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050节 九窍六脉

第050节 九窍六脉

        空间死寂一片,身边还有个不知底细的恐怖女鬼,令我难以抑制住心头的恐惧和无助。E『小  ┡    』  说Ww%W.Ω1XIAOSHUO.COM

        走了十来步后,她的足音消失了,我愕然道:“你在哪里?我听不到你了。”

        沉默。

        片刻后,一件锐器搁在我的脖子上:“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

        我苦笑道:“我叫李正,无意间来到洞口,然后就被一股怪风吸了进来。”

        “那你是怎么找到这洞口的?”

        于是,我将自己在河上的遭遇说了一遍。

        本想在敌我未明前略去张小凡,可不知怎么的,在她面前我还是没能撒的了谎。

        她收起锐器,说:“龙山鬼宫是邪恶之地,你那朋友不该往那里去。”

        我说:“他生前会些法术,想必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她冷笑道:“即便天师道的一流高手来了,也是有去无回。”

        那鬼宫竟如此厉害!我的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

        她不再看我一眼,点起一支阴火把,转身朝前走去。

        通道蜿蜒曲折,我不知道她要将我带去哪里,忍不住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没有回答。

        我有些不甘心,又问:“先前袭击我的是什么东西?”

        她估计有些烦了,沉默片刻后终于答了一句:“他们本是建造这里的工匠,生前被当成人殉活埋在这里,成了行尸。”

        “这不可能。”我停下脚步,摇头道:“行尸体内至少有一魂一魄,而被活埋之人,三魂七魄都去了阴间,不可能还存留在体内,所以也不可能成为行尸。”

        她闻言也停下脚步,冷冷道:“你懂的倒挺多,不像是个普通的魂魄。”

        我一惊,忙道:“我生前是一名阴阳师。”

        “阴阳师?来这里做什么!”

        她朝我走来,走得很缓慢,但散出来的强大阴气令我几乎窒息,竟比秋明月还要厉害。

        我苦笑道:“我修为有限,无法白日飞升,又不想去六道轮回,所以来到这鬼域,希望能继续修行下去,哪怕成个鬼仙也好。”

        她停了下来,阴气也随之收敛,看来是信了我的话,“这陵墓被封了九窍六脉,所以他们成了行尸。你是阴阳师,应该明白。”

        我点了点头,心头骇然。

        一来是没想到这是座墓穴,二来是惊诧于那被封的九窍六脉。

        但凡墓穴,不论大小,都需避风避水,从而形成窍和脉。

        窍者,风之出入;脉者,水之流动。

        大凡古代帝王将相的墓穴,规模十分宏大,其间的阴气通过“窍”和“脉”不断推陈出新,使得埋葬其中的尸体不会腐坏。

        不过,此间规模较之秦始皇陵还大上百倍。我想象不出,历史上究竟有哪位帝王或者权臣拥有这等陵墓,于是问道:“这座陵墓的主人是谁?”

        “不知道。”女子似乎不太喜欢说话,扭过头去不再理我。

        我心想也好,要是老对着这张鬼脸恐怕以后晚上都不用睡觉了。

        走了约莫一个小时,来到一扇巨石门前停下。

        她说:“石门后面有条甬道直通地面,你一直往上走便是了。”

        我喜道:“真的吗?真是太感谢你了!我现在身无长物,等办完了事,我一定会回来好好感谢你的!”

        她却摇了摇头,说:“不用你感谢,我要你立下毒誓,不得将这里的位置告诉任何人,也不得再回来,否则将永世留在这鬼域,不得返回阳世的身躯。”

        我愕然道:“原来你知道……”

        阳世中的许多人对誓言并不看重,为了讨某人欢心甚至可以随意毒誓。岂不知你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字誓言最终都将会实现,所以真正的聪明人从不轻易毒誓。

        然而令人更为惊诧的是,她看破了我的来历!

        我面色尴尬,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不错,你骗不了我。不过,我对你与鬼宫的恩怨不感兴趣。你大可放心,我不会将你的事说出去。”

        “好吧,还是要谢谢你救了我。”我点头,正要当场立誓,却听陵墓中传来一阵咆哮声。

        女子竟顾不上我,转身朝墓中掠去。

        面对成千上万行尸时,她尚且表现地气定神闲,可如今区区几只兽叫便令她花容失色,难道墓中还有比行尸更为可怕的存在?

        虽然急着出去,可她终究救过我的命,我当机立断追了上去。

        “那是什么?”我边跑边问。

        她回头一瞥,惊讶道:“你怎么还没走?”

        我道:“你救了我的命,我想留下来帮你。”

        她脸上那两条扫把眉纠结在一起:“不用你帮,快回去。”

        我一言不地跟着。

        她见我不走,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怒道:“走!回去!”

        我摇头,态度坚决。

        她打量着我,最终心平气和道:“这声音是鬼兽出的,以你的本事帮不上什么忙。”

        我讶道:“鬼兽?那是啥?”

        “鬼兽就是鬼兽,问这么多干什么!你想跟来就跟来吧。”她不等话说完,转身离去。

        来到一个洞室前,地面剧烈地晃动着,紧接着响起一声振聋聩的咆哮。

        女子道:“遭了!鬼兽又怒了,恐怕连冰魄铁精链都锁不住它。”

        我跟着她走进洞去,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差点没吓昏过去。

        正对着洞口的石壁上用链子拴着一头体型极为巨大的怪兽。

        它就像一头被放大了十倍的吊睛白额猛虎,脑袋上顶着一对淡金色的大角,通体毛色雪白,背上一对巨翼撑开来足可覆盖大半个洞室。

        它的面孔远比普通猛虎来得凶恶,咆哮间露出两颗尖利的獠牙,显得鬼气十足。

        每当它跺足咆哮时,洞内就天摇地动起来,还不时扑过来一阵又一阵寒冷的气浪,令原本低温的洞室显得更为阴寒。

        尽管我先前已经见识过巨型黑鱼,心中对这类巨怪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能力,可当它作势扑上来时,我那两条腿还是不争气地哆嗦起来。

        好在它的脖子和四肢分别被一条比它手臂还粗的金属链子给锁着,看起来十分安全。

        那巨兽见到我俩进来后咆哮地更厉害了,张开血盆大口就喷出一大团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