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006节 逃过一劫

第006节 逃过一劫

        自打高中毕业起,我便从父母家搬了出来。E小说WwㄟW.%1XIAOSHUO.COM家境虽不富裕,可奶奶去世前还留下一套二居室给我,我便一直独居。

        也许是因为今年国家政策规定不准放鞭炮,年味淡了,气氛有些冷清。

        七拐八拐的,我在河边一幢老楼前停下脚步。

        从外看去,整幢楼已有些陈旧,斑驳的墙面,纠缠的爬山虎枯枝和锈迹斑斑的电子门都在诉说着这楼的历史。

        路灯坏了,只有头顶那清冷的月光照拂着我俩。

        不知为何,今夜我感到很冷。

        这并非体温上的感觉。

        常年保持运动的我体格还算良好,即便是雪灾那年也从未感到有如何不适。

        这是一种自内心的阴寒,令人悚然。

        我哆哆嗦嗦地从裤袋里掏出钥匙,正要开电子门,却听赵伟道:“哥,你就住这儿啊?”

        我有些不耐烦道:“是啊,房子老了点,你将就着住吧。”

        “不,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这里好像有些不对劲……”

        我停下开锁。

        这小子是店里出名的胆小鬼,平时在厕所里遇上停电都能吓个半死,也难怪今夜如此氛围了。

        不过说来也怪,我的脑海里始终浮现着那黑猫的身影,还有那双沧桑而诡谲的绿眼。

        “是不是觉得这里有点冷清?”为了缓和下气氛,我开口问道。

        “对!就是这种感觉!好歹是个老小区,虽然只有几幢楼,可也不该这么冷清啊!”

        “这小区以前是附近一家化工厂的员工宿舍。那厂倒闭的早,住在这儿的大都是我奶奶那一辈的老员工了。奶奶去世后,几幢楼里的老人们也都走得差不多了,年轻的大都嫌这里偏僻不愿搬来,可又因为拆迁补偿的事不想提早卖掉,所以显得冷清了些。瞧,这单元就我一个住户。”我一边说一边开了底楼的电子门。

        赵伟没有再说什么,跟着我走进楼内。

        就在我想要摸墙壁上的灯泡开关时,一个熟悉而又诡异的声音钻进耳内。

        喵……

        我猛的回头拉开电子门。

        门外空荡荡的,别说猫了,也个鬼影儿都没。

        “哥,咋啦?”赵伟愕然问道。

        “你听到什么没有?”

        “没……没啊!”赵伟估计被我的神情吓着了,颤声道:“你到底听到啥了?我胆儿小,你可别吓我。”

        “没啥,估计是累了,有点幻听。”我缓缓走上楼梯,有些失魂落魄。

        回到家中,我将赵伟安顿在收拾好的客房里,自己回到卧室里倒头便睡。

        不知为何,原本极易入睡的我躺在那里辗转难眠,心神有些不宁。

        喵……喵……

        声音再度响起。

        我一下从床上惊醒,声音竟然是从窗外清晰传来。

        全身汗毛陡然竖起,因为我家住在五楼。

        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本想叫醒客房的赵伟,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抄起靠在床头的一根木质短棍,猛的拉向窗帘。

        唰!

        皎白的月光倾洒进来,窗外没有半只猫影。

        诡异的猫叫消失了,剩下的只有冰冷得令人窒息的空气。

        此时,诡异的叫声又在门外响起。

        我顾不得恐惧,随手披上外衣,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前,将右眼小心翼翼地贴近门上的猫眼。

        门外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般的黑暗。

        可那猫叫声犹如来自地狱的鬼魅,无时不刻不在挑动我的神经。

        喵……

        内心的慌乱中夹杂着几丝烦躁,我终于按耐不住,“嘭”地一声打开了门,喝道:“谁?是谁在那里装神弄鬼!再不出来老子可要揍人了!”说着,晃动着手里的木棍。

        喵……

        声音从右上角传来,我脖子向前一伸,这才现在通往六楼的楼梯拐角处站着一只黑猫。

        那眼神,对!就是那眼神,分明就是我在路上碰到的那一只。

        这诡猫竟然一路跟踪到了我家!

        不过,看到它的出现,我反倒松了一口气。

        都说猫的智商很高,就算被它跟踪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当我倒霉吧!

        “滚,去!”

        我朝它挥了挥棍子,这厮果然一溜烟地蹿走了。

        我关上门,正要回卧室,赫然现黑漆漆的客厅里立着一个黑影。

        不知是否我的幻觉,这黑影竟如来自地狱的鬼魂,张牙舞爪地向我扑了过来。

        啊!

        我下意识地抬手挡在眼前,纷乱的脑海中不知为何闪出另外一个念头,大喊道:“赵伟别睡了!快逃!”

        声落处,却听客厅方向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李哥,干啥呢?这一惊一乍的,吓我一大跳!”

