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煞气横秋在线阅读 - 第一卷 火花有狼初长成 第九十七章 离人

第一卷 火花有狼初长成 第九十七章 离人

        兰行君和小嗷保护着众人不停地向前逃跑,不知道到底过了多长时间,他们一路上曲曲绕绕,已经走了老远,看到了这一路上的惨状。

        许多资源点被毁,许多修士横尸遍野,死无葬身之地。

        丹婵痛苦地闭上眼睛,赖小星则一直在呢喃着,这一切灾祸根源上都是由于乔光造成的,他一直在暗暗咒骂着乔光,哪怕乔光为了救他们出来送了性命,他也没有丝毫惋惜丝毫亏欠之意。

        过了很久,小嗷撑不住了,重新变成小嘤,迷迷糊糊地靠在兰行君身上,躲在他的怀里。一开始小嘤还有点拒绝,这个人的怀抱不够乔光的舒服,不够之前的主人的有安全感,可奈何太累了,将就着也就睡了过去。

        兰行君没有天工,也不能把小嘤塞进储物戒指里,只能一路上抱着它。

        张紫纤这一路上一直沉默着,丹婵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担忧。最可怕的不是嘶吼,而是连吼声都发不出来的沉默,那种沉重的无力感,最是让人无可奈何。

        “停下。”张紫纤突然开口,声音有点干涩,嘴唇干裂无神。

        兰行君像是没听见一样,继续向前冲着。

        张紫纤突然变得狂躁起来,她开始抓挠自己的头发,束起的青丝散开垂下,凌乱地洒落在肩上。她想吼出来,想用尽身子里仅存的最后一丝气力把刚刚那两个字吼出来,她想让兰行君停下,她想让这个世界亲口跟她说,乔光没死。

        他只是速度有点慢,没追上来。

        所有的力气涌到喉咙处,紧紧憋着的一口气就要喷吐出来。

        可惜最后,气力划过喉根,徜过舌尖,所吐出来的只不过是轻到不能再轻声的三个字:“停下吧。”

        凄楚、无助、茫然。

        兰行君重重地叹口气,止住了步伐,但却迟迟未转过身,一直背对着张紫纤。

        张紫纤也不看向兰行君,她呆呆地看着地面,仿佛失了神一般。

        “乔大哥……他没事吧?”

        她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一个明知道显然的答案却仍然执着地认为这个答案很荒谬的问题。

        兰行君仰起头,用力地眨了眨眼睛,眼眶有点红,鼻子有点酸,毛孔里像是夹着针,像是小时候第一次和梁七去偷摘隔壁家的黄皮果,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得手,却酸得他浑身打冷颤,像条落寞的哈巴狗般吐着舌头,把舌头晾了好久都不肯缩进嘴巴。

        鼻子好酸好酸。

        泪珠子好滑好滑。

        “紫纤,乔光死了。”

        “他为了救我们出来而牺牲了。”

        兰行君说出这两句话,显得非常疲惫,他想直接坐下来,哪也不去了。他还有伤在身,经脉超负荷运载让他体内积聚着的内伤还没完全恢复,现在老友去世,更是让他身心俱疲。

        张紫纤先是一怔,然后露出看向调皮捣蛋的孩子那般的神情。

        仿佛在说着,别皮了,我在说正事,正经点,告诉我真相。

        兰行君本以为张紫纤会大喊大叫,来宣泄内心的苦楚。

        但她没有。

        张紫纤简单地笑了笑后,便晕过去了。丹婵惊叫一声,赶紧冲上来扶住她向后倾倒的身体。一行泪痕印在张紫纤的脸上,她是笑着晕过去的,哭着不愿醒来。

        兰行君抹了把眼睛,抱起小嘤,重重地叹口气,说道:“婵儿,我们继续赶路吧,先去中心大厅看看,附近资源点很多都被毁了。”

        丹婵轻声应答,看着张紫纤微微摇摇头。这小姑娘,怎么就这么迷上了乔光呢?别说心爱的人去世,平日里就算是一个毫不相识的师兄弟出了什么事都担心的不得了的一个小姑娘,现在经历了这么一件事儿,丹婵真怕她会走不出来,道心蒙尘,在修行一途中再也无望大道。

        想到了自家宗门最近经历的种种,丹婵很是痛心,却也无可奈何,师父的病根子还没治好,这次来这本应该是给师父带灵药回去的,没想到紫纤师妹也落下了心魔。遇上乔光这个贵人的时候感到生活充满了阳光,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生活,可真是起起落落落落落。

        兰行君瞥向赖小星,杀气顿起,杀性大发。连一旁的丹婵都能感受得到他的杀心之盛,小嘤更是皱着眉头,不适扭了扭身子。

        兰行君说道:“死,或者拿财买命。”

        赖小星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用力磕头,哭腔着喊道:“我出财,我出财!”

