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道龙皇在线阅读 - 第995章 可笑至极

第995章 可笑至极


萧战目光在两姐们身上一扫,露出一丝笑意,道:“阿卉阿蕾,我的毒解了?是谁帮我解的?”
  
  他自己也很清楚,七彩毒蛇的毒难解,他还以为自己不可能醒过来了,此时还颇为诧异。
  
  “是陆大哥,陆大哥帮你解的!”
  
  阿卉看向陆鸣,道。
  
  萧战也看向陆鸣,当看到陆鸣如此年轻时,也是微微一愣。
  
  如此年轻,难道是一个厉害的丹师?
  
  “晚辈陆少卿,见过萧前辈!”
  
  陆鸣微微抱拳道。
  
  “少侠无需客气,是你救了我的命,我应该向你行礼才对!”
  
  萧战连忙挣扎,想要向陆鸣行礼,奈何身体虚弱,连手都难以抬起。
  
  “前辈无需客气,我与阿卉阿蕾是朋友,出手相救,是应该的,前辈现在身体虚弱,当好好休息!”
  
  陆鸣连忙道。
  
  此时,萧宏云脸色一阵变化,然后突兀的露出惊喜的笑容,踏步上前,道:“爹,爹,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这段时间,孩儿真是日夜牵挂,夜不能寐啊!”
  
  “嗯!”
  
  萧战看了一眼萧宏云,淡淡的点点头。
  
  萧宏云眼神深处,闪过阴沉之色,脸上却挂着笑容,道:“爹,您身上的毒刚接,身体虚弱,您好好休息,我们便不打扰了,我命人给你送补精养气的丹药来!”
  
  言罢,又看向阿卉姐妹,道:“阿卉,阿蕾,我们出去吧,不要打扰爷爷休息!”
  
  “爷爷,那你好好休息,我们先离开了!”
  
  阿卉有些依依不舍的道。
  
  “你们去吧,陆少侠,等老夫过些日子恢复一些,在当面向你道谢!”
  
  萧战道。
  
  “前辈客气了!”
  
  陆鸣抱拳,接着,众人退出了房间。
  
  “陆少卿是吧,我有话和你说!”
  
  一出房间,萧宏云脸色就冷了下来道。
  
  “哦?”
  
  陆鸣点头,众人离开主府,来到外面一个院子中。
  
  “陆少卿,既然现在我爹的毒已经解了,你的伤也好了,就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萧家了,请离开吧!”
  
  萧宏云的第一句话,就直接下了逐客令。
  
  阿卉阿蕾姐妹两的眼睛瞪大,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二叔,你这是什么意思?陆大哥刚刚才帮爷爷解了毒,你就要赶他走,他现在是我们萧家的恩人,你就是这样对待萧家的恩人的?”
  
  阿卉有些不可思议的道。
  
  “小小年纪,你们懂什么?你们真以为他真心诚意的帮父亲解毒吗?他如此做,必定是有目的的。”
  
  萧宏云呵斥一声,然后又看向陆鸣,道:“陆少卿,你的目的是这两个丫头吧,我萧家两女,的确国色天香,你故意接近他们,还帮我父亲解毒,目的,无非就是获取这两个丫头的好感,想来个一箭双雕,这两个丫头涉世不深,你能瞒过他们,但岂能瞒过我?”
  
  “我告诉你,这两个丫头已经是悬空山凌云空的人了,你最好死了这条心,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现在,马上离开萧家吧!”
  
  萧宏云冷漠的看着陆鸣,语气逐步加重。
  
  陆鸣笑了。
  
  此事,真是太可笑了。
  
  他来萧家,无非是阿卉姐妹邀请,他刚好找一个地方疗伤,顺便帮萧战解毒。
  
  他本来也打算,帮萧战解完毒之后,就离去的。
  
  可现在在萧宏云眼里,他居然成了一个别有用心之徒,目的居然是为了获得萧家姐妹,这是何等可笑?
  
  他现在有恩于萧家,萧宏云不感谢也就罢了,居然立马就下了逐客令。
  
  “好,我马上就走!”
  
  陆鸣冷笑。
  
  既然别人不欢迎,他又何须留在此地。
  
  “陆大哥,你别听二叔胡说,你救了爷爷,爷爷都说要感激你呢!”
  
  阿卉焦急道。
  
  阿蕾眼中也露出焦急之色。
  
  “什么胡说?两个不知轻重的丫头,你们现在是凌云空公子的人,却和这小子走的那么近,要是被凌云空公子知道了,会怎么想?你们难道想陷萧家于险境吗?想让萧家覆灭吗?”
  
  萧宏云大声呵斥。
  
  “你...你胡说,我们什么时候成了凌云空的人了?都是你一厢情愿!”
  
  阿卉大声反驳。
  
  萧宏云脸色更加阴沉,看着陆鸣道:“你还不走,难道想赖在这里吗?”
  
  “小子,你是解了我爷爷的毒,这块中品奥义晶石,就当是你的报酬,拿着赶紧滚!”
  
  萧宁一挥手,一块中品奥义晶石向着陆鸣飞去。
  
  陆鸣眼中迸发出一道精光,将这块奥义晶石击成粉碎,冷冷的扫了萧宁与萧宏云一眼,最后看向阿卉姐妹,道:“阿卉,阿蕾,这几日多谢你们的招待,告辞!”
  
  言罢,身形一动,化为一道虹光冲天而起,离开了萧家。
  
  “陆大哥!”
  
  阿卉叫了一声,然后恨恨的瞪着萧宏云父子,道:“萧家就这么对待恩人的,传了出去,恐怕要成了笑话,还有,我们就算死,也不会去悬空山见凌云空的,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阿蕾,我们走!”
  
  阿卉一拉阿蕾,就向着萧家之外跑去。
  
  陆鸣一路飞行,数百里一晃而过,来到溧水城北边的一条街道,然后所以选了一家酒楼,选了一些小菜,吃喝起来。
  
  以他现在的心境,自然不会因为萧宏云几人的事,就心情不好,萧家,与他无关,不过他路过的一个驿站而已,他唯一有些担心的,就是阿卉两姐妹。
  
  两个少女很单纯,恐怕要沦为萧宏云父子的上升的工具了。
  
  “怎么?小子,放不下那两个女娃?”
  
  旦旦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桌子上,拿着一个鸡腿便大啃起来。
  
  经过几天,旦旦的伤势,也基本痊愈了。
  
  “不错,确实有些担心,我最近一段时间,打算在溧水城附近修炼,你有时间,就帮我关注一下吧!”
  
  陆鸣点点头道。
  
  “可以,不过灵药可不能少我!”
  
  旦旦吃的满嘴流油,一会一个大鸡腿,便被旦旦啃光了。
  
  酒足饭饱,陆鸣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客栈入住。
  
  萧家,一间房间中,萧宏云与萧宁两人正在商议事情。
  
  “该死,真没想到,陆少卿那小子,居然真的能把老家伙的毒给解了!”
  
  萧宏云脸色有些阴沉道。
  
  “爹,现在我们怎么办?老家伙醒来,肯定会反对我们把那两个丫头送给凌云空的。”
  
  萧宁有些焦急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