        愕然望去,这才现这黑影竟然是赵伟。

        我拍了拍快被吓碎的胸口,上前几步,没好气地骂道:“我说你走路能不能出点声音?老这么在背后吓人,特么的心理变态啊!这才几小时,哥已经被你连吓两次了!”

        赵伟一脸委屈道:“我这不是晚上饮料喝多了想上厕所么,谁知道一进客厅就见你躲在门后鬼鬼祟祟的,我还以为是小偷来了,就没敢出声。”

        “原来是这样。”我吁出一口长气,走到客厅打开灯,小声道:“赵伟,你猜我刚才见着什么了?”

        赵伟想了想,骇然道:“你不会是瞧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我就说你这儿邪吧,哥,咱明天是不是请个大师回来做做法?”

        “大师都回家过年了,你上哪儿找去?而且我刚见到的不是鬼,是猫。”

        “嗨,一只猫有啥奇怪的。哪个楼道里不得有几只无家可归的野猫啊?”

        “是黑猫,咱们路上遇到的那只。”

        赵伟一怔,问道:“黑的猫这么多,你没看错?”

        “这猫不一般,尤其那眼神实在太诡异了,我绝对没有看错。”

        “会不会是只无家可归的野猫,一路跟着你回来蹭口年夜饭的?”

        “你当它是你啊!”

        “……哥,不带这么埋汰人的。”

        “谁有空埋汰你。老实说,我觉得这猫邪性的很。”

        此时,门口骤然猫声大作,中间还夹杂着拍门声。

        天花板上的灯忽明忽暗,随后“啪嗒”一声熄灭。

        “砰!”门窗大开,一股寒风从窗外卷了进来,伴随着门外诡异的猫叫,肆虐着我的耳膜。

        赵伟惨白着脸,忽然颤抖着右手指着门外:“鬼……鬼……”

        我顺眼望去,霎时间一股寒气从脚底直蹿脑顶。

        一条条细长的黑影从紧闭的大门缝隙中钻了进来,在墙壁上不断变化着妖异的姿态。黑影越来越大,无数细长的黑流在玄关处汇聚,渐渐凝固成一张模糊的巨大猫脸。

        喵……喵……

        门外的猫叫声停止了,诡异的叫声从“猫脸”处不断清晰传来。

        我禁不住后退一步,颤声道:“何方妖孽!我与你往日无怨,今日无仇,为啥死缠着我不放?”

        没有回答,只有那逐渐逼近的黑影。

        “瞧它那模样,是想拿咱当年夜饭吧。”赵伟颤抖道。

        我抄起短棍就朝那黑影劈去。

        黑影一怔,随即往后缩了一下。

        正当我疑惑时,只听赵伟叫道:“哥!这家伙怕你手里的棍子!”

        我惊醒,手中短棍加紧朝前劈去。

        那怪猫果然对此怕极了,转而又化作一条条细长的黑影溜出了门缝。

        灯骤然闪了几下,随后亮了起来。

        我不敢松懈,握着棍子又紧盯了门口三五分钟后方才回到客厅。

        抬头一看闹钟,还有十多分钟便是凌晨三点。

        我关紧窗户,望着一脸惨白的赵伟,勉强镇定下慌乱的心绪,苦笑道:“兄弟,还好你反应快,要不咱俩这小命算是交待在这儿了。”

        说完,我仔细打量起手里的木棍,只见这家伙除了入手沉甸甸的,通体黑,也不见有其他特殊的地方。

        赵伟问道:“哥,这棍子你哪儿弄来的?”

        “我也不清楚。打小这棍子就在那儿了,奶奶倒是挺宝贝它的,难道是件辟邪神器?”

        第二天起床时已近中午,估计是昨晚被猫妖给折腾的没睡好,醒来时一照镜子,眼圈竟然黑得跟熊猫似的。

        正要喊赵伟过来瞅瞅,却半天没有回声。

        进屋一瞧,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就像没人睡过一样。

        滴……滴……

        手机响了,是接收短信的声音。

        我打开一瞧,是朋友们来的拜年短信。正要回复并祝福一下,却见到有一则赵伟的新短信:哥,我去城里转转,晚上回来,给我留口晚饭就行。

        卧槽!这小子打算的还挺美,老子连早中饭都还没吃呢。

        我煮了一小包冻水饺,正要开吃,门铃响了。

        开门一瞧,是姑奶奶来了。

        她手里拎着一套不锈钢食盒,里面放着三大盒热热的好菜,有小鸡炖蘑菇、清蒸河鳗和龙井虾仁,全都是我爱吃的。

        “你这娃娃,我就知道你只会煮水饺!大过年的,也没个人照顾。唉……”姑奶奶唠叨着将食盒一个个放在桌子上。

        我肚子正饿着,笑嘻嘻地接过食盒大嚼起来。

        “慢慢吃,晚饭姑奶奶再多带点菜过来。”

        我嘴里塞满了食物,嘟嘟囔囔地应了一句。

        姑奶奶在我边上坐了下来,笑眯眯地望着我。

        忽然,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转而表情凝重道:“小正,你……这几天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