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104节 深渊上的奇迹

第104节 深渊上的奇迹

        我让众人现在外面等着,自己举着火把走进洞中。┡E』  小说WwㄟW.『1XIAOSHUO.COM

        不知道瀑布冰冻了多久,更不知道里面通不通风,以免包含有毒气体。

        然而,进来以后我才现洞穴里的空气似乎在不停地翻滚着,犹如刮风一般。

        我退到洞口,大声喊道:“多来几个人,都带上手电筒!”

        话音一落,二叔带着八个出马堂弟子走了进来。

        张仲坚不甘示弱,也举步走进洞内。

        他们的手电筒照在地上,上面全是厚厚的冰,我们现在虽然穿得十分厚实,但也有些经不住了。

        二叔冻得牙齿直打颤,“没想到洞里的温度这么低,风这么大,真是开了眼界!”

        我现冰层里有许多白色的线条,很粗大,仿佛棉花糖的条絮,又仿佛放大了几十倍的毛毛虫一般。

        虽然它们被冰冻着,可我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似乎那些东西会危及到大家的生命。

        这里太过诡异,然而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

        我们正要前行,对面的风却飘来一股恶臭的味道。

        张仲坚面色凝重道:“洞中有别的生物。”

        二叔道:“你这不是废话么,哪个洞里没有生物?”

        张仲坚自打闻到这股味道后,原本严肃的表情变得更加凝重。

        他一反常态,没有和二叔抬杠,而是从背后执出又宽又长的重剑,一脸谨慎地朝前走着。

        前面的路一直是向下的趋势,如果走快了,很可能直接滚下去。

        这里犹如神话世界里的水晶宫一般,冰折射了手电筒的光线,四周浮现出了虚幻的五彩光线,总觉得是在做梦。

        拐过一个弯,再走上十几步,前方蓦地出现一个深渊。

        从深渊下冲上来一股强猛的气流,洞穴中的风就是从这里蔓延开去的。

        因为气流翻滚地很厉害,所以我们根本无法张开嘴,只能用眼神交流,用手势比划。

        张仲坚用手一指深渊对面,目光似乎十分惊诧。

        深渊对面虽然有通道,但是两边隔了十多米。

        我拿起手电筒朝那里一照,隐约见到有个东西正腾云驾雾一般凌空走到了深渊对面,然后瞬间融入了黑暗。

        在场所有人都瞧得目瞪口呆,虽然大家都是修炼之人,可从未想过现实中会有人凌空虚度。即便是一百年前震惊天下玄界的藏地活佛赤玛松仁波切,也只能以跏趺坐的姿态悬空一米左右,在半空中停留十几秒。

        莫非那里有一座隐形的桥?

        要知道世间万物都拥有自己固定可见的形态。就算是再小的东西,只要透过显微镜就照样可以看到它的模样。

        人的肉眼看不见,并不代表它不存在,尤其我们玄门中人,思维都比较开明,任何事情都要试一下才能下结论。

        将这个想法对大家一说,二叔和张仲坚立马抓住我的臂膀,让我放心大胆地试一下。

        我试着把左脚探出悬空,前后左右晃了半晌,根本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落脚的地方。如此说来,深渊上空并没有隐形的桥梁,那么刚才那个身影是如何走过去的?

        可以肯定的是,他(或她)并非鸟类,也没有翅膀,而是一个活生生直立行走的生物。

        眼下大队人马已不可能返回原路,惟有笔直往前行走。

        出马堂和天师府对古墓远没有我们阴阳派弟子来得了解,眼下整个担子都挑在我肩上,容不得出任何一点差错,我心头焦急烦乱到了极点。

        就在这时,李二奶奶来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想要说些什么,可是风太大,只能勉强睁开眼睛,根本不出声音。

        她打了个手势,示意我站到她身后去,随后满脸自信地将左脚往前踏出。

        刚才我的确没有踩到落脚点,她不抓住任何东西,就这么往前踏出,不摔个粉身碎骨才怪!

        众人浑然没有料到李二奶奶会这么做,急忙向前伸手向要拉住她。

        李二奶奶头也不回地挥手阻止我们,然后又比划了一个让大家放心的手势,随即又迈出了右脚。

        众人见状均瞪大了眼睛,不明白生了什么事。

        有些出马堂弟子还以为李二奶奶施展了什么高深法力,登时在悬崖前跪倒下来,口中高呼“胡三太爷”和“李二奶奶”的名字。

        诡异的事情再度生,李二奶奶脚踏实地的站在深渊之上,根本没有下坠的趋向。

        这……这怎么可能?

        我以为自己在做梦,揉了揉眼睛,李二奶奶仍稳稳当当地立在空中,还回头朝我们比划手势,让我们跟在她身后一个个过去。

        毕竟是拿命做赌注的事,谁也不敢轻易乱来。

        二叔最相信李二奶奶,当下咬牙往前走去,没想到也安然无恙地走在半空中。

        我惊得下巴都快贴在地上,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张仲坚见二叔也走了过去,当下将重剑反手插回背上鞘中,也走向深渊。

        他身躯高大强壮,体重自然也比前两者沉重许多,可站在上面丝毫不摇晃,我心中恐惧收敛,变作好奇,也想踩上前去试试。

        但是前脚一迈,又下意识地收了回来。

        二叔和张仲坚几乎同时回身朝我比划了个手势,让我跟上去。

        我忽然觉得自己挺没种的,怎可在众人面前如此窝囊?不过就是迈个步子而已,有必要这么婆婆妈妈吗?大不了掉下去,说不定底下还有条暗河不会摔死。

        想到这里,脑子一热,原本占据心头的恐惧瞬间被抛飞到九霄云外,大步一迈就踏了出去。

        本以为这一脚无惊无险,不曾想一踩下去整个人都往下急坠。

        我忍不住破口大骂:“二叔,张仲坚,你俩阴我!”

        可是,我还没骂完,下坠感蓦地消失,自己已稳稳地站在深渊之上。

        这怎么可能?

        我兴奋之下,适度用力踩了踩脚下,登时觉得有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此时,前方的说话声也听得清晰起来。

        李二奶奶道:“别浪费时间,赶紧让他们排队往前走!迟了就来不及了!”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不过既然如此,总有她的道理,当下朝身后比划手势,让他们加紧通过,同时加快度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