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中途溜号

第七十二章 中途溜号

        酉时五刻,太后跟皇帝同时走进了太和殿,顺着梯子踏上了龙椅高台。

        在他们的后面,分别是皇后、太子、长乐公主牵着三皇子寿王、众位嫔妃等等。

        柳铭淇还多看了寿王一眼,这个传说中在宫里顽劣无匹的小魔头个子不高,长相和皇上很像,也是微胖而又平凡。

        此时他倒是很乖巧,只不过眼睛望来望去,不知道在看什么。

        皇帝自然是坐在龙椅上,但太后却在他的旁边稍微靠前一点的位置,显示着太后一人之下的尊贵身份。

        待到太后在太和殿高台上入座,底下早已经是鸦雀无声。

        穿了一身红色袍子的宦官司仪,站在了台阶上面,大声吼道:“文武百官、勋贵宗亲,请起!”

        他的声音刚刚落下,站在太和殿门口的一群司仪们也跟着大声重复了一遍。

        皇帝、皇后、太子等走出来站在了太后面前。

        太和殿底下黑压压的数百人站了起来。

        外面广场上面,所有的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为皇太后六十六岁寿诞……贺!”

        宦官说话过处,站在最前面的皇帝抱拳鞠躬了下去。

        后面一群人、下面一群人、外面的一群人,齐刷刷的都鞠躬了下去。

        “母后福禄连绵,万寿无疆!”

        “皇奶奶福禄连绵,万寿无疆!”

        “太后福禄连绵,万寿无疆!”

        “……”

        大家最后几个字都合在了一起,响彻在了整个皇城里面。

        太后笑眯眯的抬起了手:“好好好,谢谢大家的关心和祝福。咱们大康朝全靠列位臣工、勋贵宗室子弟们的一起维护,哀家也替皇上谢谢大家啦!”

        “众位都是我们大康朝的股肱之臣,这么好的江山也有大家的一份儿,哀家也期望咱们这群人的子子孙孙,以后也都互相扶持,都过上幸福的生活。”

        “哀家已经活了六十六个年头了,我希望再过四年,还能在这儿看见大家,看到你们和哀家一样,福禄寿三全!”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经由宦官司仪传递了出去。

        每说一句话,里外便是一阵阵的掌声。

        “好了,哀家也不多说了,想来大家等得也累了,饿了。皇上为大家准备了三天三夜的戏台、流水宴,那你们就多吃多喝多玩儿,你们越开心,哀家也就越开心!”

        “谢母后(太后)恩典!”

        不知道是不是终于可以吃饭了的缘故,大家的回应声音出奇的大。

        古今的酒席都一样,桌上早就放了酒水冷盘凉菜,听到管事太监的命令,早就等候在旁边的一群宫女和宦官,飞快的忙碌了起来。

        皇帝、太后他们在上面是分小桌单独吃东西,下面的就全是八人一桌的桌子。

        不一会儿的功夫,大家就热热闹闹的吃喝叫喊起来,分贝高得都有点吵闹。

        太后和景和帝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是兴致勃勃,边吃边说边笑。

        不管大家愿不愿意大吃大喝,在这个时候,你肯定要这么表现的。

        不然被人告了之后,皇帝问你,是不是朕的赐宴不够好,所以你才吃不下呀?或者是你心里不高兴,所以才苦着脸啊?

        那时候你怎么说?

        因此,现在装都要装出热闹高兴的样子来!

        寿宴开始之后,过了一会儿,众位亲王、郡王、丞相、尚书、总督等等,全都陆续的开始端着酒走上去,单独给太后说贺词,并且自己一饮而尽。

        太后每每都会喝一口茶水,回敬给各位。

        等到柳铭淇他们这些小辈上台的时候,少年已经被一群无良的亲戚灌得有些迷迷糊糊了。

        幸好上去没有出什么丑。

        跟着几个堂兄堂弟堂姐堂妹们规规矩矩敬礼下来,眼看着又有人端着酒过来,柳铭淇借助尿遁,一溜烟的跑了出太和殿。

        他们敬的可不是柳铭淇,而是裕王府的肥皂和花香精油。

        裕王和裕王妃那边要好得多,围着他们的都是一等一的大佬和贵妇们,当然不可能像是年轻人一样的灌酒胡闹。

        出了太和殿,柳铭淇便看到了灯火通明的太和殿大广场上的盛世场景。

        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就看了一下,但比不上如今黑夜降临,周边燃烧起数千支大火炬,把周围点亮得如同白昼一样的繁华热闹。

        四面空的戏台散落在一桌桌宴席之中,反过来围绕着戏台,又形成了好几个圈子。

        大家一边吃喝,一边从四面八方看着演出的一处处戏目,叫好声也不仅仅是拍马屁而已。

        柳铭淇可不想凑热闹。

        他此时只想找个清净一点的地方坐一会儿,然后出门找到大柱他们,回家睡觉。

        为什么现在不走?

        一来太后寿辰寿宴才开始没多久,你率先就跑了,是不是对太后不满?

