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生死体验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杀了一个鬼子

第七十章 杀了一个鬼子

        隆兴日军联队部,伊藤光雄联队长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联队参谋俊辅谷裕正笔直地站在前面,手捧纪要本向他汇报中华民国异能协会第三届异能大赛的情况。

        这天是8月22日。

        俊辅谷裕汇报说,情报课获得这个大赛在茅坪举行的消息,先期大约有工作人员十人9月6日前抵茅坪,参赛的分华南、华东、华北、华西、华中五个区,每区八人,共四十人,每人肩部佩戴协会标志,标志背面有姓名和编号,9月9日前陆续去茅坪报道。10日开始比赛。

        异能协会是个民间组织,这样的大赛每两年举办一次。据情报课调查,此次大赛放在茅坪,没有其它目的,只是他们认为:第一,茅坪山区场地适合比赛;第二,隆兴在此季节气温合适;第三,中国腹地,且交通方便,参赛者便于集中;第四,安全。

        从获得的名单上看,没有敌特人员的嫌疑,都是早已在册的异能人士。

        伊藤不耐烦地听完,挥挥手:“这样的小事交给吉野中佐去办。你告诉他,第一,全部干掉;第二,不能让外界知道。”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中国有句话,叫‘关门打狗’。阻止他们,对我们不利;让他们到茅坪,对我们更不利;只有让他们消失。”

        俊辅谷裕随即打电话给驻守在茅坪的吉野虎太郎中佐,原原本本传达了伊藤光雄大佐的话。

        吉野虎太郎是副联队长,驻守茅坪。他当然明白伊藤的意思:一个民间活动,不让来,没有道理,没道理的事,外界会猜测,日军是不是里面有秘密;来了,就会发现秘密,当然不行,必须消灭。但消灭这些人,是他吉野到中国来后最轻松的任务。他不由得想到一句中国成语:杀鸡焉用牛刀。

        “有时候还必须用牛刀杀鸡呢。”想到这吉野甚至咧嘴无声地笑了笑。

        茅坪一带的地形他早已了然于胸,虽然任务简单,为防万一,他还是让一旁的深田恭子叫来了龟田中队长,向他交代完任务,一起走到地图前,研究所有能够进入茅坪的线路,包括打柴采药人能够通过的沟沟坎坎。

        在所有想到的地方标上蓝色圆点,然后根据各区最可能进入茅坪的路线,在蓝点上加上红点。

        “你的任务是在有蓝色标记的地方一般布控,红色标记的地方重点布控。布控的位置在茅坪两公里之内。”

        “明白!”龟田当然明白:布控的范围越大,需要的兵员越多,可能的出现的纰漏越大。

        “各路之间设机动巡逻哨,不能有缺口。9月4日到位。记住:除年轻女人可以活捉,其余统统杀死,不留一个活口!”

        “请中佐放心,决不让一个支那猪逃走!”龟田双腿并拢行了个军礼。

        “关门打狗?有点意思。”龟田走了之后,吉野玩味起伊藤这句话,嘴角挑起阴冷的笑。

        9月6日,第一批进入茅坪的协会工作人员在距茅坪不到两公里的地方,毫无防备地被日军系数杀死。

        残忍的日军连尸体都没埋,集体扔到山沟里。当天夜里,山沟里响了整整半夜野兽争夺尸体的嚎叫声。

        9月8日上午,虎头山杀死10人,活捉一个姑娘。

        吉野听了汇报大怒,当下狠狠扇了龟田一顿耳光:“情报说进来16个手无寸铁的支那人,你竟然让他们跑了五个!”打得龟田“嗨、嗨”地直鞠躬。

        原本吉野没把这次行动当回事,龟田手下虽然一半人马被派去押运,除留下正常执勤人员,尚有50多人可用。重点布防地每处至少可派六、七人。龟田当时报告了这个情况。但龟田信心满满,说这些大日本军人对付支那军人可以以一当十,对付毫无战斗经验、手无寸铁的平民,至少以一当百。吉野还赞赏地拍了拍龟田的肩膀。

        现在,吉野知道自己大意了。

        发了一通脾气的吉野拿起电话,先向伊藤大佐做了汇报,得到指令后,又接通驻扎在隆兴、咸宁、通山、九江等地的守军,命他们立即调遣部队进山,东西南北,凡可能出山的地方,都严密把守,同时,以要道为点,派出部队辐射向茅坪搜索。

        此所谓“关门”。

        这些情况,谷成当然不知道。

        天空阴云密布,空气中已经有了潮湿的气息。谷成此时已经走到张景泰说的第一座山脚下。

        他抬头看看天,心想:雨说下就下,不如找个能躲雨的地方,再说已到晌午,该吃点东西了。正想着,见前面山脚下野草似掩映着一条小缝,走进一看,很理想,缝有大半人高,被野草几乎封堵了,如果不是他原先站的角度恰好能大约看出,换个角度还真看不出来。

        他从缝里钻进去,里面有两米进深。

        光线很暗,谷成找了个靠涯壁、平整地方坐下,感觉屁股底下是砂石,干爽舒服。

        他把斜挎的包从肩膀上拿起,绕过头顶取下,准备拿点东西出来吃,可一阵强烈的困意涌出,使他禁不住张大嘴连打了几个哈欠。几天的颠簸,尤其今天几乎行走了一上午,让他这个从小到大没这么吃过苦的人疲惫不堪。

