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徒弟都是绝世妖孽在线阅读 - 第5章 这可难倒了我路某人

第5章 这可难倒了我路某人

        人生幸福的瞬间。吃饱后,可以闲暇地躺在暖暖的午后,绝对算是其一。

        正在路源享受幸福的时候,他就听到了惨兮兮的哭声。

        “师尊,您可不能偏心啊!”

        不好。

        有情况。

        路源努力地直起身子。

        宽松的道袍一甩,遮住了鼓鼓的肚子。

        调整表情。

        刹那间,吊儿郎当、饭后瘫的路源不见了。

        仙风道骨,气质出尘的路源回来了。

        恰在这个时候,项天明冲进了大殿。

        尽管听起来在哭惨,可项天明五官都没皱一下,依旧那么风流倜傥。

        这家伙,演戏能不能走点心?

        路源微微皱眉。

        抱歉,我不是郭导演。

        你这个演技,恕我不能给你s卡。

        微微出神一下,路源的声音风轻云淡:“何事?”

        项天明抬起头,眼珠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似乎是极力想表现出委屈不甘。

        可在旁人看来,他依旧面无表情,风流倜傥。

        “师尊,我听二……咳,三师弟说,您今日给他指点迷津,帮他领悟了大道,弟子也想得到一点儿……小小的指点。”

        哦。

        这事啊。

        路源面无表情地看着项天明。

        心中暗暗回忆:你当初拜师,是要学什么来着?

        路源也不懂项天明是为了学什么,每次项天明问他,他只能淡淡地让项天明照旧!

        项天明这边,被路源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内心却越来越慌。

        以前他经常会怀疑师尊是个骗子。

        可今天见过了陈洪正那一刀后,他对师尊再无怀疑。

        现在,项天明只是觉得他自己天资拙劣,愚朽不堪,所以被路源这般一看,他是既惭愧又丢脸。

        可想着陈洪正那嘚瑟的样子,项天明索性把心一横,将头伏地,大声说出了自己憋在内心的话:“师尊,弟子为了学炼丹,跟着您,已经四年多了呀!”

        “弟子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代丹王,打破修真界丹药天价难求的局面,悬壶济世,让天下所有修士都吃得起平价丹药。”

        “可这四年来,弟子连丹火都没烧过一回。天天不是在垦田种田,就是在垦田种田的路上……”

        说着说着,项天明是真的伤心了,伤心的十分自然,再不似之前那般演技僵硬了。

        而路源听项天明说得可怜,难免也有些动容。

        原来这孩子每天都在种地啊,我就说在这山上,除了猪肉,怎么每季还都有新鲜时蔬吃呢!

        这前身真是个老坑货啊,人家孩子跑来学炼丹,你居然让人家垦田种地?

        这垦田种地,和炼丹有个屁关系?

        只是,问题就来了。

        这炼丹,该怎么教?

        更重要的是,这项天明不像陈洪正长得那么蠢。

        此人一看,就有点聪明啊,怕是不好糊弄!

        路源内心开始惴惴。

        甚至又有点儿想跑路。

        见师尊好似依然无动于衷,项天明微微仰起头:“师尊……”

        眼见自己再不说点什么,怕是不行了,路源淡淡地开口:“天地自然,万物共存;大道至简,万法相通。”

        “为师也很想直接授你等大道,让你等快些得道,早日成就心中之所望。”

        “但,天机不可泄露,泄之则损己身。为师能做的,就只有指引你们方向。”

        说完这段话,路源忍不住想给自己点个赞。

        瞧瞧。

        我说的多好?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只是,当路源目光微微低垂,与项天明对视时,却见项天明眼中满是坚毅。

        路源忍不住眉梢一挑,心中一慌:咋滴?你还不信服?

        “师尊,徒儿也非是要师尊直接传授弟子炼丹大道,徒儿只需要师尊像给三师弟那般,给徒儿一点点提示。”

        “徒儿自认为天资比之三师弟,是丝毫不差。若是师尊愿意给徒儿一点提示,徒儿必能不负师尊所望。”

        项天明语气坚定,掷地有声。

        路源听着却只想笑。

        你天资不比三师弟差?

        别逗了!

        我刀都差点儿甩歪了,人家还能领悟出绝世刀法。

        宁拿什么跟人家比?

        只是,眼见这二徒弟大有一种“今天你不教我,我就赖着不走了”的架势。

        路源也实在无奈,本来以为指点完陈洪正以后,能稍稍消停一下,却没想到,这二弟子又来了。

        路源忍不住吐槽前身:“都怪前身那个老东西,好好过日子不行吗?骗人干啥?现在锅都要我来背!”

        眼见路源又没了声息,项天明用力叩首:“徒儿请师尊指点!”

        见此,路源叹了口气:看来,就又是只能硬装了。

        行吧。

        那就指点指点你。

        但,指点归指点。

        要是你还是不懂,那……就真不怪为师了。

        “走吧。”

        路源淡淡开口。

        项天明顿时大喜过望:“谢师尊!”

        两人一起出了大殿,往山下田间走去。

        项天明在前,他丰神俊朗,昂首阔步,两袖盈盈似有清风环绕,大踏流星,宛如天上星官巡视凡尘。

        路源在后,他鹤发青颜,闲庭信步,白袍抖擞间有云雾起落,慢条斯理,宛如得道之仙漫步在山野。

        项天明走在山间,悄悄回头。

        却见师尊仙风道骨,脚步沉稳,慢条斯理间,尽显成竹在胸的沉稳。

        项天明心中不由一阵窃喜,只觉他马上就要触摸到炼丹大道,继而登堂入室,成为一方名炼丹师。

        只是,项天明想到的是,路源之所以慢条斯理,并不是老成稳重,而是他正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编。

        炼丹,和垦田种地,究竟有什么关联呢?

        这可难倒了路源。

        前身真他娘的是个人才,人家学炼丹,你让人家去种田?

        任谁想破了头,这两者之间,也没什么关系啊!

        更别说,路源对于炼丹术的了解,大部分是前世电视剧和小说里看来的。

        本就只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完全搞不清原理。

        “算了,一会儿就可劲儿吹牛逼吧,有时候,吹得越玄乎,就越逼真!”想着想着,路源心中也有了定计。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师徒二人下了山,来到了这山间项天明花了四年时间开垦种植出来的肥田之间。

        望着这肥沃的田野,其间一排排茁壮成长的蔬菜,还有新冒绿芽的麦田。

        路源忍不住心生佩服:种地种的这么好,你不去培育杂交水稻扬名立万,你炼得什么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