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042节 鬼穿墙

第042节 鬼穿墙

        我摇头道:“鬼存在的时空和阳间没有区别,本质上也有一定的规律存在。E┡小说WwㄟW.Ω1XIAOSHUO.COM在阳间,我们人不能穿墙,只能从门进入。鬼在那个时空也一样。”

        付娟搔搔脑袋,“好深奥,我不明白。”

        徐丽丽也是一脸懵逼地瞪着我。

        我只好耐心解释道:“来之前我在学校图书馆做了一下午的功课,终于查到你们这幢楼经历过两次改建。第一次是在建校初期,因为工人连续暴毙,被认为底下埋着恶灵,所以重新布局了楼内结构。第二次是在九十年代,也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模样。那女鬼应该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来到工大,那时候,这间寝室的大门是在我这个位置,明白了吗?”

        两人不愧是大学生,一点就透。

        付娟道:“原来鬼也不是万能的。眼下的这扇门对于她来说就是一堵墙,她若要进来,必须走那个时代的正门。你是这意思吧?”

        我竖起了大拇指。

        付娟傲然抬头,随即又担心道:“这些黄符能起作用吗?”

        我从包里拿出一面八卦铜镜钉在墙上,随后又在上方吊了把桃木剑,笑道:“有这些东西,再厉害的女鬼都进不来了。”

        话虽如此说,可瞧她俩脸上的表情似乎不太相信。

        眼看夜幕低垂,楼内气氛越来越阴森,她俩好说歹说不让我离开,非要留我过夜。

        付娟给我泡了杯冰镇蜂蜜橘汁,徐丽丽则亲自动手给我搭了个地铺,只不过规模小巧了些,怎么看都不像是给人睡的。

        见我对着地铺呆,她有些腼腆道:“不好意思啊,寝室里没有多余的被子,只好拿菲菲的将就一下了。”

        我喝了口橘汁,奇道:“菲菲是哪位?”

        付娟心直口快道:“她以前养的小狗,已经死了。”

        “噗!”我一口橘汁喷了出来。

        夜深了,墙上的挂钟敲了十下。

        我望着角落里的那张空床,讶道:“都这么晚了,余丽斌怎么还没回来?”

        话音一落,两人也觉得十分奇怪。

        付娟道:“丽斌平时很少出门,就算出去也很快回来。今天这是怎么了,都三个小时过去了。”

        我蹙眉道:“市离这里很远么?”

        “近得很,走个十几分钟就到了。”

        徐丽丽道:“要不我下去看看吴姐回来没。”

        我想了想,说:“还是我下去吧。”

        来到一楼大厅,只见吴姐正坐在那里看电视。

        她一见到,登时从椅子上蹦了起来,骇然道:“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硬着头皮道:“嘿嘿,吴姐你好。我是晚上七点来的。”

        吴姐并非蠢人,当下就想明白了:“好啊,你们合起伙来骗我。说!是不是去414了?唉,这些女孩子真不知道自爱,要是在我们那个年代早就……”

        我苦笑道:“吴姐你也别生气,她们找我来是有原因的。”

        “还能有啥原因?不就搞对象呗!”

        “不!你误会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她们找我来是因为昨晚撞邪了。哎,女孩子胆子小,催了我一下午的电话,要不我怎么能再给你添麻烦呢?”

        吴姐惊道:“撞……撞邪?”

        我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

        “你到底是干啥的?”

        我从怀里摸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郑重道:“我是她俩的同学,兼职阴阳师。吴姐你有什么需要,我可以免费为你服务。”

        “阴阳师?”

        “如假包换。”

        吴姐用怀疑的目光盯着我说:“你要真是阴阳师,偷进个大楼能这么费劲?”

        我苦笑道:“我是阴阳师,不是变戏法的,请您理解。”

        “能抓鬼不?”吴姐小声问道。

        我心中一动,管理员要在半夜巡视房间,她多半也见过那女鬼吧,于是一脸正经道:“这就要看是什么鬼了。以我的法力,小鬼手到擒来,大鬼不敢再来!”

        吴姐怀疑道:“有那么神?”

        我拍拍胸脯道:“不信可以试试!不过,我想问问,余丽斌刚才和你一起去市买衣服了吧?”

        “是啊,咋了?”

        “她没陪你一起回来?”

        “怎么可能!我们八点多就回来了。你到底是不是在414啊?老实交代,是不是又去别的寝室找小姑娘了?”

        我连忙摆手道:“我一直呆在414,没见她回来过呀。”

        吴姐道:“不可能!她一早就上楼去了。”

        我沉吟道:“她会不会去其他房间了。”

        “有这个可能。不过这楼的学生本就不多,丽斌性格又内向,没听说她和其他寝室有来往呀。不行,这可是大事,我得上去瞧瞧!”

        我忙道:“我陪你去。”

        吴姐这回没有拒绝,抄起桌上的手电就“咚咚咚”冲上楼梯。

        十点过后,大楼的电已被掐掉,楼道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来到四楼拐角处,我正准备去414转转,却见吴姐死死地拽住了我的胳膊。

        我忙问:“怎么了吴姐?”

        她颤声道:“这……这一层有些不干净。”

        我佯作不知情道:“这里怎么可能有不干净的东西?我胆儿小,您可别忽悠我。”

        “大姐都这把岁数了,还能嘴巴没遮拦地乱说么?”

        “哦,那您说说,这里怎么个不干净法?”

        吴姐指着走廊尽头,说:“有好些人在那厕所里撞过邪!还有,沈文雨你知道吗?”

        “知道,听说她以前也住414。”

        “付娟曾跟我说起过,沈文雨在临死前也曾撞过鬼!”

        我道:“也许出现在厕所里的并非鬼,而是从外面溜进来的人呢?”

        吴姐冷哼道:“你以为都跟你似的!有我在,那些小男生谁溜得进来?照我说,分明是有不干净的东西!”

        “你咋那么肯定?”

        “因……因为我也看见过……”吴姐忽然停住了,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前方。

        我顺眼望去,只见一道红影掠过。

        它很快,根本不像是人的度。

        吴姐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上,颤声道:“那……那是啥?”

        我脱口而出道:“不像是人。”

        话音刚落,过道左边传来“吱呀”一声,像是开窗的声音。

        我三步并作两步地朝着声源处奔去,老远看见一个红色的背影立在楼道尽头的落地窗前。

        原本紧闭的窗户此时洞开,一股阴测测的风从那里卷了进来。

        我将手电打到那个背影上,觉有些熟悉,于是一边小跑一边喊:““喂,你在干什么?那里危险,快过来!”

        背影闻声回头,赫然是余丽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