞柱凳哪里?”郑方给灵人伙计说糊涂了,低头四下寻找,又在那灵人伙计指点下,方才注意到身下的柱凳,离自己屁股约莫半尺的地方有一个活板,轻轻一扣便能打开,郑方将吃剩的桃皮、瓜皮一一塞了进去,又让禇魁踮起脚,将他那一份桃皮也塞了进去,不过禇魁的瓜里肉多想要带走,倒是没法塞了,灵人伙计摇头说不妨,瓜里肉多只要有一块瓜皮进去,便不影响记账。

        等把一切垃圾塞完,重新扣起活板,还没一会儿的功夫,郑方就见自己的柱凳当间一只灵人的爪子忽然诡异地伸了出来,五指不断地作出抓挠的姿态,这爪子伸出的位置极是凶险,与郑方的二兄弟离得太近,差点没把他吓出一身汗来。

        “谢谢大人惠顾,9o神毫。”一个声音在郑方耳边响起。郑方在柱凳上往后让出半个屁股,极其别扭地从乾坤袋里掏出一个神币塞进了那爪子掌心,神币落入爪中便即消失不见,那爪子收了钱倒也不再抓挠,反而指头并拢起来,冲着郑方不停弯曲,既像是招手,又像是行礼似的,只不过那爪子的对象,怎么看都像是对着郑方的小弟,让他颇有些难堪。

        “收到大人一枚神币,大人可以选择收回1o神毫找零或者享受1o次极乐龙爪,极乐龙爪满1o次,还可付送1次。”随着耳边话音落下,那柱凳上伸出的爪子再次做出爪挠的姿态来。

        “赶紧找零,赶紧找零!”什么极乐龙爪?灵人的爱好好生变态!郑方看着那抓挠之态极为风骚的爪子,心下一阵恶寒,急忙叫了起来。那爪子倒也不矫情,郑方话音甫落,爪子中央便多出了1o粒黄橙橙的小东西,郑方接过来一看,方才明白,所谓神毫,原来就是将神币铰碎了的碎粒,所谓1o神毫,其实就是1o粒米粒大小的神币碎块。

        收下1o个神毫,郑方翻身跃下柱凳,回头却见酒楼大堂里面,那些柱凳顶端,处处都有灵人正不时做出种种不可言说的表情,有的甚至在那里皱眉弄眼哼哼出声,想想方才那爪子,郑方哪里还猜不出来缘由所在,浑身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匆匆叫起禇魁,落荒般地蹿出了这灵界酒楼。

        两人也不说话,一路奔出了集市,郑方这才扭头瞅了瞅正一脸严肃,匆匆赶路的禇魁。

        “刚才你瞧见什么了?”郑方闷声问道。

        “啊?老祖说啥?”禇魁脚力不如郑方,正追着老祖好生辛苦,听了郑方突然问,一时摸不着头脑,茫然回了一句。

        不知道就好,郑方暗暗点头,这特么祸害酒楼,没得教坏了小孩子。

        “老祖应该试试那个极乐龙爪,看上去滋味好像不错的样子。”没想到,禇魁突然紧接着一本正经地说道。郑方脚下一滑,差点没有摔倒在地。

        “你的胡子要剪了。”

        “啊?老祖说啥?”

        “我说你胡子要剪了,还有头,乱蓬蓬地,一股怪味。”

        “咦?哎呦!老祖慢点,小奴不习惯这个调调,哦呦,嘻嘻,好痒……好痒……哎呀,老祖放了小奴吧,小奴受不了啦!……”

        也不管禇魁挣扎求饶,郑方按住这厮,灵力出体,手掌在他头脸一阵胡乱摩挲,灵力过处,将他头胡子剃了个精光,弄完之后捧着那肉球瞧了瞧,觉得顺眼了许多,心中一口恶气方才平息了下去。

        “老祖,老祖……”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紧的叫什么叫?”

        “额……老祖慢点好不,我……我追不上。”

        “叫你修炼你不好好修炼,就知道瞧人家的极乐龙爪,想看滚回去慢慢看,老祖都不稀得理你。”

        “……老祖,你把我眉毛也剃掉了。”

        “……,剃了便剃了,眉毛没了算什么大事?大男人的,尽关注那张嘴脸是个什么意思?”

        “......可是眉毛没了好不习惯的,老觉得脸上少了什么物事?”

