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王爷的美味小娇娘在线阅读 - 第130章 别吐我身上

第130章 别吐我身上

        周子沐一切准备完毕,点起人马准备出发。

        可就在准备出城的时候,接到了八百里加急的信件。

        两湖地区洪城溃堤,无数良田被淹没,百姓流离失所。

        现在的周子沐进退两难,一方面他要救锦瑟,每晚一分钟锦瑟就多一分危险。一方面,洪城的百姓等着救援,洪水无情百姓也需要他。

        站在帝京城的大街上,周子沐的马原地徘徊。

        “摄政王为洪城百姓担忧,苏某不才愿意为摄政王分忧。”白鹤书院的苏黎来到他的身边。

        苏黎在摄**听到锦瑟不见的消息,犹如青天霹雳。他的女儿在大婚这天不见,这是对王族多么大的挑衅。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无论是摄政王、太后还是小帝王对这件事都选择了沉默。

        摄政王更是一心寻找锦瑟的下落。不惜封城,抓了青莲斋的所有人,也要找回锦瑟。

        看到女儿选的夫婿有如此深情,苏黎既欣慰又感动。

        听闻洪城溃堤,身为摄政王的周子沐势必要去救灾。苏黎急忙赶来相助,如果他来负责救灾,周子沐才能腾出手去救锦瑟。

        周子沐有一支虎啸军,常年驻守在帝京城外。平日都在训练,每到遇到各种灾情就会派往各地。

        “感谢苏院长愿意伸出援手。”周子沐感谢为何苏黎愿意帮他去赈灾。

        但是还是他还是选择了自己去赈灾!

        “锦瑟失踪,我心忧她的安危。洪城溃堤,我也心忧百姓的生活。如果锦瑟知道,她也会希望我去赈灾的。”

        苏黎虽是人才,但是年纪大了。洪水地带多危险,周子沐不能让他冒险。

        “你去赈灾,可锦瑟怎么办!”担心锦瑟的苏黎连尊称也没喊。

        “影一,全国通缉李皓月!你和影卫先行去临城查探消息。一有消息就汇报给我。我处理完两湖的事就去找你们。”周子沐去意已决。

        “是!”接到命令的影一带领影卫众人,骑着快马从永福府向临城方向追去。

        虽然担心锦瑟,但家国大事前,周子沐作为摄政王必须把国家大事放在第一位。

        锦瑟,请别怪我。我的心与你在一起。红线连着你和我,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出发!”周子沐选择了去两湖赈灾。

        他带着侍文侍武,从永定门出门带着虎啸军去洪城救灾。

        另一边锦瑟被李皓月强行带到了船上。

        “我们不坐马车的吗?”锦瑟望着眼前木船,不安的问道。

        她可不会游泳,要是船翻了她也就交代在河上了。

        “不坐,接下来的路,我们基本都是坐船。”李皓月让锦瑟上船,“不必害怕,我们走的路线是青莲斋船运的航线。这条船上的船夫都是常年在泾渭河的老手。”

        上了船,李皓月带锦瑟上了二层船舱的房间。

        随着船缓缓驶离码头。

        锦瑟站在船头发呆,不知道子沐现在在做什么?

        她怎么也想不到李皓月再把她带到临城后,直接坐船沿着泾渭河走。

        可惜她手上没有地图,不然就可以知道自己在往哪里去。

        不知道为什么,上船没多少李皓月就在房间里休息一直没出来。他并不担心锦瑟逃跑,锦瑟一个姑娘没学过凫水,泾渭河河水湍急,借锦瑟十个胆子也不敢下水。

        锦瑟偷偷找到船上哦船夫打听:“这位大哥,请问下我们这艘船是往哪去?”

        “我们这船是往南走,往两湖地区去,到望星城。”船夫告诉了锦瑟了去向。

        “望星城离帝京城远吗?”从没听过望星城的无奈的锦瑟又问到。

        她倒是知道两湖,公孙明俊的父亲就是两湖总督。那小子因为派人砍有家酒馆的厨子被周子沐通缉,现在还下落不明。

        “远啊,走水路快些,要半个月。”船夫的话让锦瑟心灰意冷。

        她现在在船上,就算想给周子沐留信息,也得等上了岸之后。

        待锦瑟回到船舱,李皓月正躺在床上。

        “还在睡?哥你不怕晚上睡不着。”锦瑟见李皓月不说话。

        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二月不在身边,以后这样的活都要自己干。

        一杯水下肚,李皓月不打呼噜,连翻身都没有。锦瑟这才意识到有点不对劲。

        “哥?”