        哪怕不是真的,被言官和御史给参了,估计皇帝的板子也要落下来。

        二来他头昏得很,现在走那么远出皇宫,中途就得吐出来。

        还不如坐着休息一会儿。

        柳铭淇是裕王世子,这段时间经常来宫里,无论宫里的宦官宫女,还是千牛卫侍卫,大家都认熟了他这张脸。

        看着他这么偏偏倒倒的溜达,有一个千牛卫的军侯还好心的指点他,“世子殿下,旁边临溪庭有一大片花园,您可以去那边坐一坐。”

        说着,他还叫了两个侍卫给柳铭淇带路。

        从侧面的楼梯下去,没一会儿便抵达了临溪庭。

        这边守着门的千牛卫侍卫见到同僚就在笑,“怎么?又有醉鬼来躲酒了?”

        “咳咳,是裕王世子殿下。”过来的人赶紧说了一句。

        守门的卫士赶紧什么话都不说了,让开了路,任由柳铭淇走了进去。

        他们心想幸好现在裕王世子殿下神智不大清楚,不然要是记恨了他们,那可是个麻烦。

        现在谁不知道裕王世子深受皇上的重视?

        惹得了他不高兴,人家虽然做糖不一定甜,但做醋一定是酸的。

        柳铭淇走进临溪庭的花园里,立刻便听到了一阵打呼噜的声音,甚至还有几个说梦话的。

        晃眼看过去,亭阁里面、花园长廊上面、甚至是地上,都有人坐着躺着。

        想来这群人也是在酒席上撑不住了,与其在人前失仪,还不如找个地方先躲起来,等到恢复状态了再出去。

        少年摇头笑了笑,自己走得进去了一点,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顺势靠在一根柱子上便坐了下去。

        随即他便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

        “呜呜呜……”

        柳铭淇是被一阵哭声给吵醒的。

        他本来还不想睁开眼睛,可过了一炷香时间,哭声还一直在继续,少年便被惹烦了。

        他直接跳了起来,怒喝道:“哪个王八蛋在这儿扰人清梦?”

        哭声瞬间停止。

        然后柳铭淇便看到,隔着一处花丛的地方,蓦的就有些稀稀疏疏的声音。

        “谁?出来!不然我不客气了!”

        柳铭淇一边喝喊,一边寻找,看看哪里有什么兵器没有。

        “别……不要……”

        花丛后面传来一个别扭的声音,然后一个带着浑圆无边帽、穿着花花绿绿衣服的黑小个儿男子,就畏畏缩缩的走了出来。

        他的个子很矮,连一米五都没有,年龄也不是很大,可能不到二十岁,但皮肤非常黑,不细致看的话,就跟非洲黑娃儿一样。

        不过看着他身上穿戴的服饰,很明显就是东南亚的风格。

        “你什么人?”柳铭淇皱眉道:“报上名字和来历!如果敢有半句谎言,本王立刻让鸿胪寺将你驱逐出我大康!”

        黑小个儿闻言吓得“噗通”一下跪了下来,结结巴巴的哭诉道:“大人饶命!求求您……不要把我赶回去……”

        “站起来老实交代!”柳铭淇站着还是有些头晕,便坐在了回廊上面。

        黑小个儿不敢起来,只是低头哀求道:“小人是国子监学生、宿雾国王子杜立峰,见过大康上国大人,请大人不要把我赶出大康!”

        “宿雾国?在哪里?”柳铭淇好奇了起来。

        “宿雾国在大康朝的东洋,距离最南端的海南需要航行2个月的时间。”杜立峰回答道。

        海南?

        那便是在南海附近了。

        古代把吕宋、苏禄、文莱等国列为东洋之国;下港、暹罗、旧港、交趾则是西洋之国。

        柳铭淇沉吟着问:“吕宋在宿雾的哪个方向?距离你们多远?”

        杜立峰答道:“吕宋国在宿雾的北面,我们两国最近的岛屿距离仅有十天的航程。”

        他这么一讲,柳铭淇便大概知道宿雾国的位置了。

        此时菲利宾还是一个散落的几十个国家,宿雾国应该就是其中一个。

        “为什么在这个大喜庆的日子,偷偷在这边哭泣?”柳铭淇看着他道:“本王乃是裕亲王世子……”

        杜立峰听得有点迷糊,显然不知道裕亲王世子是什么人。

        “我父亲是皇帝的亲弟弟,我是皇帝的侄儿,这个关系,你懂了吧?”柳铭淇干脆说得粗俗直白一点。

        杜立峰这下子听懂了,吓得浑身一哆嗦,又把脑袋伏了下去:“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这家伙是不是话本看多了,觉得随便哪个都想对他不利?

        少年正在这边好笑,忽然就听到“卟”的一声。

        旋即一股臭气就扑面而来。

        柳铭淇捂住了鼻子,简直是哭笑不得。

        这么几句话就把一个王子吓得屁都夹不住了,他胆子可真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