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徒弟都是绝世妖孽在线阅读 - 第4章 这太不修真了

第4章 这太不修真了

        从中位大殿出来。

        陈洪正大摇大摆地走在山间,走路都带着愉快的风。

        虽然要去思过崖面壁,但是师尊宽仁,体恤他呀,只让他面壁一天而已。

        更别说,他领悟到了绝世刀道。

        修行,最难的便是入门。

        既然现在已经入门,陈洪正相信,只要再给他一些时间,他的刀道将会进境神速。

        哎呀,好开心!

        “要不,去跟师兄炫耀一下?”

        “不过,师兄在山底垦田,我要去思过崖的话,好像不太顺路……”

        “嗯,绕点路的事情,怎么能说不顺路呢?”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陈洪正就兴冲冲地往山下走去。

        山下。

        作为路源座下二弟子的项天明,正在拿着一把锄头挖地。

        项天明是一个文质彬彬,气质出尘的俊秀青年。

        即便是做着垦田挖地这种粗活,他,仍旧保持着风度。

        远远看上去,甚至优雅得像是在打高尔夫。

        当然,中央大世界并没有高尔夫,可这并不妨碍项天明由内而外的优雅。

        “我明明是为了炼丹术才拜师的,为什么整天在这里挖地呢?”

        “那老东西,每次问起为什么要挖地,就都说什么不可说,天机不可泄露。”

        “要是让我确认,你这老东西真的在骗我,老子就用这锄头挖了你的狗头!”

        项天明动作优雅,可他嘀咕的话语,就不怎么优雅了。

        呼!

        呼!

        呼!

        锄头被舞得虎虎生风。

        项天明挖地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就在这时,项天明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山路上传来一阵愉悦的歌声。

        嗯?

        谁在唱歌?

        还真难听,呕!

        项天明扭过头,就看到陈洪正踩着轻快的小步伐,从山上走下来。

        奇怪!

        陈洪正每日不是比自己还要苦大仇深?

        怎么此刻如此欢乐!

        此事古怪,有蹊跷!

        于是,项天明问道:“二师弟,你要去哪儿?”

        “二师兄,你别老拿你当大师兄好吗?师尊不都说过了,柳三慢那小屁孩才是大师兄,你是二师兄,我是三师弟好吗?”陈洪正言语中带着不满。

        咦?

        陈洪正今天怎么叫师尊了?

        项天明更觉得陈洪正今日不太正常。

        就在这时候,陈洪正开口道:“我要去思过崖面壁啦!”

        思过崖思过还这么开心?

        不对啊,陈洪正怎么可能这么乖巧的

        “师兄,就在方才,我终于理解了,师尊并不是在糊弄我们,他,真的在指引大道给我们。”

        “就在方才那一刹那,我从杀猪中悟出了绝世刀道。”

        “假以时日,我必是北域修行界第一刀客!”

        陈洪正说着,语气逐渐兴奋。

        项天明愣了。

        随后,他俊朗的眉头俊朗的皱了起来。

        从杀猪中悟出了绝世刀道?

        逗呢?

        宁搁这儿跟我玩呢!

        宁怕是又被那个老忽悠给忽悠瘸了吧?

        “咳。”项天明干咳一声,语重心长地道,“师弟啊,对于事物,我们要有自己的判断,不能别人说怎么样,就是怎么样的。”

        项天明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陈洪正一愣。

        啥情况啊?

        好端端的,你跟我打什么机锋呢?

        有话直说不行吗?

        可大家都是聪明人,只是稍稍一愣,陈洪正就明白过来了。

        陈洪正笑了:“二师兄,你这是不相信我领悟出了绝世刀道。”

        “三师弟惊才绝艳,假以时日,自是能领悟出来绝世刀道。”项天明微微一笑。但是你要是能从杀猪里面悟出来绝世刀道。

        那也不是我项某人插旗子好吧?

        我把刚刚挖出来的土,全部吃掉,一丝儿不剩!

        陈洪正听到这话也懂了,假以时日,那就是不相信我现在悟了呗。

        陈洪正也不跟项天明废话。

        一只粗壮的手,直接按住了刀柄。

        而后,陈洪正一双虎目,盯住了三十步开外的项天明。

        腰间的刀,还未出鞘,霸道之极的刀锋之气,却已然降临这方寸空间。

        项天明心头一跳,蓦地被漫天的刀锋之气锁住,动弹不得。

        就在这时,陈洪正拔刀,蓦然向前。

        项天明发髻被刀锋之气刹那斩碎,头发散落。

        而那即将迎头而来的一刀,完全避无可避!

        好在,刀刃距离项天明还有三尺开外时,陈洪正笑嘻嘻地收了刀:“师兄,你瞧我这一刀如何?是不是悟了?”

        此刻,项天明才噗通一声,一屁股坐进了松软的土里,大口喘着粗气。

        方才那一刹那,要不是陈洪正收手。

        项天明觉得,他已经被那一刀斩得两断!

        可是,这怎么可能?

        陈洪正,才仅仅灵力境九重。

        而他,早已罡气境一重。

        两人看似差距一重,实则,却是差了一个大境界!

        以前,他项天明打陈洪正,就像爸爸打儿子,有手就行!

        可现在,陈洪正这一刀竟然有了越阶杀人之势,足以击杀他?

        这太不修真!

        完全违背常理!

        项天明抬头,有些不解地道:“师弟你杀猪杀了三年,天天骂师尊不干人事儿,怎么今天突然就悟了?”

        “嘿。”陈洪正脸上露出了一抹自得之色,“今日,师尊瞧我养猪杀猪辛苦,久久不悟,就给了我一点儿小小的提示。”

        “要说师弟我也是惊才绝艳之辈,一点就通啊!哈哈哈哈!”

        “师兄,你好好垦田挖地吧!师尊指点的方向绝对没错,是我们自己悟性太差啊!行嘞,师弟我去面壁了,师兄您忙着!”

        看着因为自己的话,项天明的脸色不断地阴晴变化,陈洪正心情极好。

        这路,绕的真值啊!

        装完逼的陈洪正,再次踩上了轻快的步法,颠颠地从一旁的崎岖小路,走去了思过崖。

        项天明望着陈洪正的背影久久不语,而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也是迈步朝着山顶中位的仙殿冲去。

        酝酿酝酿感情,正在山路上奔跑的项天明流下了风度翩翩的眼泪,并且风度翩翩地叫喊着:

        “师尊,您可不能偏心啊,徒儿也想要提示!”

        而此刻,因为中午吃得有些少,刚刚加了一顿餐的路源,却又是吃得太饱,刚刚在殿中饭后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