        锦瑟走到床边,将李皓月整个人翻了过来。

        此刻的李皓月脸色苍白,整个人没有一点精神。他的美丽容颜添上了病态的美。

        可锦瑟欣赏不了这份美丽了。

        “别别别!别吐我……身上。”锦瑟的话还没说完,李皓月已经张嘴吐了她一身。

        “李皓月!这可是我的嫁衣!”愤怒的锦瑟直接连名带姓的叫。

        “抱歉。”此刻的李皓月已经吐的有气无力。

        明明是李皓月自己决定的做船,锦瑟这个被绑架的人不晕船。他却晕船晕到呕吐。

        无奈的锦瑟只好拿着银子向船夫的娘子买了两套干净的衣裳。

        她的嫁衣被脱了下来,洗了澡把自己打理干净。

        看李皓月毫无血色的躺在那里,锦瑟也不好放着他一个人自生自灭。

        虽然李皓月在大婚的日子将自己拐了出来。但是两个人是血亲的表兄妹,锦瑟还是认真照看李皓月。

        你这个坏蛋,长那么好看。谁叫你做坏事,报应了吧。全船就你一个晕船的,还有半个月看你怎么办,锦瑟在心里偷笑。

        她给李皓月端了一盆水,为他擦去脸上遗留的呕吐物。最后她故意在李皓月的脸重重蹭了一下,李皓月吹弹可破的脸立马红了一块。

        哼,趁你虚要你命!

        锦瑟拿着手帕又想擦,被李皓月抓了手。

        明眸善睐的眼此刻瞧着锦瑟:“擦好了吗?哥哥肚子饿了。”

        “你刚吐过,我去给你倒给水。”锦瑟飞快的从李皓月的手里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锦瑟给李皓月倒了一杯清水,好心建议道:“哥你这么难受,要不我们还是坐马车吧?”

        “没事,我受得住。这船小了,晃的我头晕,等我们换了大船就没事。”李皓月坐起身。

        他要把锦瑟藏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只要锦瑟和他长长久久的在一起,总有一天她会忘了周子沐。

        李皓月对自己的计划很有信心。

        为了李皓月能好过点,锦瑟特意找船夫要了橘子。还亲自给李皓月煮了点粥。

        “粥刚好放一下,一会儿你记得喝。给你个橘子,听说酸的东西可以缓解晕船。”

        “你给我剥。”恢复了点精神的李皓月懒懒不想动。

        他很喜欢锦瑟照顾他的感觉。

        “哥,你是头晕又不是手晕。我才不给你剥。”锦瑟把橘子塞到李皓月手里,就转身出了门。

        等她吃完晚饭,到李皓月的房间一看。他依旧保持刚才的样子。橘子没剥,粥也凉了。

        “真是怕你了!”

        我怎么会遇上这个冤家,锦瑟认命的拿过橘子帮李皓月剥。

        见到锦瑟生着闷气,还认真给自己剥橘子的样子。李皓月被逗笑了。

        这世上只有锦瑟心里记着他,就算再生气也会照顾他。

        李皓月又想偷吻锦瑟又怕真惹毛了他的宝贝妹妹,只好伸手揉揉锦瑟的头,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头发乱啦!”锦瑟把剥好了橘子塞给李皓月手中,“我去给你热粥。”

        如果不是在船上,她不会游泳不能逃跑。她早就溜没了,才不会管李皓月这家伙。

        长了一张妖孽的脸,就算晕船也笑的那么好看!

        我一定要想办法联络子沐早日回去!

        锦瑟暗下决心。

        此刻的周子沐还不知道他的锦瑟,已经坐上了去两湖望星城的船。

        他正带着虎啸军从陆路往洪城而去。

        而去洪城,必定会经过望星城!

        他们谁会先到望星城?

        而在望星城里,被通缉的公孙明俊正像个没事人,在一个不起眼的宅子里躲着。

        这里有吃有喝,还有美人相伴。

        除了不能正大光明的出门,这里的一切他都很满意。

        “这个小子整天吃吃喝喝,还玩女人。我们兄弟都没有这待遇,大哥。我们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在宅子外,三个大汉在此等候多日。

        “别急,我们在等主子的消息。等主子一到就抓了这小子。到时候怎么揍都随我们高兴。”为首的汉子安抚自己的小弟。

        “三弟,这个小子可是计划很重要的一步。”身为二哥的汉子也出声道。

        公孙明俊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

        半个月后,锦瑟和李皓月终于来到了望星城。

        这些李皓月吃了吐,吐了吃。直到旅程的后半段才好一些。

        下了船,他的精神才渐渐恢复了过来。

        他给自己的手下传信,让早就等在望星城的三人动手。

        公孙明俊这个被通缉的好色公子哥,还没反抗就被人套上脑袋带走。

        而身在两湖总督府的公孙耀迎来了李皓月。

        “皓月公子,你现在可是通缉犯!如此大胆敢到我这里。我要抓你去见摄政王!”公孙耀看到李皓月,立刻要手下的人准备抓人。

        “稍等!”李皓月从袖中,取出一物:“我劝公孙大人还是先看看此物。”

        他把手里的东西抛到公孙耀面前,公孙耀看到此物后脸色大惊。

        地上赫然放着染血的金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