        两人絮絮叨叨地走出一大截,郑方实在受不了这小子的聒噪,突然按住他的肩膀,脚下雪泥鸿爪启动,禇魁一不留神,灌下去几口大风,立刻便噤了声。

        灵力大潮起来的时候,郑方将将赶到中天府虹霓城,虹霓城与那膏脂城一样,城外也建了城墙,甚至还有护城河围绕,灵力大潮一起,灵界家家关门闭户,城门自然也关闭了。郑方只得与禇魁靠着城墙坐下,郑方闭目调息,乘着灵力大潮涌动,灵力暴涨之机抓紧修炼。一边的禇魁则掏出吃了一小半的瓜里肉多,一边流泪一边哼唧哼唧吃得香甜。

        大潮退去不久,虹霓城城门开启,郑方和禇魁乘着入城人流稀少的当儿,溜进了城里。虹霓城的规模比膏脂城、甜水城可是大了不止一圈,尽显东灵域大城的风范,城里居民区、商业区、行政区划分井然,郑方问了去那摘星宗的道路,果然是继续向南,出城百里便到。

        郑方本拟不在虹霓城耽搁,直接回宗,却不料去那南城门需要经过城中商业区,这商业区又叫虹榷,是虹霓城中顶顶热闹的所在,郑方两人经过时,虹榷虽然刚刚开市,就已经叫卖之声不绝于耳,灵人摩肩接踵大有水泄不通的架势了。郑方最爱看热闹,瞧着这虹榷就有点走不动道了,当下一咬牙,把回宗的心思抛在一边,与褚魁逛起了虹榷。

        灵界与人界本就差别极大,这虹榷里各种五花八门,匪夷所思的商品更是让在人界也没怎么逛过商场的郑方看得眼花缭乱,心痒难耐,若不是他抠门的习气根深蒂固,早就把乾坤袋里不多的神币花干净了。

        逛了半晌,问过了数家店铺之后,郑方终于在一家小摊子前面站住了脚,这小摊子专门卖雌儿的头花、簪之类的小玩意,郑方看中的是一种做工简单的簪,中指长短,细细的一根木质簪上,两头各雕着一只小雀,出奇的是,每过半个时辰,便有一只小雀飞将起来,绕着簪啼叫数声,遇着整点,两只小雀便一齐飞起,在主人丝间脆声鸣叫,小雀只有指甲盖大小,飞翔鸣叫时极是可爱,郑方一见之下,便想着买一个送给童洁,只怕她会欢喜得紧。接着他又想到了妹妹郑红,带上这个玩意,只怕同学也会羡慕得很吧。

        这簪不是什么稀罕物事,也就卖一个神毫,郑方吸取了他错买神仙舱室的经验,逛了许多摊子,方才确定了价格,然后又在这摊子上与那小贩讨价还价起来,小贩受不了郑方讲价的磨劲,答应1个神毫卖两个给他,郑方却坚持一个神毫买3个,小贩虎起脸看也不看他,郑方拔起脚就走,却又被小贩叫了回去,终于花一个神毫买了三根簪,多出来一根给谁?郑方倒也没有多纠结,老娘不是现成的吗?买之前没想到就该打了。

        接下来,郑方又用神毫买了个皮质书包,那书包虽然看上去颇为简陋,仿佛只是一块兽皮,可只要包裹了几本书进去,你只需对它大声喝叫要看哪本书,那本书便会自己跑去兽皮外面,郑方试了数次,大感有趣,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便也掏钱买下了,打算送给郑阳。

        郑方这里买下了两样东西,正招呼着禇魁离开,叫了几声也没听到应答,扭头一瞧,却见这个夯货痴呆呆看着一个卖糖人的摊贩,挪不动步子。郑方凑过去一瞧,也稀罕的紧,糖人没什么出奇的,好玩的是这糖人捏就了之后,便能够举臂挥拳,做出种种动作,当那灵人小孩把糖人捏在手里,要往嘴里塞去时,那糖人又以手遮脸,做出种种恐惧的举动,虽然口不能言,倒也颇有童趣,郑方自己就是小孩心性,看了哪里不喜欢,却又要在那禇魁面前做出老祖的模样,便掏出钱替禇魁买了一个,禇魁欢天喜地地接了,可还没走出多远,郑方便现,那糖人已经被禇魁吃的只剩下两只胡乱踢腾着的双腿了,把郑方气的够呛。

        瞧瞧天色,郑方估摸着这小子估计也是饿了,昨晚算是吃饱了,可早饭却是没吃,现在又已近午,落下两顿饭,糖人哪里抵得了饱,没奈何,只得领着禇魁找吃的地方,他见禇魁一见那有着高高低低柱凳的酒楼就呆,心下恼恨,打定主意不去那些地方,最后找了一个疑似卖卷饼的摊贩,方才停了下来。

        之所以说是疑似,是因为那摊贩的操作过程与卷饼极为相似,但用的材料就难说得紧了,将一大堆花花绿绿可疑的材料统统切碎了,然后用一张赭色的饼子卷将起来。郑方看了五六个灵人买来吃了,方才放下心,将最后一点神毫拿出来,买了两张饼子给禇魁,禇魁欢天喜地的吃了,这才满意地随着郑方走去了南门。

        挤挤挨挨出了虹榷,两人晃到南门时,郑方估摸着灵力大潮又快要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