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不想做小兵在线阅读 - 第3章 齐静雯

第3章 齐静雯

        一两黄金相当于十两银子,一两银子等价于一贯,也就是1000文铜钱。

        四两银子,能换来一百石,也就是一万两千斤粮食。

        而一个成年人,一个月大约吃1.5石粮食。

        在大炎王朝,存在着很多奴隶。

        奴隶很大一部分来自周边蛮夷,或者是战俘,或者是犯了法的人。

        奴隶的子女也是奴隶,基数很大。

        他们的地位虽然很低下,整天做一些脏活累活,但一般情况下,没什么生命危险。

        任何人不得随意杀害虐待他们,但可以买卖。

        有牛马羊市场的地方,大都存在着奴隶市场。

        一个成年奴隶,价值4000多文,未成年价值2500文。

        两个成年奴隶外加一个小孩奴隶的价值,能折合成一头耕牛或者是一匹好马。

        人不如畜生!

        作为现代人,因为身份低微,对于这种现状,冯天无力改变。

        再看看缴获的这么多钱,冯天想到一个好主意。

        设法将部分钱,邮寄到家里,让家里改善生活、置地、买些奴隶等。

        冯天的家里,有父母和一个哥哥、一个弟弟。

        全家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日子过得很紧巴。

        哥哥今年23岁了,虽然早就过了结婚的年纪,但因为参军期间右臂失去,退伍回家两年了,但还没有结婚。

        手里没钱,心里发慌。

        他虽然也人高马大的,但考虑到自己的实际条件,已经断绝了结婚的打算。

        弟弟今年14岁,也在家里务农。

        很明显,一旦冯天给家里寄回去一些钱之后,家里的情况肯定会好转起来。

        最起码,哥哥就有钱结婚了。

        冯天知道,家里收到钱后,肯定会设法再买一点地的。

        咬咬牙,他们或许还会买几个奴隶、耕牛。

        想到这些,冯天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再看看被自己制伏的两个蛮族骑兵,冯天更是咧嘴大笑。

        已经穿越一个多月了,冯天知道,蛮族骑兵的人头很值钱的。

        把一个人头拿到有关部门那里,可以轻松换来二十两白银。

        这么一来的话,能邮寄回家的钱自然会更多。

        就在冯天畅享这些美妙前景的时候,他的脸上,突然写满了愤怒。

        原来,冯天突然在两个蛮族骑兵的身上,发现了女人用的珠宝首饰。

        珠宝首饰上,还沾满了变干了的血迹。

        很明显,他们绝对祸害过大炎王朝的老百姓。

        确切的来说,他们刚刚在关内抢劫完,并想着回到他们的部落里面去。

        判断出这个事实后,再看看那个年纪大点的蛮族骑兵,冯天满眼都是杀机。

        狰狞一笑,握着一把短刀,冯天再次走向这个蛮族骑兵。

        强忍住对方身上难闻的膻味,冯天脱掉了他的皮靴。

        紧接着,对准他的右脚大拇趾,冯天猛然挥了一刀。

        十指连心!

        手指一旦受伤的话,痛苦系数很大。

        但是,这个痛苦系数,却比不上脚趾受伤。

        不出冯天意料之外,大拇趾被割掉后,这个蛮族骑兵马上惨嚎着醒了过来。

        笑眯眯的,冯天帮他调整了一下姿势,以便他能看到汩汩流血的伤口。

        哆哆嗦嗦的,看着这个伤口,再看看冯天,这个蛮族骑兵的眼神如同蛇蝎一般。

        “卑鄙的南人,有能耐的话,就直接杀了我!

        记住了,我的部落会帮我报仇的。

        他们会用最残忍的方法杀了你,并且,还会杀光你们所有的南人!

        ……”

        发现这个家伙还这么高调,冯天并没有制止。

        “唰!”

        对准他的右脚二拇趾,冯天又斩了一刀。

        “嗷……嚎……”

        旧伤未愈,又添新恨。

        再次受到重创,这个蛮族骑兵哆嗦的幅度更大,满脸都是豆大的冷汗。

        他很想继续痛骂、威胁冯天,但看到冯天不怀好意的笑容,只得明智的打消这个主意。

        甚至,他马上面露可怜巴巴的神情。

        “大哥,求求你了,饶了我吧!

        我……我叫你祖宗行不行?

        求求你了,给我一个痛快吧!

        ……”

        苦苦哀求的同时,这个蛮族骑兵满脸都是悔恨的泪水。

        确切的来说,是怨自己运气不好,遇到了冯天这个煞神。

        观其行,听其言。

        感觉到差不多了,冯天慢条斯理的说道。

        “话不多说,你要是想活命的话,就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例如,你部落的名字,人口数量,实际位置,每个人住在哪个帐篷里面……”

        “嗯?”

        强忍着剧痛,看着冯天一本正经的样子,这个蛮族骑兵眼神一凌。

        他知道,冯天貌似要对他的部落下手。

        意识到这一点,下意识的,他死死地闭上嘴。

        看傻子似的看着他,冯天摇摇头。

        紧接着,冯天继续收拾他的其它脚趾头。

        效果很不错。

        实在是受不了了,为了求得一个速死的机会,这个蛮族骑兵只得坦白交代。

        唯恐对方不说实话,冯天自动忽视了他那清澈的眼神,将这些情报顺序打乱后,又重新审问了两遍。

        确认这些情报都是正确的之后,在他那种感激莫名的眼神注视下,冯天砍掉了他的脑袋。

        而在操作这个之前,冯天先一步让他欣赏,自己砍掉那具尸体的脑袋。

        让冯天郁闷的是,在砍第二个脑袋的时候,因为没什么经验,竟然被鲜血溅了一身。

        两个蛮族骑兵的头发都很长,冯天将其系在一匹战马上。

        紧接着,按照情报指明的方向,冯天驱马奔向一片地势低洼处。

        今天早上,对齐静雯来说,绝对是一个很悲催的时间。

        她今年14岁了,父亲齐振兴是北郡临胡县的县尉,分管县城内外的军事治安这一块。

        齐静雯怎么都没想到,她刚刚离开家门,还没来到市场上的时候,就被两个蛮子盯住了。

        最重要的是,还没反应过来,竟然被打晕,并被掠向关外。

        根据平日里的各种传闻,齐静雯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她很想自杀,但嘴巴被牢牢地堵住,全身被五花大绑着,因而却无能为力。

        齐静雯已经想好了,绝对不能让蛮族侮辱了自己的身子。

        等蛮子松开自己,并想着侵犯自己的时候,她肯定会一头撞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