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做了事总有因果(下)

第四十三章:做了事总有因果(下)

        有人想过这或许是误会,或许百人山会狡辩什么,但是没人想到过他会轻描淡写的承认。E小说WwんW.』1XIAOSHUO.COM

        场面一时之间如入冰点,安静异常,百人山看了眼俏眼含霜紧抿嘴唇的周若柔,用烟枪敲了敲桌子,说道:“我做的,怎么了?”声调有些高昂。

        “我刚入扬州,被那帮乞丐当了鸡崽子,张嘴动手就要挑我手筋打断我腿挖了我双眼眼割了我舌头,让我当残疾乞丐来乞讨,我杀了他们怎么了?”

        “我杀了他们,进了他们的老窝,那些个已经被这么做的人剩下的腐烂肢体,那些个吃肉吃的眼绿的野狗,我杀了他们怎么了?”

        “我进了他们的老窝,他们干这事那么熟练,我逼着他们找同样干这事的人贩子,乞丐们,我接着把找到的,干过这事的乞丐,人贩子,都杀了,怎么了?”

        “怎么了?这位周大侠要帮一群人贩子跟惨无人道断人四肢毁人七窍的乞丐们,报报仇?或者说,你还吃着他们的回扣呢?”

        百人山五句怎么了,让这个已如冰点的酒楼沸腾了起来,讨论之声不绝于耳,周若柔迷茫了一下,随后杀气不减的说:“那些孩子也是你杀的!他们也能干出这事么?!”

        百人山点燃烟草,吧嗒吧嗒抽了两口,虚着眼看了眼对方,又指了指自己:“你看我多大?”

        周若柔没有说话,百人山继续说道:“老子今年刚十岁,怎么?年纪小就能豁免什么?老子就是让那帮子小孩先堵住的。”

        “不可能!”周若柔说道,她丝毫不信这话。

        “不可能?你那是没见过,你名门大家,哪见过这东西?出个门前拥后簇,回个家礼炮喧鸣,上个山封山十里,哪见过这些事?人吃人见过没?狗吃人见过没?人用人喂狗,养肥了狗就杀狗吃,见过没?还不可能,不可能你个勺子。”百人山犹如机关枪一样嘟嘟嘟嘟说了个没完。

        周若柔白暂的脸上一抹潮红一闪而过,这可不是羞涩,而是气的,她愤愤的一挥剑:“无稽之谈!”

        “嘿,说这些远的你还不信,什么时候带你去见见,不过先说当下的,老子就是让这群小孩乞丐先堵住的,好家伙,那一个个乐呵的,为啥乐呵?因为大侠们喜欢赏给残疾乞丐银子,把我抓了搞残了,然后去乞讨,那些个大乞丐们又多了个收入,小乞丐们因为抓了我有功,就能赏串糖葫芦吃,嘿嘿嘿,一条人命一个糖葫芦,老子还真不信被挖了眼割了舌头断了四肢还能活个三四月!怎么?因为他们小?所以我就要放任他们?放任他们?我有武艺,不会让他们弄残,可或许下一刻,下一时,就有另一个孩子被他们堵住,生生干出这事!到时候,好么,找娃心切的爹娘找不到孩子,看到不到孩子,因为孩子被弄的爹娘都认不清了,到时候那孩子就在街头,听到爹娘声音看不到,呜呜呜呜的哭不出,说不出话,喊不出声,生生的死在这种折磨下,告诉我,我杀他们?有错?!要不是他们人多,老子非要给他们个扒皮凌迟!”

        百人山喊的声音很大,大的压下了喧闹的酒楼,压下了所有的声音,压下了周若柔的义愤填膺,压下了那些心怀看热闹心思之人的漫不经心,百人山见过这事,也差点成了这事的主角,他知道的最清楚,也最贴切,他喊的声音带着压抑不住的怒气,这是来自于二十多年前他曾经差点成为残疾乞丐的愤怒。

