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生活系游戏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寻人

第七十三章 寻人

        辣是痛觉,总所周知,痛觉是人类脑组织对机体组织损伤或可能造成机体组织损失的刺激产生的一种不愉快的感觉。

        等到大脑不再向江枫传递痛觉后,他才开始感受到豆芽的味道。

        如果忽略辣度,这份水煮鱼仅仅是豆芽就相当不错了。

        江枫擦了擦刚刚被辣出来的眼泪,壮士断腕般的夹了一块鱼片。

        鱼片薄厚适中,太薄煮的时候易碎,太厚又不容易入味,野生草鱼的肉质比人工饲养的更加鲜嫩,像这种能长到十三斤的更是难得,正值青壮,肉质肥嫩。

        还是很辣,不光辣还麻,江枫很少吃如此重口味的菜,即使已经有了之前的豆芽做铺垫,泪眼还是不受控制地往外冒。

        江枫熟练地抽出一张纸擦干眼泪,又夹了一片鱼肉。

        一条野生草鱼想长到十三斤实属不易,它能安稳地活到了壮年被捕捞上来,又被厨艺了得慧眼识英的陈师傅买回来,做成这份水煮鱼,本就是缘分。

        草鱼如此努力的让自己长成了最鲜嫩肥美的样子,陈师傅也用自己的厨艺回报了它的努力。鱼片都是按照鱼肉的纹路片出来的,用料得当,腌制得当,火候得当,一份如此浑然天成不可多得的水煮鱼,江枫自然得珍惜。

        再不能吃辣也得多吃两口!

        江枫就这样,一口饭一口鱼,很快三大碗饭就下去了,撑得不行。

        江枫只能望鱼叹息,眼巴巴地看着吴敏琪吃得不亦乐乎。

        “你吃饱了?”吴敏琪还能抽出嘴来和江枫说话,看向江枫碗边的鱼骨头,“你好像没吃几块鱼吧?”

        “我吃了三碗饭。”江枫道。

        “麻辣兔头,我们俩一人一个,你先吃吧!”吴敏琪道。

        江枫连忙摇头,水煮鱼只是煮的,麻辣兔头可是卤的,用的还是朝天椒和干辣椒,那辣味肯定是深入兔头的每一个角落,再美味江枫也不敢吃。

        他还没有刘倩那种为了美食不要命的精神。

        江枫现在都感觉自己的嘴巴有点肿了,再吃一个兔头,嘴巴肯定得变成香肠嘴。

        那个场面,简直不敢想象。

        吴敏琪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蜀地人,不怕辣也不怕麻,水煮鱼吃得不尽兴还舀汤泡饭,光是看着那红通通混着花椒的汤汁浇在饭上江枫都直吸气,吴敏琪却乐在其中。

        江师傅还在旁边做解说:“这丫头从小就喜欢这么吃,辣椒罐子里泡大的。”

        江枫:……

        蜀地人,惹不起,惹不起。

        吴敏琪一心吃饭,江枫就来说打听江卫明的消息。

        “陈师傅,我想问一下,你原来在国营饭店工作的时候认不认识一位叫江卫明的大厨?”江枫问道。

        “江卫明?原来在国营饭店上班姓江的大厨有好几位,还有的早就退休了,但我不记得有叫江卫明的大厨厨。”陈师傅道。

        难道改名字了?

