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透视小神医在线阅读 - 第65章 藏书玉石

第65章 藏书玉石

        周权闻言一愣,李立这个名字他可没少听儿子唠叨,听说先是坑了儿子一个亿。

        然后昨天还在一家破古玩店坑了一千万,而且现在已经是追求温菲雪最大的阻碍。

        “你就是李立!?

        我可是没少听我儿子说起,挺阴险的年轻人。”

        周权冷笑一声。

        随后对古文章说道,“古先生,让我给一个阴险小人道歉,恕难做到。”

        古文章脸色一冷,正要说话,李立却站了出来。

        “阴险小人?

        周先生说话可要注意了,有时候容易祸从口出!”

        李立上前一步,冷笑起来。

        看来周权比他儿子的德性也好不到哪儿去,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是吗?

        很久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了,有本事你就试试看,我倒想知道,是如何祸从口出的。”

        周权也毫不示弱道。

        温菲雪可是他看中的儿媳妇人选,温家和周家若能强强联手,别说古文章,整个江市又还有谁敢不低头?

        所以才不遗余力地支持儿子去追求。

        可却三番两次被这李立破坏,他早就想找个机会教训一下这家伙了。

        “不信?

        那不妨问问周公子,当太监的滋味如何。”

        李立呵呵一笑。

        周家皆是一丘之貉,别人不拿自己当回事,李立觉得也没必要给对方面子。

        “太监?

        !我没听错吧?”

        “难道周家少爷那里不行?

        这不太可能吧,听说他暗地里女人不少啊。”

        “可能就是女人多,所以不行了,真是可笑啊。”

        “周家该不会因此绝后吧?”

        不理会周围的低语,周权眉头紧锁起来,李立这话是什么意思?

        太监?

        !周围木听见李立的话,顿时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他不行这事,根本没有胆子和父亲说,只能暗地里寻找名医医治,可一直没有效果。

        “儿子,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权看见儿子那难看的脸色,哪还不明白李立或许并没有胡说。

        他可不管什么太监,儿子可是他的独苗,周家的香火传承可是全指望这根独苗了,绝对不能出任何意外。

        “爸,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我不是太监!”

        周围木慌忙解释道。

        “是不是你自己心知肚明,这是事实,我可没有瞎说。”

        李立笑呵呵说道。

        狡辩有用吗?

        周权看着儿子那心虚的模样,心一沉,如果不是这样,以儿子的性格,恐怕早就要和李立拼命了,哪还会脸色苍白地跟他解释。

        “我就是医生,不会看错的,这个病只是小问题而已,还是有办法治好的,不过,除了我,没有人还有办法。”

        李立悠然继续说道。

        如果周家不想绝后,那就只能乖乖地跟他低头!周权脸色阴晴不定,儿子心虚的表现,让他有点不敢确定李立的话是真是假。

        “哼!妖言惑众!”

        周权冷哼一声,也顾不得和李立继续纠缠下去,急忙拖拽着儿子离开,去医院检查。

        “如果没办法,记得回来找我啊,不过我收费可是很贵的。”

        李立冲两人的背影戏虐喊道。

        “这周围木声都不敢吭,看来这李立说的是真的!”

        “周家少爷成了太监,呵呵,周家恐怕坐不住得遍寻名医了。”

        “应该不难治吧,毕竟周家有钱有势,好好调理应该还是有恢复的可能的。”

        “你这家伙,还真是半点不吃亏。”

        温菲雪对李立翻了翻白眼。

        不过赶走了周围木这个苍蝇,她还是很满意的。

        “那当然,吃啥也不能吃亏,我妈教我的。”

        李立笑眯眯说道。

        管他周家还是什么家,既然和他过不去,那自己也决不会客气。

        “你妈妈肯定很有趣。”

        温菲雪捂嘴轻笑。

        别人都说吃亏是福,偏偏李立妈妈教他吃啥都不能吃亏。

        真是奇特有趣。

        “那当然,要不改天我带你去亲眼看看?”

        李立低声笑道。

        “你想得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我才不上当呢。”

        温菲雪脸色一红,嗔怪地白了李立一眼。

        自己还不是这家伙媳妇,这么快就想让她见公婆,哪有这么容易。

        “唉,找个媳妇儿不容易啊。”

        李立故作唏嘘地摇头感概起来。

        这妞儿鬼精鬼精的,居然不上当,有些棘手啊。

        “你以为找媳妇儿是去菜市场买菜,拎起就走啊?”

        温菲雪满脸傲娇。

        古文章笑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斗起嘴来,也是开怀。

        而不远处的温兆伦和张秀琴已经咬牙切齿了。

        两人甚至已经听到了周围一些流言蜚语,误会这穷小子就是温家相中的女婿!这怎么可能!?

        “对了,待会儿要给在场的客人展示你送我的那块藏书玉石,你不会介意吧?”

        温菲雪小心翼翼问李立。

        “不会,送你了就是你的东西,你如果喜欢磨成粉抹在脸上都行。”

        李立打趣道。

        送出去的东西,温菲雪怎么处理都和自己关系不大,她喜欢就行,自己有什么好介意的。

        “讨厌,你以为这是珍珠呢?”

        温菲雪被气笑了,忍不住掐了李立一把。

        随后继续说道:“今晚有一些人就是温家也只能巴结,他们能来还是因为那块藏书玉石。”

        温菲雪说着表情有些复杂,以这块藏书玉石结交那些人,这种手段她是不想看到的。

        但拗不过父母的劝说,只能如此了。

        “那看来身份不简单啊。”

        李立摸了摸下巴。

        温家在江市已经是首屈一指的家族了,连温家都只能巴结,那来头倒是真不小。

        很快,藏书玉石被搬上了台,整体淡绿,一束束灯光照射向玉石,顿时凸显出里面的藏书。

        “是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藏书玉石!”

        “天啊,没想到温家居然舍得拿出来,要是我藏起来害怕来不及呢!”

        “听说温家请了三位古玩界的鉴定大师鉴定这不是造假的,而且还申请了国宝资格证书。”

        “了不起,这是一个奇迹啊!”

        温兆伦上台,双手虚压,很快台下的声音渐渐停息。

        “各位,这块藏书玉石相信在场的都听说了,温家也不是小气之人,今晚拿出来与各位共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