        说罢,他把储物戒指里面的药草丹药统统倒了出来,全都推到兰行君面前。

        兰行君淡淡一笑:“不用了,收回去吧。”

        赖小星一怔,脸色大变,惨白得渗人。他惊慌失措地摇头,如同拨浪鼓一般:“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然赖氏和你们没完!”

        “还敢威胁我!”兰行君冷哼一声,一巴掌甩出,赖小星被扇飞出去,碎齿掉了满地,倒地满口溢血,惊恐地看着兰行君。

        说实在的,兰行君还真不敢就这么把赖小星干掉。赖氏在京城的分量,超乎一般人的想象,明面上只是一个简单的商贾之家,暗地里到底在朝廷扶持了多少要臣,除了赖氏老爷子,谁也说不清楚。尤其是梁帝大病的这几年,许多朝廷命官都被赖氏在暗地里进行拉拢,梁帝视而不见,兰行君实在看不惯,曾多次晦言梁七。对此,梁七只是坦然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此事他心里有数,只不过在互相借势而已。

        兰行君眯了眯眼,如此来看,梁七和赖氏在暗地里似乎还有着交易,或者说,赖氏是太子一派的棋子?

        这就更不能动赖小星了。

        如今局势混乱,万一再因为自己的莽撞导致赖氏与太子反目成仇,转而投奔大皇子一派,可就得不偿失。

        兰行君也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兰行君,不顾大局,只求本心,只求顺己心意而行,结果闹得一团糟。慢慢地,他也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会了帝王之家的那套东西,虚伪的礼节礼仪,明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手段,明明很得不得了可还是要笑脸迎人的的无奈。他曾自嘲,自己不仅学会了,而且比很多老一辈人还要精通,这套东西对他的烙印更加深入骨髓,他自嘲自己无论是学什么都比别人胜过一筹,不愧京城小霸王之称。

        兰行君苦涩一笑,什么逍遥人,鲲鹏且要御风而行,当今无论是真天人还是假地仙,都不过是假逍遥。

        兰行君收回思绪,看向赖小星,冷声说道:“把这些东西都收回你的储物戒指里,我不杀你。”

        赖小星一愣,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那你到底要什么?”

        兰行君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赖小星,笑道:“当然是整个储物戒指都归我啊!还有,你身上藏着什么值钱的东西,都给我掏出来,不然等下我每搜到一件,就打断你一条腿,看你有多少条腿够我打。”

        赖小星脸色一变,不甘地咬咬牙,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还是乖乖地将储物戒指破开禁制交了出去,还从身上取出了好几样东西放在兰行君面前。

        兰行君冷笑一声,掂量掂量他的储物戒指,从里面取出最低等的疗伤丹药、几株药草和一张地图丢回给赖小星,说道:“这些给你,死不死的了就看你的造化了。婵儿,我们走。”

        语毕,兰行君转过身不再理会兰行君,远驰而去。丹婵由始至终都未曾望赖小星一眼,他们间没有丝毫利益纠葛,也懒得去看这么一头白眼狼,兰行君叫她离开后便背着张紫纤一起远去了。

        赖小星在后面恨得牙痒痒,发誓一定要找机会报复兰行君这个小崽子。还有乔光当时往他身上打的那一缕气体,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尽管乔光都死了,他还是决定回去检查一番。

        抛下赖小星后,兰行君和丹婵朝着修行者大厅的方向赶去,一路上又看到了许多破败的资源点,甚至还有许多身首异处的尸首,断肢横野,可见重度引力流对他们灾难性的打击,一旦脱离了资源点的庇护,那么只能是死路一条。路上遇着了还算是比较完备的资源点,兰行君都会进去看看有没有活人,碰上了很多受伤比较重的修士,兰行君都慷慨地赐予他们疗伤的丹药或者药草,让他们留在资源点内部疗伤。而目前看来,如果磁兽在引力流发动的时候就能提前攻击的话,这些破败的资源点明显是不具太大防御能力的,那么整个倒引力场要说还能充当修士大本营的,只有修行者大厅。

        兰行君突然眼神一凛,身前闪过一道红色的身影,带出一条血红色的长鞭。

        气息熟悉而强大。

        丹婵看呆了,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具有英气的女子?

        一名束起鲜红色长发的女子站在他们身前,伸手拢了把青丝,望向兰行君的眼神充满了霸气与神气。

        女霸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