        百人山喊完了这一切,幽幽的吸了口烟,吐出一团淡蓝色的烟雾,徐徐的烟雾将他的脸庞映照的模糊不清,幽幽的声音从烟雾中传出:“你可能不信,但是你好歹想想,你为什么能找到我?因为你从一些乞丐那里得知了,他们为何会知道我的身形体貌,因为我杀那些乞丐人贩子的时候他们也在场,我为什么没杀他们,因为我挨个逼问过了,没干过这事的,没从这事得到利益的,我自然不会杀……无辜者生,有孽者死,所以你找到了我,如果你还不信,可以去问问他们,如果你懒得问,也不信,那么就打一架,你是大门派的亲传,我只是个无名小卒,我可能接不了你几招,但是我要说最后一句话。”

        “什么话?”周若柔清冷的声音响起。

        “他们死有余辜,老子没做错!”百人山吼完这句话,眉心涌出神念之力,在他身前形成了一具天蓝色的保护膜,手中烟枪绽放起天蓝色的光芒,赫然是一副摆好架势动手的举动。

        周若柔手中碧绿色长剑划出一道轨迹,轻描淡写的将百人山的防护膜打碎,随后那道剑光犹如迅雷闪电一般划破空气,停在了百人山脑袋右侧,强烈的风压将百人山的冠吹掉,及腰的长高高飘起。

        碧绿色的光芒划过空气,碧绿色的长剑回到了那碧蓝色剑鞘之中,周若柔将剑鞘挂在腰间,清冷的声音响起:“我会去接着求证的,若你所言不虚,我定当找你一歉冒犯之罪,若你所言为虚,这未挥完这一剑下次便将挥出。”

        百人山耸了耸肩,满不在乎的说道:“请便,这一段日子我会一直在这里,还有就是,道歉总归要带道歉礼的,我喜欢喝陈年老酒。”

        周若柔轻哼一声转身离去,待她下楼之后,百人山从怀中掏出跟黑色丝带,将胡乱披洒的头束好,束成一个马尾,做完这一切,他又闲的没心没肺的吃菜喝酒。

        在场之人响起接连的叫好声,百人山这接地气的怒吼,由心底出的怒吼,还有这现在磊落的继续留在原地,都可以证明他并非是一个屠杀者,而是一个行侠者。至于周若柔的那一剑,跟那一句话,在场的人也很清楚,谁也别想现在直接给百人山扣个帽子刷个行侠仗义的战绩,不然周若柔验证回来,对方的确无辜,但是她找不到道歉的人,那就操蛋了,那可不是简简单单的误杀江湖义士的罪名了。

        百人山站起来一一抱拳回应这些叫好声,喧闹的气氛又出现在这酒楼之中,百人山回礼完毕后便坐回了座位,身后那一桌男女,男的跑到百人山旁坐下,无不好奇的问道:“你真是无辜的?”

        百人山白了一眼说到:“老子最起码也能算个行侠仗义,妈的至于用无辜形容老子么?那是形容有罪之人的话。”

        男子撇了撇嘴,随后又想到了什么,问道:“交个朋友?”

        百人山好奇的看了他一眼,无不奇怪的问道:“周若柔还没验证我说的是否属实,你就过来交朋友,就不怕我刚才是胡说八道的,到时候你不就成了结交我这等丧心病狂的屠杀者了,到时候给你冠个贼人魔头这种名号。”

        男子又撇了撇嘴:“我惠剑门弟子,行的正坐得直,你若真是那种人,我第一个杀你不就行了。”

        百人山白了一眼,好么,原来也是个大门弟子,不怕被戴帽子,不怕成为别人刷战绩的人,所以敢来跟自己结交,在座的别人都没人来,就怕因为一次不慎的结交变成了别人行侠仗义的战绩。

        不过惠剑门弟子,百人山心道倒是巧了,他一个月前刚杀了几个。

        “在下李浩量,惠剑门弟子。”男子说道。

        百人山丝毫没有尴尬的回到:“我也不称什么在下了,粗人一个,叫我百晓生即可。”

        ===================================================================

        小剧场:

        百人山晚上睡在酒楼的客房,无不得意的回想脑海中关于周若柔的资料。周若柔,喜讲事理,温柔,执拗,喜天蓝色。

        “亏老子把神念之力局化成天蓝色刷了波好感,不然没她那句话,老子岂不是要成了别人冠上帽子刷战绩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