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不想做小兵在线阅读 - 第11章 路在何方

第11章 路在何方

        “嘭!”

        奋起一脚,冯天将头人踹飞到三米外。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不由得,头人想到了这句至理名言。

        意识到冯天肯定有话要说,瘫倒在地上,努力调整了一下姿势,头人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并竖起耳朵。

        撇撇嘴,冯天诡异的说道。

        “煞笔,听说了吗?”

        “呃,尊贵的南人,你的意思是?”

        看着冯天一本正经的样子,头人满脑袋都是问号。

        唯恐再惹得冯天不高兴,从而再次被打,头人一再谄媚的笑着,并怯怯的看着冯天。

        看傻子似的看着这个头人,冯天掷地有声。

        “我的意思很简单,你们北蛮各部,因为坏事做尽,已经成功的激怒了神灵。

        用不了多久,你们所有人都会被杀的鸡犬不留。

        而引导这一切的人,就是我!”

        说着,冯天满眼都是杀机。

        而他这种冰冷的话,就好像发自九幽地狱一样。

        “嗯?”

        听到这饱含着诅咒性质的威胁,头人的表情丰富多彩极了。

        愤怒,不相信,无可奈何……

        为了能继续活下去,头人努力一笑,继续玩卑躬屈膝的套路。

        “尊贵的南人,我……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了,给我一条生路吧!

        你放心,这以后,我绝对不会再针对你们南人了。

        我要是还敢这样做的话,我就不是人!

        ……”

        为了显示诚意,头人在苦苦哀求的同时,继续拼命的磕头。

        给冯天磕了这么多头,头人的额头上,变得血迹斑斑的。

        甚至,还生出好几个大包。

        感觉到差不多了,冯天话锋一转。

        “要想活命的话,就把你这个部落每个人的情况、你对北蛮各部的情报,如周边小部落、上级部落、贵族和有钱人的坟墓等,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警告你一句,你要是敢说谎、甚至是知情不报的话。

        呵呵,我要是不能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就算我输。

        开始吧,早晚的事!”

        说着,冯天像看死人似的看着这个头人。

        眼神之中,充满了残忍和戏谑。

        就好像,头人在他心目中,就是一个任凭他揉捏的泥巴一样。

        凭借着几十年的人生阅历,头人知道,这一把下来,他真的栽了。

        要想活命,必须要献出诚意。

        就算是将知道的情况都说出来,都不一定能活下去。

        要是胆敢说谎,或者是知情不报的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都这个时候了,头人哪里还敢不配合。

        听着头人绘声绘色的描述,冯天的表情丰富多彩极了。

        这个头人,真的不是一般的猥琐。

        阴险狡诈、极度贪财、荒淫无度、巴结上级、欺凌下级……

        如,因为身份在这个部落内很高,他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强迫其他女蛮子。

        而很多女蛮子,为了能得到好处,也喜欢和他配合。

        甚至,在他哥哥还没战死之前,他就经常和嫂子勾搭。

        冯天猜测的很正确,这个部落内的几乎所有男丁,都在关内烧杀抢掠过。

        而那些壮妇、老人、甚至是小孩,还经常打骂虐待大炎奴隶。

        吃不好,睡不好,经常遭受毒打。

        为此,十几个大炎人在被他们抓来做奴隶后不久,不得不遗憾的死去。

        除了坦白了这个部落的情况外,头人为了活下去,还按照冯天的命令,说了很多其他的情报。

        整个过程中,冯天一直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看。

        眼神很清澈,表情很真诚。

        虽然这样,但冯天却不忘打乱情报顺序,又仔细审讯了两次。

        尤其是这个头人和嫂子等女性亲属乱搞等细节,冯天不惜重点审核。

        这么做,冯天用意很深。

        确切的来说,就是观察一下这个头人的表情变化,从而确定一下,他有没有忽悠自己。

        结果显示,这个胆子都吓破了的头人,真的没有说谎。

        坐等头人再也无法坦白情报,并再次开始苦苦求饶的时候,冯天猛然发出一阵暴喝。

        “闭嘴!

        这么告诉你好了,你今天必须死。

        就算是神仙来了,都救不了你!

        老话说得好,多行不义必自毙。

        既然你带头祸害我们大炎王朝,就应该承受这个严重后果。

        还有,难道我会告诉你,你想求死都很难吗?”

        “嗯?”

        意识到自己没有了活路后,头人本打算破口大骂。

        不过,发现冯天话里有话后,头人明智的打消了这个馊主意。

        魂飞胆丧的,头人继续苦苦哀求。

        出自强烈的求生欲望,头人的求饶声,甚至都发生了变异。

        对于头人的这个表现,冯天并没有觉得意外。

        撇撇嘴,冯天取来一支皮鞭,并蘸上水。

        在头人的苦苦哀求当中,冯天不停地抽打他。

        不一会儿,蒙布他们五个,都笑眯眯的回来了。

        他们的表情很诡异,还很放松。

        看破,但并不点破。

        让冯天喜闻乐见的是,蒙布他们都不是圣母婊。

        他们本来都喜气洋洋的,但看到头人后,一个个的,都马上变得非常愤怒。

        对于他们的这个表现,冯天很欣赏。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以战止战,以杀止杀,才是大道理。

        坐等蒙布他们请求胖揍头人的时候,冯天笑眯眯的说道。

        “好的,注意别让他太快死了就行。”

        ……

        虽然蒙布他们也想着好好的折磨头人,但因为他们没怎么有经验,因而,两个小时后,头人还是带着笑容死翘翘了。

        为此,蒙布他们都深表惋惜。

        并且,他们还不好意思面对冯天。

        让冯天喜闻乐见的是,在和自己交流的时候,他们都很低调。

        就好似,小兵面对长官一样。

        此情此景,冯天很受用。

        想了想,冯天让他们分别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

        很快,冯天就弄清楚了他们之前的身份。

        高宗平42岁了,之前是临胡县县衙的仓吏,也就是仓库管理员。

        蒙布今年正好30岁,之前是小亭长,负责治安、抓贼等业务。

        28岁的卢栗,是一位求盗,居然是蒙布的下属。

        何云虎21岁了,于汉义25岁,之前都是农民。

        所有人,都参加过军事训练,并在部队里面混过。

        等他们自我介绍完毕后,冯天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你们都自己说说吧,以后有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