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075节 血阴月惊变

第075节 血阴月惊变

        原本躺在“张小凡”怀中的巫大人出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顺眼望去,只见“张小凡’张着满是獠牙的大嘴咬在她的脖子上,双目微闭,享受似地吸允着她体内的鲜血。E小说Ww』W.%1XIAOSHUO.COM

        “娘!是我,我是慧珍,是我啊娘……”巫大人拼命挣扎着,可始终无法摆脱东瓯王妃的怀抱。

        渐渐的,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挣扎的幅度也越来越小,最终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一具干枯的尸体。

        傩巫们被眼前突如其来的这一幕给震住了。

        他们停止了吟唱,瞪大了眼睛望着东瓯王妃及其怀中的尸体。

        王妃在吸完了人血后,皮肤中隐约透出一股青气,双眼也变得越红了。

        她像丢弃一件垃圾似的将巫大人的尸体丢往一边,仿佛她与自己根本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巫大人那一双浑浊的老眼心有不甘地望着夜空,至死都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王妃抹了抹嘴角的血迹,朝一名年轻的女傩巫走去。

        我认得她是村民小许的媳妇。

        “她太老了,血的味道也变了。你看起来很年轻,味道一定很好。”王妃望着她嘿嘿一笑,露出了两排尖利的白牙。

        小许挡在媳妇儿面前,颤声道:“祖……祖宗,您这是干什么?我们都是您的仆人啊!”

        王妃没有回答,而是轻松一掌将小许打出数米开外,然后依法施为将他媳妇儿的血吸得一干二净。

        小许出一声凄厉的呼喊,抽出藏在怀中的一柄短刀就向王妃冲了过去。

        噗嗤!

        短刀一下子插进了肋下,只露出一截刀柄在外面。

        “大胆!”

        王妃一声暴喝,双手捧住小许的脑袋,竟将其生生压爆,然后缓缓拔出短刀,像个没事人似的扔在了地上。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祖宗疯了,大家快跑”,余下的傩巫纷纷一哄而散,向四面八方逃窜。

        “血月之夜,本妃要吸够人血复生,谁都别想走!”王妃纵声狂笑。

        平地里猛的刮起一阵怪风,那些人刚跑出没几步便被刮了回去。

        王妃抓起一名近身的傩巫就大口吸起血来。

        望着天上越来越红的月亮,我登时心叫不妙。

        掐指一算,这轮血月出现的时间是阴年隐月阴日阴时,也是就传说中六十年才出现一次的血阴月。在这一时刻,大地上的阴邪之气将达到六十年来的巅峰,而许多邪灵也将趁着这一天修炼成魔。

        这东瓯王妃不仅想要复生,还有更高的目标,那就是想在这一天成魔吧!

        魔是远远高于妖鬼和魂魄的存在,尚且是魂魄之身的东欧王妃都那么难对付,若一旦成魔,那人间真的要成一片血海了。

        趁她现在还未成魔,我得想个法子拖住她。等过了丑时,她若想成魔就得等六十年后了。

        低头一看手表,正好凌晨两点,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可是论法力,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除了硬拼,还有其他的办法么?

        就在这时,两道强光从林中射了过来。

        是汽车!

        毕、俞二人下车后,一前一后地朝我飞奔过来。

        我不想让他俩涉险,轻责道:“你俩为什么不赶紧出村,跑来干什么?”

        俞潇翔一笑:“我俩是这么不讲义气的人么?怎能丢下你一人不管?是不是啊,剑明?”

        毕剑明欲言又止,片刻后点了点头。

        不知是否我的错觉,眼下两人的关系似乎有些陌生,不像之前来龙山村时那么热络,难道中间出了什么变故?

        我道:“可是你们的伤……”

        俞潇翔道:“幸亏带了止血粉,眼下已无大碍。这女鬼如此厉害,该怎么对付?”

        我望着他那张苍白如纸的脸,皱眉道:“你真的没事?我瞧你的脸色很差。”

        俞潇翔一怔,旋即露出一个招牌式的傻笑:“嘿嘿,可能刚才血流多了的关系吧。我本来身体就差,哪像小毕恢复的这么快。”

        毕剑明闻言勉强一笑道:“是啊,我经常锻炼身体,恢复能力自然快些。别说这么多了,咱们得赶紧想个办法制住这女鬼。”

        我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说道:“村中因为一个风水布局,阴气强度远远高于村外。眼下东瓯王妃还未成魔,只要将其引出村子,便有机会制服她,并救出小凡。”

        毕剑明闻言立马说道:“那还等什么,赶紧行动呀!”

        我从怀中摸出两张黄符,用朱砂笔写上“引魂符”,然后对两人说:“你们去开车,我把那些傩巫引到村口山道,咱们在那里碰头。”

        “好嘞!”俞潇翔扭头就走。

        就在这时候,毕剑明在我耳边悄声说:“你要当心小翔。”

        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忙问:“你说什么?”

        毕剑明指了指俞潇翔的脚下,颤声道:“你看他的影子。”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登时呆住了。

        只见俞潇翔脚下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阴影存在,再低头一瞧我俩脚下,两条拖长了的黑影完好地躺在地上。

        我起先以为是光线和角度的问题,可仔细一看,他的脚下始终没有影子。

        但凡是活人,必有影子,没有影子的那是鬼或魂魄。

        难道俞潇翔已经死了?

        我悄悄问毕剑明:“你是什么时候现的?”

        他目露悲伤道:“找车子的时候。”

        我叹息着将一柄法刀递给他,说道:“这刀可以防鬼诛邪。不过,眼下的小俞善恶难辨,你也不要妄动,以免后悔终生。”

        毕剑明郑重点头。

        此间阴气大盛,引魂符的效用也得以倍增。

        那些傩巫在符咒的作用下渐渐丧失了意识,纷纷朝我扑了过来。

        东瓯王妃被坏了好事,本该大怒,可见她冲我展颜一笑,不紧不慢地跟了过来。

        那一笑充满了诡异,令我有些不知所以。

        “早在鬼宫时我便已知道你是谁了。跟你比起来,我的子孙根本不重要。”她远远地抛来这一句,令我有些莫名其妙。

        然而,此刻我无暇多想,只有拼命奔跑。

        她虽然法力高强,可毕竟刚附身在张小凡的肉身上,所以跑起来并不快,

        渐渐的,她似乎适应了张小凡的身体,度变得越来越快。

        快到村口时,俞潇翔已开着车等在那里,隔着老远就冲我喊道:“快上车!”

        我打开车门,迅钻入副驾驶室,笑道:“你们倒来得挺及时。”

        车轮重新启动,透过后视窗可以看到东瓯王妃仍在紧追不舍。

        我让俞潇翔故意放慢度,将车保持在二十码,可她越追越近,仿佛变成了飞毛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