        “可能他改名字了,就是87年还在工作,那时候可能六十多岁,有些微胖,擅长做剁椒鱼头,留了点胡须。”江枫一脸期待地看着陈师傅。

        陈师傅想了一下,缓缓道:“你说的,我有点印象,但是他叫江援朝。”

        很好,很有新中国特色的名字。

        “他工作的国营饭店九三年就倒闭了,之后他就搬走了,我听说他好像搬去y县了,过去了这么多年,具体怎样我也不清楚。”陈师傅表示爱莫能助。

        虽然线索断了,但是知道江卫明改名叫江援朝已经是一个不小的突破了,只要江枫不会出现满世界找江卫明这种摸瞎的情况。

        “谢谢你了陈师傅,你帮了我大忙了。”江枫衷心地表示感谢。

        等了十几分钟等吴敏琪吃完,两人一起结账后才离开。

        时间已经挺晚了,江枫还能赶上最后一趟地铁去他定的民宿。两人在地铁站告别,吴敏琪还不忘向江枫承诺:“我回去就问问我爷爷知不知道江援朝定居在哪里。”

        但江枫觉得吴敏琪爷爷能知道的可能性不大。

        江卫明所工作的国营饭店93就倒闭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时大家通信又不方便,估计早就没了什么往来。

        坐了一天的车,晚上又吃了舌头所不能承受之辣的水煮鱼,江枫到民宿的时候人都有些恍惚。简单的洗漱之后一头栽倒在床上,睡得不省人事。

        第二天等江枫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打开手机,看到了吴敏琪之前发来的微信,告诉他她爷爷也不知道江援朝现在的地址,宽慰了他几句,最后一条消息是“我现在要去后厨了,可能不能及时回消息”。

        回家第二天就直奔后厨帮忙,甚至都不约好闺蜜一起逛个街看个电影续一续塑料姐妹情什么的,江枫只能感叹吴敏琪真的是个厨艺狂人。

        省城有去y县的动车,只要十几分钟,江枫决定去y县碰碰运气。在他的印象里y县也不大,转一转,多问问人,没准就找到了。

        然而等一个小时后江枫到了y县才发现,他觉得y县不大,是1987年的y县不大。

        30年过去了,y县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小县城了,仗着靠近省城的便利飞速发展,规模直逼某些三四线的地级市。

        江枫出了y县的火车站,买了一份地图,人都有些懵。

        这怎么找?

        y县几百万常驻人口,他就知道一名字,想撞大运找到人都概率比中彩票还低。

        王浩有时买刮刮乐都能中个五块十块的。

        江枫只能从人流量最密集的商业街找齐。

        整整一天,江枫一个一个店铺地问“请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江援朝的现在应该有九十多岁的老人?”,微信运动步数都制霸朋友圈了,也没一点收货。

        江枫感觉自己这一天就像在发寻人启事,但是别人寻人启事好歹还有张照片,他除了个名字啥都没有。

        寻找江卫明这件事,比他想象中的要难不少。

        一天的问询无果,江枫只能买回省城的动车票返回,他一开始没想到江卫明可能会离开省城,直接定了五天的民宿,所幸y县离省城近,来回跑也不怎么费时间。

        回到民宿,江枫冷静下来重新整理思路。

        照今天的方法找人,别说5天,5个月都不一定找得到。

        盘腿坐在床上,江枫开始整理他所知道的与江卫明有关的人际关系。

        江卫明1987年在省城的一家国营饭店当大厨,韩贵山在那里见过他,吃的那份剁椒鱼头还是他和他妻子的定情之菜,后来国营饭店在1993年……

        等等,韩贵山和他妻子的定情之菜。

        他妻子,不就是国营饭店的那个女服务员嘛!

        江枫没见过韩贵山的妻子,为了保险起见还百度百科了一下。果然,度娘显示的那张照片就是江卫明所在国营饭店的女服务员,叫王静,没错,江枫还记得江卫明叫她静静。

        对上了,都对上了!

        王静和江卫明同事过,看样子关系还不错,她肯定知道江卫明现在的住址!

        江枫都想抽自己一巴掌了,瞎忙活了一天,绕了一大圈,居然把最关键信息给漏了。

        兴冲冲地打开微信,江枫组织了一下语言,编了一个机缘巧合看似合理的理由,发微信给韩贵山询问他妻子是否知道江卫明的住址。

        编辑完成,发送。

        江枫美滋滋的关机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