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116节 时间洪流

第116节 时间洪流

        刀比角短,硬来的话最终吃亏的是我。E小说Ww*W.┡1XIAOSHUO.COM

        好在这段日子经历了不少实战历练,应变能力比以前强上许多,当下在半空中伸出左手,毫厘不差地抓住其中一只角,身子顺势一荡,稳稳落在龙神背上,双腿用力一夹,疼得它直哼哼,再也无法动弹半分。

        我怕自己落得如女娇一般的下场,连忙提起短刀刺入它的脖子。

        血如泉涌。

        一种前所未有的死亡危机感侵袭着它的大脑,拼命扭动着身躯想要把我甩下背来,

        龙神虽然体型变小,可力气却依旧十分惊人,再加上它整个身子肥嘟嘟,圆滚滚的,仅靠抓住一只角难以在其背上停留很长时间。

        正当我要插落第二刀时,一股难以抵御的巨力从握着的那只角上传来,将我往前掀出数米。

        由于这一下来得太过突然,我来不及反应,本能地用身体右侧着6。

        剧震袭来,内脏和气血一阵翻腾,令我几乎窒息。起身后,右半边身子快要麻痹。由于大腿外侧撞到地上的一小块岩石,肿了老大一个包,腰间也多处软骨挫伤。

        庚辰提杖上前,却被我阻止。

        我对他摇了摇头,咬牙忍住伤痛,提起短刀再度冲了上去。

        就在这时,地上的那堆白骨起了变化,宛如时光倒流,又重新组合成女娇的模样。

        众巫师又惊又喜,文命更是上前一把抱住她,激动地差点哭了出来。

        我却看得一头雾水,难道这女娇竟也有掌握时间的能力?

        她轻轻挣脱丈夫的怀抱,一步一步地缓缓走到龙神面前,眼中泛起碧绿色的诡芒。

        龙神变得有些急躁起来,起初想要伸角撞她,但是在那眼神的注视下渐渐安静下来,最后脑袋一歪瘫倒在地上,兀自流起了口水。

        我见情形太过匪夷所思,禁不住上前一步,问道:“女娇,我们刚才明明见你已经……究竟生了什么?”

        女娇从地上抱起龙神放入银白口袋里,淡淡道:“刚才我用涂山氏一族的‘逆流术’返回了被龙神吞噬的时空。其间的过程十分复杂,说了你也未必明白。唉,刚才都怪我太过大意,白白牺牲了两位大巫师。”

        眼见龙神被收服,此间事情已尘埃落定,我想是该离开这里,回到属于自己的时代了。

        众巫师得知我要离去后,纷纷情绪激动地叫嚷着什么。

        女娇冲我调皮地眨了眨眼,说道:“想走?哪有这么容易。”

        我一愕,旋即怒道:“你……你竟然说话不算话!你忘记自己过的毒誓了吗?”

        女娇一脸认真道:“什么毒誓?我有过吗?”

        我不禁为之气结,“你如此刁难我,难道还想要让我去淮水帮你对付巫支祁吗?”

        女娇嫣然道:“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哦。”

        我心头苦笑,暗忖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哼,想要威胁老子?没门儿!大不了一拍两散!

        正心潮起伏间,只见女娇捧腹大笑道:“逗你玩呢,瞧把你给吓的。我涂山氏女娇岂是说话不算数的人?”

        我有些懵逼,结巴道:“那……那你刚才怎么说不让我走?”

        女娇止住笑声,正色道:“文命和一众大巫师感念你这天神出手相助,帮他们收服了龙神,今晚要在附近的荡魔山摆下谢神宴,顺便送你回天,不,回到属于你的时代。嘿嘿,你这人还真是古板,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竟然当真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谢神宴摆在一处数千米高的山巅,规模十分隆重。虽然菜蔬略嫌简陋,却看得出他们已将最好的食物都拿了出来。

        酒是浆果酿造,十分甘醇,一直喝道深夜。

        曲终人散,人潮渐渐退去,每一个人临走前都向我恭敬跪拜,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在文命和女娇的引领下,大巫师们领数百名普通巫师簇拥着我重新回到那个洞穴中。

        女娇道:“巫师们决定合力打通一条时间隧道,助你回到属于你的时代。不过,毕竟这是一项十分繁芜的工程,我没有把握做到最精确,只能大致锁定你的时代坐标。也许,你会进入前十年,也许你会进入后十年。不过,坐标的精确性有百分之三十左右。”

        我道:“也就是说,我有百分之三十的可能回到来时的那个时空?”

        “对。不过,有一点我必须告诉你,否则就太不道德了。有约百分之二十的可能,你会迷失在时间洪流中,永远无法回到自己的时代。你可以考虑一下,不要急,我们会耐心等待你的答案。”

        我毅然道:“不用考虑,我去。”

        “回答的这么干脆?”女娇蹙眉道,“难道你就不怕出现意外吗?”

        我指了指她的丈夫文命,微笑道:“在这个时代,你有自己关心的人,为了他你不惜粉身碎骨。而在那个时代,我也有自己关心的人,其程度丝毫不亚于你。他们眼下遇到了危险,正是需要我的时候。”

        女娇点了点头,“我理解你的意思。什么时候开始动身?”

        我看了看大家,答道:“就现在吧。”

        “好。”

        在女娇的一声号令下,众巫师以一个奇怪的阵型齐齐坐下,人人结起各种各样的盘坐姿态,口中念念有词,阖上眼帘。

        女娇来到阵前跳起了暗合某种韵律的舞蹈,肢体语言夸张而又诡异。

        伴随她扭动的姿态越来越丰富,我的思感觉察到洞穴内的空气起了明显变化。

        不多时,一个巨大的涟漪在女娇前方丈许处缓缓出现,那是整个洞穴中能量最集中的一点。

        女娇停止了舞蹈,来到我面前说道:“走进去,便能回到你的时代。”

        我前脚正要跨进去,忽然间想起一事,回头问道:“你知道幽冥十三劫吗?”

        女娇茫然道:“那是什么东西?我从未听说过。”

        我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简单叙述一遍,她听完后说道:“如你所说,这是一种能引起天地灾祸的大劫难,不可能不被载入史册。唯一的可能是它的作用被夸大了,或者根本没有得逞。不过,”她语音一顿,又说道:“时间并非恒定不变,直线流动的,它就像震动的弦一样充斥着在宇宙间。也许你所在的时空和我并非同一个,而你的那个时空里,幽冥十三劫引起的灾难的确生了。可惜,我对此一无所知,无法帮助你,一切都要靠你自己的了。”

        我闻言有些茫然,随后在数百对目光的注视下,缓缓走进了时间洪流。