        肖凡虽然担心万一睡着遇到不测,但自己融入的身体就是这么个德性,没法,跟着人物来吧。

        体验他人的人生,他不能强扭。

        谷成取东西的手停在了包里,竟沉沉地睡过去。

        睡了不知多久,谷成被叽哩哇啦的说话声惊醒。他发觉自己侧身歪在地上,一个激灵,他用手撑着地坐直,竖起耳朵仔细分辨声音的来源。

        声音发自外面大约三十几米的地方,说的是日语。

        谷成在大二时选修过日语,记忆力超群的他用一年时间几乎能讲一口流利的日本话。

        他听出至少四、五个日本人在对话。因为隔得远,说话人又特意压底了声音,他只听出个大概:他们商量分两端上山,在山顶集中。

        一个人说一定要沿山脚搜索一遍,山脚容易形成山洞,是藏人的地方。“小野君和三浦君就沿山脚搜吧,剩下的队员按刚才的分配。从两面上山。”这句话谷成听得很完整。他确定说这话的是几个人的头儿。

        谷成被吓住了。日本人沿山脚搜,很容易发现他的藏身点。他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吐沫,喉管却似乎有些痉挛,怎么也咽不下去。索性,他轻轻吐了出去。

        他努力向外张望,然而洞口的草很茂密,无法看到外面的情景。他想爬过去扒开草丛,观察外面的情况,又怕暴露了自己。正犹豫着,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四散而去。

        “妈的。拼了!”谷成伸手在包里摸索起来。摸索一阵,摸到一把水果刀。说水果刀,其实是带鞘的藏刀,他用两个银圆从同学手上买的。

        那还是在大一的时候,他看见同学拿在手上把玩儿,立刻就喜欢上了,好说歹说买到手,自此一直随身携带。

        刀共长九寸:柄三寸,刀身六寸,十分锋利,一望而知是把好刀。平时基本没有别的用途,谷成拿它削切瓜果什么的,再就是带在身上壮胆儿。

        这会儿,当谷成把刀从刀鞘中拔出,凉凉的金属感从手掌传出,立刻,胆儿肥了许多。

        山缝只有大半人高,无法直立。他只好俯下身子,慢慢爬到缝隙口。

        平视,因为草实在太密的缘故,几乎看不到什么,把头枕在地上仰视,能看见几乍宽的天空。

        缝口听脚步声清晰得多。

        谷成听见所有的脚步声向两端远去,他琢磨:搜寻山脚的鬼子迟早会找到这儿来,保险的办法是趁他们搜到这儿之前,出去,往回走,找个地方再躲起来。

        现在情况很明显,日本人已经知道他们进山,或者昨天华西、华东的人有逃脱。日本人不想留活口,要一网打尽。

        形势非常严峻,靠侥幸是不行的。

        于是,谷成选择了立即出去另寻庇护地的方案。

        就在他拨开草丛刚要钻出去的时候,一种寒毛直竖的直觉让他又缩了回去。

        超常的直觉救了他。

        三浦是跟在小野后面向西走的,走过几十米后他回头向来路看了一眼,感觉远处有处杂草晃动异常。

        他并没有多想,驻扎在这一带的鬼子进山时习惯顺手搂点野物改善生活。野草的晃动,让他想到灰白肥硕的野兔。

        他没有给前面的小野打招呼,怕惊扰了野物。自己一个人转回来,蹑手蹑脚想给野物一个突然袭击。

        走近草丛,却不见再有动静。正纳闷之际,发现草丛和涯壁之间有条缝隙。

        “哈哈”,他无声地笑了,仿佛已经闻到烤兔肉的香味。

        他小心翼翼地横端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弓着腰向缝隙处摸去。

        从外向里望,黑呼呼看不见任何东西,三浦断定野物定藏身其中。涯缝五米来宽,他伸出枪刺由左向右边挥边搅。

        谷成龟缩在一角。恰好这里凹进去半人宽,一块岩石挡在外面。从暗处向外看,外面的情况一清二楚。他能猜到鬼子接下来会不断向里刺,早晚会发现他。来不及多想,瞅准鬼子枪刺擦过他的右臂向里伸的刹那,一把抓住枪头,猛然向里一拉。

        三浦没有任何防备,身体顿时跌进去。

        角色谷成从未杀过人,没有一点经验。

        但人的要害部位他还是知道。

        三浦撞进来的时候,背部正好暴露在他面前。他知道人的心脏在胸部的左上方,于是他使出平生最大的力气举刀狠狠扎向那里。

        这一刀扎的其实不是地方,扎在了脊骨上。好在劲道十足,加上三浦跌进来身子是偏的,锋利的刀尖滑过脊骨,“噗嗤”一声,钻进脊骨之间的缝隙中,没入胸腔。

        “嗷……”三浦野兽般嚎叫起来,四肢拼命踢蹬挥舞。

        谷成脑子有些空白,一只手下意识地摁住身下人的脖子,另一只手握紧刀把,使劲向下抵。

        他感觉握刀的手被极速涌出的温热液体侵满,一股令人作呕的浓腥味儿迎面扑来……足足僵持了两分钟,谷成忽然反应过来:底下的人早已没有了剧烈的动作,只有轻微的抽动。他想起外面不远处还有一个鬼子,自己应该赶快离开这里。

        于是清醒过来的他拔出藏刀,转身扑入草丛中,然后迅速向来路爬去。

        也是这天谷成运气出奇的好。

        走在前面的小野在三浦向回走的时候,被前方山湾那边的一阵响动吸引,心想那边可能有人,小心翼翼地摸过去。拐过山湾,他看见两只麋鹿样的动物已经远远奔逃在山坡上,一晃,没入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