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是工业BOSS在线阅读 - 第019章 老爷:太子来访

第019章 老爷:太子来访

        “哼,冻死活该。”梦雨虽然脸上傲娇,但身体还是很老实的,反手抱住刘洛的后背。

        “丫头,明天你几点出发?”刘洛闻了下梦雨的发香。

        “明天早上八点从皇家学院出发!”

        “好,到时候我去送你。”

        “嗯!”梦雨这时把脸都靠是刘洛胸前道:“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要照顾好自己,平时要注意休息,吃饭要多吃点。”

        “知道了管家婆,还没过门呢,就啥都管了。”

        “哼!”

        “......”

        东海世家。

        “大人,太子殿下,在东/西两市分别租下了一间店铺。”

        “租下两间店铺,知道是做什么吗?”东明海放下手里的茶杯,沉默了一会,疑惑的问道。

        “小的暂时不清楚,不过我已经安排人去盯着了。”

        “做得不错,一直找人盯着,记住你派人看着就行了,有什么特别情况马上向我汇报,不允许有任何行动!”东明海说完感觉不放心,又加了一句道:“没有我允许,不准有任何行动,明白没有。”

        “小的明白。”

        “好,你下去吧,叫人盯紧点。”

        “是!”

        “......”东明海看着侍卫消失在视线内,站了起来,思索刚才得到的信息。

        租下两店商铺?

        东/西两市?

        王家那家伙也是个老狐狸。

        也是想做渔翁之利。

        想得倒美。

        想起昨天的朝会,东明海有头痛的揉了下眉心,这个黄雀不好当啊!

        坑也不好挖!

        最后虽然让王家代表之一王远丢了三个月的俸禄,但是离自己的目标差得有点远啊。

        时间倒回昨天朝会。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东爱卿,你有何事要奏?”刘玄看了眼今天太子之位是空着的,又瞄了眼东海世家的另一个代表陈雨轩,一脸笑意的示意继续。

        陈雨轩的话刚落,全朝的目光都焦距过来。

        “臣,弹劾王远大夫,监督不利,办事拖沓,动摇民心,......等三条罪证。”陈雨轩说完,傲立站在朝堂中间。

        ......

        整个朝堂一静。

        全员一脸懵逼。

        就连刘玄脸色也是一怠。

        你现在东海世家是要世界开战的节奏啊。

        前两天朝会你才怼完皇族,东明海都给强行批假三个月了,现在又跳出来了。

        怼了皇族,又怼王家了?

        还是嫌你们东海世家的代表多。

        就连王清远,也是一愣,一时也想不胆白,陈雨轩怎么把矛头指到自己头上来了。

        “王爱卿你有何要辩解?”刘玄不动声色的把话头移到王清远头上。

        “皇上,臣有不明白想请教陈侍郎!”王清远从人群中站了起来,瞄了一眼站在大殿中间的陈雨轩,对刘玄抱了个拳。

        刘玄点了点头。

        朝臣准备瓜子的瓜子,找板凳的找板凳,开启看戏模式。

        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敢问陈侍郎能不能把监督不利,办事拖沓,......解释清楚一些?”王清远毫不犹豫的对陈雨轩开炮。

        “现在外面,传出替换太子之事,王大夫你作为一个中书令,这是你管辖范围,已经几天过去了,事件还没到得解决,反而有越演烈之势。”

        “你这是严重的失职,还是说王大夫你另有目的,故意让这件事传播出去!”陈雨轩直接能王清远扣上一个大帽子。

        “胡说八道。”王清远听完陈雨轩的话,气得直吹胡子。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臣也弹劾王清远大夫动摇民心,办事不利。”这时刘何直接跳出来,给陈雨轩加了个助攻。

        额......

        刘玄眨了下眼睛,掩盖住脸上的惊异。

        王清远全身一僵。

        本来一打一的平手的,现在变成二打一。

        卧槽.....

        前两天你们是对手的呢,现在什么意思,鸡跟鸭同伙啦?

        有点过分了呀。

        陈雨轩也是一愣,什么情况?刘何怎么虽然跳出来了,两人对视一眼,瞬间便从对方眼里看到暂时同盟的意思。

        “作为一个朝议侍郎,三天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出去的谣言,现在还没澄清,就是非常严重的失职。”

        “......”

        辩到最后,以罚王清远三个月的俸禄为结束。

        陈雨轩一脸遗憾的退回人群中。

        刘何也是一副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回到自己位置上养神蓄锐。

        ......

        “老爷,太子殿下门外求见。”

        “啥?”东明海整个人一惊,回过神看着匆忙跑进来的侍卫,一脸吃惊的重复一次:“你说什么,谁求见?”

        “老爷,是太子殿下求见,管家已经过去了。”

        “你猪啊,还不去请进来?”东明海脸一急,吼道:“这都要我吩咐。”

        “是是是,小的已经让人把太子殿下带到客厅了。”

        “行了,我马上过去。”东明海听到人已经迎接了,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狠狠的瞪了一眼侍卫,话都说不清楚。

        匆匆的向客厅赶去。

        五分钟后。

        “欢迎太子殿下光临!”东明海一路赶到前厅,跨入门口,看到刘洛正坐在椅子上,拿着一个小茶杯,正在逗着自己才五岁的小孙子(东文开)。

        “东大夫打扰了。”刘洛闻言站了起来。

        “不打扰,不打扰。”东明海心里虽然不停的在思考着刘洛突然来访有什么目的,但脸上还是一副非常开心的样子。

        “把小少爷带下去。”

        “是老爷。”

        等下都下去之后,客厅就剩下两人,东明海给刘洛倒了一杯水之后,率先开口道:“不知道太子殿下,突然来访不知道有什么吩咐。”

        “东大夫,我明人不说暗话,我想把城外的碧云山灵泉谷买过来,不知道东大夫可否行个方便。”

        “灵泉谷?”东明海皱了下眉头。

        心里翻出灵泉谷的资料。

        山涧间、岩石上、小溪旁、松林中,瀑布倾泻而下,如丝带、如长发、如轻烟……一座座出类拔翠的山,一条条朴实无华的河形成了一幅幅神秘的立体山水画。

        “对。”

        “不知太子殿下,要灵泉谷做什么?”

        “灵泉谷的水非常适合酿酒。”刘洛笑了笑,并没有隐瞒直接哈梭。

        “酿酒???”东明海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