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不想做小兵在线阅读 - 第10章 尊贵的南人

第10章 尊贵的南人

        感觉到冯天说的很有道理,蒙布他们都重重的点点头。

        想到差一点被这个蛮子反杀的刚才,他们还有点心有余悸。

        再想到自己多少报了一点仇,他们还很欢乐。

        发现他们的情绪还算稳定,也意识到了配合作战、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等的重要性,冯天笑着点点头。

        蓦然间,冯天发现,英布和一个年级最大的人,都貌似有话要说。

        看了看七个女蛮子所在的方向,冯天压低了嗓子。

        “两位老哥,你们的意思是?”

        闻言,蒙布并没有马上回答,并扭头看向42岁的高宗平。

        在被蛮子劫掠到这里之前,高宗平是一个体面人。

        事实上,他就是齐振兴的同事。

        他的职务是仓吏,负责县城内的各个仓库。

        和蒙布的遭遇差不多,高宗平的家人也都被蛮子们杀了。

        人到中年,在这里寂寞了这么久。

        虽然女蛮子的长相大都很难看,但为了报仇雪恨,以及舒缓情绪,高宗平很愿意搞点事情。

        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

        更何况,七个女蛮子虽然都很黑,皮肤也都很粗糙,但切却都不是母猪。

        想到这些,高宗平的脸色很尴尬,并扭捏起来。

        闻弦歌而知雅意。

        想了想,冯天沉吟道。

        “这样好了,我先跟你们过去一趟。

        等你们将这几个女蛮子的武器都收缴完后,我接着去审讯那个头人。

        你们都悠着点,别阴沟里面翻船了!”

        收拾七个战斗力不是很高的女蛮子罢了,冯天他们虽然很谨慎,但却很轻松。

        手持火把,他们蜂拥着闯入这个帐篷。

        睡得正香呢,帐篷里面却涌来了六个大炎人。

        最重要的是,五个大炎人,之前都是自己的奴隶。

        再看看他们那绿莹莹的眼神,清晰地闻到外面飘来的血腥味,感觉到大事不妙,不甘心接受这个事实,七个女蛮子爆发了。

        尤其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蛮子,竟然咆哮着冲了过来。

        见状,冯天雷霆震怒。

        “噗!”

        对准她的脖子,冯天闪电般的挥出一刀。

        一阵瘆人头皮的响声过后,这个女蛮子的脑袋,不得不和身体分家。

        而一股股鲜血,在失去了脑袋做缓冲后,像喷泉似的喷溅出来。

        此情此景,另外六个女蛮子马上萎了。

        出自强烈的求生欲望,她们马上扔掉短刀,并跪在地上,苦苦求饶起来。

        “呵呵。”

        淡淡一笑,冯天扭头看向蒙布他们。

        “你们几个,马上把她们的手脚都捆起来。

        然后,好好的审讯一下她们,争取能审讯出一些有价值的情报。”

        “喏!”

        吃一堑,长一智。

        再次得到冯天的命令,英布他们自然不敢大意。

        紧接着,他们就用绳子,将六个吓傻了的女蛮子,都五花大绑起来。

        坐等他们操作完这些,冯天转头走向头人的帐篷。

        其实,冯天还没有回来的时候,头人已经苏醒了。

        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被五花大绑中,外面还打打杀杀的,还不时地有血腥味传来,头人脸色大变。

        意识到大事不妙,出自强烈的求生欲望,头人想着挣脱绳索。

        让他郁闷的是,无论他怎么挣扎,但总是不能挣开。

        头人不知道的是,冯天的捆绑方式很科学。

        两支大拇指,单独的捆在一起。

        两只手,都反绑在背后。

        双脚处,也都被绳索绑着,并打了个死扣。

        并且,双手和双脚,都连接在一起。

        这么布置,有一种越挣扎越紧的效果。

        虽然都拼尽全力了,却无法挣脱,但这个头人却一直在努力。

        就在他气喘吁吁的努力的时候,冯天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

        在头人的严密注视下,冯天用火折子点亮了油灯。

        很快,帐篷内就亮了起来。

        死死地盯着冯天,头人满脸涨红,眼神如同蛇蝎一般。

        “啪!”

        发现这个头人还这么高调,冯天雷霆震怒,不介意大力踹他几脚。

        在冯天看来,这个头人绝对是这个小部落的罪魁祸首。

        并且,在他年轻的时候,甚至是前一段时间,没少杀害过大炎人,没少从关内劫掠粮食、财产、人口等。

        没什么意外的话,光是死在他手里的大炎奴隶,绝对会超过十个!

        因此,冯天不可能放他一条生路。

        其实,对于那些妇孺老弱,冯天也没有任何好感。

        他们当中,虽然可能有人没有直接对大炎烧杀抢掠,但却一直享受这种结果。

        说他们都间接的劫掠过大炎人,没有任何毛病。

        并且,正是因为有他们做后盾,那些青壮年蛮子,才能腾出手来,专心去关内烧杀抢掠。

        想到这些,冯天不住地对这个头人拳打脚踢。

        不一会儿,这个头人就被冯天打的满身都是鲜血。

        不出冯天意料之外,承受了自己的暴击后,渐渐地,这个头人果然低调了很多。

        他的眼神里面,不再有蛇蝎般的狠厉,却写满了可怜巴巴的意味。

        感觉到差不多了,冯天一把扯下堵塞头人嘴巴的破布。

        “呼……”

        嘴巴刚刚获得自由,头人马上贪婪的呼吸着。

        紧接着,怯怯的看着冯天,头人马上苦苦哀求起来。

        甚至,他还努力做出跪地求饶的样子。

        为了显示诚意,他不惜将额头磕的血肉模糊的。

        对于这个头人的反应,冯天并没有感觉到意外。

        绝大部分蛮子,都是欺软怕硬的主。

        在大炎王朝强盛的时期,他们不惜花样跪舔,生怕被处理。

        但是,当大炎王朝日暮西山之际,他们却都高调的跳了出来。

        看架势,北蛮各部还有合力攻打大炎王朝的节奏。

        在冯天的严密注视下,头人一把鼻子一把泪的求饶着。

        “尊贵的南人,我叫你祖宗了!

        求求你了,放我一条生路吧!

        你放心,这以后,我绝对不会再针对你们大炎王朝的。

        我发誓,我要是再敢针对天国的话,我……我就不是人!

        ……”

        苦苦求饶当中,头人还努力将嘴巴凑到冯天的鞋子旁,并仔仔细细的舔了起来。

        “噗!”

        看着这个头人一本正经的样子,冯天差一点憋出一口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